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升官

 

    白猪经理的助理跳槽走了,那小子干的最不地道的事就是鼓动小弱他们部门的几个经理助理一起跳槽到了小弱公司的对手公司去了。

这一下子,公司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不光是一些公司的机密被对手套了去,更要命的是一下处在没人管理的状态中,很多计划中的业务不能完成,而员工们很散漫很自由--到不是没有人来管,只是没有了助理们这个中间传达、监督环节。后来为缓解部门中无序的状态,公司老总临时从别的部门调了两个助理来帮忙才勉强支撑着部门的运作。可是这毕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几天后,白猪经理把小弱部门员工等人招集的一起,对大家说:本公司老总认为现在再从外面重新招新几名经理助理还不如从小弱这些已经成长起来的员工中“提拔”几个有能力的,这是公司对大家的信认,同时也是对大家的提拔。又说但是名额有限,希望大家多多努力......最后还加上了一名公司中经理助理成为部门经理的事不是没有云云。

“言下之意,就是要我们这群‘蛇虫鼠蚁’拼个你死我活去抢一个没有实权的虚位。不过这个经理助理有位子之所以会让我们有兴趣,还不是因为成为助理之后就可以更大的发展空间,就是将来想要跳槽也可以认识更多的老总们。更重要的是还有机会成为经理这样的正式的中层管理者。所以成为经理助理虽不是一步登天,也算是循序渐进向上升了吧。”小弱暗自分析道。

同时为了自己的前途和“钱途”,他野心勃勃地决定加入这场“晋升挣夺战”中。

不管怎么说,因为这是个在公司中进一步发展的好机会;“蛇虫鼠蚁”们都各自在暗地下决心、发毒誓,为得到经理助理的位子较上了劲。

小弱想到:“我来公司以前以为:每一位员工的工作都在老总的视野里,老总对员工的评价自有明见。其实以这几个月的工作经历看来这种想法不过是在一厢情愿的,是在骗鬼!除非我打算继续坐冷板凳,蹲在角落里顾影自怜,否则每做完自认圆满的工作,要记得向领导、同事报告,让别人看见我的光亮。”

“现在公司里就有现成的‘好’榜样、‘好’例子”小弱想到了公司里老员工红火蚁。

红火蚁是个性格内向,从不张扬的人,他默默地做了不少事。然而,同事们奇怪的是虽然他工作很尽心,很努力,但总得不到晋升的机会,也得不到白猪经理的青睐。

尤其让小弱惊讶的是,白猪经理不只一次把本该属于他的功劳算到了别人头上,更令小弱喷饭的是有一次白猪经理竟叫不上他的名字来!

“不声不响地埋头苦干,数年甚至数十年如一日,这就是红火蚁的特征。也许在红火蚁看来,只要他努力,一定能够得到应有的奖赏。红火蚁以为,每一位员工的工作都在领导的视野里;而领导呢,对员工的评价自有明见。不幸的是,这种想法太一厢情愿了。不是我小弱故意浇红火蚁的冷水,事实上,我们的领导们是最容易患‘近视’,虽然你红火蚁拼了老命,他却视而不见。严格说来,这不完全是领导们的错。要知道通常情况下,做领导的人往往会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比较麻烦的人和事上面,而像红火蚁这样的规规矩矩、脚踏实地做事的员工反而容易被忽视--到不是因为领导看不上你,是因为你红火蚁太让人放心了”小弱思考了一下,把红火蚁从“竞争者”的名单中划去了。

    “怎样才能让白猪经理注意到自己呢?看来要好好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就用吹捧白猪经理的方式来让他看到我、注意我吧。我就是吹也要把他吹上天去。反正不就是动动两片嘴的事吗。”小弱为自己定下了“吹捧表现”的战术。

可是第二天,还没的等小弱开始他的“吹捧”战术,别人就抢先行动了。

这不,平时主要是作部门管理而少有业务表现的白猪经理要亲自为一个重要客户操刀赶出一个策划,当他的文案被拿出来在讨论会上讨论时,全场马上沸腾了。

“经理真是技高一筹啊!佩服啊!”“小的望其项背哦!”“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就没有经理的本事!”当然这其中固然本身就有白猪经理的设计的确精妙等客观原因,但是更多的是那些还在公司底层的“蛇虫鼠蚁”的马屁精过于华丽的溢美之词。细心的小弱看到白猪经理在得意的同时,嘴角分明挂着不屑的轻蔑――小弱看着白猪经理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上当了吧,你们这些‘蛇虫鼠蚁’还不是想在我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啊!你们就几个好好的争个够本吧”。

小弱心想:“如果我现在还用那老掉牙的一套‘专业马屁用语’来赞美白猪经理,说不定反而会被他看不起,认为我没有本事的。”

于是他灵机一动,只是用佩服得惊讶的眼神望着白猪经理,眼神含情脉脉,然后嘴巴作O形状,仿佛自己有许多真诚的赞美的话要说似的--小弱想自己要是从镜子中看到自己这时的样子,自己都会吐出来吧。后来的好几次,当别人都是用那些老套的‘专业马屁用语’来奉承白猪还有别副经理们时,自己独树一帜的方法屡试不爽。

果不其然,老谋深算的白猪经理也终于上套了。

月底时,部门全体成员在宾馆“腐败”的时候,小弱被安排和白猪经理一个桌,微醉的白猪拍着小弱的肩对他说,“小弱啊,好好的干,我知道只有你不向他们光知道拍马屁,只有你才是是最真诚佩服我的人了!……”

就在饭局中,小弱就总结道:“在领导们发表言论时,你一定要有意无意地露出佩服的样子,微微点头,再加适当的肢体语言,领导就会以为你很有诚意。拍马屁也要有技巧嘛!”

不过也有表现别过分张扬、拍马屁又到马掌上去的。

小弱的同事中有一个菜花蛇,他可算得上是相貌出众,活泼大方。

然而在部门里他的人缘却不很好,原来他“太爱表现自我”了。

这回“晋升挣夺战”,他当然更是大大的“表现”了一番。

这段时间一有本部门经理们来了解情况时,菜花蛇总抢着发言,次次都成了他和某经理的单独对话,完全剥夺了其他同事交流的机会。

而当大伙在一起聊天时,就只能听菜花蛇一个人在说,或者只能谈他所感兴趣的话题,否则他就不感兴趣,不耐烦或干脆走人。

特别是有“生杀大权”的白猪经理在场或有能显功的任务时,菜花蛇就非常张扬地表现自己,而白猪经理不在场或有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时,他就敷衍了事,能躲就躲。

这个时候,小弱总是“按后不动”他知道:“如果领导看出你菜花蛇的表现欲过强,看出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表现,他们自然会认为你没什么本事,反而轻瞧了你。甚至还会认为你在弄虚作假--当然你本来就在弄虚作假。人们最不喜欢不坦诚的人,觉得这种人不可交、不可信。”

“你菜花蛇要是能不露痕迹地让人注意到你的才干及成就,一种间接、自然的方式表彰自己的功劳。那就一定是我小弱的强敌了,可是你现在的表现……嘿嘿……..”于是,小弱又把菜花蛇从“竞争者”的名单中又少了一个人。

果然,不久后,菜花蛇就因这一件小事退出了“晋升挣夺战”:

菜花蛇在给主要负责业务的部门副经理黑狗大强做名片时,在的官职上,印了一个“副经理”,这本来没什么。坏就坏在他在“副经理”之后,还加了一个括号,写着“第一”,合在一起就是“第一副经理”。菜花蛇的本意是突出黑狗大强这个“官”的价值,同时体现出自己是多么有创意――虽然黑狗大强的确是几个副经理中的“一哥”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结果却起了相反的效果:别人都认为黑狗大强太“官迷心窍”了。

开始副经理黑狗大强还没注到,可在白猪经理“嘲笑式” 的提示下(当然白猪经理也很不爽“第一”这个提法),发现了这一点。这一下黑狗大强火大了:菜花蛇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助理,是我首先就不要他!

黑狗大强的一句话,让菜花蛇的“晋升机会”就落到了小弱等人的身上。

这样,“蛇虫鼠蚁”中就只有老鼠小弱、牵牛大力、白鼠小白、螳螂、青竹标几个人最有机会了。其中小弱和小白是好友,他俩是从某种意义上的同盟者--因为牵牛大力是个太强的对手了。

这个牵牛大力从大学一出来,就跟了副经理黑狗大强,经过几年的拼搏,公司现在也有了一定的规模,而他也算是劳苦功高的重臣了。所以,当人事部要晋升他为项目策划组主管时,部门其它同事都没有任何异议。而牵牛大力出任策划组主管以后,他凡事总是亲历亲为,对待比他低级的同事,也是理让有加。部门的各项工作也做得十分出色。这对于他的顶头上司副经理黑狗大强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在每次主管会议上,黑狗大强都是对他大加赞赏。

这一次“晋升挣夺战”中黑狗大强为了帮他加大胜算,还特别提意,让牵牛大力给公司做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在草原开拓一个新的市场......

“怎么办?小弱,我们可能没有戏了吧?”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小白对小弱说。

小弱不慌不忙地对好友小白说:“历史上许多为草莽出身的皇帝打天下的臣子,后来都没有好的下场。现在牵牛大力可是说是‘功高盖主’,正是因为他的大力改革,凡事亲历亲为。虽然看似对副经理黑狗大强有利,但是因为和黑狗大强一起打拼多年,其威望在员工心里也很高。而黑狗大强就怕这种情况会给自己带来威胁。所以,最后他一定会遭到了“外放架空”的命运。在黑狗大强的眼中,牵牛大力是他的工具,那工具对他有利时,他会重用;无利时,他就要除去。不要以为,牵牛大力给黑狗大强打拼多年,无功也有劳,他会一直善待他的......老兄啊!你就好好看着吧。”

可是小白己是乱了阵角,他那会像小弱那样从容不迫,于是找了个机会对黑狗大强说:“大力主管真是有本事,回经理助理的位子是得定了,将来还有机会成为副经理、经理、总经理......

几天过后,牵牛大力把一份厚厚的计划书,交给了副经理黑狗大强。

“大力呀!你的计划书做得很好,而且内容也很详细,但是有一个问题,别的人对这个项目都不熟悉呀,对于人员问题,我考虑了一下,可能就只有你最合适了。所以部门决定在草原设立一个办事处,请你过去担任公司驻草原的总代表。同时为了使你无后顾之忧,我还向公司为你在草原准备了一套房子,你的出差费全都由公司承担。看!这可比当一个小小的经理助理好多了,这样也就不会曲你的‘大才’了。”

多么优厚的待遇啊!公司所有同事对牵牛大力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可只有牵牛大力(当然还的小弱和小白)心里清楚,黑狗大强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功高盖主”,抢了他的风头,阻碍了他的仕途,找了个理由把身边最亲近的人外放了而已。

    现在小弱和小白躲在一旁偷笑了,不过小弱笑得更开心,因为他“利用”了第三者小白的口把强大的对手牵牛大力从他的“竞争者”名单中划去――同时还给黑狗大强留下了个小白太有心计的印象。

“在这种时候,要稳住,按自己的步子走,不要乱了调子。就等着别人出错吧”小弱思索着、等待着。

果然,别人的错误出现了。

螳螂是研究生毕业,在部门就属于高学历层。他不仅聪明还非常灵巧,工作业绩非常出色,得到大家肯定的同时,也深得白猪经理的欣赏。唯一的不足就是他太过清高,所谓"曲高和寡",公司里大部分职员都对他敬而远之。螳螂就职于小弱他们的部门已经有二年了,他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和极强的工作能力,与他合作过的客户对他的工作方式和效率大为赞赏,说他是“高效率机器”。而螳螂专心自己的工作,对于别人的看法从来都不放在眼里,螳螂的人生格言是:做好自己的,让别人说去。也就是这份执着和倔强,使他的工作越来越出色,但离众人也越来越远。

但是对于小弱和小白来说,他也是不弱的对手。

“放心,他不是我们的对手,理由是经理助理需要工作能力,更需要有效的亲和力,这才能使部门上下得到沟通。这对于部门的发展是很关键的。”小弱一语说出了螳螂的致命伤。

就在“晋升挣夺战”中,螳螂竟然很不礼貌地与白猪经理为一个策划案“吵”上了......

好了,不用小弱发招,又一个“敌人”从他的“竞争者”的名单中消失了。

    下一个出错的人就是青竹标了

青竹标这个人很好强,作为部门的业务骨干,他的业绩始终在一、二名间徘徊。他也很精明,会察言观色,更会笼络人心。他的人生目标很明确:30岁以前,利用各种机会和手段(当然是合法的)赚钱;30岁以后,必须把自己提升到一定的高度,也就是在职位上有要求,以便将来的日子可以过得安逸而舒适,当然还有一分小小的成就感。今年29岁的青竹标已经努力地赚了几年钱,也为晋升打好了基础,现在,他的目标已经开始转移到为升职而奋斗。

像青竹标这么聪明能干的人想求一职还不算很难,更何况,部门现有的年轻人中,他确实属于出挑的一个,所以,青竹标对自己的晋升目标有充分的信心,只要有机会,那就一定是他的。就这回的“晋升挣夺战”他算来算去,认为这个位置非他莫属:他有很强的工作能力,有漂亮的工作业绩,更有他平时用心培养的良好人际关系――提升他是势在必行、水到渠成的事。这些天,他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成为经理助理后该如何表现,新工作的安排,人事的权衡等,俨然已经是一个“在位”的姿态。

加之小弱和小白带有醋的玩笑:“当领导了可不能忘记我们”;“领导对我们这些一条战壕里的战友要多加关照啊"......这一切让青竹标感觉有点轻飘飘了。

就在青竹标兴高采烈,准备当领导的时候,部门突然调来一个新同事飞鼠。

这个飞鼠是30好几的人了,一看就不是那种干练、智慧的人物,无论从哪方面都不能跟青竹标比。这个时候调来,目的是很明显的,据说他还有后台,就是冲着经理助理的位子而来的。

青竹标感到情况不妙,有种强烈的危机感。但他很聪明,不到最后关头,决不露声色,他依然发挥自己的优势,来个先下手为强,以主人的姿态友好地与新同事相处,但这样的友好背后是压力,强大的心理压力。关键的时候终于到了,白猪经理宣布了他的助理就是新来的同事。

青竹标太不服气了:“凭什么?就因为你有后台,我就应该把这么二年多来的辛苦所得拱手相让?”

这以后,青竹标上班表面积极,实际常常怠工,明知道新经理助理不精通业务,却凡事问他给他出难题,甚至在最忙的时候开始休假。

青竹标以这样的方式来对抗自己所受的不公待遇--其实还有一个副经理助理是他的,可是青竹标却高傲的看不上这个带“副”字的经理助理--剩下的那个副经理助理的位子自然不是他的了。

这样一来,“晋升挣夺战”就成为了小弱和小白哥俩的“煮豆之争”了。

“该出手时,就出手,小白,不要怪我啊!”小弱想要下手了

这一天中午的时候,正好有小弱和小白因为加班没回去,他们俩就AA制,每人出点钱,叫了几个小菜,一人要了一瓶啤酒,一来是当是给自己改善生活,二来是嘛--他俩合伙“做”了不少“晋升挣夺战”中的竞争者了,这是也要庆祝一下的。

酒足饭饱,他们拉开架势想玩几把牌。牌抓在手里,小白忽然觉得后脑勺有点麻木,便用手拍了拍,怎么回事?小白心想:“很不舒服呀,莫非是昨晚没休息好,刚刚又喝点酒才这样?”小弱见了,很是关切地问:“怎么了?”小白又拍了拍头,说:“没事,有点不舒服。”

小弱更加关切的说:“呀!大脑可不能大意。要不,我陪你去检查检查。” 小白摇头说没事,可小弱把牌丢了,劝小白还是去看看医生。

小白想想也是,以前从没这样过。反正也是休息时间,就去看看也无妨。

小弱很热情,坚持要陪小白去森林医院。

到了医院,没想到,挂号、诊治、交费、检查,每一样都要排队,还好有小弱忙里忙外地帮小白排了几个队。

可是到上班时间了,小白的检查还没有完。于是小弱就对小白说:“你继续检查吧,我会跟老板代你请假。”

道别后,小弱就走了。

而小白做CT ,拍片子,一套下来,已是下午四点多了。他的诊断结果是:脑血管痉挛,造成供血不足,才会使后脑勺麻木的。

小白连忙问医生要不要紧?医生对他说说,没什么,平时多注意休息就是了,药嘛,开点去吃也行。医生这样说来,小白也就放心了。

从医院出来,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小白想还是回公司看一下吧。就到部门去了,可经理们都不在,同事告诉小白,经理们开会去了,而小弱已帮他请了假。几个同事也一起问小白看病的情况,别看同事们为了“晋升”有点勾心斗角的,可这样的关切还是让小白很是感动。

晚上,白猪经理竟带了补品到小白家来,让他吃惊,白猪经理可是第一次来啊。白猪经理对小白说:“我听说你脑子有问题,多休息几天,我准你一星期的假。”

小白想,是表现一下的时候了,就说:“没事,我不用休假的。”

白猪经理说:“你别客气。部门的事我会交代小弱们他几个做好。就这样吧,我走了!”

“白猪经理这也真是难得,好吧,我就利用这几天做个新计划出来,以感谢经理对我的关怀。同时也为自己的晋升加点分”小白天真的想着。

三天后,小白带了草拟的计划去公司,同事们却悄悄告诉他:“现在小弱是黑狗大强的经理助理了。”

小白去找白猪经理,白猪经理接过他的计划时,很有些疑惑地用手点着自己的头问他:“你不是这里有问题吗?”

门口,小弱的身影一闪而过。

小白慨叹:“原来是这样啊,小弱上回也是利用我的嘴把大力‘送’了出去。而白猪经理一定认为我是一个阴险小人。而我在养病期间又做了新的计划,经理自然要认为我是在装病,不诚实......

第二天,小白的辞职信就摆到了白猪经理的桌上......

小弱的“竞争者”的名单中划去了最后一个人。

老鼠小弱最终成为了部门副经理黑狗大强的助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