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第一期生中唯一被开除的一位学员

五四式手枪 收藏 48 13002
导读:黄埔军校第一期生中唯一被开除的一位学员

     宣侠父,原名尧火,号剑魂,诸暨湄池长澜人。1916年夏,考入台州浙江省立特种水产学院本科渔捞科学习。1920年夏,以总成绩第一名毕业,公费留学日本,入北海道帝国大学学习水产专业。期间,对社会科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浓厚兴趣,阅读马克思主义书籍“像暑天嚼冰一样痛快”。1922年回国,任教于台州水产学校,并与俞秀松、宣中华等一起从事革命活动。1923年,在杭州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任团杭州地委秘书。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员。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任学生会干部国民党三中队区分部党小组长。
 
军校开学仅两个月,便爆出一桩震动全校师生的事件。校方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军校党部。校党部与队的区党部经过选举均己组成。

当产生分队党小组的小组长时,校长办公室却在分队中指定一名学生任该分队党小组长,而这份指定名单是用校长蒋中正的名义公布的。

名单一经公布,立刻在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学生们议论纷纷,表示不满。


中共党员宣侠父虽被指名为党小组长,但他对此做法也表示反对。他挺身而出,写了一份报告给蒋校长,指出:“由校长指定党小组的小组长,不符合党的组织法,校长应收回成命,改为由各小组选举产生自己的小组长。”


蒋介石一看报告,立刻气炸了。他派人把宣侠父找到办公室来教训,要他自动收回这份报告。


宣侠父:“我有权提此意见,校长你不应以势压人!”


蒋介石:“你无理取闹,限你三天之内写好悔过书,否则将严肃处理!”


三天后,宣侠父再度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蒋介石问他写好悔过书没有。


宣侠父:“学生无错,故亦无悔!”


蒋介石恼羞成怒,决定开除宣侠父的学籍。


消息一经传出,全校师生愤愤不平。布告栏前,围满了人,大家对此议论纷纷。


这时,宣侠夫在学校的好友陈赓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布告,撕了下来,大声地对围观的同学说:“孙总理的三民主义,首当一条是民权主义。无民权,何谓民主、民族?


革命党内部若无民主制度,与封建军阀又有何等区别?侠父同学仅仅提了一条意见,请问,这犯了哪家的王法?违反了军校哪条校规?他蒋校长凭什么要开除侠父同学?难道只许他专制,不许人家民主吗?”


陈赓的一番话鼓动了大家。一时许多人纷纷叫道:“对,不公平,就要提意见!”


陈赓稍停片刻,继续说道:“既然校方如此不民主,我提议,同学们以罢课的形式,抗议校方的专制做法。”


陈赓的话,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赞成,眼看一场罢课抗议的行动就要付诸实施。


廖仲恺劝阻了陈赓,并要他以黄埔大局为重,带上他一同去看望宣侠父。


廖仲恺:“侠父同学,你的建议,我认为是对的。但为了这件小事,硬要校长收回成命,按照你的意见办理,那么校长的威信问题怎么树起来?为了顾全大局,保持你的事业前途,我提一个拆中意见,我到校长那里去收回你的报告还给你,作为撤销原议,来结束这事。这对你来说是委屈求全,但为革命而受点委屈,是值得的。”


宣侠父听了,两眼闪着泪花,激动地说:“党代表,你的好意我全领了。


然而,我认为个人事业前途事小,建立民主革命风气,防止独断专行的独裁作风事大。党代表,我的决心已定,决不为此折腰。”


几天后宣侠父怀着悲愤而慷慨的心情,告别了送行的师生,踏着坚定而从容的步伐,走出黄埔军校的大门。

宣侠父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唯一被开除的学员。

      1925年春,被开除的宣侠父受李大钊派遣,以国民党员的公开身份,带一批共产党员到西北军冯玉祥部当宣传员,颇受冯玉祥推崇。10月,随国民革命军第二师西征甘肃省会兰州。冬,参与创建了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并整顿了国民党省党部。1926年春,任国民革命军第三路军总政治处处长。在西安举办西北军政治工作训练班,为西北地区培养了一批革命干部,并深入甘肃藏民聚居地区,宣传革命。1927年5月,随冯玉祥出师潼关,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领中将衔。7月,冯玉祥拥蒋反共,被“礼送”出境。 
    1928年8月,宣侠父回诸暨,与金城等党员开展农民运动。9月,在诸暨城南滴水道院召开中共诸暨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中共诸暨县委,被选为委员,兼军事部长。年底,县委决定实行“二五”减租,他与党员一起,首先组织全村农民向国民党县政府请愿,提出减租要求。同年秋,又参与领导全县农民减租抗租斗争,迫使县政府答应农民的要求,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1929年,宣侠父入国民革命军梁冠英部,任二十五路军总参议和南京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此时,与“左联”党团书记阳翰笙取得联系,参加“左翼作家联盟”,并以“今秋”、“石雁”为笔名撰写《西北远征记》及《入伍前后》两部自传体长篇小说。1932年秋,去张家口支持冯玉祥建立抗日同盟军。冯玉祥十分佩服他的理论修养和雄辩才能,曾对部下说:“宣侠父的口才能顶二百门大炮。”1933年5月,察哈尔民众抗日盟军成立,他任该军中共前线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委,兼二路军政治部主任、第五师师长。抗日同盟军失败后,与吉鸿昌等在天津组织“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1934年3月,介绍吉鸿昌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陪吉鸿昌赴上海履行入党手续。
    1934年夏,宣侠父奉调至上海,化名杨永清,参加中央特科工作,为特科负责人之一。1935年,化名宣古渔,到香港进行统战工作。曾任中共华南工委书记,推动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组织反蒋抗日的“中华民族革命同盟”,任不管部长。1936年6月,李宗仁等发动“两广事变”后,他任重建的十九路军政治部主任兼六十一师参谋长。后任中华民族革命同盟悟市委主任。“西安事变”后,奉周恩来、叶剑英电示,到西安红军联络处工作。不久,在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
     1937年9月,宣侠父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中将衔高级参议,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进行统战工作。所撰写的《游击战争概述》一文使胡宗南赞叹不已,曾许以高官,竭力策动为其辅佐治军,但宣侠父谢绝说:“当官就应像林则徐,领兵就应像关天培,为的是民族,对得起百姓。”同时,他团结孙蔚如、杜斌丞、赵寿山、杨明轩等陕西籍地方名流,动员大批青年去延安参加革命。1939年3月,他还周密安排丁玲等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在西安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国民党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对宣侠父的活动十分不安,劝他留学法国深造,但他拒绝说:“山河破碎,民族危亡,国家正值用人之际,本人不敢奢求个人前途而置民族利益于脑后,还是等胜利以后再提此事吧!”蒋鼎文见他软硬兼拒,就借军统之手杀人。蒋介石根据军统罗列的罪状,写手谕“将宣侠父秘密制裁”。7月31日,宣侠父在西安被国民党军统特务秘密绑架杀害。周恩来三次向蒋介石追查宣侠父的下落,答复说:“宣侠父是我的学生,他背叛了我,是我下令杀掉的。”1945年,中共“七大”召开时,为宣侠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