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转帖]

好朋友送给我一个网名“小窗浓睡”,我自然想到他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百度搜索,便找到了晏殊的这首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
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小窗浓睡”,是我追求的一种意境,也是今天的一种心境了。

院落里的梧桐树上还挂着五颜六色的叶子,金风习习,簌簌作响,浓睡触起,因着轻薄棉袍,仍生出几分寒意,半拢重帘,天高云淡,暖阳高照,习惯性地冲了一大杯蜂蜜水,不想大口地一饮而尽,轻轻啜来,慢慢吞咽

一直不想回忆那已经沉积的过往,回味晏殊的闲雅情思,促急的心音叩响了禅意空明的秋心。是谁的凝视,让秋水如此澄澈;是谁的回眸,让我生出情意绵绵的醉靥。那咧开嘴角笑着向我迎来的身影,还是冲开不曾开启的淡淡的意念。学校搞勤工俭学,我背着从家里那本来就不够的口粮中挤出来一袋稻子向学校走去,迎面走来了你,轻轻地接过我背负的那一袋金黄的稻子,在你的身后,我走得轻飘飘,你没有任何言语,你那频频回首的笑,醉了远山,醉了层林,醉了秋风,留下了一路流香的醉靥

快乐的日子总是会稍纵即逝,为了我那美好的前程,家里人安排了远走他乡

那坛刚刚开启的绿酒永远地被沉封了

绿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那份纯真,那份依恋,已化作甜甜的笑靥

凝望秋的深处,触摸到了菊花那灿烂的光芒,周围的草已经枯萎了半截,火红的鸡冠花已低下了她那高昂的头,黄如金丝的菊花勤勉的盛开着。也难怪东晋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一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成为千古绝唱,也难怪唐代诗人无稹更是情意切切地写道:“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此时虽然已是满目的秋凉,我就不再是宋朝的那位独倚秋窗的女子,虽已是人到中年,可情淡如菊,不会愁唱人比花黄,早已卸掉了不堪承重的心事,用心品尝着人间的真情,感受着落黄满地的沉静,北雁南翔的从容。

如今走进网络,走进网络聊天,走进网络文字,一坛友谊的绿酒已经开启,为朋友的文字而陶醉,为朋友的生活而牵挂,为朋友的快乐而快乐

绿酒深尝人不醉

看那枫叶红过的2003,看那静静的湖水,看荷笠斜阳,看晓风残阳,看高山雪松,看大漠孤烟,碧海生潮,落花依潮。听远方的风,听潇潇雨,听蓝雪心语,听浪人情歌。与庄生晓梦,与流萤小梦,轻舞月光,走进风月堂,望远深思:人在船中觉山行,难寻旧梦的心悠然飘落。问九真醉樵,问邪雨,淡平云水静啊!清微淡远,浓近淡出。糊糊涂涂才是真啊!还是一枕小窗浓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