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抗日之血债血还》第十八章 韩复榘(二) 作者:binbin1970425

realme 收藏 2 313
导读:[转帖] 《抗日之血债血还》第十八章 韩复榘(二) 作者:binbin1970425

第十八章 韩复榘(二)

作者:binbin1970425

    下我吃了饭,我正在和王元李玉张波赵刚在工厂的宿舍闲谈着,谈论炸药厂和弹药厂在建好后,关于人员的配备和人员的培训问题,主要是炸药的制造是有危险的,虽然现在制造炸药相对安全,但是由于全部是新手,因此最好先学习制造流程,并且小批量的制造,现在以提高工人技术为主,制造的弹药够训练用就行了,安全第一。谈完了工作,他们四人人就开始笑话我穿的保安队服,一身黑皮带着一顶大檐帽,还挺威武的,还不是为了见老韩才穿的,平时我一般不穿队服的。

    正说着,就听见外边人声嘈杂,还有汽车声,我们突然意识到韩复榘到了,急忙从宿舍走出来,来到厂门口,只见厂门前已停了四五辆会所的小轿车和一辆大卡车,卡车上的士兵首先跳下车,开始在四周警戒,看样子韩复榘是没到县府,直接来的工厂,我忙打发人到县府去通知范县长和李县长,我们五人急忙迎上前去迎接韩复榘,这时一个秘书模样的人首先从一辆车的前排下来打开了车门,只见从车里走下一个身材高大但有一点削瘦的40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中山装,腰杆挺直,光光的前额,颧骨有点高,留着八字胡薄薄的嘴唇,随后又下来了一个相同年纪的官员。我领着三人快步走到最先下车的两人面前,秘书迎上来介绍到:“这就是韩主席”我跑上两步双脚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并大声说道:“报告韩主席,临沂保安队副队长文彬向韩主席问好。”韩复榘看见我敬的美式军礼大为惊奇说道:“这玩意是洋的吧?还真好看。”说完还笔画了一下,然后又指着后面三位说:“就是你们几个留洋的学生吧。”我指着王元介绍到:“报告韩主席,他是王元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在火药方面非常又专长,现任临沂化学工厂厂长。”我又指着张波李玉介绍到:“这位是英国伯明翰钢铁学院的留学生,临沂钢厂的厂长,这位是李玉德国汉堡机械学院的留学生,山东第一机械厂的厂长。”最后我又指着赵刚说道:“这位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留学生,是学无线电专业的。”老韩一听,大为高兴连声说:“好好,都是喝过洋墨水的,好啊,请都请不来,各位都是国家的栋梁,学成后报效国家真是爱国之人”随后秘书又介绍其他人,当他介绍李树春时,我不禁多看了几眼,就是和老韩一起下车的人,这人就是号称韩复榘智囊的李树春,现在任山东省的民政厅厅长,我知道此人非常有能力,而且清正廉名,事必躬亲且任人为贤,在山东的官场中很有威望。

    正和老韩说着话时,只见不远处跑来一群人,一看是范县长李县长和驻厂员潘胖子还有各科的科长,到了跟前老范上前握着韩复榘的手说:“韩主席一路车马劳顿,我等有失远迎,请韩主席谅解。”韩复榘拉着老范的手说:“竹先兄,你我老朋友了,还用得着客气吗?听说你老兄这里搞得有声有色,我是专门来你这里看看的。”随后老范又和李树春握手,两人互相的问候对方的身体和近况,看得出来二人是老朋友了,只见潘胖子也屁颠屁颠的跑到韩复榘面前上去握手,据他说他是韩复榘的一个远房亲戚,是韩主席专门派来驻厂的,其实潘胖子这个人虽然没有真才实料,但这人不讨厌,平时虽然爱喝一点小酒贪点小钱,但从不在工厂里乱指挥,也不过问工厂的事,有时只在厂里转一圈就去喝茶了,因此还很得人缘,老范老李和我们都和他吃过饭。韩复榘在和潘胖子握手时说:“潘胖子这里真的产出了步枪吗?”潘胖子忙说:“韩主席,这是我亲眼所见,我可以用脑袋担保。”韩复榘道:“真能造枪,我一定重重赏你们。”“谢谢韩主席”。

    正在我们寒暄时,外围一阵喧闹,李树春忙问什么事,一个卫兵模样的人跑来报告,说工人们开始上班,卫兵不让他们进去,于是就围在外边。韩复榘听完骂道:“混仗,工人不上班,我来看什么,快去叫人让开,让工人进去上班。”这个卫兵忙不迭的跑开,一会儿工人们小心翼翼的进了车间,我转头对张波李玉说:“去对工人讲,在韩主席观看时,不要慌不要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张波和李玉就转身离开了。

    我转头对韩复榘等人说:“请韩主席李厅长和诸位到钢厂和机械厂参观,我们先到钢厂去看一看。”说完我带着韩复榘一群人前呼后拥的往钢厂走去。

    到了钢厂,钢厂正在热火朝天的生产着,由于钢厂实行四班三倒,所以除了检修时停工以外,其余时间都在生产,并且两个高炉都在生产,刚好一座高炉正要出钢,韩复榘和一众官员都在兴致勃勃的观看着,而张波在老韩面前介绍着,老韩则平平点头,只听一个掌火工叫一声‘开炉了’只见钢花飞溅的钢水流进坩埚,被工人们迅速抬走,倒进轧钢设备的坩埚里,而前面出来一条红红的钢条,迅速被水冷却,这些长近一米的钢条是用来制造枪管的,一会儿就出了近200根钢条,然后又扎出一些生产零件的一些钢块,还有的被拉成一根根的钢丝,这是制造枪的弹簧用的,韩复榘等一众官员目瞪口呆的看着钢厂的生产过程,老韩大叫:“高级高级,洋玩意就是好。”张波介绍道:“这一炉是生产的特种钢,主要是生产造枪的原材料。”韩复榘连连点头。随后韩复榘又看了高炉加料的过程,然后又看了另一座高炉出钢的过程,这是一炉普通钢,主要是供给农具和钢丝钢钉生产的,并且又随李修元县长参观了众多的铁匠铺,看见大量生产的农具,韩复榘李树春和一个农业厅长还专门问了农具的价格,当得知比用进口的铁打造的农具便宜二成时,老韩大为高兴,指示要求全省的县分都要买临沂的农具,还说了一句:“小日本再也别想赚俺山东的钱了。”我急步走到韩复榘跟前对他说:“韩主席,我们还是去看一下枪支的生产。”老韩眼睛一亮说道:“对,到枪厂去。”

    来到机械厂进了车间,只见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有的在加工零件,有的在组装枪支,工人们分为三组正有条不紊的生产着,由于事先打了招呼,所以韩复榘一众高官进来没有引起什么混乱。工人们也不去看这些官员,干着自己的事。老韩先来到转轮手枪生产组,看见工人们把钢块加工成枪管零件,最后再组装成枪,而桌面上已经摆了近10支成枪,老韩拿起一把看了看,又扣了一下扳机连声说不错,李玉忙上前给韩复榘介绍这支枪的性能,每天的生产数量。随后韩复榘又到了驳壳枪的生产组,看见一支成枪和一些零件,老韩看见只有几个人在生产驳壳枪,忙问是什么原因,我就把情况介绍了一下,并告诉老韩现在每天能生产2把驳壳枪,估计隔一段时间能生产3到4把。老韩听了说道:“慢慢来,别慌。”

    最后到了步枪生产组,这可是老韩最关心的事,只见近200个工人在各自生产着自己分配到的零件,这主要是老工人指挥,新工动手,有时老工人亲自动手,由于分工明确协作有方,好似生产流水线,所以还是比较快,主要是新工由于技术不是很纯熟,还不能发挥很高的效率,如果再有三五个月,当新工有一定的技术以后效率会提高很多倍,估计现在的生产效率还跟不上单纯用老工人的效率好,由于这批新工都是比较有文化的学生,最少都是初中毕业,在这时是很少见的,学什么应当很快,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师,到时还应把工厂扩大两三倍,机器也应该大量添购。

    在韩复榘观看工人造枪时,我就把工厂的概况向他说了一下,当听到我到青岛去请工人,把毕业生全部留用到工厂,并迅速上马生产枪支时,连说了不起,当得知新工都是初高中毕业生时,老韩大吃一惊说道:“全部都是知识分子,你们可要对他们好一点。”我从一些侧面了解到韩复榘是非常尊重知识分子的。近一个小时,韩复榘硬是看着工人把钢块变成零件,把零件变成一支毛瑟步枪,还把这支新枪拿在手上,不停的瞄准着,翻来覆去的看着,有时拉一拉枪栓,有时扣一下扳机,还随口说道:“好用好用,真是好枪啊。”我看老韩兴致颇高忙道:“韩主席我们是不是去试一试枪。”老韩马上说:“中”。

    我叫几个卫兵从枪架上拿了五支新枪,连同老韩手里的一共六支枪,我领路来到保安队射击场,只见前面1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三个靶子,老韩叫过一个卫兵叫他拿出五发子弹,拉开枪栓压上子弹顶上膛,先对着靶子开了一枪,完了叫卫兵去看一下,我知道是试靶,卫兵回来说:“打在上七环”,韩复榘举枪瞄了一下,一扣扳机,拉枪栓瞄准扣扳机,打完了剩余四发子弹,一个报靶员上去看了一下回来报告道:“一个九环三个十环”我们一众人忙说韩主席枪法如神,老韩哈哈一笑道:“不行了,赶不上年轻时了,怎么样老李你们都试试,这枪还不错,赶得上正宗德国货了。”于是这群高官拿着步枪开始试枪,场上枪声大作,打了几十发子弹试完枪。在他们试枪时老韩叫着我和李玉问了一些枪厂的基本情况,我们一一做了回答。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有时一直在看着我,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民政厅长李树春。

    参观完工厂,我们一行人到了县府会议室,韩复榘特别要求我们五人列席,在会上老韩大大的表扬了范县长李县长和我们五人,说我们人劳苦功高,在山东办起了钢铁厂和枪厂,这在全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特别是造毛瑟步枪,在全中国也很少,韩复榘还得意的说今后老子有自己的兵工厂了,随后他又问起了产量,李玉回答到:“月产驳壳枪50支,转轮手枪700支,步枪250到300支,钢盔1500到2000顶。”老韩一听:“什么还有钢盔,这玩意是好东西,士兵戴上能减少伤亡。”随后韩复榘问我们还有什么事,我整理一下思路答道:“韩主席,这个钢厂是您一手支持建起的,建钢厂的目的主要时摆脱对外国的钢铁依赖,在建立了钢厂以后,我们依托钢厂建了一个机械厂,现在我们的工人都是从青岛请回来的,外加毕业学生,由于我们不能产民用产品,所以工厂亏本,必须要钢厂补贴,因此包括建厂工人的工资和原材料都是从钢厂拿的,并且今后机械厂要扩大,还要从钢厂里提钱,估计钢厂是赚不了多少钱,这点务必告诉韩主席,而且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化学家,造炸药和弹药易如反掌,我们还准备开一个弹药厂,请韩主席批准并拨给经费。”我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由于这里变成了一个重要工厂,还请韩主席调一营或一团人马来此驻守,预防有人搞破坏。”韩复榘听了我的汇报后,和李树春谈了一下,说道:“工厂的工人工资又钢厂出,钢厂现在不必缴利润,这些新工都是学生丫仔,不能亏了他们,工资可以适当提高,还有就是我们要迅速的建好弹药厂,资金问题找李厅长商量。关于派军队的事也可以答应,省防军一个团将进驻平邑负责工厂的安全工作。”

    随后老韩又问了其他一些问题,在会上范县长和李县长一一作了回答,当韩复榘问我们还需要什么时,我答道:“韩主席,我们还缺很多有文化的工人,看能不能在济南和其他地方招一些毕业学生进入工厂。”老韩回头看了看李树春厅长,李厅长想了一下说道:“今年在济南有一些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还找到了民政厅要吃饭,我叫他们回去等一下,如果你们能够安排下,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你要多少人?我那里可是有一千多口子人,要不要?如果其他县份还有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我看也可以给你送来,回去我在电话里通知一下。”我一听大喜说道:“要要我们全要,就是不知到他们来不来?”老韩插话道:“你可以把工资提高一些嘛”。

    会议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结束,结束后,大家互相聊着天,有的在找熟人,而不少人则来问我们五人的情况,老韩也加入我们的聊天行列,仔细的问我们的弹药厂建在哪,建成后能产多少子弹手榴弹和炮弹,我和王元一一作了回答,老韩听完对我们说,尽快的建好弹药厂,在资金方面不是问题。我也对老韩说:“谢谢韩主席的关心,为了表示心意,首批枪械50支步枪,20支驳壳枪,400支转轮手枪和1500顶钢盔请韩主席带走,在今后每月将有近350到400支步枪3000顶钢盔供给韩主席的部队。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们将逐渐的生产轻机枪和迫击炮,时间不超过半年。”老韩听了一张嘴都笑歪了,并对我说道:“你们几人可是我韩复榘的大福星,我老韩是个粗人,你们全都是文化人,而我也是最尊重文化人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奖励你们的,就让你们每个人当个官怎样?”我听了心中一喜答道:“谢谢韩主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