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也是受害人[转帖]

我,复姓也是,大名受害人,小名米汤,现年三十六岁,男性,身高一米八,单身(老婆已经改嫁,儿子跟着我妈)、光头。 



只因在三年自然灾害时代出生,母亲没有粮食吃,自己都奄奄一息,哪有奶水喂我,我只能以东家讨、西家要的米汤度命,所以取乳名“米汤”。小名大名都已经好多年都没有人叫了,有时我还真以为自己天生就叫“也局长”这个名呢;直到这几个月,别个老叫我“也是受害人”,我还一直都不习惯,总以为是在叫别人。 



我虽然今天仍住着不要钱的公房,工作时门口依然有人站岗,但与从前相比已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只为以前我是虽然堕落、却很快乐的政府官员,今天我却成了已经清醒、却难轻松的腐败分子。 



三百万的脏款,以前伸手接的时候从没觉得脏,如今换来一生的牢狱生涯,才整明白:挺可爱的钞票,一时怎成了脏款?本来吗,人民币有什么罪过,怎么会脏?即使上面有股臭汗味,那也是劳动人民的血汗,就象我久违的父母身上的味道一样,虽不十分好闻,也是干干净净的;只是因为经过了我这双贪得无厌的手,才被整脏了。 



哎,我到底仍不大明白,我也算得上是心红志坚的人啦,怎不知不觉地就腐败了呢? 



想当年,我也是红旗下的蛋,根正苗红。我老爹老娘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却懂得很多优秀的传统故事;在我放学后帮家里干农活的时候 ,一旦我兴致不高,或者打瞌睡,老爹老娘就给我讲很多好听的故事,我就是从这些故事里懂得了做人的基本准则:如果做官一定要做清官,千万不能做贪官。直到上大学,我都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我也一直下定决心,要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为祖国、为人民服好务,直到今天,我也还没有忘记。 



后来我参加工作,勤奋努力,三年便提了科长,五年又提了处长;又加上机缘巧合,后来接连两任局长大人都因为腐败被判了刑,而我正因为没有任何背景,平时作风严谨,也算是少有的比较清白,又遇上重用年轻干部的时机,便青云直上,当了实权在握的局长。记得我第一次走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我还特意在办公室的墙上贴了一张条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一再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走前任局长的老路。 



但我后来是怎的啦,怎就不知不觉地腐败了呢?我反复地想,才整明白:不是自己无能,实在是“共军”太狡滑啦! 



现在的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干部、商人、还有人民群众,他们为了提干、包工程、分房子、换工作等等,发挥了无穷的智慧,来对付我:首先从精神上打垮我,对我进行“吹、拍、弹、迷、灌”,各种手段、不一而足。人无完人,我不可能一点弱点、一点爱好都没有吧?就连我自已都不太清楚的、潜意识的需求,都被别人用放大镜看了个透,我被别人日复一日地琢磨着、对付着,我就是圣人,只怕也只能落得今天的下场,何况我哪是圣人呢?  



记得王老板第一次给我装修房子时,没收我一分钱,我当时非要付钱不可,但他说:“局长,你是张三的朋友,我也是张三的朋友,张三说了,你是当今中国最穷的局长,他最佩服你的为人,要我替他为你尽点绵薄之力。今天我只是用了自己兄弟们几个劳动力,又没化什么本钱,纯属敬佩你,为朋友尽点力而已,你若见外,就是瞧不起我这个土包子”。我一听他这话,就十分感动,因为我对农村出来闯荡的人有特殊的感情,加上王老板以前从来就没有要求我办过什么事,张三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是盛情难却。 



至于后来王老板还送我一套上好的红木家具,王老板的朋友李老板经常请我出去“轻松轻松”,李老板的朋友陈老板送我自称是“不值钱的赝品”字画有古玩,陈老板的朋友李老板托关系给我和家人搞些便宜衣物等“小事”,今天我已难于一件件地弄清来龙去脉了。再说我批给王老板、陈老板、钱老板们几个几千万、上亿元的工程项目,叫别人搞不也是一样搞吗,虽然出了点质量问题,给国家带来了不小的损失,但能说叫别人搞就不出问题吗,如今工程出问题的还少吗?说到底我也没让他们搞出问题,我也指望他们能搞得漂漂亮亮的。 



往事不堪回首。现如今,每当夜深人静,我,也是受害人同志,总是前思后想,不得其解:前有两任局长之先鉴,后有父母乡亲之盼望叮咛,我怎就还是没能抵挡住这社会的不正之风呢? 



有时真的在想:如果上述一切没有发生过,真的让我从头再来,我能不能就不走上这条不回路呢?我没有这个底气。  



想想那个叫人犯错误的环境就心里发虚:上面黑鸦鸦一片都是满口冠冕堂皇之辞却不知心里实际在想什么的领导,有人说王二混给金书记送了两百万才升了个副市长,我也不确信是不是有这么黑,但我只能宁可信其有。当时乘金书记的公子结婚之机,我试探着给金书记家送了十万元的“小礼”,也没见拒绝,心里才踏实了;金书记都如此,别的领导就不说了。你说我不腐败点行吗?凭我那点工资,我在这官场上哪混得了三天两早晨。下面是人人都视清廉为寇仇的同志、同事、亲朋、好友,送钱的时候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收之则欢天喜地、称兄道弟,不收则如丧考妣、断恩绝义;加上从没有人对我的工作程序、工作方法有实质性的检查,你说我能不腐败吗? 



同志们,我心里这个后悔就不用提了,我并不是后悔不该腐败,在这种环境下,谁当了官都得腐败,我只后悔我就不该走进这个官场。想想这个世界,如今也不是非要当官不可,凭我的才华和能力,在外企打个高级工,或者干脆自己干个个体,也会活得不错。 



我也想踏踏实实为人民干点实事,上对得起党和国家的培养、父母的养育,下对得起自己的妻儿;虽然也难免老婆说我没本事的啰嗦指责,但平平淡淡过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  



再看人们骂贪官骂得震天响,但把那些骂贪官的人放到我以前的位置上试一试,他们如果不比我腐败得更快才怪!  



想到这,我的委屈不打一处来,也直恨没有地方卖后悔药。想想我如果没当这破官,凭我的文笔,也定能大义凛然地抨击时弊,说不定也名动一时,成为名士。 



哎!如今悔之晚矣。 



也是受害人,你如今坐大牢,无家能回,有国难报,想过点平淡安逸日子也不可能了,你是活该!谁叫你这样呢,尽管你也是受害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