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海峡

第八章 台湾空军

在接到指挥中心的命令之后,台北登陆场的我军主力部队立刻向北投附近的台军装甲旅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新增援到登陆场的一个混编装甲营和两个步兵营在猛烈的炮火支援下以台北市中心为进攻轴向,与敌激战。由于接到了严令,解放军部队的进攻有些不计代价的味道,在付出了十余辆坦克装甲车的损失之后,突破了台军装甲旅的一线防御向前推进了近3公里,攻克了一大片台北市郊区的居民区,北投镇和天母相继被我军攻占。

一度在竹子湖一线进攻受挫的我军轻步兵营也适时地向台军发起了进攻,由于我军主突击部队已经占领天母,切断了竹子湖台军守军的退路,虽然台军占有有利地形,但在腹背受敌的夹击下,很快就崩溃了,除少量幸运儿沿着山沟撤回到台北市区外大部被歼。竹子湖一线被占领后,主登陆场和北部山区的山地进攻部队就连成了一片,解决了进攻部队的侧翼安全,将登陆场的纵深扩大了一倍之多,极大地改善了登陆场的防御态势。我军山地部队在巩固了竹子湖一线的防御后,一部向南攻克了华岗,一部沿山地继续向东绕向台北市正北,沿途扫清盘踞在山地内的台军守备据点,直接威胁到了台湾领导人已经废弃了的衡山指挥所。

主进攻部队在进入台北市北郊的居民区后,步兵部队立刻超越装甲部队沿着街道向台北市中心方向猛扑,很快就在石牌和外双溪一线与赶来增援的台军宪兵和一个守备步兵旅的部队打成了一片,双方在市区内寸土必争地相互争夺,战况十分激烈。台北市出现的大规模巷战一下子就震惊了全世界的媒体关注,枪弹密集的交战区域内穿梭着大量的战地记者,穿着桔黄色的摄影背心和防弹衣将第一手的战地图象传向了全世界。

在台北市区西北侧处于激战状态的时候,已经楔入到台北市东南方向的丁鹏飞集团也已经击退了台军装甲旅的疯狂北犯,将战线稳定在了双溪、五坑沿线。仓促从台湾南部长途赶来的台军装甲旅在部队没有完全到达战区的情况下就开始了进攻,当攻击在解放军节节抵抗下受挫后,明显没有了后劲。丁鹏飞得以在得到了一个伞兵营的支援后,将一个摩步营抽出来向台北市东郊发起了进攻。为了更大地引起台军的注意,仅仅一个营的兵力外加一个装甲分队分成多路大张旗鼓地进攻台北市区,整个集团的火炮都猛烈向着侦察机标定出的台军守卫阵地开火,给台军造成了解放军正在全力大肆进攻台北市的假象。这个方向上原本就是台军防御的弱点,分散配置的台军只能把守住一些主要的路口和桥梁。丁鹏飞的部分伞兵分成小股在特种部队和熟悉地形的民主救国党行动小组的带领下,摸黑利用台北市的小巷和地下管线快速绕过部分台军的据点,深入到敌后作战,并在多处台北市公用建筑内纵火,给台军造成了我军在其内部四处开花的态势。

防御外围的一个预备役守备旅在两小时后就被端掉了指挥部,失去了有效的指挥,除了少数据点还在抵抗外,解放军已经控制了台北东南郊区的相当一部分要点。而且,解放军这种突破方式也在敌人内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敌我双方的防线犬牙交错,加上临近居民区,双方的重火力都无从发挥。丁鹏飞没有命令部队继续深入,开始用步兵一点点地将已经占领的地区中的敌人清扫出去,巩固已经占领的地区,并用队属的迫击炮轰击地图上的台北市宪兵司令部、陆军部等重要军事建筑。

台湾临时政府的总统郑裕国从来没有想过解放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达到台北市内来,陆军司令陈耀林几小时前还信誓旦旦地声称只要有了美军的空中支援,自己的部队保证可以守住台北市!可现在美国人的空袭一直没停,解放军却从两个方向一齐冲向了台北市区,现在连市区内几乎所有的地区都已经让解放军的迫击炮完全覆盖住了。陆军还真是不管事呀!郑裕国看了看地图,虽然他已经命令陆军尽快将进入台北市的解放军赶出去,可郑裕国对于屡战屡败的陆军明显信心不足。现在台北市区周边,除了陆军几个残破的旅和新组建的预备役部队以外,能派上用场的部队只有在八里附近的海军陆战队第66旅了,在丢失了淡水镇以后该旅已经进行了整补,目前装备和士气尚好,应该是一支能够击退解放军进攻的部队。虽说调离66旅对淡水河口的防御有些麻烦,但眼前台北市危在旦夕,也顾不得许多了!

面对总统的严令,虽然自己反对,可陆军司令陈耀林也只能服从了。更何况,现在解放军几乎是从每一个方向上都在向台北市区进攻,也让他判断不清解放军的主攻方向,虽然自己手上有好几个旅在台北,但十个指头按十个跳蚤,实在是抽不出有力的部队作为机动力量了!海军陆战旅原本就是一支台军中的精锐劲旅,调进台北市区后肯定对于稳定市区的防御有着巨大的作用。陈耀林想到这一点,也立场动摇,勉强同意了第66旅的调动。

在接到命令之后,台海军陆战队66旅迅速将阵地交防给了就在自己住地附近正在组建的一个预备役旅,主力向台北市区转进。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台军动向的我军特种部队和情报人员迅速将这一情况上报,离开筑垒地域的台军机械化部队在不到半小时后,混迹在逃难的民用车龙中的民主救国党行动队故意在公路上造成了交通事故,用两辆剐蹭后翻倒的大轿车阻塞了台军必经的公路。还未等开道的台军宪兵清理道路,台军的行军纵队就遭到了解放军数十枚远程火箭弹和红旗-2D导弹的袭击。公路沿途露天排列的台军纵队像被点名般逐个被爆炸的烟尘笼罩,受到特别“照顾”的台军两栖战车大队更是损失惨重,雨点般落下的子母弹头的破甲/杀伤两用子弹药使大批战车被击中起火,暗夜中弹片和子弹药划着殷红的尾迹如同烟花般将死亡带到了毫无防备的台军士兵和逃难人群的头顶,被击中的硕大车身的两栖装甲车在公路上七零八落,浑身是火的台军伤员凄厉地在飞散的弹片中惨叫着,很快就没了声息。

一些在道路上逃难的民众也成为了此次导弹攻击的牺牲品,飞散的子母弹也将距离台军纵队较近的一些民用车辆击毁,不少人伤亡。未受过任何训练的平民在受到打击后完全没有军人的冷静,也不知该如何保护自己,只是发出恐怖的尖叫抛弃了自己的行李车辆四散随意而逃,或者是哭喊着被人流冲散的亲友的名字无助地寻找,这也使他们再次触爆了一些留作阻挡台军车辆人员的子弹药,增大了不少伤亡数字。四散的受伤民众和伤员,以及大量被抛弃和击毁的军民用车辆使得急于赶路脱离火力控制区的台军极为被动,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我军特种部队狙击手也乘乱狙杀了几名来抢救的台军卫生兵和负责指挥的军官,极大地延缓了台军的救援进度。

为了尽快脱离险境,台海军陆战旅的旅长红着眼下令用先头营的M60A3不计代价撞开被击毁的车辆,旅主力快速通过火力区,将残局留给后续的部队来收拾的命令。开路的台军坦克驾驶员在上峰的严令下哆嗦着一路碾过嚎叫的伤员,毫不留情地将还有幸存者的受伤车辆推下路基,为后续的部队开辟了一条通路。

当台军的装甲纵队刚刚脱离刚才的位置,又是一阵猛烈的火箭弹落在公路附近,将刚才的区域炸成一片火海,在公路上留下的伤员和没有来得及逃走隐蔽的平民则遭到了严重杀伤,四处都可以看到蜷缩的尸体和人体碎块,冒着浓烟的各种车辆残骸歪斜着倒在路基两侧。而在台军坦克撞开阻路车辆的同时,几部隐藏在四周的摄像机静静地拍下了碾过伤员和还有幸存平民的车辆的画面……

直到纵队开始进入台北市区的居民区时,解放军的炮击才逐渐停止。而此时,台军的陆战旅已经损失了近三成的实力了……

※※※※※※※※※※※※※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美国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内依然是灯火通明,汤姆逊总统一直为台海的紧张局势而工作到了深夜。来自欧盟和日本等传统盟友要求美军尽快结束在台海冲突的电报电话络绎不绝,而中央情报局的紧急报告又显示中国正在积极地同一些第三世界国家接触以寻求支持。在美国坚持强硬立场并在台湾支持了政变上台的临时政府后,美国在台海冲突上的立场就受到了国际上的很大质疑。中国政府在宣布了退出和平谈判后,其代表团在美国媒体上作了大量的宣传工作,把美国渲染成了一个恶意干涉别国内政的超级恶霸,大量平民伤亡的图像也使美国政府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在美国国内,反战的力量和支持台湾的院外集团都在频繁活动,美军每天公布的阵亡名单都会引起巨大的波动,民意汹涌之下汤姆逊知道自己的每一个举动不但为世界各国的政府所瞩目,更有无数双选民的眼睛盯着,稍有不慎就会结束自己才刚刚展开的政治生命。

虽然,中国政府宣布退出了在纽约的和平谈判,可美国和中国的外交联系通过各种正是的和秘密的渠道一点也没有阻碍。面对中国提出的一系列谈判要求,不能说汤姆逊一点都不心动。他也不想美国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这距离美国数万公里远的一个小岛上,而忽略了在全球的利益。中国方面提出的一些设想,甚至可能同意未来和台湾组建联邦制国家,这对于美国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个较好的走出困境的办法。但美国已经展开了这么大的军事行动的规模,在中国还在对台湾进攻当中就立刻罢手,那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实力蒸蒸日上,收回台湾在明眼人看来那也是不可阻挡的。即使现在在美军的军事压力下中国失利了,一个被打烂的台湾对于美国来说用处也不是很大了。但中国具备未来和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的潜力,美国有了可以削弱中国军力的机会还是需要好好利用的!汤姆逊总统相信即便是有限的军事介入也可以重创中国军队,未来的经济封锁更可将中国的油水榨尽,使得中国崛起的时间至少再延后50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对中国军队的军事行动就不能坐视,更何况具体谈判的筹码还需要在战场上去夺取!

汤姆逊总统又将思绪放到了战局的进展上来,而来自军方的报告也让他有些忧虑,美军已经有两艘航母赶到了战区,并和原驻韩国的舰艇汇合,开始进行战斗巡逻。驻日本的基地没有了日本政府鼓噪要关闭的后顾之忧,从本土调往日本的一个战斗机联队也赶到了日本,开始执行战斗任务。这已经是美国人在战前驻东亚的作战部队的三倍了!按照战前美军曾经做过许多次的电脑推演,如此强大的美国还空力量加上完全美式装备的台湾军队,中国军队的攻势应当已经被完全抑制!可中国人表现出来的作战能力和战斗意志,都让所有的美国人感到惊讶!

凭借着美军自己看不上眼的陈旧装备,中国军队不但重创了一艘航母和不少军舰,还在不断地挑战自二战以来就没人能够动摇地美军的制空权,并给美军的空中行动造成了巨大的障碍。现在美军的两个航母战斗群都只能在台湾以东非常遥远的海面,舰载机要靠着加油机的保障才能在台海上空执勤,极大地影响了作战能力的发挥。从日本起飞的陆基战斗机也由于解放军空军战斗机的频繁威胁,不得不用了其中差不多2/3的架次来进行制空巡逻,极大地限制了美军一个波次飞行的投弹能力。在西太平洋的美军反潜监视网也发现了不少中国潜艇在台湾海峡附近执行封锁任务,加上解放军所具有的远程空中打击能力,美军大批舰艇为了避免损失而没有靠近战区,使得其战斗力无法发挥。中国的反卫星激光武器也给美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一些侦察卫星的被毁使得美军更加依赖长航时的无人机去获取侦查情报。可是对于台湾这个狭小的地域来说,一次仅仅能够投入的长航时无人机的数量也不过是一到两架,不光是由于空域狭小,更大的原因是高质量的侦察图片需要更大的带宽来传输,一个作战空域内无法容纳更多的需要巨大带宽的无线电发射源。

而且,虽然美军的空中行动明显重创了中国军队的航渡船团和地面登陆部队,据军方上报的数字他们击中的船只数量已经高达三位数,而在台湾地面上的解放军登陆部队也有大批的目标被彻底摧毁,可是解放军的作战行动和决心似乎没有一丝的动摇,指挥系统也没有陷入瘫痪。分散在台湾岛上的各支地面作战部队都在有序地进行战斗,相互间的配合相当流畅,连连突破台军的战线,对台北和基隆进行了合围。解放军空军依然不计损失地试图挑战美军的制空权,美军无法像在伊拉克和南联盟那样几乎是毫无顾忌地进行对地对海攻击。

作为盟军的台军的战斗力也极成问题,简直是扶不起的阿斗,几乎连解放军的任何一次像样的攻势都没有顶住过,只知道一味地向美国政府求援。不但通过正常渠道,连每一个可能在立场上亲台湾的议员家里都被打过了无数次电话,哭求美军的空中支援。在巨大的议会压力之下,让汤姆逊总统几乎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次次压太平洋战区司令部要求他们对台湾部队进行近地支援。这几乎让汤姆逊总统想起了即将崩溃前的南越军队!他知道太平洋战区司令霍华德也是一肚子苦水,甚至曾经以辞职相威胁,要求白宫给予战区部队行动的自由。可他不能答应呀!还必须要部队去做那些政客们要求的那些无谓的行动。

现在解放军已经开始在台湾的第二次登陆,正将他们的精锐部队源源不断地派往台湾,美军要夺取在战场上的控制权,就需要更多地投入部队,甚至是地面部队!为此太平洋战区已经多次来电要求白宫增派至少两个战斗机联队和三个航母战斗群到台海地区参战,并且强烈要求对中国大陆的部分目标进行空中打击,彻底切断解放军在大陆的基地。

可那就是全面战争了呀!汤姆逊总统很难下这样的决心。再说,中国在全球各地的袭击舰在沉寂了几天后再次开始四处袭击美军的军用船只和港口,又有一些美军军舰受到了损失。虽然这样的损失不足以威胁到美军的行动,但要维护全球的主要航道的安全则需要占用美国海军大部分的军舰资源,则必定影响到在台还集中作战力量的能力。中国四处开花的打击让那些自己“照顾”的盟国们忧心忡忡,纷纷反对将美军在当地的驻军调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多年都被压制的宗教分子都开始跳出来袭击输油管和美军驻地,使得中东的局势也日渐紧张。美国要照顾全球的利益,就必须要保证全球的存在,可这样一来自己的兵力就捉襟见肘了!而几个幕僚建议的派兵到台湾进行地面战的想法更是不可行,那说不定会把美国拖入一个类似于越南的战争沼泽。

那现在美国应该怎么办?汤姆逊心中犹豫万千,虽说自己心中明白最后台湾的冲突问题最大可能还是要靠谈判解决,可眼下的形势不容得他放松军事打击力度!他需要给中国政府一个十分明确的美国将不能坐视台湾沦陷的信息,这个信息除了通过外交渠道外,就只能靠炸弹和导弹来表明了!

考虑再三,汤姆逊总统对战区下达了继续隔断台湾海峡,全球范围内搜查可以船只,对中国的军事卫星进行打击,并批准了经过严格论证筛选出来的24个位于中国大陆的重要军事目标的打击计划。

※※※※※※※※※※※※※

台湾东部的佳山基地的地下工事内,台湾空军司令唐显礼一脸丧气地坐在作战室的椅子上生闷气。刚才又挨了临时政府总统郑裕国一阵好训,让他心里窝足了火,周围的几个随从看到他这个样子都找借口闪得远远的,免得触到他的霉头。

自开战之后,唐显礼还是颇为风光了一阵,成为了台湾三军事实上的总指挥,一直受到陆军压制的空军上下也颇为扬眉吐气了一番。可惜好景不长,台湾空军在解放军的海空综合火力打击下很快就在大多数基地丧失了战斗力,只有佳山基地在集中了空军大部分工兵的情况下勉强能保留一到两条能起降飞机的跑道或者滑行道。台湾空军也没有了刚开战时的风光,实力受到很大损失。更重要的是,力挺空军的前总统许信龙已经被政变的临时政府拘押,失势的陆军司令陈耀林现在又爬上了高位,在临时政府眼中自己的空军不但是前政府的势力遗存,还是一个发挥不出多少战斗力的弊履。战事不利时就打电话来,听到空军无法在短时间内提供支援就大肆咆哮一番;没事的时候谁也不搭理空军,连战情通报都减少了许多,简直把空军当成了谁都可以捏一下的软柿子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空军士气下降得很快,甚至出现了飞行员不告而别到美国寻求避难的现象,这更影响了战斗力的发挥。想到这里唐显礼就气不打一处来!

台湾岛就这么大一点地方,一共就这么几座机场,共军对这些机场熟悉得程度恐怕超过对自己的机场。开战以来几乎所有的机场跑道都在不停地挨炸,又经过了几次大规模空战的消耗,空军到现在还有战斗机能起飞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好赖空军还有坚固的地下工事,保有了不少飞机,只要跑道条件允许就能组织起一定的战斗力,比他们那些一触即溃的陆军部队不知强过多少倍!现在他们打仗不利,反而怪罪到我的头上,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过,心里气愤归气愤,唐显礼心中对战局还是有明确的把握的。台湾的防御战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此时台湾能顶住解放军的进攻,美军再保持强大的空中支援,台湾被彻底攻占是很困难的。如果不能,解放军就会占领基隆和台北,夺得一个完整的港口和数座设施完备的军民用机场,那任谁也都无力回天了!而作为空军司令的自己,如果不选择投靠大陆就要在这个关键时刻上拉陆军一把!否则最后台湾完蛋了大家都得不到好处!

而投靠大陆,唐显礼也不是没想过,大陆的特工和民主救国党也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对他进行过许多拉拢和许诺。可唐显礼从内心最深处觉得大陆那边还是有些靠不住,自己已经在战争中让大陆人流了那么多血之后才投靠大陆,等仗打完了自己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事后给他来个秋后算账他可受不了。眼下没有第三条道路供自己选择,唐显礼也只能硬着头皮和大陆打到底了!还好,这样最不济的下场也能落个去美国颐养天年,比可能晚年去坐大陆的监狱要强得多了!

虽然有千般不愿,但面对总统府的严令和陆军的哀求,唐显礼还是指令下面的军官尽最大可能将佳山基地可以使用的战斗机集中起来准备对解放军的突击机群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空袭。这几天由于台湾空军没有成规模的出动过任何战斗机,解放军方面已经放松了对台湾空军机场的打击,在台军工兵的努力下台军没有急于修复那些比较显眼的主跑道,而是悄悄地将被轻微损坏的滑行道修复了大半,虽然滑行道窄了些也没有相关的设施,可毕竟能为战斗机提供较长的滑跑场地,在台湾有三四个主要基地现在都可以起降轻载的战斗机了。为了避免解放军侦察手段的注意,台军工兵还在修复的滑行道上故意堆放上一些被击毁的车辆和飞机残骸,用泥土堆成环状造成侦察照片上弹坑的假象,并派出一些非工兵的勤杂人员在主跑道上忙活,有效地迷惑了我军的侦察。唐显礼前几天这么隐忍,也是想找一个机会一次性地发挥自己这些天来积攒的能量,现在看来是时候了!

两小时后,在拂晓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里,台湾各大军用机场都处在一片忙碌中,台军士兵用牵引车拉走放在滑行道上的残骸,清扫车迅速地将滑行道上的细小杂物清理干净,在地下工事中挂好炸弹和导弹的战斗机严阵以待,被快速牵引到了滑行道的尽头拉死刹车将加力开到最大,猛地松开刹车拼命加速着在跑道尽头笨拙地拉起。虽然,还是有两个技术不佳的倒霉蛋冲出了跑道在草地上的弹坑中化为一团烈火,可绝大多数战斗机都能够升空了。台湾空军此次是将残余的老本全都搭上,将在中部和南部的数个机场能在半小时内起飞的战斗机全都放飞了出来,在台湾东海岸上空编队后迅速降低高度向西北方向扑来。

由四架AT-3和6架F-16组成的一个突击群各挂载了两枚雄风-2 或者是鱼叉反舰导弹在超低空借助台湾西海岸的海岸线复杂地形的掩护,直接向我军的船团杀来。另一个由7架从四个机场起飞的IDF战斗机、5架F-16和四架幻影2000组成的一个杂牌编队直接扑向了我军登陆场,准备对我军的部队进行空袭。为了配合行动,台军所有还能开动的地基雷达和电子干扰站都开始了高强度工作,为机群提供掩护和情报支援。

而我军方面则在这几天都没有受到台空军的威胁,加上对付美军的空袭就有些应接不暇了,各级思想上有些松懈,虽然在第一时间得知了台空军的动向可反应还是慢了半拍。由于美军的战斗机威胁,我军在台湾海峡中线以东的巡逻战斗机不多,面对突然出现的台军战斗机群,空军一面呼叫二炮和远程火箭炮部队再次压制台军机场,一面迅速组织力量拦截敌机,在台海上空的巡逻战斗机立刻迎面扑了上去,集中力量就近攻击准备突击我军船团的机群。

台军这支部队由于是临时拼凑的,两种飞机的性能相差太多,又没有预警机的直接支援空中协调较差,虽然都顺利发射了反舰导弹,但依然蒙受了巨大损失。四架AT-3无一生还,性能较好的F-16也被击落击伤各一架,发射的导弹大部被我军拦截或干扰,仅损失了一艘小型军用舰艇,剩下两艘被击中的都是周围的空载民船。我军也在空战中损失了三架战斗机。

但另一股台军战斗机在美军的配合下给我军登陆场造成了较大的损失,台军为了扩大战果甚至使用了国际公约禁止的凝固汽油弹!登陆场刚上陆的道尔防空连和陆盾防空连基本保住了最重要的那段海滩和登陆场指挥部的安全,但其他分散的攻击部队遭到了台军的猛烈轰炸,损失了十余辆军车和一部高炮火控雷达。淡水以东地区是台军突击的重要目标,根据美方提供的情报那里是我军登陆场主要突击群和补给品的堆放地,其实那里大部分都是我军设置的假目标。近一半的炸弹投在了这附近,驻守这里的我军一个步兵连伤亡过半,遭到台军空袭的一个居民区里没有逃出的居民更是死伤枕藉,熊熊大火将未能躲过轰炸的人烧成了灰烬,浓烟直冲天空高达上千米。在台北市东郊的丁鹏飞部也遭到了猛烈攻击,损失不小。幸好防空准备较充足,被台军所定的“坦克”近一半是充气的假目标,部队还靠肩扛导弹击落了一架IDF。

更要命的是,一直士气不振的台湾陆军士兵过去哪里看到过大批凝固汽油弹供给的景象,现在看到自己的空军对敌人进行了如此“波澜壮阔”的轰炸攻击,任何没有战争经验的人都会觉得那里再也不会有任何生物会活着出来了,不觉地士气大振。得到了空军事前通报的台湾陆军司令陈耀林也借机下达了向解放军登陆场进行反冲击的命令。台军士兵受了解放军数天的压制,终于等到了可以发动进攻的时候,兵分三路分别对西北、北和东三个方向的我军发起了从旅到营规模不等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