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邪风曲》(作者:血红)

FSRITM 收藏 136 14559
导读:仙侠小说《邪风曲》(作者:血红)

正文  第一章 江南好

时当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照得整个苏州城一片焦灼,丝毫没有江南水乡的清雅、清凉的气象。知了在杨柳枝条上大声的叫嚷着,刺耳的声音弄得人昏昏欲睡或是心情烦躁不已,只能对着老天爷怒骂一声:“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苏州府衙大门口外的大街上,稀稀拉拉的只有三五个獐头鼠目的汉子坐在路边的茶棚下,端着一碗碗昏黄的茶水,两只眼睛滴溜溜的四周扫视着,一副紧张、警戒的模样。坐在最靠里的位置上,那条袒露的胸口上挂着一层厚厚黑毛的大汉,则是摆出了一副龙头老大的模样,傲然的端起面前的茶碗,不时轻轻的抿上几口,彷佛是雄霸一方的龙头在品味着来自波斯的上好葡萄酒一样。

古苍月就是这个时候走出了苏州府衙。一身银灰色劲装的他显得身材挺拔,丰神如玉,尤其发髻上那颗大拇指大小的珍珠、腰间的那根翠绿的玉带更是扎眼。一双整修得干净、一尘不染,彷佛羊脂玉一般细腻白净的手,左手大拇指上也戴着一枚轻巧的火红金丝玛瑙的扳指,整个人刚刚出现,就给这条枯燥乏味的大街带来了一片的亮色。

路边茶棚下的那几个汉子大声的叫起好来,那坐在最里面的大汉则是快步的出了茶棚,巴结、谄媚的迎了上去,低声笑着问到:“古头儿,您这又是去哪里啊?您老人家这大驾一出,兄弟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啊。”

古苍月高高在上的看了大汉一眼,傲然的点头,轻轻的用那戴着扳指的大拇指抹了一下嘴上的两撇胡须,冷笑着说道:“虎老大,你这可以放心,我古某人还不至于出来和兄弟们为难。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最近这苏州城嘛,可是风云际会,过江的强龙不少,你给我招子放亮点,别得罪了人,到时候,就算我看在乡土乡亲的份上,也救不了你啊。”

虎老大的眼珠子转悠了一圈,还想问点什么,但是看到跟在古苍月身后走出来的,那三十六名浑身黑色公衣,腰佩大刀,腰带间扎着一面银牌的铁捕,很是识趣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不再说话了。

古苍月看了虎老大一眼,点点头,沉吟一阵后低声说到:“我知道苏州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虎老大说的话还是很有这么一点效力的,所以,虎老大给其他人说说,最近少做点活计。身为苏州府总捕头,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但是希望你们也不要给我惹乱子,招惹麻烦,嗯?”最后一个字,古苍月在问话中夹杂了一丝内劲进去,震得虎老大是头昏目眩,急忙倒退了几步,连连点头不已。

古苍月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的摩擦了一下手掌,看了看身后的那些捕快,轻轻挥手,带着他们顺着大街快步的朝着城门方向走了过去,就好像一阵黑色的旋风卷过了这条小小的街道一般,吓得路边两条息凉的大黄狗仓惶的跳起来就跑。

虎老大低声的呸了一声:“妈的,有什么了不起,这么神秘兮兮的,哼,赶明儿,老子也。。。”不过,虎老大是深知,这古苍月是的确了不起的。身为当今太祖皇帝钦封的‘天下第一堡’下属三十六天罡星之一,江湖上号称‘天机星’的‘催云手’古苍月,可不是他这个小小的苏州府地痞头头可以小觑的人。

急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两名身穿紫袍,腰间佩戴长剑,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带着十几条高高短短的汉子快步走了过来,冷眼看了虎老大他们几个人,彷佛风一样的掠过了长街,消失在了大街的另外一头。

虎老大他们愣了,一个混混凑了上来,低声的问到:“老大,要不要兄弟们去打听一下?古头儿是苏州府的总捕头,有什么事情他出来也是应该的,可是‘天下第一堡’‘苍风堡’派驻在苏州的三大煞星全部出动了,这事情可不小啊。。。我们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便宜,最近兄弟们手头也都紧啊。”

虎老大横了他一眼,刚要说话,脚步声再次的传了过来。一名冒着大不韪,身穿明黄色的秀士服色,手上摇着一柄掐金丝仕女图折扇的贵公子微笑着带着两名侍女缓缓的行了过去。经过虎老大他们的时候,贵公子的眼睛里面闪出了一丝寒光,吓得虎老大他们再次的退了一步,可可的就要贴着墙壁站立了。

冷汗一下子渗满了额头,虎老大低声吩咐到:“闭嘴,闭嘴了,这次的混水我们趟不过的。你们去给老杨他们传个信,别到时候被干掉了都不知道。妈的,这‘锦绣府’的小太岁怎么也出门了?平日里他可是喜欢泡在女人堆里面练功夫的。古怪,古怪,看样子真的有什么大热闹要上场了,可惜,可惜,这次出动的人太吓人了,我们可没那份实力抢好处。”

紧张的低语了一阵,一群混混一轰而散,迅速的遁入了苏州城的大街小巷。

古苍月则是汇合了后面的两名紫袍男子,从苏州城的南门出去,顺着城墙绕了一个圈子,让大大小小的城狐社鼠看清了自己一行人的动静,这才施施然的到了北门口外,一片小树林里的茶亭里坐定了。那个被称为小太岁的青年人,则是带着两名侍女紧跟着古苍月他们到了树林内,笑嘻嘻的,丝毫不拘礼的进了茶亭,坐在了古苍月的对面。

古苍月冷哼一声,横了年轻人一眼,脑袋仰上了天上去了。古苍月左边的那名中年男子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却是古苍月一手按住了他,这名中年男子这才没有当场发作。

年轻人笑起来:“对极、对极,苏州府总捕头在此,谁敢行凶?”

古苍月冷笑起来:“惭愧、惭愧,‘锦绣府’护花公子当前,谁敢行凶?”

四个人的脸色都冷得像是冰块一样,干脆的闭上了眼睛,再也不互相看一眼了。

日头渐渐西移,三十六名捕快稳稳当当的站在亭子外面,额头上汗珠都不见一颗;两名紫衣男子带来的十八名下属也是消遥自在的在林子内往来游走,丝毫不见不耐、烦躁的样子。至于护花公子的那两名侍女,更是坐在茶亭的台阶上,巧笑嫣然,低声细语,如画的眉目不断的朝着那些捕快轻快的瞟来瞟去,偏偏那些捕快一个个都有着铁石心肠,丝毫没有回望一眼的意思。

又过了很久一段时间,古苍月终于按捺不住了,他睁开眼睛,低声的问左边的那位印堂中心有着一抹暗红色的紫衣男子道:“浪兄,你看,堡主所说的那人。。。”

浪兄睁开了眼睛,横了一脸笑意的护花公’一眼,冷声到:“古兄,少安毋躁,想苏州府辖区内,还没有人敢动我们‘苍风堡’的人吧?哼哼,东西虽然好,也要看那些人是否能吃得下才是。”

护花公子手中折扇摇晃了一下,笑着说到:“然也,然也,七百年前一代剑仙‘酒先生’的剑丸,这是人人都想要的宝贝,不过,就要看胃口好不好了。‘苍风堡’么,‘天下第一堡’,我们是不敢从老虎嘴边拔毛的,但是一点点好处,总要给我们‘锦绣府’吧?”

古苍月冷声说到:“你们‘锦绣府’号称‘八千里河岳,尽是锦绣美人’,哼哼,天下都是你们‘锦绣府’的,还有什么吃不下的?”

护花公子连忙收起折扇,一本正经的说道:“万万不可,这些大逆不道的言语,谁敢说啊?我们‘锦绣府’如今的口号是‘看尽天下美女,尽属我花团锦绣’,这‘八千里河岳’的古话,是万万不能再说了。当今。。。嘿嘿,哪怕诸位的后台再硬,也不能。。。哈哈。我们胃口不大,我们只要那枚剑丸旁边的三颗‘青灵丹’罢了,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古苍月三人对视了一眼,那位浪兄点头说道:“也好,我们堡主要的只是那枚剑丸,三颗丹药而已,给你们‘锦绣府’又如何?依仗草木之功,这功力增长是快了,恐怕对修为不好吧?”

护花公子‘哗啦’一声打开折扇,笑嘻嘻的说到:“这是我们少府主要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们少府主最近在追当朝宰相的孙女,这三颗‘青灵丹’么,是给那位刘小姐十六岁大寿的贺礼。既然诸位没有兴趣,那么我们就这么决定了,你们取剑丸,我们取丹,各取所需,事后互相不骚扰则个,如何?”

古苍月等三人稍微盘算了一阵,凝重的点头答应了。护花公子一声长笑,屈指弹了一枚铜钱上天,发出了‘哧溜溜’一连串尖锐的呼啸声,顿时远近五十几条身手矫健的俊美青年鹰飞、隼击一般急掠而至,整整齐齐的站在了茶亭前面。古苍月等三人脸色微变,很是凶狠的看了护花公子一眼。

那位浪兄低声喝骂到:“当朝刘宰相又如何?哼!”

西头西斜的时候,苏州城外一栋荒废了老久的院子内,几条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了。一名身材粗壮不亚于成年壮汉,看起来却只有十七八岁,一脸横肉的青年大步的走向了后院的一栋荒僻的屋子,一脚踢开了屋门,大声的吵嚷了起来:“厉风,起来,起来了,还睡个什么?快点趁天气凉快的时候出去找点活计,我们这个月还要给虎老大交二十两银子,没有钱,小心我们全部被打死。”

被叫做厉风的,是一个大脑袋、小身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眉清目秀但是极度邋遢的少年人,最多不过十二三岁的年龄。他老神在在的躺在了破烂的床铺上,打着呵欠说道:“牛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竹刚被虎老大打断了手,我没有搭档,我怎么去找活计?再说了,你这个月给我定的活,我已经完成了啊,我们金龙帮这么多人,干吗什么活计都找我和阿竹?”

牛老大吞了一口口水,有点无奈,又有点讨好的凑了上去,轻轻的拍打着厉风的肩膀说道:“阿风啊,我知道阿竹伤了,起码三个月没办法办活,不过你也知道啦,如果我们的月份不交足,虎老大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这个月,你辛苦一下,阿生他们正在调教几个小徒弟,等他们出来了,日子就轻松了,你知道的,我们的目标不就是成为苏州第一大的帮派么?这都需要钱的呀。”

厉风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千疮百孔的被子,眼睛横了一下牛老大身后的那几个年轻人,突然大惊小怪的叫嚷了起来:“牛老大,你不是吧你?你叫我和阿龙搭档?你不是不知道。。。”

那个叫做阿龙的,浑身精瘦,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猛的一下子站了出来,叫嚷起来了:“妈的,阿风,你说清楚,我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我们金龙帮的头号,可是我比你差到哪里去了?玩刀的技术,我比你差到哪里去了?”说完,阿龙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柄小手指长,不过一厘宽,其薄如纸的黑色刀片,在手指头上轻轻的玩了几个刀花,发出了‘嗤嗤’的声响。

厉风看了一眼阿龙手上的刀花,不屑的说到:“阿龙,不要忘记了,这么多年来,苏州府内,就我和阿竹没有被老古的手下抓过。你要说这些伤感情的话,我也不多说,反正这个月的月份我是交足了,今天我给你打下手,怎么样?”

牛老大还来不及答应,阿龙就已经大声的鼓起掌来:“好,阿风,有你的,那就委屈你今天给我接包,看看我阿龙是不是提不上桌面的。”

牛老大开始打圆场了,他干笑着把两人凑合到了一起,假意责怪到:“好了,阿风,都是兄弟伙的,说这些干什么?太伤感情了。。。阿龙也是的,知道阿风年纪小,还这么计较干什么呢?今天就你们两个搭档,等下吃过了东西,大家都上街遛遛去,看看有没有外地的肥羊过来。这苏州府嘛,讨饭吃是一等一方便的地方,就看兄弟们是否勤快了。”

故意的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牛老大大方的说到:“不过阿风说得也有道理,阿竹正在乡下养伤,阿风心里肯定不好过,所以你们只要捞足这个月的份额就够了。你们记住啊,二十两银子,我就不按规矩抽头了,凑齐二十两,我们交给虎老大,这个月就过去了。老规矩,银票趁早销毁掉,不要给我们金龙帮惹麻烦,啊?”

几个年轻人齐声应诺,跟在牛老大身后出去了。厉风还在那里叽叽咕咕的抱怨:“妈的,前天才告诉我可以休息几天等阿竹养好伤的,今天就翻悔么?难道整个金龙帮,除了我和阿竹,就没有可以干活的人了?”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厉风的抱怨,但是没人吭声。他和阿竹两个人上街一次可以弄回五六个钱袋呢,而且一次都没有失手过,比起其他的金龙帮的人,这个成绩简直是太惊人了。牛老大也不会责怪这个年纪最小但是刀片功夫最好的厉风,毕竟要靠他赚钱呢。他们金龙帮的目标可是苏州城的第一大帮派,大帮派就要有很多人,要招兵买马就要有钱,要有钱就要靠厉风这样的好手,谁舍得骂他啊?

苏州北门外树林内。

古苍月两只彷佛玉石雕琢而成的手掌中规中矩的放在亭中的石桌上,纹丝不动。其他三人似乎也看着古苍月的手有点发呆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么一双纤细、白净、细腻的手掌,在江湖上号称‘催云手’,传闻当日鄱阳湖一战,一块砸向太祖皇帝的万斤巨石,就是被这双手硬生生震成了粉碎的。

古苍月很欣赏的看着自己的两只手掌。没错,二十年的苦功换来了手上这惊天动地的功夫,救了太祖皇帝一命的直接后果就是太祖亲口许诺,自己可以随意的挑选一个地方任职。深谋远见的堡主就命令自己挑选了苏州府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做总捕头,如今果不其然,自己身家已经过了百万,当初那拼命一击,却是英明啊。

就连眼前这三人,也不是看得发呆么?呵呵,是嫉妒还是羡慕,这就难说了。

古苍月的眼睛轻轻的瞥了一下北边的小道,然后眼神突然一变,本来平稳如石雕一般的手指突然的震颤了一下,轻轻的收缩了些许。

护花公子以及两位紫衣人谁不是老江湖了,立刻朝着北边看了过去。

夕阳下,一抹深黑的人影孤寂的走了过来。寸许长的络腮胡须,枯瘦、黑干的面容,破烂黑色劲装,四尺长却不过指许宽的长剑,勾画成了一个让人从心底里面发寒的形象。怪异的则是,那个黑衣人正在嘴里轻轻的念颂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古苍月没有说话,那位浪兄以及另外一个紫衣人则是带着十八名下属掠出了林子,成一字形拦在了大道上。浪兄轻笑着说到:“阎王剑严涛严兄,在下‘苍风堡’‘天敏星’‘破浪拳’浪天有利了。”

另外一个紫衣人则是干巴巴的说到:“‘苍风堡’‘地哭星’‘屠神刀’赵凌天。”

阎王剑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头,冷冷的,近乎僵直的看了一眼浪天和赵凌天,干涩的说到:“你们走,我不杀你们。‘苍风堡’,吓不住我这个跑单帮的牛鬼蛇神。。。想要剑丸,那是没门。”

浪天语气一塞,再也说不下去了。‘苍风堡’属下,可不是忍气吞声的可怜虫,反正来到这里所打定的主意就是抢劫了,说这么多客气的话干什么?手轻轻的抚摸在了自己的剑柄上,‘当啷’一声,一道紫电出鞘,剑光带着凛冽的呼啸声朝着严涛的脖子划了过去。

严涛怒笑起来:“开什么玩笑?你破浪拳的拳头在哪里?用剑对付我,你找死。”随着严涛的呵斥声,一圈雾蒙蒙的白光突然的从他身侧的剑鞘内发了出来,彷佛一个光圈一样,轻松的弹开了浪天花费上万两白银配好的长剑。‘嗤嗤’声响,浪天的长剑化为粉屑纷纷落地。

浪天有点心疼的大叫了一声,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彷佛一只怪鹰一样悬浮在了离地三丈许的地方,右拳一振,空气中‘噼里啪啦’的雷霆声顿时大作,一浪浪彷佛海涛一般的白色拳劲汹涌而去,在距离严涛还有三尺许的地方汇聚成了一团,轰然劈下。

严涛的脸色也有点变了,‘苍风堡’三十六天罡星的威名,他早就熟知于心底,不过,他就是没有想到这次这枚剑丸会勾引出‘苍风堡’的人而已。当下剑光一闪,严涛整个身体笼罩在了一道三丈长、尺许粗的光罩之中,‘嗤啦啦’的一声划开了浪天的拳劲,彷佛一条彩虹一样斜次里朝着苏州府的城门掠了过去。

赵凌天狂笑了起来:“严兄,严兄,你这阎王见了也发愁的大剑客,就给我留下吧。让你进了苏州城,找到了你那老搭档,我们还去哪里找你身上的剑丸和灵丹呢?”‘呼’的一声,彷佛猛虎咆哮的声响,赵凌天身侧的长剑轰然出鞘,明明是一柄剑子,却发出了刀锋呼啸的声音,一剑(刀)重重的劈下。

一道弧月形淡青色的剑气‘吡卜’有声的朝着严涛所化的剑虹横扫了过去,堪堪要把严涛的剑虹一刀两段。偏偏那道剑虹在空中滴溜溜的一个转身,敏捷的避开了剑气,划了一道大弧,逼开了浪天两人所带的十八下属后,空气中响起了一声急骤提气的声响,严涛的剑虹继续前掠,不过喘息间的功夫,已经飞过了三十丈开外。

护花公子呵呵有声的横闪到了严涛的面前,微笑着说到:“好一手‘剑罡化虹’,严兄的修为,真真切切比得过传说中的剑仙了。可惜,可惜,严兄毕竟还是人,这神仙的功夫,严兄恐怕是坚持不久吧?”手中折扇轻轻晃动,一股子香风卷起一道狂飚‘呼呼’的正面袭向了严涛。

护花公子手下的那数十俊美青年同时跃了起来,在空中络绎有致的布成了一张大网,同时娇呼了起来:“缤纷落荫,锦绣天下。”声音清脆,俨然是女子声气。上百只细嫩的小手同时扬起,顿时满天下飞散下了那一片片、一朵朵、一簇簇的花、叶、果,随着护花公子那一道狂飚,无数五颜六色的闪动着寒光的花、叶、果纷纷飘荡而起,如同龙卷风一样笼罩向了严涛。

严涛大声呵斥起来:“卿乃佳人,奈何作贼?你们锦绣府的姑娘。。。他妈的。。。你们锦绣府的臭女人。”血花一溅,一片边缘锋利无比的红色枫叶狠狠的滑过了严涛的腰侧,带起了一丝血迹,疼的他把嘴里惜香怜玉的好言语收了回去,换成了如今的大声咒骂。

眼看得上千暗器团团笼罩住了严涛,已经扎起了前面衣摆,急速掠到路边的古苍月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他低声说到:“也好,让你们锦绣府的人杀了他,省得那老怪物找我们‘苍风堡’的麻烦。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呢?”他本来已经握紧拳头的手也渐渐的松了开来,同时给浪天以及赵凌天使了个眼色。

浪天、赵凌天会意,远远的围住了严涛,却没有再次的攻击。想来在锦绣府姑娘们的‘落荫缤纷’阵下,这严涛再厉害也没办法逃脱了吧?

哪知道好一个严涛,不愧是拥有凶名‘阎王剑’的剑客,强行提起了一口灼热的真气,硬是在空中硬生生的再次施展了一次‘剑罡化虹’。‘嗤啦啦’一声巨响,一道青晃晃的剑气破空而起,崩射出十几道拳头粗、五六丈长的剑气,把那四处飘荡的暗器网冲开了一个缺口,腾身飞掠起十几丈高,随后一个急转身疾冲而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梦里藏剑江南,再会阎王处见。”

随着严涛那大声的吟唱,古苍月等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而护花公子则是大声的惊呼起来:“小心,快给我闪开。”

哪里来得及闪开?那一道最粗的剑虹‘啪啪’几声中碎裂成了无数如花如梦的剑气,犹如天外飞鸿一般一闪即逝。惨叫声中,已经有十几名女扮男装的锦绣府属下头颅飞起,满天血光让人一时间看不清楚严涛的动向。

护花公子气急败坏的探出了右手,轻描淡写的连续点出了十几指,带着点淡淡香味的暗红色指风温柔的彷佛一张大网一样的罩了上去。两声娇斥,护花公子的两位侍女同时飞掠而来,双手一扬,无数亮晶晶的三角形水晶片顿时激射而出。‘叮叮当当’一阵脆响,那些水晶片胡乱的撞击了十几下,突然散开成太极八卦之形笼罩向了严涛。

严涛古怪的看着面前亮晶晶的大网,‘呼’的一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剑罡再起。

这一次严涛施展出了看家的本领,三道青朦朦的剑光不过尺许来长,护着严涛的身体笔直的朝着前方的大网撞去。

护花公子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声狞笑,他的‘催花指’眼看就要击中严涛了。偏偏严涛的剑光在空中翻转了一下,笔直的冲上天空,随后一个转折,再次斩下了三名锦绣府下属美女的头颅后,笔直的朝着苏州府城门冲了过去,其势如电,哪里来得及阻拦?

古苍月冷笑了起来:“严兄啊严兄,在我这苏州府总捕头的面前杀了这么多人,你还想走么?”说完,他的右掌急骤的推了出去。一道白色的掌风‘嗤嗤’有声的破开了空气,带起了一圈圈的半透明波纹,阴损无比的击中了严涛的腰间。古苍月在旁边观察良久,稍微摸清了一下严涛剑罡的变化,如今以逸待劳,果然一击成功。

严涛狠狠的在空中吐出了一口血,他大声叫嚷起来:“好,好,好,好一个‘催云手’。。。苏州府的总捕头了不起么?无非也就是男盗女娼的角色。”严涛只觉得五内欲焚,浑身血气漂浮不定,一口真气早就难得提了起来,大惊之下,催动了救命的‘血罡气’,连续喷出了三口鲜血,化为一道血虹飞一样的直接掠过了苏州府的城墙,冲进了苏州府内。

鬼魅一般的速度让古苍月等人措手不及,空有上百人在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涛顺利遁入了苏州府。

古苍月的脸色极度的难看,他大声的下令到:“传令下去,所有人手给我搜城。请卫所的总兵大人出兵协助,就说我‘苍风堡’定有好意送上。”

护花公子露出了讥嘲的笑容,连连鼓掌说到:“好威风,真威风,不愧是吃皇家饭的,这苏州府的差人和卫卒,恐怕也都是你古大人的,而不是当今太祖的了。”

古苍月恶毒的横了护花公子一眼,冷漠的说到:“你金公子说话客气点,明黄色可是大忌讳的颜色,如果不是看在江湖同道的份上,你早就蹲苦窑去了。。。金公子,你的属下美女伤亡惨重,可要去我苏州府备案么?”

护花公子懒淡的看了看地上的十几具女尸,摇头说道:“落花本是无情物。。。收拾她们干甚?有劳苏州府的大人们了。我们走,发动一切人手,一定要找到阎王剑。哼,青木长老他们,不知道得手了没有。”

锦绣府的人匆忙的跟着护花公子去了,那些女子的脸上,丝毫没有悲凄的模样,一个个都是面带笑容的看着护花公子,情形诡异无比。而古苍月等人听得了护花公子的最后一句话,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留下了六名捕头在现场,其他人也都匆匆的去了。

苏州城内,厉风懒洋洋的啃了一条烧狗腿,换上了一套还算鲜明的衣饰,摸着肚皮跟着阿龙出门了。过了一阵,整个宅子也是变得空荡荡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了。就连虎老大派来交代事情的混混,也是没有找到人,只能痛骂了几句后,迈开步子走远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