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二鬼子汉奸李富贵》和《新宋》[转帖]

近一段时间看到歪歪上就《二鬼子汉奸李富贵》(强烈要求作者更换书名,八个字实在太多,远不如《李富贵》叫的响亮而且符合文字中反映出的思想,这里我就先擅自给它改名了)和《新宋》的争论没有停歇,实在忍不住也来乱弹几句,但首先声明这两本书是“重建历史”里写的最好的,远胜其它作品。
1、关于“重建历史”和“YY”
我之所以用“重建历史”称呼二书,首先是以为这两本书不能称之为架空历史,因为它们并没有重新创造出一套历史背景或世界运行规则,而是部分借用的史实,说是部分借用原因在于谁也不敢说历史真相究竟是如何如何;其次,在历史背景下二书又跳出了历史的??,李富贵和石越两个主人公的背景完全脱离了当时的时代,因此二书也不能称之为“历史小说”;再次,虽然二书都是现代人回到了过去,带有一定的奇幻色彩,但除此之外再没有脱离客观世界的运行规则出现,所以更不能称之为“奇幻魔法”;鉴于以上原因,我认为二书称之为“重建历史”还是比较合理的。
至于说“YY”的问题,我一向不认为二书是“意淫”小说。我想所谓意淫,本质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的发泄,所谓意淫小说应该是能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将自己代入其中,以第一视角来体验文中情节,以一次又一次的成功来体味精神上的快感,而这种快感越是在现实生活中受压抑的人群越容易体会,也越容易忽视文中不合逻辑的存在,这可能也是对“YY”小说存在赞同与否两种截然相反观点人群的原因吧。但是《李富贵》和《新宋》却很难让人产生代入的感觉,即无法从第一视角去体会书中的情节,更多的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冷眼观瞧,而二书精彩之处也恰恰在于经常让旁观者感觉出人意料!——或许只有对作者来说是一种“意淫”吧
2、关于“理科”和“文科”
有一种说法,喜欢《李富贵》的多是理科生,而《新宋》的支持者多是文科生,这个问题可能有点复杂,涉及到了我国的教育体制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本身是工科出身,也的确偏爱《李富贵》那么一点点,但从本质上将我更喜欢将自己看做文科出身,因为我对哲学、历史、地理等的兴趣要大于自己所学的专业,而对一些纯理论性知识(如天体物理、基本物理、遗传生物、分子生物等)的喜爱更多的是出于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需求,也就是对哲学上“世界观”形成的一种需要。所以我认为,就认识世界或者说认识社会来讲文科生应占有一定的优势,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学习社会科学的,但是在我国文科生往往缺乏必要的理科知识甚至说自然常识是极其常见的问题,这就造成了大部分文科生在逻辑思维上有所欠缺,更缺乏相对严谨的分析;反之,理科生在中国僵化的教学模式下往往成为按部就班、因循守旧的人才,但由于形成了对事物本质进行探索的“习惯”,所以相对而言在认识世界认识社会方面反而较文科生强,另外由于我国高中文理分科中较为普遍的是理科学不好的人学文科,也片面的造成了理科生素质比文科生素质好一些的现象。那么再说《李富贵》和《新宋》,《李富贵》中较多的是对社会、对人的一种反思,他的基础是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和认识,而《新宋》则是对制度、对文化的一种探索,他更多的是对史籍文献的一种理解和分析,因此在中国偏向于现实的理科生较偏向于理想的文科生更容易对《李富贵》产生共鸣,但我想理科生中喜欢《新宋》的可能比文科生中喜欢《李富贵》的也要多。
3、关于“文笔”和“情节”
毋庸质疑,《新宋》对中国古文学的理解和应用要远远超过《李富贵》,估计“无语中”兄自己也承认这一点,所以在《李富贵》中把李富贵塑造成了一个故意装疯卖傻的角色,但是从《李富贵》的情节来看“无语中”兄对文学作品的涉猎也十分广泛,只是还达不到精的地步,另外文中李富贵经常性的长篇大论倒能看出“无语中”兄逻辑思维甚强,这是标准的善于“藏拙”。而“阿越”弟则充分发挥了自己专业的长处,从他在《新宋》中信手掂来的古文和宋朝官制的应用可见一斑,也就是说从文笔的角度看,“阿越”弟超出“无语中”兄良多,但《新宋》仅是稍胜《李富贵》一筹。
至于“情节”,我想《李富贵》和《新宋》各有千秋。《李富贵》是环环相扣,读到后面才知道前文的深意,而故事的发展也如作者的思维一样跳跃性大,但却又不乱,让人感觉象有一根丝线将众多珍珠串在了一起。《新宋》则是波澜不惊,在平静的表面一步步展开了故事,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印象,或许这就是有人误以为“阿越”弟较“无语中”兄年龄大的原因吧。
4、关于“李富贵”和“石越”
“李富贵”和“石越”都是极其生动的也是极其成功的,李富贵少年轻狂,但处处流露出对社会的深刻理解,石越少年老成,但往往显现出稚嫩的一面,这也正是两位作者的一种反映吧。当然由于二者所处的时代不同,并不能说哪一个比另一个更加优秀,如果将李富贵放到北宋,或许很快就被看出怀有二心而杀掉了,毕竟王安石、司马光甚至吕惠卿都不是吃素的,而将石越放在清末,以他平和的性格也许就被弱肉强食了。所以说二者的行为都被所处的环境所制约,石越由于只有得到皇帝的支持才能得到百官和黎民的支持,所以无法象李富贵那样为自己培植强大根基;而李富贵处于乱世,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的话有人听,所以无法象石越那样只要靠获得某个势力的信任就能施展自己的抱负。那么李富贵和石越有没有比较明显的差别呢?我想只有在大局观上李富贵胜出石越,回顾两书,可以说李富贵玩的都是阳谋,因为他给对手或伙伴的都是最好至少也是较好的选择,就是说如果再来一次其他人也极有可能走同一条路,但是这种种貌似简单的选择最终却给李富贵的发展提供了助力,也就是说李富贵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他人的行动;石越就相对被动了,他的成功虽然也有其他人的原因,但其他人的行动不石由石越决定的,而是由“阿越”决定的,如果文中其他人能有自己的思想,或许故事的发展就完全变了。
5、关于“无语中”和“阿越”
纯粹是个人瞎猜,“无语中”兄应该是一个爱好广泛、涉猎极多的人吧,他的性格应该比较平和,极少发火,家庭应该是夫妻恩爱吧!“阿越”弟爱好也应该比较多,性格有些锋芒吧,可能在言语上轻易不让人(或许“无语中”兄年轻时也是如此),但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感情纠葛吧。
瞎猜,望两位不要怪罪,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