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们是英雄?

 挞挞挞,挞挞挞,敌人机枪火力很猛,“我还不想死”我在心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我是血狼新兵,刚刚入伍,可是谁知道第一天就遇到了任务,我还记得刚刚还在临时军部那宽敞的大厅里和新入伍的战友一起吹牛,可是一个可怕的消息像颗炸弹一样在我们中间炸开了,陆军3团叛变了。为了陆军的将来领导们把现有人员编成了一个9人特种小队(因为现在都在任陆军高官不便透露)我们的任务是直抵铁血情报大楼,窃取资料证明3团叛变是否属实。
     铁血情报大楼座落在一个高地上他前方有很多岗哨和乌龙山警备队(我们私底下叫的土匪)驻守所以我们一路上都倍加小心的前进,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我身后的一个同志踩到了地雷(那娃娃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只知道他的口头禅是“靠”谁知道最后真是被靠毙的{默哀}),我被飞溅的弹片打中了脸部(到现在我脸上还有块疤),警报声在天空中回荡,机枪声也在四周响起“我们被包围了”一个在我旁边方便面说道,军士长急吼一声:“快找掩体”队员们和他一起像最近的一个值班岗楼奔去。
     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我们就占领了那个岗楼(后来我才知道那里那天晚上没人值班),“嘣”一颗子弹打在我的钢盔上,我忙趴下爬到一个大个子后面(后来知道他叫楚狂人),老兵兵甲忙叫“趴下”“轰”“轰”“轰”一串炮弹在我们身边炸开了花,我吓的脚一直在抖...心里不停的说:[阿弥陀佛,只要保佑我回家,我以后保证不再来攻击情报大楼了,阿弥陀佛]“我想回家....”一个新兵胆怯了,“我们会回去的,”军士长忙安慰他,“不,我现在就要走。”那新兵站起了身子,他才一起身“挞挞挞.挞挞挞”机枪声响成一片,新兵马上就离开了我们,“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我们乌龙山警备队优待俘虏”我看看了我旁边的军士长,我真想说:[我先投降要是他们优待我你们在投降],但是我看到他脸上满是镇定,听说军士长是卖鱼的,我真想不到市井之中还有这么牛B的人,我用颤抖的手紧了紧腰间的手雷,“我们冲上去和他们拼了”方便面说道,“不我们要活着”冥王星说道“只要我们能穿过刚才的雷区我们就可以回去”“但是上面的机枪手怎么办?”(以下略掉一些废话)“我在重复一遍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我们乌龙山警备队优待俘虏,欢迎你们投降阿”NNT军士长突然跃起一颗手雷向喊话的地方仍去,快走,一声呼喝我们残存的人一起向来时的路跑去,“追呀,不要让他们跑了”“抓活的”“抓住奖10个金币(MMD我们就那么不值钱)”身后子弹像雨点般飘来,楚狂人立马中弹冥王星二话不说把他往肩上一扛就跑,(那时候我真恨我中学的时候没跑早操,那个气呀!)
    我们一头栽进灌木丛里“仍手雷”兵甲边说边把手里的仍了出去,“轰”我也忙把身上的手雷仍出去(当时因为紧张第一次忘了拉拉环),“首长你们先撤我们掩护”我捅了捅我旁边的军士长用眼神告诉他你干嘛呢?我们还不想陪着你死,兵甲当时拍拍他的肩“好同志,被抓住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是血狼的人”一个标准的敬礼就让他和冥王星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我看着他们走远真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和他们一起走,哎,现在回想一下不就因为我们是新兵嘛!看着那些土匪哦不应该是警备队员越来越近我第一个像后跑去(逃跑),“轰”一声闷响把我刚才藏身的灌木丛炸开了花“撤”在我的“带领”下方便面和踏雪都在像我追来,(MD来抓我的?不是吧这么快就知道我想逃跑了?)“追呀!抓住了好换金币呀”2个冲在前面的“土匪”像我打了一梭子子弹,啊,我马上就倒了下去(现在才知道那时候是吓倒的子弹没打到我)军士长手里的枪一阵突突就把那2个土匪突掉了。你们问我最后是怎么跑回去的?是军士长拖着我拖回去的,为了方便他打枪他是一只手拖着我,一只手拿枪的,你们不信?可以问原来的军士长,不过他肯定不会承认,因为他拖我的时候我的“BENQ”手机掉了(我回来后才知道的),他怕我叫他赔!
    在我们“撤”来后才知道3团叛变的消息是假的(假情报害死人!严厉打击假货)
    最后在铁血那天晚上的值班日记中是这样描述那场“战斗”的:XX日晚,一小队非法组织妄图潜入我情报大楼,被打死打伤数名后“狼狈”:[狈是在狼身上的,每次都是狼背着狈](我估计是说肩膀上扛伤兵那个,我是被拖出去,所以不算狼狈)逃窜,整个冲突(人家都不说战斗)历时10分又42秒。缴获垃圾手机一部(我的手机不垃圾)......其余的略(因为不光彩)
    现在是和平时期了,每当看着那些来入伍的新兵穿着新军装兴高采烈的说笑聊天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参军的第一天那次不光彩的任务.....

                以上是否属实?你想知道就去回帖问斑竹,斑竹一定知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