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结婚,下午离婚 中国人不再觉得离婚可耻

就像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中国夫妇曾经背诵着古老的誓言“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现如今他们认为,糟糕的食物烹饪或者不和谐的夫妻性爱,就足够终止一场婚姻。

在广州这个充斥着灯红酒绿的城市,“包二奶”的做法根深蒂固,富有的商人们让他

<if-rame></if-rame>
们的情人住在“二奶村”里。长久以来,出于对婚姻和家庭的考虑,妻子们通常忍受着丈夫的这种不贞的行为。但是蔡少虹(音译)再也不能忍受了。

29岁的蔡女士,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在今年6月决定和丈夫 <form><form></form>离婚。5年的婚姻,在30分钟的文书工作后就草草散场了。之后,她和一帮朋友们在一个茶楼里庆祝自己的离婚。8月份,蔡女士的一个朋友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朋友也因为丈夫的不忠,已经决定要结束这段婚姻。

“我的几个朋友都离婚了”,她解释着这个城市对于离婚的观念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我的朋友们都认为离婚很正常,并非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婚姻质量更胜于天长地久

曾经一度,离婚对于中国女性来说就如天塌下来一般。现在,诸如蔡女士这样的年轻都市女性,将离婚看成是一项公民权利,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使得中国的离婚率不断攀升。一项政府研究发现,广东省70%的离婚申请都是由妻子首先提出来,去年广东的离婚夫妻数量上升了52%。

无论是对女性还是男性,社会道德观念的改变,导致了对婚姻期待的改变。就像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中国夫妇曾经背诵着古老的誓言“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现如今他们认为,糟糕的食物烹饪或者不和谐的夫妻性爱,就足够终止一场婚姻。

“在过去,传统的价值观最为重要”,原荣庆(音译)如是说,他是广州的一位心理治疗医师,在他的病人中,因为婚姻和与离婚相关的问题,而导致心理疾病的数目日渐上升,“现在,个人主义已经取而代之了”。

20年前,经济产生的变革震荡了整个中国社会,西方生活方式随之而来,对中国人产生着影响,而离婚已经成为这种影响的另一种反映。中国现在有了离婚律师,离婚顾问,婚前协议和私人侦探事务所。几档有关离婚的节目收视率很高。

“人们对于婚姻的观念和看法正在发生变化”,鲁英(音译)说道,她是主管广州中山大学妇女和性别研究中心的律师,“过去那种一生只能有一个配偶的观念被抛弃了,现在人们考虑的是婚姻的质量。如果婚姻生活不开心,夫妻之间可以平静地分手。”

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正在迅速地现代化而变得日渐富裕。而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正是存在于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典型特征。从2003年10月开始,中国的离婚率开始急剧攀升。作为对公民各种抱怨的回应,政府简化了结婚的手续:不再需要新人出示单位开具的同意结婚的许可证明。曾经一度像是审判一样的程序现在只需10分钟就完成了。

总体而言,中国的离婚率约为19%,这是将同年离婚的数目和结婚数目相比较得出的数据,是1979年的5倍。这仍然远远低于美国的离婚率,在近些年美国离婚率达到了50%。去年,中国的离婚数量从2003年飙升了21%,有160万对夫妇分道扬镳。

早晨结婚,中午吵架,下午离婚

程序的简化,导致了一种新的、少见的社会现象,“闪电离婚”,当然也有“闪电结婚”。中国报纸这样形容如今年轻夫妇的婚姻:早晨结婚,中午吵架,下午离婚。

常洁(音译)将她短暂的婚姻看作一个愚蠢的错误。2003年9月,她24岁,和男朋友在北京结婚,第二天她就去了离北京1000英里以外的澳门工作。4个月的时间里,这对新婚夫妇主要靠电子邮件保持联系。当常洁在2004年1月回到北京时,她的丈夫提出离婚。从结婚到分手,他们作为夫妇,在一起待着的时间不过几天而已。

“他告诉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常洁回忆道,“这让我很震惊”。但她补充说:“但结束这场婚姻确实比较好。我认为许多年轻夫妇在2年之内就会结束自己的婚姻生活。”

和穷困的农村相比,离婚在发达城市则更为普遍。以北京为例,一项研究发现,2004年的离婚率是50%。即便如此,离婚在那些“新移民”的家庭中的比率也在不断上升,丈夫离乡背井地外出打工,一年只能见妻子一次。

地处沿海的广东省,是新移民人口密集程度相当高的制造业中心,这里也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最近当地一家报纸撰文建议,9月30日,中国国庆节长假的前日,可能是离婚的“幸运日”。这是对中国人喜欢选择在“幸运的”节假日结婚传统的一种讽刺。

外遇成为离婚主要原因

对被束缚在没有爱情的婚姻中的许多年纪较大的夫妇而言,新的法律意味着,从此以后离婚再也不需要感到羞愧。

但是妇女和性别研究中心的负责人鲁英说,年轻夫妇很少在乎羞耻与否,他们关心得更多的是,婚姻是否有足够的钱以及夫妻性生活是否美满。如果一个人对上述事情不满意,和上辈相比,他(她)少有可能继续容忍这样婚姻的存在。“在申请离婚的时候,这些都被看作非常合理的理由”,鲁女士说道。

对婚姻不忠贞已成为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中国某国家媒体援引广东的一项调查数据称,工作压力导致了60%的婚姻破裂,婚外性行为占了30%,而“夫妻性生活不和谐”则为20%。

精神治疗医师原先生,在广州经营着一家私人咨询事务所。他说,来向其寻求帮助的80%的病人,都在抱怨配偶的外遇。“现在在性爱上有了更多选择”,原先生说,“传统家庭价值观的改变导致了更多非法性爱的发生。”

6月离婚的蔡女士,发现了丈夫和情人偷情的照片。她被激怒了,警告丈夫必须停止继续见情妇的行为,但遭到了丈夫的拒绝。蔡女士的父母认为两人离婚是一件可耻之事。

“我父亲说,‘你已经有孩子了,就应该坚持过下去’”,她说道,“但我不能继续忍受了。我丈夫觉得我很乏味,因为我每天只知道上班,然后下班回家。他说我们没有社交生活。”

和那些数量逐渐增加的年轻女性一样,蔡女士有一份工作,这让她在做出离婚的决定时,有了很大的弹性。6月,她通知丈夫去民政局办理手续。她说:“离婚时他迟到了。结婚时也迟到了。他总是迟到。”

两个月前,蔡女士在广州某家婚姻介绍所找到了新工作,这个介绍所主营业务是“跨国婚姻”,将外国男士介绍给中国女人,有点像邮购 <form><form></form>新娘公司提供的服务。她所在公司的7名雇员中,有3人离异,而在介绍所登记要找寻外国丈夫的女人中,有80%离异。在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悬挂着一幅照片:一名中年外国男人紧紧抱着一名中年中国妇女。

考虑到社会上仍然存在一些认为离婚是一种耻辱的看法,再婚成为困扰中国妇女的主要问题,因此蔡女士所在婚姻介绍所的经理林君洁(音译),自己本身也离婚了,说许多妇女来介绍所登记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一个新的中国丈夫。

林女士说,现在该介绍所发起了一种周六交际会活动,让中国女人和外国男人参与进来。她表示,现在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