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无法仰慕--摩那哥游记

摩那哥,地处法意交界处,地中海岸边,阿尔卑斯山脚,人口30000多,面积1.9平方公里。就是这样一个弹丸小国,名声却是如雷贯耳,为其富庶,也为其世界闻名的赌城,蒙特卡罗。历史总是爱嘲弄人的,如果我们在回望欧洲黑暗和另人窒息的中世纪,东亚漫长而腐败的君主集权的历史的时候,封建君主国,绝对是一个贬义的概念,但是在今天民主国家遍地都是的时候,它却是贵族和古典的,更何况那些富庶的君主专制的国家。摩那哥便是这样一个国家,没有总统,首相,国家由王子统治,于是对这个国家有些向往,想身临其境去嗅一嗅这股有些缥缈的,说不出来源的,幽幽的古典气味和贵族气。
    车在法国一路延绵的山路行走,走完一个很长的下坡,便进入了摩那哥境内,没有边检,亦无需兑换这里的货币,因为这里也是欧元区。
    停车存车后,开始享受这里的景色,确实美,有山,有海,山很陡,海很蓝,如果说这样的山水,有些诗情画意的话,那么这诗也应该是曹孟德的观沧海,画,应该是中国的水墨画,因为这座海边的湿漉漉的城市,始终给人一种被碧蓝的海水洗过的感觉。
    更精确地说,摩那戈是一座建在海边山地上的城市,路无三尺平,为了找一个很好的视角,我们决定攀到不远处的一座地势很高的城堡。
    爬到顶峰,才知道这里是摩那戈统治者,王子的城堡,古色古香的欧式建筑,据说这位在欧洲以同性恋著称的王子经常带他的伙伴们来这里狂欢。城堡的门口,有两个身穿白色制服,肩扛来福枪的门卫,衬着有些历史的门楼,有些威武和古典,于是有了想和这位保安先生合影的念头,岂料尚未开口,这位保安便伸手作推挡状,一脸神圣不可侵犯地说:
    “Pas de photo”(不许照相),古典气倒有些,但真的一点也不贵族。
    于是悻悻然走开,找一些比较好的角度,多拍几张照片,完成到此一游的任务。不料没过几分钟,便又听见有人大声呵斥的声音,原来是那位保安在呵斥一辆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的汽车,要它立刻离开这里,不要堵塞交通。
    哦,弹丸大小的一个摩那戈,帝王的威严和排场,竟可追比当年的大不列颠了。
    陡然生出些厌恶,匆匆拍了几张海景的照片,便下山了。
    驱车上一个坡,再下一个陡坡,便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撩人的一站,蒙特卡罗了。
    但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门楣上几个烫金大字monte-carlo,这里就是世界赌界至尊,蒙特卡罗了。应该说,看到这座有些华丽但绝说不上雄伟的宫殿时,我是有些失望的,因为其声誉,给了人太多的向往的想像空间。事实上,在今天几被人神化的欧洲,名不符实应该是那些带着朝圣般心情的游人们欲言又止的感觉,比如举世闻名的嘎那电影节的颁奖礼堂,电视直播时门口那段铺了红地毯的,意味着财富,身份和艺术的,看上去无比壮观的阶梯,只是一段普通的,不比一般电影院高级到哪里去的楼梯,而电影里无比雄伟的巴黎圣母院,在你爬到顶的时候,你绝对找不到那种可以俯视一切的感觉。但是你从一开始选择了膜拜,那你只能接着膜拜下去,哪怕是伪装,也要喝上一声彩,而且要尽量装得由衷。世界,大多数时候,是由一群好龙的叶公组成的。
    奇怪的是赌场门可罗雀,只有几个身穿华丽制服的门卫站在门口,正欲拾阶而上,又被这些保安拦住。
    一问,原来赌场要中午12点才开门,不甘心傻等,便问,可以进去参观么。
回答是很简单,也很粗暴的“non”
    一路来的不快,新仇旧恨,一起发作,但只能如阿Q般发狠,老子来送钱给你们,你们还挑时间钟点收,老子不送了,走。
    愤愤间忽然间明白到,原来所谓的贵族,贵族气,纯粹是上帝无聊时抛硬币抛出来的纯随机的东西。你不一定要有大智慧,不一定要很正义善良,也不一定很富裕,但你可能是贵族,你身上的那股馊味,如果你和上帝赌抛硬币的时候赢了,那就可能就是所谓的贵族气。
    一旦你成了贵族,那游戏规则就是你来起草了,你的一举一动,就是潮流,是至尊。
    先看看这个所谓的贵族古典的富庶的国家的历史和现在吧。
    摩那哥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已经存在数百年了,身处两大枭雄,法国和意大利的夹缝中,保持独立的身份,不是偶然,但也绝不是因为其正气和强悍不屈,原因其实很简单,大国们非不敢,乃不屑也,就好像一个武林高手不会轻易去欺辱一个手无寸铁的白丁一般。今天摩那哥的富庶,大致来自三样东西,低税制,赌场,旅游。事实上,后两者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毕竟弹丸小国,且物价昂贵,除了赌场,没有多少值得一游的东西。所以摩国的立国之本,低税和赌博可以概括。
    再看看这两样立国之本的本质。
    众所周知,西欧诸国,大都福利社会,而高福利,则是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上,聪明的摩那哥,凭借自己的低税率,以及邻近法意等大国的地理位置,引来大量外资,此举是典型的大损人,小利己,因为摩那哥没有工业,没有农业,也谈不上什么高质低价的劳动力,所以那些为避税而把总部设在此的企业或把家业安在这里的富豪们,其业务还是要在摩国之外进行,在获得税收优势的同时,却增加了经营成本,所以摩那哥每挣一欧元,邻近的法国,意大利,就要损伤5欧元,甚至更多。摩那哥在享受欧元区的便利的同时,不但不对整个区作出贡献,反而大肆吞噬邻国的财富,事实上,类似这样近似无赖的国家,欧洲还有不少,如卢森堡,安道尔之流,所以欧元区财长一开会,就要讨论税制统一的问题。
    如果说低税是摩国的一种还算斯文的敛财手法的话,那么赌博业就压根是上不了酒席的狗肉了。发展这行当一不用上硅谷挖人,二不用上那斯达克圈钱,只要买几副扑克麻将,支几张桌子,再雇几个打手,请几个能认清楚钱的职员就可以吆喝开张了,而且不用做广告,自然会客似云来。在欧洲的许多国家,赌博业并非禁止,但是考虑其严重的社会后果,大家都对这一行业规范压制,且课以极重的税,所以,蒙特卡罗才可以在世界上如此张扬。而蒙特卡罗赖以统治赌界的另一个本钱,则是其洗钱的功能,毕竟,就巴掌大块地方的营业面积,靠散客们进贡的那点碎银子,要发横财得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也不够优雅,贵族气,所以,真正让侍者和招待们哈腰的,还是那些一掷千金的豪客们,在赌桌上优雅地玩着互惠互利的游戏,赢的开心,因为赚了钱,输的甘心,因为洗干净了黑钱,而为这些奢华买单的,则是这些黑钱所来自的地方的且为这些黑钱付出高于这些黑钱本身很多的代价的人民。
    忽然又想起,从前看到的一篇散文之王的余秋雨写的西欧诸小国,如摩那哥,卢森堡的游记,赞山夸水羡人慕国,仰慕的文字,几透纸背。
    人以人格行事,国以国格示人,这样的一个国家,风景委实是美,赞是可赞,仰慕却大可不必。
    事实上,欧洲大陆,如摩那哥这般貌似优雅实则无赖的国家,不止一处,分号也甚多,游客们常不吝溢美之词的瑞士,也算一个,且不说二战时貌似中立,其实助纣为虐的,为纳粹提供金融服务的历史,其现行的独一无二的银行制度,从道义上讲,绝对让人不敢恭维。
    所以旅游,除了看山看水,还要看看那些山水身后的历史,和山水之间藏的那些叫做真相的东西。
    打道回府,车离这个美丽的海边城市渐渐远了,我回头看看深蓝如洗的海天,不带一点留恋,这时的感觉,套用徐志摩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就是,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傻乎乎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好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