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尽。
寅时三刻。
天极府,鸳鸯巷。

巷子宽四尺,长二十丈。
两面均为高耸的风火墙。
从头走到底大约要半盏茶时分。

前后巷口各有五名剑士伏击。
即使云梯纵能越过高墙,躲过地面的一击。
也避不了高墙上左右伏击的四名剑士。
即使能躲过高墙上四剑士的一击。
也避不了赵万胜的混元霹雳手。

赵家的混元霹雳手在江湖掌法中排名第四。
这才是真正的一杀手!
一切的进程都在意料之中。
整条巷子就象是一张网。
静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

朱逸轩也在静静地等着爆虾鳝面的上桌。
每天他都在奎元馆吃那里的头汤面。
卯时准时穿过鸳鸯巷去他的隆吉绸行。
十七年来他一直这么有规律。

十七年前他和天极府王月前探花是同榜进士。
因牵涉凤城白家的一件极大的秘密,故而弃文从商。
不知朱逸轩是经商得法还是另有缘故,不久便暴富起来。
隆吉绸行分号竟开遍大江南北。

今天的面条似乎比以前更精到。
朱逸轩觉得很满意。
但是生活上再满意或是生意上的成功,也抹不去十七年前凤城事件的阴影。
卯时到了。
他决定不再去想那件事。
起身就走,目的地便是要穿过鸳鸯巷的隆吉绸行。

秋尽。
寅时三刻。
天极府大牢“柒”号监。

“柒”号是死囚的号子。
在天极府大牢的中央,犹如包子的馅,四周围的密密实实。
明岗暗哨十二时辰不间断地四处巡查。
进入“柒”号还要过三道门,开十二把锁。
守卫得到的命令是:苍蝇飞进来也照杀不误。
即使苍蝇不会带着刀剑来劫狱。

“白猛,凤城白家十三口血案主犯,卯时问斩。”

白猛就是“柒”号监的死囚。
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更不紧张。
他早料到有这一天,他觉得很高兴。
因为一件极大的秘密要随着他的死而永不白于天下。
他知道很多人想知道这个秘密。
他也知道这里曾经三次劫过狱,但都没有成功。
劫狱的有他的朋友,也有他的敌人。

行刑的地点在天极府外的青草滩,这是片荒凉的地方。
刑部的军队早已列队戒严。
对于白猛这样的重犯要犯这样做还是有必要的。
卯时到了。
囚车辚辚驶近。
行刑官甚至感到握刀的手在隐隐渗着汗水。

一到卯时,朱逸轩,白猛两人已是非死不可了!
*    *    *

剑府的刀剑生意时好时坏。
但不管买的人比看的人多还是看的人比买的人多。
只要有江湖人士的进出,就必定会带来很多消息。
-
今天我得到的消息是:
卯时整,隆吉绸行的朱大老板被杀于鸳鸯巷,身中五刀一掌。
卯时整,凤城白家十三口血案主犯白猛被斩于青草滩。
-
(完)

后记

我从小爱看武侠小说。
醉心于其中离奇跌宕的情节,温柔缠绵的爱情,激烈眩目的斗打。
武侠本就是个不平凡的世界。
武侠故事中太多了杀人者的失手和被杀者的逃脱。
但我想,在武侠不平凡的世界里也有平凡的事发生。
就象我们大都数平凡的人生中也有不平凡的事件发生一样。

这次我叙述的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武侠故事。
----杀人者的成功。
虽然故事肤浅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