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17个兵两人活着归来

“青山在,人未老”——深圳抗战老兵回望峥嵘岁月: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在抗战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曾经为国为民浴血奋战的抗战老兵值得献上崇高的致敬。在深圳,曾参加抗战的老兵大多均进入耄耋之年,无论是开炮与敌军正面厮杀,还是火线运输、卫戍战区,他们的履历,是鲜活的历史,及时留住他们的回忆和感悟,是对国家、民族历史的最好见证和缅怀。

黎锋:

一村17个兵两人活着归来

能活着归来不容易

出生年份:1923年

履历: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新22师远征军、第48师战车防御炮营第3连第1炮手

在莲塘坳下村一间出租屋内,各类鲜花、盆栽在自建的玲珑木质花架上静静呼吸,将原本促狭的小屋装扮得生机盎然,二十多平方米的小屋“植被覆盖率”几近50%。然而,已过90岁高龄的黎老确很难再听清旁人称赞他为“花王”。70多年前,他在抗战前线不断向日军开炮还击,巨大的轰击声永久性地伤害了他的听力。

讲述:

“那种痛苦的心情不知怎么表达。”

黎锋祖籍广东阳江。1940年,一心报国的他报名参军。年轻时高大健壮的黎锋本可当飞行员,但因罹患沙眼,无奈只能成为一名步兵,隶属新22师远征军,还未出发赴缅作战,先前部队败退而回。之后,黎锋被编入由第五装甲部队改编的第48师战车防御炮营,担任某炮班第一炮手。

黎锋负责听从指挥瞄准发射炮弹,无论是打坦克的穿甲弹还是打碉堡工事的爆破弹,他一一发射。也正是在那时,巨大的发射和爆炸声,无法逆转地损害了他的听力。

1944年桂柳会战,日军进攻贵州,黎锋所在部队抵达龙江西岸阵地,以战防炮隔岸回击日军先头部队,滞延了日军进攻,保卫了独山与西南大后方;在柳州,黎锋所在炮营与日军正面交锋。战争中,黎锋亲眼目睹,天空炸弹落下,地面被炸得一片模糊,“那种痛苦的心情不知怎么表达。”

还原现场:一块钢板救了命

尽管不是与日军拼刺刀的一线步兵,黎锋也经过了生死时刻。在一次撤退中,他根据子弹飞来声音感到了巨大的危险,连忙在丢弃的迫击炮中拆解出一块钢板,挡在身后,自己蜷身躲避。敌军一阵猛击过后,钢板上有三个弹孔,“要是没有这块钢板,我当时就死了。”

“战争真是非常残酷。” 黎锋说,当时他们村里共17人共同应召入伍,只有2个人活着回来,一个是他,另一位同乡左腿膝盖被子弹打穿,终身残疾。

蔡腾芳:

一村17个兵两人活着归来

16岁替父从军

出生年份:1922年

履历:新一军新30师89团团部直属输送连少尉排长

在深圳盐田的养老院里,回忆起当年,蔡腾芳印象颇深的一件事是,在战争的严酷环境下,大家最盼望能吃到一些新鲜果蔬。

讲述:“一顶降落伞换一只活鸡”

蔡老出生在四川资阳,祖籍广东五华。16岁那年,抗战正酣,当时蔡腾芳的父亲被列入了参军的花名册,但是考虑到父亲离开这个家或许难以为继,还未成年的蔡腾芳替父参军。

“参军前一直在上私学,这样突然的转变要付出很大代价。”他被编入了第25补训处,在补充团第9连,驻扎在资阳。补训处基本职能是训练军队后备力量。参军两年后,18岁的蔡腾芳当上了班长,20岁升任军官。1943年10月,第25补训处改编成驻印军新30师调往印度,蔡腾芳到89团团部直属输送连担任了少尉排长。

还原现场:条件艰辛难吃一顿新鲜菜

虽然没有直面敌军枪弹,但蔡老在运输后勤本职工作中仍经受诸多考验。“当时运送物资一方面靠人力,更主要靠骡马驼行。”蔡老回忆,为了增强运力,他们开始驯化野马。

“我们主要运送的物资包括粮食、弹药、武器、生活用品等。” 蔡老说。“那时主要就是吃各种罐头。” 蔡老回忆。有时实在受不了,有人就把空投物资使用的降落伞,和当地百姓换活鸡,只为吃点“新鲜食物”。

黄志英:

一村17个兵两人活着归来

倒数第三名闯进黄埔军校

出生年份:1920年

履历:广西宪兵团二营六连二排六班任上等兵;中央抗日游击第三支队、第六战区特务团;黄埔军校17期

黄志英仍然保持着从军时规律的锻炼和作息,早、中、晚上睡前都要运动,在深圳郊外一家养老院内,他步态轻盈而稳健,与人交谈时逻辑清晰语言严密,很难看出已有95岁高龄。谈及曾经的战争岁月,他老泪纵横。

讲述:“没经过战争,很难想象它的残酷。”

黄志英祖籍广西南宁市隆安县玎珰镇。1936年,因不满足面朝田埂背朝天的耕作生活,16岁的他应招入伍广西宪兵团。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随军抵达湖北,后来转战太原,隶属卫戍部队,任务为保障战区指挥部和将领安全。

从山西撤退到浙江后,他主要负责收编和训练队伍。三个月后,南下温州,黄志英进入中国抗日游击总队第三支队,当上中士班长;1940年他考入黄埔军校,成为第17期学员,“报名5000人,只录500人,我是第三名进入的,不过是倒数的。”黄老自嘲道。毕业后,他当了三个月的见习参谋和见习副官;之后被任命为战区排长,后来升为连长。

还原现场:穿越战壕冲破层层铁丝网

黄志英记得,温州防御作战时,宽大的战壕附近有三层防御,先是一层铁丝网,然后是用池塘水浸泡过后无比坚韧的“竹尖”。然后继续布置下铁丝网,“没经过战争,很难想象它的残酷。”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是黄老最喜欢的一首诗,这首诗让他想起战争的岁月,缅怀远去的生死相依的战友,“上了战场,就把命交给国家!”由于大部分时间隶属了卫戍部队,黄老遗憾于“没能和日本人正面拼杀”。

一村17个兵两人活着归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平钟

为祖国而战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长征伊始,有多少江西籍红军?到达陕北时剩下多少江西籍红军了?够不够悲壮?!!

比起被屠村,17去2回算不错了

。。。。。。吉林通化一个叫松树镇的小镇,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去了14个兵,回来14张阵亡通知书。愿他们在天国永生,他们是我们的英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