[转帖]取得不正义”是最大的问题


杨涛
7月4日起,合肥市正式展开一场集中拆违“大战”,并由市委市政府强力推动。截至10月20日,合肥全市已拆除违建952万平方米。禁止“拆小不拆大、拆民不拆官、拆软不拆硬、拆明不拆暗”原则贯穿拆违始终。同时,拆违也拆掉一些人不当既得利益,打破了原有利益格局。8月6日,庐阳区大杨镇拆除了6.5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但其中却有近万米建筑无人认领。7月22日开始,龙王、五里拐两个社居委就开始寻找这58栋别墅的房主。8月5日,大杨镇组织人手将58栋别墅铲平。据估计,每套房子的装修费用都在三四十万。《新京报》10月24日
“取得正义”、“交换正义”、“分配正义”,这是主张正义的学者最喜欢争论的概念,也是市场自由派与国家干预派争论的焦点。在古典自由学者的眼里,“取得正义”、“交换正义”是最为神圣,他们要求在财产的取得遵循平等、自由原则,符合正义;在财产的交换上同样要求自由、不能强制;但是他们反对“分配正义”,认为富人只要遵循了“取得正义”、“交换正义”,就不应当对他们采取征收高额税收,给穷人提供过多的福利等形式实现“劫富济贫”,实现所谓的“分配正义”。凯思斯派也就是主张国家干预派的眼里,他们同样注重“取得正义”、“交换正义”,但也同时注重“分配正义”,主张福利国家,主张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实现社会财富的公正分配。
不过,我们要问的是,我们现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主张市场的自由还是要求政府的干预,是主张无须“分配正义”还是要求国家调节贫富差距多负点责任吗?在我看来,无论是市场自由派与国家干预派,他们争论的“分配正义”问题是个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并非“分配正义”而是我们“取得”上仍然没有实现正义。合肥市的这一事例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范本。
58栋别墅,每套房子光装修都在三四十万,可想而之,这些别墅价格是怎样的巨额数目。建这些别墅可能就是两种人,一是官员、二是富商,但是,即使是家财万贯,谁也不会对这些别墅至之不理,何况拥有财富只要是正当的也不见得是耻辱的事情。然而,这些别墅就是没有人认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财富来得不光彩,怕“拔了萝卜带了泥”,只好心忍痛割爱。而事实上,拆迁那天很多人来了,但只是远远地看着,那个心疼无法说出口。
财富来得不光彩,换句话说就是取得不正义。但是,在社会上财富取得不正义的何止这些官员或富商呢?今天的腐败大要案一个接一个,官商勾结的新闻层出不穷,国企改革中,多少人假以改革为名,以非法手段牟取了大量不当利益。今天的农民失地、工人下岗又有多少因为这些人取得不正义,财富被不公平地占有而导致穷困呢?
“取得不正义”的渊源有多个方面,其根本就在于社会中的强势群体与另外一些弱势群体的权利不对等,弱势群体的权利匮乏。一方面,强势群体中官商勾结,或者为部门利益,制定有利于自己和本部门、本地方的规则,而弱势群体无权参与规则制定也无力改变规则。另一方面,在就是制定了一些较为公正的规则面前,强势群体不遵守这些规则,利用自己的权力强行牟利,而弱势群体缺乏救济渠道。于是,富人愈富有,穷人愈贫穷。在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在财富的“取得”上都无法得到平等的机会与权利,没有公平的游戏规则,取得正义不存在的情形下,还奢谈什么在平等游戏规则下形成的贫富不均进行“分配正义”?
即使是最彻底的市场古典自由者,如诺齐克,也不能容忍“取得不正义”的存在,如果财富不均是起源于“取得不正义”,他们认为也得进行清算。因为,如果容忍“取得不正义”,那将把人类一切正义的理念践踏在脚下,民众也将无法容忍这种社会现状,社会不稳定因素必然增多,和谐社会就无法建成。
因此,我们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提供一个法治环境,让弱者首先从权利上富裕起来,让他们在制定规则时能发言,在权利被侵犯时能得到及时救济,首先实现“取得正义”,再来谈是否要实行“分配正义”。因此,对于合肥的58栋别墅,有关部门就不能简单一拆了事,而是要坚决查清是谁的,这些财产又从何而来,要让所有的官员和富人铭记,财产的取得上要符合正义。
个人博客:浩瀚法网: http://tao1991.fyfz.c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