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老父:儿子在大学里怎么没学到良心?

SAS 收藏 4 133
导读:农民老父:儿子在大学里怎么没学到良心?

新闻来源: 青年报

儿子在大学“玩潇洒” 农民父亲“心口疼”

一老农致信记者痛陈儿子不知感恩:不知在大学里除了学习文化,还能否学到良心?

■ 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行李扔出了老远,一只鞋也甩掉了。儿子向四周看了看,像怕什么似的拉住我的胳膊猛用力拽了一下说“干什么啊,丢不丢人!”

■ 挣的钱我一分舍不得用全寄给了儿子,甚至有一段时间老伴的眼红肿得厉害,疼得一个劲儿流泪,都舍不得花钱买一瓶眼药水

■ 去年冬天,儿子电话打得特别勤,每次都是要钱……后来才听村里去打工的一个小伙子回来说,他见到我儿子了,正谈着恋爱,很潇洒

■ 那不争气的东西,居然偷改了学校的收费通知,虚报学费,这之前我只是在报上看到过这事,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

又到一年高考录取时。 当一张张高考录取通知书像幸运小天使般飞到那些幸运儿手中时,这些准大学生们开始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然而,他们中却很少有人会想到父母为了培养他们付出了怎样的心血。

不知他们在大学里除了学习文化外,还能否学到要有良心?

近日记者收到一封来自山西长治上党老区63岁“无奈的老农”的来信,这封信深深刺痛了记者的心。现摘录如下:

“我是一位63岁的农民,今天我给你们写信,是想说说我的家事。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这些事憋在心里好长时间了,最近总感到心口疼。

“我儿子是一名大学生,也是我们家五代人唯一考出的大学生,这是我老两口的骄傲啊!但因为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们也伤透了心。

“记得儿子刚考上大学时,我去学校送他。下了火车后,我扛着笨重的行李走在前,儿子跟在后。本来就因为坐了一夜的火车,再加之上了点年纪,刚到学校门口,就被大门前一根铁条绊倒了。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行李扔出了老远,一只鞋也甩掉了。儿子向四周看了看,像怕什么似的拉住我的胳膊猛地用力拽了一下说:‘干什么啊,丢不丢人!’尽管我的双腿摔得很痛,但还是得很快爬起来,捡起鞋穿上继续去背行李。把儿子安顿好后,我忙着又是挂蚊帐,又是买日用品,这一切似乎在儿子眼里都是天经地义的。

“第一学期儿子一共来了3次电话,每次都是要钱。我和老伴种着3亩地,抽空我就到村里的砖厂去作苦工。开始人家说我老,不肯收,我几乎给人家跪下了,人家可怜我才让干的。小闺女16岁了,初中毕业后上不起学给人家当了保姆,挣上的钱交给我后,我一分舍不得用全寄给了儿子。甚至有一段时间老伴的眼红肿得厉害,疼得一个劲流泪,都舍不得花钱买一瓶眼药水啊!

“为了能多挣点钱,老伴又在村子里找了一份看孩子的差事。给人家抱一天孩子只挣5元钱,没日没夜的。去年冬天,儿子电话打得特别勤,每次都是要钱。我寄了4次有6000多元,我不知道现在上学就得这么多钱。后来才听村里去打工的一个小伙子回来说,他见到我儿子了,正谈着恋爱,很潇洒。说真的,我和老伴听了后不知是该气还是该高兴。然而最可气的是今年过年儿子回来时,那不争气的东西,居然偷改了学校的收费通知,虚报学费,这之前我只是在报上看到过这事,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如今好几个月过去了,我一想起这事就心痛,整夜的睡不着觉。我不明白我们亲手抚养大的儿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知他们在大学里除了学习文化外,还能否学到要有良心?”

学子现场给自己算账,算出的不仅仅是吃惊,甚至是学子们长久的沉默与哭泣

收到这封信后,记者的心里非常沉重。“子不教父之过”,这位老农的儿子之所以走到这步程度,也有老农自身的责任。然而一个学生,普通的中等专科生,先不说大手大脚开销,按正常情况读下来到底要花多少钱?近日,记者分别在经济比较落后的山西长治市的长治师范、长治市职业技术学院两所学校,采访了8位父母都是农民的学生,现场让他们自己给自己算账,算出的不仅仅是吃惊,甚至是学子们长久的沉默与哭泣声。

在长治职业技术学校南校区,来自该校会电专业某班的刘婷同学,父母均为农民,上有一个哥,下有一个妹妹。如今妹妹正在读初中,即将面临升高中,因为家境比较贫寒,平时她十分节俭,但她算下来学费、书本费、公寓管理费、生活费、伙食费,再加上自己的开销等一年是8215元。如果每年按10个有效的学习月,每月按22个有效学习日计算,每月平均要花家里821.5元,日均开销37.34元。她吃惊了,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因为她不相信自己每天需要花这样多的钱。在现场的另7位同学算下来日均都在37到39元之间。

在长治师范,一位将要毕业的学生,上的是五年制大专。记者先让他给自己算账,5年下来书本费、学费、公寓管理费、伙食费等总共是28250元,加上自己5年穿衣服、打电话、请客等零用2500元是30750元,5年平均每年是6190元,按每年10个有效学习月计算,月均615元,每月22个有效学习日算,日均花销27.91元。这位男孩对记者说,他的家庭条件在村里还算是中等户,父亲是有名的拖拉机手,每年除跑运输外就是给人家耕地挣钱。为了弄清他家的收入,记者现场又拔通了他家里的电话,他父亲给记者算了自己的账:他每年开拖拉机净收入4000元(拖拉机在不出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家里种着3亩地,除去留下口粮外卖粮食收入1000多元(没有种经济作物),小女儿正在读初中,这样他一年下来全家总收入5000多元,12个月月均收入是417元,一月按30天计算,日均13.9元,这还没除去家里的日常开销,并且一家大小人人都得保证不能生病。

算完这笔账后,男孩沉默良久,流下了泪。他对记者说:“我以前从来没这样算过账,现在很吃惊,真想不到我每天居然要开销近30多元钱,而整个家一天收入还不到14元钱,想想自己每天干的事,不想上课了就去逛街、上网吧,如今心里很难过,原来父母这样不容易啊。”

据记者了解,上述只是很正常的开销,如果加上有的学生谈恋爱、上网吧等,开销将会更大。某些大中专学生的月平均学习以外的消费大约在300元至500元之间。有的是上网高手,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三天两头没有上网心里就发慌。那么,以每小时上网3元钱、周末通宵上网8元算,每个月光上网费就要花掉上百元。其次是下馆子上酒吧才是真正的高消费。有时候,几个男同学凑在一起,就上酒吧下馆子喝喝酒;女同学之间则相邀到麦当劳、肯德基、咖啡厅过把瘾,一个晚上下来也得花上一百多元不等。

一个学生连父母都不爱,还怎样爱事业、爱社会

前不久,在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管理科学部与暨南大学共同在暨南大学举办的高校可持续发展管理论坛上,专家们提出,一个农民13年纯收入才能供得起一个大学生4年的开销。

南昌大学教授甘筱青等说,全国高校学生平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000元—1200元;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在万元左右,4年大学需要4万元左右。这4万元意味着什么呢?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分别是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

不用说现在就业形势严峻,即使一个大学生走出校门,很容易找到工作,月工资最高按1000元计算,除去自己的开销,每月交给家里200多元钱,这意味着读大学4年的费用,工作22年时间才能还清父母的支出,甚至有的一生都还不清。

对于一位大学生来说感恩之情并不是简单的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它更是一种责任意识、自立意识、自尊意识和追求一种人生成就的精神境界。如果一个大学生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爱,还怎样去爱事业、爱社会呢?所以我们呼唤感恩。父母从来不图儿女们的回报,反哺于父母一个深情的微笑,对父母来说都可能是一个满足的世界。 (胡靖国、郭震海、薛紫晶报道)

链接:

11月初,南京大学校园里贴出了一封署名为“辛酸父亲的来信”,控诉一些孩子只知向父母索取,甚至为了多要钱物不惜“偷改入学收费通知,虚报学费”。11月11日在西方感恩节到来之际,南京大学和南京农业大学的学子们发出倡议希望成立中国大学生自己的感恩节。为了让辛酸父母今后不再辛酸,除了家长的反思和大学生的补救行动外,我们还要进行更深层的思考……

亲爱的儿子:

尽管你伤透了我的心,但你终究是我的儿子。虽然,自从你考上大学,成为我们家几代里出的唯一一个大学生之后,心里已分不清咱俩谁是谁的儿子了。从扛着行李陪你去大学报到,到挂蚊帐缝被子买饭菜票甚至教你挤牙膏,这一切,在你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你甚至感觉你这个不争气的老爸给你这位争气的大学生儿子服务,是一件特沾光特荣耀的事。

的确,你考上大学,你爸妈确实为你骄傲。虽然现今的大学生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但这毕竟是你爸妈几十年的梦想。我们那阵,上大学不是凭本事考的,要看手上的茧子和出身成分,有些人还要用贞操和人格去换。这也就是我们以你为荣的原因。然而,你的骄傲却是不可理喻的。在你读大学的第一学期,我们收到过你的3封信,加起来比一份电报长不了多少,言简意赅,主题鲜明,通篇字迹潦草,只一个“钱”字特别工整而且清晰。你说你学习很忙,没时间写信,但同院里你高中时代的女同学,却能收到你洋洋洒洒几十页的信,而且每周一封。每次从收发室门口过,我和你妈看着你熟悉的字,却不能认领。那种痛苦是咋样的,你知道吗?

后来,随着你读二年级,这种痛苦煎熬逐渐少了,据你那位高中同学说,是因为你谈恋爱了。其实,她不说我们也知道,从你一封接一封的催款信上我们能感受到,言辞之急迫、语调之恳切,让人感觉你今后毕业大可以去当个优秀的讨债人。

当时,正值你妈下岗,而你爸微薄的工资,显然不够你出入卡拉OK酒吧餐厅。在这样的状况下,你不仅没有半句安慰,居然破天荒来了一封长信,大谈别人的老爸老妈如何大方。你给我和你妈心上戳了重重一刀,还撒了一把盐。最令我伤心的是,今年暑假,你居然偷改入学收费通知,虚报学费。这之前,我在报纸上已看到这种事情。没想你也同时看到这则新闻,一时间相见恨晚,及时娴熟地运用这一招,来对付生你养你爱你疼你的父亲母亲。虽然,得知真相后我并没发作,但从开学到今天,两个月里,我一想到这事就痛苦,就失眠。这已经成为一种心病,病根就是你—————我亲手抚养大却又倍感陌生的大学生儿子。不知在大学里,你除了增加文化知识和社交阅历之外,还能否长一丁点善良的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