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知如何来表达现在内心的想法与感受。
    也不知真的如很多的人传言那样,今年是个不祥之年。
    刚刚进到正月里,就遇到很多这样那样不好的事情,让我的心情一直不能愉悦。
    也许真的是一种冥冥中的注定,更也许不需要什么理由来解释。从半年多前老公就张罗着过年的时候要带着还不满一岁的儿子回东北过年,虽然说我心里并不是很乐意,但老公就怕八十多岁的姥姥不能看到曾孙最后一眼,我为老公的这份孝心所感动。东北的天寒不是问题,回家的水土不服也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一家人能一起过个年,让老人家以后走也能走得安心。我们在年前上路了。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那天下午四点多,我们赶到了东北的婆婆家。小叔子和媳妇的宝贝虽说过就在正月里出生,但也是对我们的小宝贝疼爱有加。老太太躺在床上不能动,但看着外孙的带着媳妇和曾孙回来,心里就别提是多高兴了。一天一天的搬着指头盼过年,更想这次回家不容易,多住些日子陪着老人家和父母,最好也能等着妯娌生了孩子再回家更好。可是今年这年过得一点也不顺,最后我们提早订了票回到了山西,还好赶在了正月初十我姥姥过寿时回到了家。

    原本与想象中的一样,能和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姥姥姥爷在一起过年真的很开心的事,虽然说我不止一次的想过二老离开我们的情形,但总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可一切来得又来突然,正月初十我们还在一起吃饭说话,正月十三我和老公再去看姥爷时已明显的感觉他的情况并不好,虽说早在三年前的正月里也老人家就因肾病住院,并且那次的情况很严重,让我们的心一直都悬在嗓子眼里,回想起来每每我进病房换班时,都是凝气不语,生怕有点滴的情况让我给疏忽了。连着三次的透析让一向坚强的老人家害怕了。都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告诉我说,他难受,不向透析了,要回家。

    当时医生虽然并不放心老人家回家停止透析,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才又有了这三年的“自由”生活。停止透析就意味着要用自己的意识来与病毒做斗争,对于近八十高龄的老人来说,生活是很美好,但又坚苦的。这三年间,他最疼爱的外孙我结婚了,并且还有自己的宝宝。在我生完孩子的第一个星期里,外公和外婆还亲自来看我,到现在我还一直能记起当时的情形。就在正月十三我和老公一起去看外公时,他还一直说就怕我们在东北把小家伙给冻着,就怕赶不回来给我的外婆过寿。我当时就知道我让他老人家担心了。虽然我回东北前来看过他老人家,但这牵挂就一直没有告诉我。一直等到我们回来。当我那天坐着汽车往家赶,快到临汾的时候第一个打电话告诉时,他当时很激动。知道我回来了,还张罗着要我直接回到外公家来吃饭呢。我现在明白他老人家当时是多么的牵挂我。

    一直到正月十四我和三个舅舅还有小姨把外公送进医院时,他还一直叮嘱让我和小姨早点回家。可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起来,爸爸就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外公在正月十五凌时十五分就走了。就在正月十五凌晨一两点时,我也不知为何就是睡不着,哭着醒来,老公陪了我好久,我当时还对老公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就被验证了。挂电话时我脸上挂着泪,老公摸着我的头说,看来是外公来看你了。不管是真是假,我知道我是爱外公的。到现在一切的音容笑貌都还在眼前。

   真的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心里有很多的想念。总是想写些什么,却怎么也写不出来。也许那份亲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