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5年10月25日 11:03 合肥晚报

想要获得更多的金牌,就得从兜里掏钱——这就是十运会的“夺金法则”之一。掏钱的人从各地政府到个别运动员,有的掏得光明正大,有的则掏得鬼鬼祟祟,但是不管怎样,他们都为十运会破费了不少。

最愿意掏钱的一给就是几十万

你给多少?我要给的比你多,才算有面子。这是许多省市在制定十运会奖励标准时的心态——互相攀比,因此就出现了直到现在很多省市的奖励标准还没有出台的情况。

在已经确定的标准中,东道主江苏队属于第一集团:金牌23万、银牌8万、铜牌5万,与上海持平,比广东略低。给出如此高额的奖励,不仅是因为江苏有强大的经济后盾,还因为江苏需要靠这个诱人的标准挖来其他省市的人才。

简单计算一下,江苏队在十运会上以56金、38银、42铜高居金牌榜首位,仅仅在现金方面,江苏就至少需要拿出3564万元奖励给获得金银铜牌的队员和教练。即便是掏出数额如此巨大的一笔人民币,江苏照样高兴,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省钱,而是揽走金牌榜的第一名!所以,江苏早在公布奖励标准之时就明确指出,只有金牌超过36枚、总分排进前三才能给出以上的重奖!但让人担心的是,九运会之后,东道主广东背上了8000多万的奖金财政包袱,江苏恐怕要重蹈覆辙。相比之下,辽宁队给的标准就要低很多,金牌的奖励基本上是江苏的一半,即便是这样,在十运会结束前的第二天,辽宁省体育局的某领导还在发愁:“现在资金仅到位了一半,回沈阳之后,还不知道怎么兑现另一半呢。”

变相奖励

不管是奖励奥运会冠军还是全运会冠军,似乎只给金钱不能完全表达政府对他们的重视程度,房子、车子总是必不可少的“配件”,但往往,房子、车子的价值都要大于金钱的价值。

“冠军楼”,这是很多省市抛出的诱人奖励。九运会上,东道主广东除了为冠军准备了几十万的现金奖励外,还为每人送上了一套价值30万~40万的住房。江苏照葫芦画瓢,宣布将为冠军送上一套面积为120平方米的住房,价值大约在50万。

除此之外,编制转正、级别提干也是非常吸引人的诱饵。在孙福明“让金”之后,刘永福就曾透露,给孙福明的物质奖励将不会低于冠军,而且她还会在工作上得到更优厚的待遇,指的就是级别提干。

最财大气粗的 一掏就是上亿

如果说对运动员奖励的投入是小打小闹的话,以下的投入绝对算是大手笔,仅江苏省在十运会上的投入就够再搞一次神六工程!

江苏下了血本

首先在场馆建设上,江苏省在省内各地投入了100亿元的巨额资金新建或改建了132个体育场馆,其中仅南京奥体中心一项,投入就超过了22亿元!而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为了赶工期,奥体中心附近的管道都没有铺设,连当地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在十运会结束之后,奥体中心附近的柏油路就将被扒掉,铺设管道之后再铺一遍柏油路!

除了在硬件上要面子,江苏在软件上也非常要面子。他们利用东道主的地利优势和金钱攻势,挖走了大量外省市的运动员,其中经济不发达的辽宁是江苏深挖的主要对象。据不完全统计,共有近700名运动员和196名教练员代表江苏参加十运会,其中平均每10人中就有一名辽宁人!而挖走这些人,江苏付出的金钱代价也是巨大的!

以上的投入,加上对市容整治和改造,江苏在十运会上的整体投入是400个亿!

大省都在攀比

其他参加十运会的省市不用操心什么场馆建设,他们操心的是本省市的体育成绩。而他们在软件上的投资绝对不比江苏少多少!

比如在十运会的专项资金投入方面,广东拿出的是2.8亿,江苏是2.7亿,上海是1.7亿,山东是1.72亿,北京是2.5亿,辽宁与这些所谓的体育大省大市相比少一些,为8000万元,但也接近1个亿。

在十运会的金牌榜上,江苏、广东、山东、北京、辽宁、浙江、上海排名前七,基本上与各省市的投入成正比。

最值钱又最贱的 一塞就不止几万

“买球”这个词在中国足球界已经是见怪不怪的新名词了,其实在十运会的赛场内,类似于“买球”的暗箱操作同样在背地里疯狂地上演着。

买裁判

如果说在执法尺度上偏向东道主是裁判不得已或者不经意间的作为,那么因为“收黑钱”而偏向个别运动员,那就是裁判的素质问题了。

在十运会上,裁判问题出得最多的在柔道、摔跤和跆拳道赛场。表面上看,这些项目不像体操、跳水这样的打分项目,人为的干扰因素看起来不多,但实际上,一个得分点被裁判“忽略”,选手就很有可能丢掉冠军。

早在十运会正式开幕之前,来自吉林、江苏等省的3位在圈内很有威望的国际级裁判因受贿而被国家体育总局终身禁赛,他们执法的项目就是摔跤预赛。有内部人士指出,在全运会这样重要的比赛上“打点”裁判员是多年来的“规矩”,根据比赛难度的差别,“打点”的价码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而裁判因为身价不同“收费”的标准也有区别。

买对手

相对于如此好“打点”的裁判,“打点”对手的费用就相对高一些,往往三万五万对手是看不上的。

“让一场比赛,绝对不是几万元这样简单,有时出的钱买车买房都绰绰有余。”在重庆队的跆拳道运动员周洪钧被裁判“黑”掉之后,重庆运动技术学院重竞技系主任奚正龙愤然扩大了“打击面”,透露了跆拳道圈内的“黑法则”。

当然,有买的就有卖的,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被动去卖,也有主动吆喝的。据说在一项决赛之前,一名东北的运动员明示对方,只要对方给他10万元人民币,他就在决赛中“让金”。对方不舍得出这笔钱,又觉得自己有实力战胜该队员,就没有应允。结果,对方获得了胜利,该运动员想要白得10万元“黑金”、同时拿走团部的7万元亚军奖励的算盘落了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