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体 第二卷 第161章 诡计 风上忍[转帖]

异体 第二卷 第161章 诡计 风上忍

第161章 诡计

我犹如抓到一块烫红的烙铁一样抖手将其扔在了地上,呆呆的望着那堆湿淋淋的衣服开始整理混乱的思绪。

不可能是风叶,因为尺寸不对,虽然说起来可能有些龌龊,但风叶的罩杯不可能这么小,这根本就是还没发育起来的小萝利才能用的,可这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里来?

小黑猫再次挠了挠浴室的门,浴室里面的水声骤然停止了,似乎还有轻微的沙沙声,看样子是有人在里面穿衣服。

难道是女飞贼?这年头女飞贼都这么嚣张吗?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跑到别人家来洗澡……

我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下意识的操起门旁边的一根晾衣杆,连拖鞋都没穿,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摸了过去。

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用拿那根晾衣杆的,但对方不过就是个小飞贼而已,以我的能力徒手攻击是会死人的,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的,我也没有必要下那么重的手,教训她一下就好了。

手轻轻的放在了浴室门的门柄上,缓缓的扭了下来,猛然推开了门,晾衣杆迅速直指前方。

“不许动,举起手来,只要不反抗我不会为难你!”

我实在是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合适的说辞,临时把警察抓犯人那一套改改对付着用一下,说完以后自己都觉得丢脸,自己手里拿的又不是枪……

浴室里还充斥着朦胧的水气,不大的空间产生的回音使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响亮,甚至出现了变声。

我面前站着一个围着浴巾瘦弱娇小的背影,看身高大概只到我的胸口,一头乌黑的中长碎发还在缓缓向下滴着水,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十几岁小女孩。她听到我突然的一声吼显然一惊,全身猛然一震,头微微侧了侧,犹豫了一下,缓缓的举起了双手。

刷拉~!

随之而来是浴巾落地的声音,一具洁白青涩的裸体背影呈现在我的眼前……

“啊……”我尴尬的眨了眨眼睛,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令人难堪的情况,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之中,回想我刚才说的话,忽然觉得我好像是有预谋的色狼一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

我下意识的刚想闭上眼睛退出去,忽然眼前的小女孩猛然一个转身,急速抬脚踢起地上的浴巾,一片巨大的白色铺天盖地的瞬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的身体在我的大脑还没反应前迅速作出行动,一根晾衣杆旋转直刺向我扑来的浴巾中心,杆顶端的分叉刚接触到浴巾迅速将其向中心卷起。

一片银光在浴巾的后方闪过,带着强烈的杀意和气势向我袭来,瞬间穿过浴巾直达我的面前。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有带有武器,而且看进攻的来势和招式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飞贼所能驾驭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女孩,心中暗自吃惊,在无法判断对方的底细情况下立刻向后退去。

遗憾的是我忘记了脚边还有道不高的门槛,一脚绊到上面,哎呀一声向后栽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震得五脏六腑七荤八素的。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屎运,就在我栽倒的那一瞬间,一道闪亮的刀光沿着我脖子刚才所在的位置瞬间划了过去,速度完全高于我后退的身形,我却阴差阳错的躲开了这诡异的一刀。

虽然普通的冷兵器是不可能对我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但那让我毫无准备的攻击依旧还是吓了我一头冷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我顾不得形象好不好看,一个后滚翻站了起来,下意识依旧用晾衣杆指了过去,忽然发觉似乎哪里不太对劲……咦?手里这短短的是什么?擀面杖吗?我的晾衣杆哪去了……

脚边似乎有东西滚了过来……三根长短不一的“擀面杖”,还有一个前端带个分叉。

汗……幸好不是砍在身上…………

小女孩就在我发问的那几秒中,快速的双手抓回还在空中向下坠落的浴巾的残片,身体旋转着以一种奇怪的缠法将浴巾的残片围在了自己的胸前和下边,并迅速的一旁打了两个结,却将白皙的肩、纤细的腰和圆润的腿露在了外面,看起来很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紧接着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刀,飞身向我疾刺而来,瞬间已经到了我的胸口。

哎~~?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凶啊?就算要命也至少说个原因吧?我可不认为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的身体就要把命赔进去。

更何况当时她还背对着我,我根本什么也没看到……就算看到了,那种还没发育的小女孩身体又能看到什么,我又没有萝利控的倾向……

但此刻说什么看来都是无济于事了,看她的样子根本就不想听我的解释,只能先让她安静下来再说了。

转念间冰冷的刀尖已经触及了我胸口的睡衣,一股强烈的杀气瞬间渗入了我的皮肤,我一动不动的双眼注视着这个想要我命的女孩的眼睛。她愣了一下,似乎搞不懂为什么我不去躲闪,但即使这样,依旧没有任何要停手的征兆,依旧原封不动的继续向前刺去。

忽然我整个身体迅速成为一道黑色的影子,刀子毫无阻力的直插进去,女孩顿时一惊,发觉不对的她似乎想收手,但这奋力一刺的惯性却已经由不得她对她的身体作主了,直接穿过我的身体扑了出去。

眼看就要撞到面前的墙壁,忽然她的胸前围着的浴巾后方猛然被拉住,使她飞出的身形骤然停了下来,一只手迅速的扣住了她拿刀的手腕,另一只手却轻轻的停留在她白皙的脖颈前,一道扁薄呈剑状闪耀的黑芒时隐时现的在手指的指尖仿佛有生命的吞吐着,只需轻轻一划便可以轻易结束她的生命。

“你是哪家的孩子,没人教育过你到别人家里做客要有礼貌吗?把刀子放下,别乱动哦,不然我替你爸爸妈妈打你屁屁……”我绕过她的头微笑着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将她抓住后才发现她居然是那么小,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她的能力虽然在同龄孩子里面很强,但还不可能对我构成威胁,所以我也没打算把她怎么样,最多也就是打算吓唬吓唬她。

当啷一声,她手中的短刀掉在了地上,听声音分量还不轻。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的刀,是一把日式的小太刀,奇怪是刀柄上的花纹看着眼熟,似乎这把刀以前我曾经见过。

“叶……舞……岚……?”

我慢慢收起了黑芒松开了手,几乎是一个一个从牙缝里面挤出的这三个字,表情甚是惶恐加惊异。

“主人……是我。”她忽然转身向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在我面前,轻声道:“岚刚才没有认出您来,差点失手伤了主人,实在对不起,请您对岚进行责罚……”

我无语的挠了挠头,看来没错了,能讲这么流利日语的小孩子也只可能是我几个月前从被毁掉的叶舞流忍者里带回的那个叶舞岚了。

但我记得叶舞岚是个男孩啊,怎么……

“啊?……这是怎么话说的……”我一时还是搞不清状况,坐在地上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丫头,“我记得你不是个男孩吗?什么时候变性了?”

“岚一直都是女孩子,当初主人见到岚的时候,岚跟祖父赌气外逃,为了方便起见,做了一些简单的易容,所以……岚并不是有意隐瞒主人的……”

“哦……这样啊……”忽然发觉她从开始和我说话的时候就一直单膝跪在我面前,一直没动过,忽然感觉心里有点别扭,冲她摆摆手道:“你起来吧,你这样我怎么感觉我好像过去旧社会的地主老财一样,还有,你别叫我‘主人’好不好?听起来很奇怪……”

“恐怕不行……”叶舞岚倔强的摇摇头,“岚从小接受教育,君臣之礼不可废,当岚选定为之尽忠的主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岚的一生只能是主人的影子,影子只能在地上看着高高在上的主人,是不可以有任何超越自己身份的非分之想的,否则就是不忠……岚不是那种不忠之人,还请主人对刚才岚对主人的无礼进行责罚……”

“……你接受的是那个朝代的教育?秦朝吗?很久远呐……”

“……”

好说歹说,叶舞岚终于勉强同意了以后不再对我行跪礼,其实我的确没有必要那么认真的,毕竟在她们日本,跪和坐根本就是没多大区别,我只不过是看着不习惯罢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住的地方的,但看她的样子肯定是昨天晚上在雨里走了一夜,找到我住的地方后,由于门进不来,直接从窗子跳进来的,看我还在睡觉便自己去洗澡,结果被忽然醒来的我发现,就发生了刚才那么一幕。

忽然想起前些时候和欣欣通电话时,欣欣最后很着急叫的那个“小叶”,大概就是指叶舞岚吧?她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跑出来找我的……

对于她的突然到来,我的确是没什么准备,这里只有我和风叶住,根本没有她能穿的衣服,只好先拿了一条大毛毯将她包住,然后将她那些被雨淋湿的衣服统统扔进洗衣机。

“小岚,你干什么要跑过来啊?在欣欣那边过得不习惯吗?”借着洗衣服的空闲时间,我一边洗漱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不,他们一家人对我都很好。”叶舞岚包着毛毯坐在沙发上端着个水杯含含糊糊的回答着,杯子里面是我刚刚给她倒的热牛奶。

“那你为什么还要跑出来啊?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照顾你的……”我叼着牙刷无奈的向她耸了耸肩膀。

“岚不需要主人照顾,这是不符合规矩的……”她一口气将牛奶喝干,放下杯子摇摇头,“我不跟欣欣姐在一起是有理由的,她要去法国了,我不能跟她去,因为没有主人在的地方便不是岚的家,这就是我们叶舞流忍者的存在法则……”

“迂腐……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被封建思想的毒瘤毒害得这么严重的小孩子……”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叶舞岚不解的看了看我,显然不太理解我刚才说的话,虽然她已经能听懂不少中文,但想要理解五千多年灿烂的文化产生的种种名词和典故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岚不是很懂主人刚才的话,但主人说的一定是对的……”

“……”

我洗漱完毕,跑到洗衣机那里将已经洗好烘干的衣服一股脑的拽了出来,抱过去堆在了叶舞岚的面前,叶舞岚居然直接把毯子扔在了一旁,当着我的面穿起了衣服,我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小岚,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在主人面前岚是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想法的,这是一个忍者的基本准则,”身后传来穿衣服的沙沙声,听起来她穿得倒是很快,“岚现在的一切是属于主人的,由主人下达命令,岚会没有任何疑问的绝对执行……”

“规矩真多……”我实在拿她没什么办法,真不知道她是不是以前被洗过脑。

叶舞岚很快穿完了衣服,我转过身去坐在了一旁,仔细看了看她。头发比我刚见到她的时候长了一些,显然欣欣带她去剪过,修理得很漂亮,一张圆圆的小脸上有一双乌黑精灵的眼睛,配上一身淡黄和白色搭配的童装,一眼看去就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只是她的眼睛里面总是不时的流露出一种和她年龄不是很相符的冷漠感,再说直白点就是对周围除了我以外的一切事物的警惕,可能这又是她所谓的忍者的规矩,但在她这样一个十几岁小孩子的身上表露出来总是看起来有些奇怪。

既然她来了,我也就再没有理由将她送回去了,毕竟当初答应她爷爷照顾她的是我不是欣欣,可我不能总把她带在身边啊,得想个办法把她安顿下来。

“今天你先在家里休息一下,看看电视什么,明天我送你去上学……”看她的年龄应该读小学六年级,干脆直接让她上初中好了,每天上学放学也能让我省心一点。

看眼神叶舞岚似乎有点不太情愿,但表情却没有任何表露,只是很听话的点点头,接着走到卧室睡觉去了。看样子昨天在雨里走了一夜是累坏了,居然刚躺下就睡着了,连被子都没有盖。

我拉过被子给她盖在身上,悄悄的带上卧室的门,拿起书包轻手轻脚的出了家门。

一只黑色的小猫在卧室的门口拱了几下,忽然卧室的门柄诡异的自动下拉,门缓缓的开出一道缝隙,黑色的小猫快速的从这个缝隙钻入,慢慢的走到叶舞岚的床前。

一个窈窕的身影慢慢从小黑猫的身上浮现,仿佛没有实体一般的漂浮在空中,停留在床边,俯下身子摸了摸熟睡中叶舞岚的脸,标致精巧的脸上露出了带着一丝诧异和若有若无笑容的复合表情。

“咦……还真是女孩啊,当初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

由于叶舞岚这么一闹,我今天到学校很早,教室里面基本没几个人,没想到这仅有的几个人里面居然包括了有着“万年迟到生”称号的赵楠,这在我的印象里还是史无前例的,像他这样懒的人是不可能这么早出现在学校的,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但今天的太阳似乎真的从西边出来了。

“早,能在这个时候见到你真是难得啊,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我扔下书包坐在了他旁边。

“早个屁丫子!我昨天根本就没有睡!”赵楠有气无力的抬起了脑袋,充满血丝红肿的眼睛把我吓了一跳,“都怪昨天那场破雨……”

“下雨吵得你睡不着?”我挺奇怪,上次我在他耳边敲脸盆他都没醒,怎么可能会睡不着?

“我家棚顶昨天漏水,正做美梦的时候我在床上被水淹了……”

“……”

说到做梦,我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或许我不应该把那个梦当一回事,但偏偏那个梦境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让我甚至有种脱离现实的错觉,难道说这个怪异的梦在暗示着什么吗?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胸口前一阵猛烈的颤动,是我的手机,因为上学的关系我一向都是在学校开成震动模式的。拿出看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回想了一下也没记起是哪里打来的,但我依旧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好,哪位?”

“你好,请问你是风忍吗?我是任芳芳的主治医师……”

“恩,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没想到刚想到芳芳,医院那边就来了电话,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是这样的,病人本来一直处于无意识的昏迷状态,我们几位专家一致认为要想让她醒转过来只能靠她自己的意志,但我们却一直没抱太大的希望,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么说,毕竟她的病情是复发,按惯例复发的疾病一般很难治愈……但昨天夜里发生了一件让我们看到希望的事情,她居然有了做梦的迹象,还在梦里一直叫着你的名字,这说明她的大脑已经开始进行思维,所以我们研究了一下,希望你今天能过来看看病人,说不定可以试着唤醒她,即使今天做不到,也是对病人有好处的……”

“哦,谢谢您,我会去的。”我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后挂了电话。

是巧合吗?芳芳居然昨天晚上也做梦了,似乎还梦到了我,难道说我们两个做了相同的梦?但这几乎是不可能是事情啊……

“雪姐的电话吗?也是找你去赴司徒明的宴请的吧?”赵楠好奇的把脑袋凑了过来,听口气雪姐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

“不是,是芳芳的主治医师打来的,芳芳似乎有好转,要我过去看看……”我摇头回答道,伸手将他的头推到一边,我不喜欢他把脑袋离我那么近,“看来司徒明的邀请你收到了,你要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一百万的营养费呢!”赵楠顿时双眼放光。

“哦……那放学一起走吧,我对那无聊的宴请不感兴趣,我只是去看芳芳。”我毫不在意的说道。

赵楠顿时作出了一副惋惜的表情,在他的观念里,这顿饭应该是不吃白不吃的。

上午提前和班主任打了招呼,由于校长特殊交代过,所以没遇到什么阻碍就请了一下午的假。一上午按照惯例迷迷糊糊的就过去了,尽想昨天那个奇怪的梦了,倒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中午放学的铃声想过后,我和赵楠正在收拾书包准备走,忽然有人在后面拍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梁雪冰。

“是你?找我有事?”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我总有一种脸上发烫的感觉。

“不是我找你,是有人找你。”梁雪冰撇撇嘴,身体侧到了一旁,叶舞岚那娇小的身影在她身后显露出来,把我吓了一跳。

赵楠看了看我,看了看叶舞岚,挠挠头,忽然问道:“叶舞岚吗?”

“哎?你怎么能认出来呢?难道你早就见过这个样子的她?”我顿时诧异了。

“猜猜而已,因为味道很像。”

“你……你是狗吗?”

梁雪冰奇怪的看着我和赵楠,又低头看了看身后的叶舞岚,有点搞不懂我们之间在说什么,于是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虽然不知道她这次又是怎么找到学校的,但既然来了就带着她走吧,反正下午也放假了。我和赵楠收拾好了书包,带着叶舞岚到校门口坐上一辆车直奔医院。

可能是由于中午午休的关系,医院的走廊里面显得有些清净,我和赵楠直奔医院主楼后面的住院部,叶舞岚紧紧的跟在我们的后面。到了住院部的大厅我停住了,看了看赵楠,赵楠给雪姐打了个电话,接着直接向左拐,去司徒明的病房了,看来他还是惦记那一百万的营养费。

反正对芳芳的病情来说,即使赵楠在也不会起什么好的作用,搞不好还会恶化也说不定,倒也没必要一定要赵楠跟着。于是我领着叶舞岚来到了三楼的长期住院病房,三楼右拐的第二间,芳芳就被安排在这里。

联系了主治医师,得到了许可我进了病房,但叶舞岚执意留在门口,我也没坚持,独自和芳芳的主治医师进了房间,坐到了床前。

房间里的一切还和我上次见到的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不过今天似乎刚刚做过消毒,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芳芳静静的躺在床上,平静的呼吸着,就像睡着了一样,她看起来似乎消瘦了,脸色也有些泛白,可能是很长时间没怎么见到阳光的关系。

忽然发现她的一只胳膊露在了被子的外面,我轻轻抓起她的手腕,重新放回被子里面。

就在我抓住她手腕的一瞬间,她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嘴里发出了几个很含糊的字节,但仅仅让我高兴了几秒钟,她便任凭我再怎么呼唤也没有了其他的反应。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让在一旁芳芳的主治医师高兴了许久,这完全证明了芳芳的身体正在康复,这也让我看到了希望。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现在要和其他医生给病人马上做个全面的检查,毕竟她现在开始能感觉到外界的接触了,机会很难得,希望你能配合一下……”主治医师还没等我屁股坐热就下了逐客令。

让我来也是他,让我走也是他,我郁闷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带眼睛的中年大叔,无奈的退了出去,毕竟还是芳芳的病情要紧,还是配合一下的好。

“走吧。”我出门时叫起了坐在门外椅子上等待的叶舞岚。

“主人,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不知道,先下楼再说吧……”

叶舞岚并没有什么疑问,乖乖的跟在我的后面和我一起下了楼。

走到一楼大厅的拐角时,忽然冷不丁的从一旁的走廊里跑出一个人,由于速度太快直奔我撞了过来,我向后快速退了两步,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这个人的衣服。

“哎?是你啊?跑那么快干什么?小心撞到墙,你撞坏了不要紧,墙撞坏了是要掏钱修的……”我这才发现我拉住的原来是雪落,第一眼看上去我还以为是雪樱呢,把我还吓了一跳。

“啊?是你?闭上你的臭嘴,你才撞墙呢!你来得正好,你要是不来我还要去找你呢!”

雪落看到我也显得很惊讶,看她一副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要紧事,不过我倒是没怎么在意,这丫头一向都是急性子,不然也不会在上次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了我一木盆,以至于现在我一看到她还觉得后脑有些隐隐作痛。

“哎呀?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居然还主动找我?我记得你不是发誓一辈子绝不见我的吗?”

“我呸!你别臭美了你,要不是因为我姐,我肯定装作不认识你,还哪会给你机会和我说话……快说!你把我姐藏到哪去了?怎么没见她跟着你?”雪落似乎火气不小,劈头盖脸把我损了一顿。

“哎?我没看到雪姐啊?你怎么向我要人啊?她不是一直和司徒明在一起吗?”我有些奇怪的看着雪落,但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没看到雪姐啊……”

雪落的脸色凝重了,疑惑的看了看我,说道:“刚才赵楠去了明哥哥的病房,无意中向我姐提起你现在正在楼上,不过不想过来,正巧我姐要去主楼给明哥哥办理出院手续,她说办完之后去把你找下来……结果去了很久也没回来,打电话也打不通,办理手续那边的人我已经问过了,他们说我姐很早以前就办完了,你说我现在不找你要人找谁要人?”

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雪姐这么大的人是不可能自己走丢的,即使真的有事也不可能不告而别,难道真的是出事了?

忽然一个不祥的预感浮上了我的心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