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人物志:孙凤鸣--为国而“勇刺”汪精卫的人

1935年11月2日,国民党《中央日报》刊出一则消息,用特大号字体标题:“汪院长昨晨被狙击,中央极度震惊。”中央社以千钧之重落笔:“不特举国震惊,即全球各国亦莫不十分关切,此成我国历史上政治暗杀稀有之重大事件。”古彭英杰孙风鸣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针对特殊的对象,制造了一宗可谓惊天动地的“政治巨案”。孙凤鸣原名孙凤海,1905年出生在江苏省铜山县,16岁随父闯关东,后只身来上海从军。由战士升到班长、排长、代理连长。然而,军队上层的腐败促使他脱下军装,游走江南一带。

1927年初冬,国民党南京市南区党部委员,南京学生运动的领袖,同共产党员宛希俨、曹壮父、侯绍裘交好的华克之,因反蒋受到南京政府的迫害,离开学校的华克之在宝应老家准备组织群众运动、宣传革命时,接到国民党左派朋友来信,信中最后说:“宝应湖虽大,但不是藏龙卧虎之地,莫若早回南京。”华克之权衡再三,觉得还是回到南京为上。遂打点衣物,准备启程。临行的前一天晚上,华克之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即慕其名从仪征几经辗转专程来访的孙凤鸣。孙凤鸣身材高大结实,皮肤细白,举措风流,特别是他那纯厚的眼神,不凡的谈吐,当即就把华克之吸引住了。孙凤鸣初时还带几分腼腆,到后来就侃侃而谈了。此时的孙凤鸣仇恨为富不仁者,更加鄙视金钱,虽书本知识有限,但两臂孔武有力,有一手好枪法,说不上百发百中,但是无论长短武器,百步之内射中目标还是不成问题的。孙凤呜建议华克之学习共产党搞武装,组织反蒋游击队,最后他直截了当地说:“这年头有枪便是王,他蒋介石翻云覆雨靠的就是枪。”

华克之很佩服孙凤鸣的见识和胆量,但也坦诚地向他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日下的处境及就要离开宝应的决定。看到孙凤鸣一脸的失望,华克之马上拉住他的手: “不要遗憾,天下大得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宝应合作? 你是条好汉,也是一个好朋友,我已私下引你为同志和兄弟。如不嫌弃,我们就以今日开始共同合作,反蒋到底!”

1929年底,孙凤鸣应华克之之邀,偕妻赴上海在劳勃生路租房栖身。华克之所租法租界金神父路法政大学对面新新南里232号成了男子汉的天地,孙凤鸣即为常客,另两常客一为素有奇谋的张维,一为思维缜密已开始为党做事的陈惘子,均华克之同乡至交;偶尔来的有素有“暗杀大王”之称的王亚樵、国民党人李怀诚、名士任庵,亦为志同道合者。聚会时,或席地,或抵膝,谈时政,论国事,或慷慨激昂,或扼腕叹息。

1933年底,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鼎、蔡廷锴有意在福建举旗易帜,计划在福州组府,随后挥戈北上,反蒋抗日,被蒋介石用各种手段破坏,史称“福州事件”。

1934年2月,“福州事件”后,华克之说:“我从这个事件得到的教训是,必须把消灭那个恶汉的思考变成为行动。"

陈惘子说:“很多事实都证实了一点,即欲求革命的成功,只有参加共产党,实践马列主义,耐心地做群众工作。只有国内国外条件成熟,才能消灭蒋介石及其党国政府。”

而此时的孙凤鸣大胆地提出了刺杀蒋介石的设想。

数月后经讨论决定,并经多次研究后,遂定于国民党六中全会之日发难。

为了便于四处打探消息,随时随地都可以与任何人接触,危楼志士决定办一个通讯社,这时陈惘子举荐的毕业于江苏省第二师范校的丹阳人贺坡光也成了核心成员。在研究给通讯社定名时,孙凤鸣当仁不让:“黑暗过去便是黎明到来,晨光是希望之光,我们这些人不是活得不耐烦去找死,我们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因此我建议,就叫晨光通讯社吧!”“太好了”张维激动得上前搂住孙凤鸣连连说“当刮目相看、当刮目相看”。

1934年11月初,“晨光通讯社”在南京陆家巷23号正式挂牌。

谁来怀揣利刃充任荆轲?晨光社同仁展开了十分剧烈的争论,结果孙凤鸣以无可辨驳的理由,说服大家,五步流血非他莫属。华克之在南京熟人太多,即如豫吞炭毁容,恐怕在南京也难以隐身、立足;张维、贺坡光不谙枪击技术,高超的射击对刺客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因一切准备全都是为了最后的举枪一击,只有孙凤鸣堪当此任。加之,孙凤鸣思想、道德、情操,及分析比较时的表白,都表明争执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大家最后的一致意见就是应当尽快地将孙凤鸣培养成一名优秀的记者,以期接近目标。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贺坡光的帮助下,经过不断的刻苦努力,仅仅花了半年多一点时间,孙凤鸣就能独立进出各大机关,潇洒自如地采访新闻、交换资料、出席各种各样的招待会。这位年轻的爱国志士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几乎把每一分种都花到为刺蒋的准备工作中,把个人的一切统统挤出了自己的思维和活动之外,为了刺蒋,他短期内成为一名合格的记者,如果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还要他做什么的话,他也一定能够做到。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按时开场了,一百多名中央委员,七点钟照例上紫金山中山陵谒陵,九点钟回到湖南路中央党部举行开幕式,中央常委兼行政院长汪精卫致开幕词,约二十分种后结束。一百多名中央委员相继步出大礼堂,一齐来到中央政治会议厅前摄影。第一排是汪精卫、张静江、阎锡山、张学良、张继等人。唯独没有蒋介石。摄影师接到大会的吩咐,不要等待。约在九点三十五分,摄影结束。

正当委员们陆续转身走上台阶打算登楼参加预备会议的时候,孙凤呜突然从记者中闪出,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枪,高呼“打倒卖国贼”向汪精卫连开三枪,枪枪中的,一枪中左臂,一枪中左颊,一枪打在背部肋骨上。汪清卫应声而倒。场上大乱,张静江滚倒在地,孔祥熙一头钻到附近一汽车底下,文官张继迅速奔到孙凤鸣背后,将他拦腰抱住,张学良奔到孙风鸣身旁,举足将他的手枪踢落,汪精卫的卫兵还击两枪,孙凤鸣肺部中枪倒地。

孙风鸣被击倒后,卫兵从他身上只搜出毫洋六角和可作为自杀用的鸦片烟泡一枚(应是服用后多下来的一枚),说明他早立有誓不求生还的决心。医生却奉命每小时注射强心针十余次,尸检时,竟发现孙凤鸣身上有针孔一百几十处。南京当局为从孙凤鸣口中了解到刺杀行动的政治背景,宪兵司令谷正伦、警察厅长陈焯、内政部代部长陶履谦、行政院政务处长彭学沛等亲临病榻,追究事件的组织者和指挥者。孙凤鸣忍受着痛苦,坦然地申述了自己作为一个堂堂正正中国人所应有的立场:“请你看看地图,整个东北和华北,那半个中国还是我们的吗?六中全会开完就要签字,再不打,要亡国做亡国奴了!我是为刺蒋而来,汪精卫不过是替死鬼罢了。我完全是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我是一个老粗,不懂得什么党派和主义精神,驱使我刺杀的是我的良心。 "

此后他再也没有说一句话。11月2日凌晨这位年轻的爱国志士平静地离开了人间。

八年后,汪精卫因被孙凤鸣行刺脊骨中留下的子弹中毒,死于日本名古屋。

1988年7月7日,抗日战争五十一周年纪念日,抗日反蒋爱国志士孙凤鸣纪念碑在铜山县黄集乡落成,八十三岁的华克之从北京赶来揭幕。一代英杰终于魂归故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