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飒飒秋风又起    
打开窗子窗纱被风拂动
也轻轻拂过我的脸      
恼人的雨丝
分清了人与人之间的爱恨
划清了人与人之间的界限    
隔清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终于我明白      
为什么总在晴天之后有雨

喜欢海边的沙滩    
细细的沙温柔纯质
流沙从指缝滑过    
流淌的不是沙是人生    
所有把握不住的东西
手握得越紧沙流得越快    
如感情和时间

深秋的风    
从纱窗外侵袭而来
不但卷走了倦意    
更吹醒了半醉中的沉思
好冷,身上一阵阵寒意
冷的究竟是这瑟瑟秋风
还是,已如止水的心

秋天,在恼人的秋风中长大
秋风吹长了我的发丝
吹皱了我的眉头
秋水长秋水清
秋凉如我心

秋风扫过
花瓣洒落一地
地上一片如血的残红
曾是那样的芬芳和嫣红
顷刻间竟如此脆弱地碾作尘泥
曾认为零落的是花瓣
花明年还会再开
难道谁能将这花瓣
一片一片拾起来放回春天

现在已能理解葬花的心态
被埋葬的不仅仅是花瓣
彻底埋葬其实是心

风风雨雨葬残春
烟雾锁黄昏
楼前一片伤心色
不堪看何况倚门
旧恨新愁谁诉
灯前聊尽孤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