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博士孟懿等跳楼、王垠退学说起

这段时间的博士生出的问题好象不少,有中科院的孟懿、武大物理学院的博士(不知名,麻烦大家提供)等人自杀,清华的王垠退学,几个真正的天之骄子出问题,比例就比较可观了。他们的原因不尽相同:自杀的是由于学业太过紧张,压力太大;退学的呢,因为觉得自己的价值得不到体现,一气之下干脆找适合自己的乐土了。但我却觉得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心理太过脆弱了,作为一个本硕博连读的佼佼者,从来没有受到什么挫折,一遇到小事就灰心丧气,做出了不应该的举动。只能说,都是年轻没受到磨练的结果。
     
从这件事我得到的感触是:我们需要改革我们的博士生培养机制了。不过我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减少直升比例,至少读完硕士之后必须有一两年的工作经验才能再读博。本硕博连读从学校到学校,环境相对比较好,但心理素质及承受力就比较差,只有到了社会上经过了风浪,了解人间百态,才会珍惜读书机会的来之不易,才不会对前途茫然,才会懂得自己真正需要向哪方面发展,才能静下心来搞研究,而不是机械地按照导师的安排干活,那样既累又盲目。
    
我这么说可能现在一路直升的同学们会有意见:凭什么?我们考试、智商哪比其他人差?对!你们智商不差,但智商能用来干啥?考试、抄论文!一直在学校的话,待遇不会很差,你有没有体会过生活的艰辛?有没有感受过被人排挤、打压的滋味?有没有连个能平静看书学习的地方都没有的感慨?有没有年近而立,功未成,业未立,身无立锥之地(不开玩笑,现在的房价,出来工作几年的付得起首付才怪)的无奈?有没有哪股我要奋发的决心和狠劲?我看有的人不多吧,没有那股动力,只是一味的应付学业肯定觉得学习很累,觉得是别人逼我学(孟懿和武大的博士觉得逼的人应该是父母吧,王垠则认为是导师了),根本没有那种我要学的自觉,则学习的效果可以想见,出问题的机率就大了。
    
我本科毕业很久了,现在又读在职研究生,我真的觉得这种机会很难得,在单位里,为了争取一个出来读书(我是脱产)的名额真的是很艰难的,我早就对这大约一年的时间有了比较明确的分配,任务也重,要上课,要写些好点的论文发表,要准备毕业论文,我只能充分利用这些时间达到自己的目标,再苦再累也甘愿。这种情况也不光是我一个在职读研的有,我几个朋友也是同样,有一个比我读得早的,一年时间几乎是脱胎换骨了,其实也不一定是听老师讲的才明白,关键是有了一个环境,在这大学里,有时间让你思考,有足够的资料给你查阅,有个可以共同探讨的氛围(这个氛围就得靠自己去创造了,趁上课的时间结识一些相关专业的朋友就行了),这些就够了,需要的确实不多。这些对王垠们真的太容易实现了,所以他们不珍惜,我们不然,我们知道这时间的宝贵,我们只会争分夺秒。这是在职的优势吧。
     
可能我和我几个朋友的情况不能代表全部在职人员,但我敢说,我们的时间利用效率肯定会优于那些直博人员,因为他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资本可以挥霍,但我们不行,我们什么都耗不起,我们只会更拼命。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让直博们先去体会一两年风雨,他们才能感受到彩虹的可贵!也许,直博生先下基层锻炼两年再回学校,我们更容易培养出人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