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贪官妻子同时“嫁”到美国,取得公民资格之后


 巨贪余振东迈向深渊的每一步,都有一个所谓“极品女人”余绪惠的推波助澜!而余绪惠,这个协助丈夫贪污公款、策划潜逃的“智慧女人”,最终也走向穷途末路。

2005 年4月26日,逃到美国的中国“头号巨贪”、原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行长余振东之妻余绪惠向拉斯维加斯当地法院认罪。36岁的余绪惠站在被告席上,她黯淡的眼神和落寞的表情透露了其内心的绝望。她的丈夫余振东已于2004年4月16日被引渡回中国,落魄的余绪惠也不得不向法院承认了非法骗取美国绿卡等罪名。

今年8月16日,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涉嫌贪污、挪用公款案开庭审理。余振东是我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后,首个被解回国的外逃贪官。

虚荣女子粘上银行“才俊”

余绪惠1969年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市一个干部家庭。1992年,余绪惠从广东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回到开平市当中学教师。此时的余绪惠如出水的芙蓉,身后总聚集着一大群追求者。

6月的一天,余绪惠和同学因要贷款一起来到中国银行开平市分部信贷部,副部长余振东接待了他们。当余绪惠和余振东四目相对时,双方似乎都有一见钟情的感觉。分手时,余振东请余绪惠留下电话号码,以便时机合适时办理贷款事务。

余振东也是地道的开平人, 1965年出生,父母都是教师。高中毕业后,余振东没考上大学,而是考入了当地中国银行工作。当时,他对前途并没有抱什么奢望,对当官也没太大兴趣,工作之余贪玩好耍,只要生活过得去就行了,先后交了几个女朋友都不成功,不是因他不够英俊,而是因他不求上进而且喜欢拈花惹草。但是余振东有个特点,就是对待工作很尽责,很投入,并在业余时间拿了个金融专业本科文凭。1990年,时任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行长的许超凡见这小伙子可以调教,于是提升他到信贷部任副部长。

余振东见到余绪惠后,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几天后,他试着拨通了余绪惠的电话,约她出来谈贷款事宜,余绪惠对余振东不俗的气质印象深刻,于是欣然前往。在露天咖啡厅,两人谈得非常投机,余振东发现余绪惠手上的钻戒是假货,便对她说:“这是谁送你的钻戒?铂金是真的,钻石是假的!”余绪惠大吃一惊,那个钻戒是一个追求她的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直自诩身价不凡的她有种受骗的感觉,看着娇羞气恼的余绪惠,余振东说:“别气了,我送你一个真正的钻戒!”

挪用公款打造“极品女人”

余振东在余绪惠的面前夸下了送她一枚钻戒的海口,事后自己也有点后悔,一颗钻戒一万多元,自己哪来这么多钱呢?

一天上班,行长许超凡打电话到他办公室,叫他把一张票据的时间和金额重新改写。“这生效的票据怎么能改啊?”余振东说。许超凡火了:“你跟了我这么久还是木脑袋啊?我叫你改你就改嘛,责任我来承担!”余振东知道,其时许超凡已因豪赌和在香港买卖股票挪用了几千万元公款。他把这事告诉了余绪惠,余绪惠说:“在银行挪用点资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才叫本事,你看人家许行长多风光,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你呀,30岁的人了还是木脑袋,守着信贷部长的职位不会找钱!”

没多久,许超凡满面春风地来到余振东办公室,拿了一个5万元的信封给余振东:“这是对你的额外奖赏!”余振东从没接过这么多钱,迟疑了一下。许超凡说:“不瞒你说,上次挪用的那笔款子帮我在澳门小赢了几十万,那笔钱,我过几天就打回来!不会有问题的!”余振东对许行长佩服得五体投地:“行长你真有本事!”许超凡哈哈一笑,拍了拍余振东的肩膀:“以后跟我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

这5万元钱,余振东给余绪惠买了一颗钻戒、两只玉圈和一根蓝宝石项链。这么多的贵重礼物,让挑剔的余绪惠感动得不行,她紧紧拥抱着余振东说:“我爱你!”

在开平市,很多人都知道余绪惠被称为“极品女人”,除了她的翩翩风度外,她全身上下的衣着首饰起码都在万元左右。谁都知道她有个有钱的男朋友,她也为此而骄傲。但余绪惠并未就此满足,她觉得余振东的本事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她开始从公关、心计、观念等方面不断调教余振东:“跟着许行长学点本事吧,凭你的资质,将来应该当行长。等咱们有了百万元,咱们就结婚,另外,你还要给我买部车!”

赴澳门豪赌沆瀣一气

尝到甜头的余振东很快成了许超凡的“死党”,对银行间的往来业务或贷款业务,许超凡叫他怎么操作他就怎么操作,自然,“好处费”也源源不断,余振东的口袋渐渐鼓了起来。后来,余振东在许超凡的“关照”下升任支行副行长,并兼任信贷部部长。大权在握的余振东很快懂得在贷款业务上的“吃拿卡要”,百万元没多久他就拥有了。这一年,余绪惠和余振东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顺理成章地结了婚。权、钱、美女,余振东自认为全部拥有,在别人眼里,他俨然是开平市里的一名风光人物。婚后的余绪惠辞掉了教师工作,开着一辆白色丰田跑车到处兜风,闲来就约几个朋友豪赌。

许超凡挪用资金在香港买卖股票已经亏空4000多万元,要想弥补亏空就得投入资金去赚回来,这巨大的漏洞,需要下面有人来协助他抹平账务。于是他对余振东说:“你跟着我学买卖股票吧!” 余振东喜出望外,“师傅”终于把他领进“门”了。在许超凡的授意下,余振东一次就从转账资金中挪出500万美元。

许超凡带着余振东到了澳门赌场,一夜输掉300万人民币的许超凡仍然嘻嘻哈哈,同赌场美女打情骂俏。在随后的股票买卖操作中,许超凡出手阔绰,吞进吐出,不是狂赚几百万就是狂输几百万,看得余振东心惊肉跳,同时也“大开眼界”。

1994年开始,余振东渐渐熟悉了许超凡的操作思路,他自己伪造票据单独挪用了500万美元。他对香港汇市进行了研究,认为汇市的风险比股市小,赚钱要稳当些。然而初入汇市,他根本不懂其中奥妙,几个庄家联手设计让他一下就输掉了400万美元。剩下的钱,余振东携余绪惠到澳门赌场“潇洒走一回”。两个不懂赌场“奥妙”的人很快输光。夫妻俩灰溜溜地回到了开平。一下就丢掉了500万美元,余振东惶惶不安。余绪惠安慰他道:“有得有失,下次我们把它捞回来!”

1994年底,为了弥补500万美元的亏空,余振东又挪用了500万美元,这一次他不炒汇了,全部用于香港股市买卖,两个月折腾下来,不但没有赚回500万反而狂赔300多万美元。

1995年余振东不再兼任信贷部部长,许超凡的另一亲信许国俊接任。4月,许超凡把余振东、许国俊召集过来,决定利用人民币坚挺、美元贬值的时机进行外汇交易赚钱。余振东正愁没有赚钱的机会,立刻答应。三人利用职务之便,假借开平中行客户名义,以代客买卖的形式进行外汇交易,大肆贪污挪用银行资金2亿美元,并导致亏损一亿多美元。面对巨额亏空,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许超凡说:“事已如此,挪用的资金已经无法填补,我们三个犯下的都是死罪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转移点钱到香港,一有风吹草动咱们就逃吧!”三个人一拍即合,先后从银行账户中拆借大量资金,以贷款名义转出1亿美元至海外。

头号巨贪梦断出逃路

1998年,在许超凡升任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业务处处长后,余振东继任开平支行行长,三人都身处要职,一时还不至于东窗事发。余绪惠这时却在思考,将来逃到美国,要在那里立足,必须取得美国公民资格。

怎么取得美国绿卡呢?余绪惠到底脑子转得快,她对余振东说道:“你买卖汇票经常接触美国人,我们就买通一个美国人,然后我和他结婚,取得美国公民资格,立足美国后,再离婚和你复婚!” “这行吗?”余振东半信半疑,他把这个方法告诉了许超凡和许国俊,许超凡拍手称妙:“好!先将我们三人的妻子‘嫁’到美国,然后我们就有落脚点了!”余绪惠召集二许的夫人开了会,具体策划怎么合法“嫁”到美国。

后来,余绪惠通过互联网同跨国偷渡组织取得了联系并达成协议,余绪惠等三人每人交20万美元,由偷渡组织为她们物色了三个美国人,并为她们办理了结婚证。这样一来,三个贪官妻子于 1999年同时“嫁”到了美国,取得了美国公民资格。这下,余振东等似乎没有了后顾之忧,三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疯狂将资金汇到美国。

2001年10月12日,中国银行为了规范行业系统管理,将全国一千多处原来手工填写的网点由电脑中心统一联网为30多个中心。就在工作人员核查电脑上集中反映出来的账目时发现,开平支行赫然出现了4.83亿美元的亏空!当专案组调查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时,发现他们已经失踪。

逃到美国后的余振东在拉斯维加斯找到了妻子余绪惠,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梦想着“天堂”生活开始了!然而余绪惠哭丧着脸告诉他,“我们在美国的全部存款都被冻结了,我的出入也受到美国调查人员的监视!”

原来,余振东案发后,我国外交部当即约见了美国和加拿大驻华大使,中国驻美大使馆也立即与美方协调这一案件的处理。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后二人均另案处理)三人分别在中国内地及香港、美国、加拿大等地进行犯罪活动,美、加和中国香港及内地地区有关执法部门加速开展取证工作。

“那我们可以支配的还有多少钱?”他问余绪惠。“美国方面只允许我从存折中取最低生活费,多一分也取不出来!”余绪惠说。

窗外一阵警车警报声传来,余振东朝窗下一看,一辆警车停在了下面,两名联邦警察走了进来:“余先生,你涉嫌非法入境和洗钱罪,请配合我们回警察局接受调查!”

调查后,警方并没有立即拘捕余振东,余振东回“家”后神情沮丧,知道大势已去,美国根本不接受他所谓“避难”的请求。一段时间以来,夫妇俩不敢外出,外面有警察监视,听到警车声他们就直发抖,每天晚上噩梦不断。

走投无路的余振东同余绪惠商量,不能坐以待毙,两人分了余振东身上仅剩的600美元,各自逃离拉斯维加斯。

原本以为选择拉斯维加斯,可以通过赌场“洗”钱,但是没想到账户很快就被冻结了。一切来得太快,余振东措手不及,惶惶不可终日,他不敢去唐人街,害怕去中国人多的地方,怕被认出来。同时,由于资金被冻结,余振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账户上的巨额资金,就是提不出来。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走入“天堂”,相反踏上的是条不归路。

2002年12月19日,余振东逃到洛杉矶,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警察以“因使用欺骗手段获得签证”为由逮捕,从此开始了在美国的监狱生活。2004年4月8日,拉斯维加斯联邦法院判处余振东诈骗罪成立。在我国司法机关的努力下,2004年4月16日,余振东被引渡回国。还没来得及再次出逃的余绪惠也被拉斯维加斯警方及时拘捕。

2005年4月26日,走投无路的余绪惠向拉斯维加斯当地法院承认了非法骗取美国公民身份等罪名。

“十分怀念小职员生活”

2004年4月16日下午5时,从旧金山飞往北京的CA986次国际航班准时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海关移民与执法局特工的解下,余振东被遣返回国。中国警方与美国联邦执法机关办理了交接手续,并宣布对余振东执行逮捕。

回到原本以为再也不会回来的中国,余振东感觉自己老了,瘦了。最终,他写下了4页的悔过材料:“本来我有一个美好的前程,但被自己的违法行为所坑害,美好的前程毁于一旦,使我后悔莫及,痛苦万分。”

回想往事,余振东说:我十分怀念当初的小职员生活。当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时,每天上班下班工作完了不用想其他东西,那时候的生活很简单,那段时间是最自由、最开心的……但是,遇到余绪惠后,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正是在她的怂恿下,我慢慢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经查:余振东三人共同侵吞公款 8247万美元,挪用巨额资金合计1.3亿余美元、人民币2.73亿余元、港币2000万元用于香港潭江实业有限公司和香港友协公司经营。1996年3月至2001年6月,余振东还从香港潭江公司获得分红6700余万元港币,全部用于炒卖外汇、股票及赌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