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7月份的韩国一个沙滩度假宾馆,来了三位年轻的男游客,一个美国白人、一个是非洲黑人、一个日本人。这天早晨,三人来到餐厅,点早餐。接待他们的是个漂亮的韩国女服务员,可惜这个女服务员英语、法语(黑人讲法语)、日语统统都听不懂。先是美国人和服务员比划,比划来比划去,可惜女服务员就是听不懂,美国人急了,站了起来,一提身上的沙滩裤,看了看女服务员,女服务员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转身离去。过了三分钟,只见女服务员拿上了一根红红的香肠和两个半熟的煎蛋,美国人满意地开始用餐了。非洲男青年急了,在比划了三分钟未果后,也提了提自己的沙滩裤,女服务员也明白了,结果上来的是一根烧焦香肠和两个皮蛋,非洲男青年无奈,也就将就着吃了。最后,轮到日本人,日本人的模仿能力是世间上最强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提裤子再说,没等他把裤子放下,韩国女服务员就以飞快的速度给他上来了一个小碟子,碟子里安静地躺着:两粒花生米和一根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