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剑

上篇 伤心
第一章 杀手
1
夕阳缓缓隐在山后,只剩下晚霞映红了天际。
南宫雄飞有点留恋地站起身子,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这是他的习惯。
他喜欢看落日的情景,每天这个时候他都要在河边静静地看夕阳西下,再回去用晚餐。
他转回身,却大吃一惊。
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灰衣人。
这个人也在仰望天边的晚霞。他身形高瘦,头发乱披,看不清相貌,只在腰间挂了一柄长剑,立在那儿毫无声息,幽灵一般,显的异常的诡异。
“你是什么人?”南宫雄飞压着内心的惊讶问道。以自己的武功,堂堂武林七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的主人,竟然不知道对方何时来到身后。
那人的目光有些空洞散漫,在南宫雄飞的脸上停了一下又转到别处,说话的声音也很随便:“我是来杀你的。”
2
南宫雄飞忽然想起:近几年来江湖中出现了一不知名的杀手,已经有三十多名武林高手死于此人手中,武林中人都称之为影子杀手,莫非就是眼前这人?便又问道:“阁下就是江湖中盛传的影子杀手?不知为何要杀老夫?”
那人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我只是来杀你的。”
说着,那人的手已按住了剑柄。
登时,一股无边的萧杀袭向南宫雄飞,南宫雄飞暗自吃惊:这人好重的杀气!他不敢怠慢,立刻出手反击!
他要在对方出手之前结果对方!
他看得出,如等对方出手,自己只怕难有胜算!
南宫雄飞飞身掠起,双手微晃,数十道肉眼几乎不可分辨的银线自他双手涌出袭向那披发人,正是他仗以成名的独门兵刃无形夺命丝!
三十年前他曾凭着这一手无形夺命丝在武林榜上一举成名夺得第五名,他有信心在对方出剑之前击杀对方!
银线在半空倏地化作无数白芒将那人笼在当中!
南宫雄飞双掌一分两道厉劲隔空劈向对方胸口!这是他年来苦修的绝学断阳刀,以掌作刀,所发出的刀气却比任何宝刀更加犀利!他的无形夺命丝旨在吸引对方的注意,这两掌才是要命的杀着!
对方既然来杀自己,想必对自己的武功有所研究,自己的无形夺命丝名震武林,说不定对方有破解之法,而断阳刀自练成以来却从未施展过!
南宫雄飞的确有眼光,武功也高,能在瞬间作出这样的判断,找到制敌的方法,但他想不到他会这样死在对方剑下:
就在南宫雄飞发出无形夺命丝双掌施展断阳刀那一刹那,他突然发觉他的无形夺命丝似乎在空中停顿了一下——至少他感觉是如此,他甚至感到他以内力发出的两道刀气也似乎在空中停滞了一下!
他虽然感觉到了,但却已来不及变换招式。
他只看到一点凄美的剑影——剑太快,他只来得及看到剑影。
接着,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难过和忧伤,他大喝一声,想以狮子吼驱散这种情绪,但是他却没有喊出声音,一道血泉自他口中喷出,他的身子也缓缓倒下,就象秋风里的一片落叶。
那披发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似乎没出过手一般,在他的嘴角,有一丝血迹,南宫雄飞那两掌,他并没有避过,他的身前,落了一片银色的细丝。
3
那人就这样站着,像是失去了思想,又像一尊木雕,只有风吹动他的乱发纷飞。直到他听到一声轻轻柔柔的招呼:
“恶贼,看刀!”

一片轻轻柔柔的刀光,带着七分清艳,三分杀机,轻轻柔柔的飘洒向那披发人!
刀势在半途陡然而止,因为那披发人的剑已指在来人的咽喉前,却并没有刺下去。
那是一名美丽的少女,持刀的手还在微微颤抖,愤怒的神色掩盖不住她清艳的面容。也许只有像她这么美的女子,才能施出那么动人的刀法。
那披发人本想一剑杀了对方,不知为何却油然生起一种不忍之情,他收回剑,道:“我不杀你。”便要离去。
那少女见对方视自己若无物,不由又恨又恼,大声道:“恶贼,你杀了我爹娘,我跟你拼了!”挥刀便砍!
4
这少女姓云名紫英,江湖人称“仙子女侠”,其父乃是一代刀法名家“幻灭刀影”云无影,其母则是“千幻天罗”花满月,均在两年前死在这披发人手中。这人便是影子杀手,因其神出鬼没无人知其来历而得名,从四年前“大金刚掌”柔断石到现在的南宫雄飞,已有三十三名一流手丧在他的剑下,而这三十三人身上均不见伤痕,只是心脏破裂,口喷鲜血而亡。江湖中人称之为“伤心一剑”。但这影子杀手究竟什么来历,如何相貌,为何杀人,却无人知晓。
云紫英却在数日前意外得知影子杀手要在今日刺杀南宫雄飞的消息,她报仇心切,也没想消息真伪,便匆匆赶来,刚好发现南宫雄飞已经个见下死在对方剑下。
于是云紫英愤而出手,但武功与对方相差太远,轻易被对方制住,这让她更加忿恨。

却说云紫英再度出手,施的却不是她自己的梦幻天罗刀法,而是她自别处学来的一招刀法,名字叫作“单相思”,她是因为这名字怪才学的,最近一直在练习这招刀法,此刻见自己最拿手的武功也被对方轻易化解,便随手施出了这招刀法。
不料,那影子杀手耳闻刀声,慌忙转过身来,连剑带鞘递出来架住云紫英的刀,毫无表情的脸上却现出一丝诧异又带着些许迷茫之色,急急问道:“这是什么刀法?你跟谁学的?”
云紫英刀被压住,抽不回来,羞愤不已,道:“你杀了我好了!”
影子杀手用剑点在她的咽喉处,继续追问:“快说!”
忽听有人缓缓地说道:“那是相思刀法,是跟我学的。”

第二章 旧识
1
云紫英一听到这人声音,本来想死之心立刻消逝,又惊又喜,叫道:“屈大哥!”
那影子杀手呆呆地站在那儿,喃喃自语:“相思刀,好熟悉的名字,”像在思索什么,云紫英趁机退开几步,脱离了他的剑势。
再见场中已多了一名二十多岁的黑衣佩刀青年,这人来到云紫英身边,关切地问:“英妹,你没事吧?为什么不等我一下就一个人走了?幸亏我来的及时。”
云紫英道:“屈大哥,他就是影子杀手,刚才我亲眼看到他杀了南宫庄主,你要多加小心!”
那青年点点头,道:“我知道。”转向影子杀手,说道:“阁下要见识一下相思刀么?”
却见那影子杀手仍痴痴呆呆地像在思索什么,手中剑犹自伸出,屈姓青年暗自奇怪,等再一看对方相貌,更是大吃一惊,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的上前几步看清楚,忍不住脱口叫道:“二哥!”
2
云紫英听了不由大吃一惊:难倒这人竟是与屈大哥齐名的莫秋雨?他不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了吗?

原来,在几年前,武林中出现了几名年轻的高手,其中就有这刚来的黑衣青年屈春雷,绰号“春雷怒”,另外几人是“烈日神剑”夏云阳,“秋雨潇潇”莫秋雨,“冰雪仙子”梅冷雪,“辣手魔女”,丐帮帮主郭枫等。而屈春雷与莫秋雨却是结拜兄弟,他们还有个结拜大哥叫做玉箫,是大侠玉龙生的儿子,但武功却远远不如二人。不过自从四年前,这几人与想称霸武林的天魔宫宫主“万魔之魔,魔中无敌”魔无敌一场大战后,玉龙生和魔无敌同归于尽,而这几名年轻高手也大都自江湖中消失,只剩下一个屈春雷行侠江湖,成了这几年来最引人瞩目的大侠。云紫英在两年前结识了屈春雷,二人一见钟情,便一直在一起行走江湖,已成为武林中最著名的一对情侣。故此,云紫英知道以上这些事,而莫秋雨到底为何失踪,屈春雷也一直没提过,所以,云紫英心中不由惊疑不定。
3
那影子杀手听到屈春雷说话,猛然一省,看了看屈春雷,迟疑着,又似有点恍忽,道:“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你认得我?”
屈春雷的脾气一向有点急有点暴,所以他的师傅才会让他练相思刀,希望能改变他的性情,但他的外号还是叫做“春雷怒”。此刻,他听对方这么一问,立刻怒从心起,喝道:“别装算了,先接我一刀!”
一刀劈出,正是相思刀中的一招“相思无用”!
那影子杀手一见这一招刀法,不由呆了一呆,但手中的剑已唰的出招,施的不是刺杀南宫雄飞的伤心一剑,却堪堪架住了屈春雷这一刀!
屈春雷只出了这一招,便飞身退出七八丈远,站在云紫英身边,痛心地道:“果然是你,莫二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就算是梅冷雪嫁给了夏云阳,你也没必要去做杀手啊!”他虽然易怒,但也十分细心,刚才这一刀正是他与莫秋雨第一次交手时所用,而莫秋雨也正是用刚才那一招招架,二人也是因此不打不相识。
而影子杀手莫秋雨却又呆住了,似乎正在想什么,口中喃喃自语:“梅冷雪?冷雪儿……”突然间脸色大变,手中剑落地,双手捧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屈春雷见状,忙上前几步,问道:“你,你怎么了?”
却听莫秋雨一声长啸,身形急掠而起,飘向远方!
屈春雷正惊讶之时,突见莫秋雨的身子在空中顿了一下,似乎受到什么阻隔,但随之整个人又像化作一道剑光,眨眼之间,已然不见踪影!在暗处却传来几声惨叫!
屈春雷心念一动:暗中有人,只怕是南宫世家的人!我在这里难免引起误会,先避一避再说!于是一拉云紫英,道:“英妹,我们走!”
4
二人刚走,数十人已来到近前,为首的一名年轻的公子正是南宫世家的少主南宫杰,也就是南宫雄飞的儿子。他摆了摆手道:“不用追了!”
众人止步,南宫杰上前抱起父亲的尸体,没有落泪,只是阴沉着脸,吩咐道:“伍总管,你马上发出报恩令,全力追查这三人的行踪,还有,把影子杀手的真实身份公布天下!”
伍总管道:“是,少庄主。”匆匆离开。
南宫杰这才道:“回庄,准备大丧!”
5
“屈大哥,他真的是莫大侠吗?”云紫英问道。
“我不会认错的,”屈春雷道,“虽然四年没见,但他的相貌并没有多大变化,更何况,他刚才使用的销魂剑法,是他的独门剑法,天下再无第二人会使。只不过,我想不通,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的神智好像有点不清,他会不会是脑袋出了什么毛病?”
“也有可能。”屈春雷换了个话题道,“英妹,你怎么知道影子杀手要刺杀南宫雄飞?”
“那天,我在客栈等你,突然从窗外飞进一把匕首,等我出去,已经找不到人,那匕首上带着一张纸条,就是这张,”她自曩中取出一张纸,递给屈春雷,道,“我看了后,心中着急,就没等你,先赶来了。”
屈春雷见那纸条上写着:影子杀手将于后日刺杀南宫雄飞。看样子写的很匆忙,笔迹却很清秀,似是女子所写。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便收了起来。
云紫英道:“屈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通知玉大哥?”她说的玉大哥便是屈春雷和莫秋雨的结拜大哥玉箫。
屈春雷摇摇头道:“不,玉大哥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了。我不想打扰他。这样吧,我们去找郭枫。”
“就是那个丐帮帮主?”
“他是玉大哥的好友,和我关系也不错,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一定会打听到莫二哥的下落。”

第三章 惊梦
1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她凝视着那支刚刚滴落一滴烛泪的红烛,微微叹了一口气:难道自己也就像这支红烛,燃到尽头,却是在为别人流泪。可是自己也能像这支蜡烛一样终生无悔吗?如果蜡烛真的有心,它还会真的无悔吗?
她苦笑了一下,眉宇间始终笼着一丝淡淡的愁怨。

她来到镜前,将头发解开,立刻一头黑发飘落下来,就像一匹精美的绸缎。她用梳子轻轻的梳理着就像在抚摸着一个美丽的梦。
实际上,不仅仅是她的头发,她身上的一切,她整个人,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惹人怜爱。
可是这样一个让人“我见犹怜”女子, 又哪来如许多的愁绪?
她的名字叫做吟香,是天香楼里最红的姑娘。
2
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一个身形高瘦的灰衣人闯了进来,身上还有七八处伤正淌着血。
这个人正是影子杀手莫秋雨。
他全身上下带着杀气,一双眼神阴冷?人。

吟香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道:“你回来了?”

莫秋雨将门重重关上,上前一把抓住吟香的头发,将她的脸转过来,紧紧盯着她的双眼,冷冷的道:“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终于知道了。
该来的终于来了。
吟香心里暗自叹道。她曾在心中无数次想过,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刻,可是,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她美丽的脸没有一丝表情,他也没有回答莫秋雨的问题,她只是垂着眼,不敢去看莫秋雨的眼神。

莫秋雨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将手松开,轻声道:“对不起。”退开几步,重重坐在一张椅子上。

泪水流过她的脸。

莫秋雨又道:“你告诉我真相,我不为难你。”

好久,吟香才轻声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原来的身份,为何还要回来。”
莫秋雨问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她摇摇头,脸上却露出惊惶之色。
莫秋雨又道:“你不用怕,我既然已经明白过来,就再不会中他的算计,我会保护你的。”
吟香仍然不语。
莫秋雨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不肯说,那也无妨,我在这里等他便是。”
“不,你不能在这里,”吟香急忙道:“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莫秋雨冷冷一笑。

“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他每次来都蒙着脸。”吟香低声道:“莫公子,我知道你的武功也很高,但你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是先走吧,去找你的朋友。我还以为屈大侠能与你一起回来,没想到……”她叹了口气,没说下去。
便在此时,窗外传来一声冷笑。
吟香的脸色顿时变了,急忙道:“莫公子,你快走!”
却见莫秋雨身形一晃,已经掠出。
3
冷清的月色下,一黑衣蒙面人正冷冷的盯着莫秋雨。
莫秋雨呛然拔剑,剑指对方,问道:“你就是……”他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
那人道:“不错,就是我使用摄魂大法控制你让你去杀人。”
“我与你有什么过节,你要这样害我!”
“你想不起来了?”那人口气有点不屑。
“你究竟是谁?”莫秋雨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何时结过这样一个利害的仇家,他曾在师傅面前发过重誓,不枉杀一人,加上他天生心慈手软,所以行走江湖之时,没有杀过一人,连伤人也很少。
“你想不起来,也没关系,”那人道,“只要你再替我杀一个人,我就告诉你真相!”
“你休想!”莫秋雨道,“我要再杀人,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你行吗?”那人冷笑道,“莫说你现在身上有伤,就是你没受伤,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我现在要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
莫秋雨情知他说的不假,自己身上的伤确实很重。
那人又道:“何况,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何必6在乎再多杀一个呢?”
“好,我答应你!”莫秋雨一咬牙道,“杀谁?”
“魔尊。”
那人说完,不再理会莫秋雨,飘身离去。
“魔尊……”
莫秋雨喃喃说道,突然,身子一晃,倒了下来!
4
莫秋雨醒来时,是在一张床上。
他身上的暗器已被取出,伤口也敷上了药,包扎好。
他想起了所有的事。
那天,是夏云阳和梅冷雪成亲的日子。他喝了很多酒,一个人在大街上乱逛。后来,他遇到了那个蒙面人,然后,他就忘了自己是谁,那个蒙面人让他认识了吟香,要他听吟香的话,吟香让他杀谁,他就杀谁。直到昨天,他又碰见了以前的结义兄弟,他的记忆突然恢复了。
这时,吟香端了一个大碗进来,柔声道:“你总算醒了,喝点参汤吧。”
莫秋雨没有拒绝,任凭吟香把参汤喂入自己口中。

第四章 访友

1

云紫英早就听说过郭枫的大名,毕竟那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只要是武林中人,都该有耳闻。但云紫英一直没听屈春雷提起过,那是他的朋友,她只见过屈春雷的结拜大哥玉萧。
云紫英终于见到了这名镇江湖的丐帮帮主。

2

这个人长相也没什么特别,相貌也颇俊秀,年纪与屈春雷差不多。他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床上摆的乱七八糟,全是零食小吃,甚至他身上也摆放了一大堆,什么瓜子花生,什么苹果香蕉,什么猪蹄鸡腿,等等,不下二十余种。
云紫英心中暗道:难道他就是丐帮帮主郭枫?
只听屈春雷道:“郭兄,你好。”
原来他真的就是郭枫。

只见郭枫正将一坛酒举起,自上而下往口中倒,偏偏呛不到他,而且,一滴也没洒到外面。
郭枫喝了一口酒,随手拿起一只猪蹄啃了一口,(看的云紫英直想吐,那么脏,怎么吃的下?〕这才慢悠悠的道:“是屈老三啊,怎么有闲心来看望我老人家?来,请吃,不用客气。”一抬手将刚咬了一口的猪蹄扔向屈春雷。
屈春雷道:“郭兄的东西,小弟享受不起,郭兄还是自己慢用吧。”说话间,挥手发出一股柔和的气劲将猪蹄送回。
郭枫也不在意,接过来又咬了一口,道:“不肯赏脸,那就算了。那位小姑娘就是人称'仙子女侠'的云姑娘吧?嗯,不错,屈老三的眼力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上你们的喜酒。喂,云姑娘,你吃不吃?”
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猪蹄冲云紫英晃了晃,吓的云紫英忙后退几步,连连摆手,道:“我,我不要!”
屈春雷道:“郭兄,别闹了,我来找你有事。”
郭枫冷笑一声,道:“我当然知道你有事,没事你也不会来找我老人家!只不过,你这郭兄郭兄的称呼我,让我很不自在,你是玉萧的拜弟,我可比他大了三辈,你该称我一声郭爷爷才对!就算你不好意思,叫我一声前辈,我老人家也不会太过计较。偏偏你小子不识好歹,非要与我称兄道弟。”
云紫英闻言暗惊:莫非这人年纪很大,只是内功高深,才看上去如此年轻?可是不对,江湖中人明明都说丐帮帮主是个年轻人。
却听屈春雷道:“好了,郭老前辈,晚辈向你赔罪了,行不行?”接着语气一变:“你再说不行,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上前一步,作势要踢那张床。
郭枫差一点从床上蹦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床上有那么多东西的话,口中急忙道:“别踢,我原谅你就是!”
云紫英忍不住大笑起来。
郭枫显得有些无可奈何,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我只不过怕他的臭脚弄脏了我吃的东西。”
云紫英更加忍不住了。
屈春雷道:“郭兄,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郭枫道:“我怎么帮,莫秋雨可是你的结拜兄弟,他武功那么高,又自愿去做杀手,谁管得着?”
“你都知道了?”屈春雷云紫英不由惊讶不已,齐声道。
“废话!南宫世家的主人南宫雄飞被人杀了,凶手影子杀手的真实身份就是当年的'秋雨飘'莫秋雨,这种事我都不知道,那我还当什么丐帮帮主?”郭枫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那你帮我查一下莫二哥的下落,我要在别人找到他之前找到他!”
“还用你说!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莫老二一向不喜欢杀人,他怎么会做了杀手?”
“我也很纳闷,所以才想先一步找到他,问个清楚!”
“你们当时碰到他时,是什么情形?”
云紫英便把自己收到纸条等以往的经过说了一遍。
郭枫听后道:“听你这么说,他的神智好像受人所制。”
屈春雷道:“我也这么想,不过,以他的武功,江湖中有谁能轻易控制住他?”
郭枫哼了一声道:“要控制他的神智,我也做得到,你信不信?不信,我先拿你试一下!”
屈春雷忙道:“我信。”
郭枫笑了,道:“你说的不错,要控制他,确实很难,我只有三成把握。对于你,只有半成。”
“这是为何?”
“他的定力不如你。而且,如在他伤心失意之时,更有把握。”
屈春雷点点头:“原来如此。”
正这时,一名丐帮弟子进来报告:“帮主,有人送了一封信来。”

郭枫接过信,只见上面只有两个字:魔尊。有点摸不着头脑,递给屈云二人,道:“你们看,这什么意思?”
屈春雷大吃一惊,这笔迹与云紫英收到那一张纸条上的一模一样,忙问那弟子:“送信的人呢?”
那弟子答道:“已经走了。”

屈春雷忙晃身形追了出去,云紫英也紧跟在后面。郭枫想栏都来不及,只得叹了口气,问那弟子:“有人跟住了吗?”
那弟子点点头:“陈长老已经跟踪去了。”
郭枫又道:“传令下去,一定要查出送信人的下落和来历。”
那弟子答应了一声,退出屋子。

3

“我就知道你们追不到,”郭枫一脸嘲笑,“人家若想见你们,何必这么偷偷摸摸?”一边说,一边摇着头,一边喝着酒,道:“那张纸条上的字迹和以前那张一样?”
屈春雷点点头。
“那么,莫秋雨下一个要杀的就是魔尊了?”
“很有可能。”
云紫英道:“魔尊司徒绝?那不是天魔宫的大总管吗?”
郭枫叹了口气,只是喝酒。
屈春雷道:“不错,是他。自从魔无敌死后,他也就成了天魔宫的主人。”
云紫英道:“那我们现在赶快赶往天魔宫。”
“这个……”屈春雷不由看看郭枫。

“看我作什么,要去,你们自己去,我可不去。”郭枫道,“当年,他摆那座天魔诛仙大阵,是你我还有莫老二和夏云阳联手破掉的,在我们四人当中,他最恨的就是我,我可不愿自投罗网。”
“可是,他已经答应过魔老前辈,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何况,这件事已经过去四年了,你还怕什么?”
“反正我不去。”
屈春雷道:“好好,我不勉强你,不过,你帮我打听一下一个人的下落。”
“你还想找谁?”
“你先答应我再说。”
“没问题,这种小事我最擅长。”
“梅冷雪,”
“不行!”
“不行也得行,而且你不要惊动我大哥。”
“你……”郭枫很生气,但随即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可千万别再来烦我了。不过,你找她作什么?”
“上次,我看莫二哥像是已经恢复了神智,只是不知道为何不肯见我,我想,若梅姑娘在,他一定不会逃。只有我大哥知道梅姑娘和夏云阳隐居在何处,我又不想让大哥再涉足江湖,以我的脾气两句话不到,肯定露馅,所以只好由你来应付了。”

4

“郭枫,你来得正好,我正准备派人去找你呢。”这是玉箫见到郭枫说的第一句话。
郭枫的心里便暗叫不妙。果然,玉箫接着就问道:“我听说莫二弟就是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的影子杀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句话,郭枫开始后悔,还不如跟着屈春雷一起去天魔宫,他本来已经编了一大套词儿,但现在全排不上用场了,因为玉箫已经听到了风声。看来南宫世家散布消息的本领远远超过了那些长舌妇。
一边的阿莲道:“小郭,你这次来,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件事?”
郭枫只有点点头。

阿莲就是当年武林中人闻之色变的“辣手魔女”,与“冰雪仙子”齐名她是“万魔之魔”魔无敌的女儿,但魔无敌与玉箫的父亲玉龙生却是一辈子的死对头,二人终于互拼身亡。玉箫和阿莲伤心之余,便不再踏足江湖,隐居在洛阳。即使如此,二人还是听说了一点这方面的消息。毕竟,莫秋雨是玉箫的结义兄弟,他正想派人去请郭枫,他与郭枫虽然辈份差的大,但自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

于是郭枫只有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全告诉了玉箫。最后又道:“本来我和屈老三还想瞒着你,想不到你已经知道了。”
玉箫笑了笑,道:“你们也太担心我了,我武功虽然不行,但还有阿莲呢!”
郭枫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玉箫道:“这件事有关莫二弟的生死,我又怎能坐视不理。只是梅冷雪,唉!我实在不想打扰她。”
阿莲道:“要不然,我们去一趟天魔宫,跟司徒叔叔商量一下?莫二弟武功虽高,却不是司徒叔叔的对手。”
阿莲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而且,我也该去看一看司徒叔叔了。”
可是,玉箫能感觉出她的笑容中有一丝苦涩,他知道她想起了什么,因为,他自己也想到了。

第五章 伤心

1

“你一定要去杀魔尊吗?”
莫秋雨点了点头。
“可是,”吟香顿了一下,才小心的说:“你为什么不告诉屈大侠他们真相呢?他们是你的朋友,一定不会不管的。”
莫秋雨摇摇头,道:“我已经杀了那么多人,还有谁会相信?何况,”他沉吟一下,却换了一句话:“你为什么要帮助我恢复记忆?你不怕那人杀了你?”
吟香很想说:就算是天下间所有人都不帮你,我也是站在你身边的。但却说不出口,只是像是自嘲般的一笑,道:“或许,他连杀都不屑于杀我,像我这种小人物,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莫秋雨沉默了一会儿,道:“多谢你这些天来一直照顾我。”
吟香又似是不屑的笑了一下,转身欲出去。
莫秋雨道:“我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行不行?”
“做什么?”
“替我收尸。”
吟香一下子愣住了。

2

自从“万魔之魔”魔无敌死后,天魔宫的势力也一落千丈,当年天魔宫的二十八神魔也仅存五人,还好,有“魔尊”司徒绝在,也没有人敢轻易冒犯天魔宫。

司徒绝的武功其实不在魔无敌之下,但他曾受过魔无敌的大恩,所以,他发过誓,只要有自己在的一天,就有魔无敌在,就要帮助魔无敌称霸武林。但是,魔无敌却已经死了四年了,他却仍活在世上。

这几天天魔宫来了几名客人,这使司徒绝又想起了他不愿忆起的往事,这几人都与魔无敌的死有关,如果不是他已经答应了魔无敌不再追究,他一定会杀这些人,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而且魔无敌的女儿阿莲也在其中,他不能违背魔无敌的命令。
所以,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3

莫秋雨来到天魔宫时,是在晚上。这几年的杀手生活使他已习惯于晚上行动。

他知道自己一定不是司徒绝的对手,当年他与屈春雷、夏云阳联手也没有胜过司徒绝,而今,只有自己一人。可是,他必须要来杀司徒绝,只有杀了司徒绝,他才能再见到那害自己的人,才能为自己报仇。他也是准备送死的,如果杀不了司徒绝,那就死在他的手里好了。他曾在师尊面前发过重誓不枉杀一人,但这几年来却连杀了三十多人,虽然他是受人所制,但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他单人单剑,一路上毫无阻碍,一直闯入了天魔宫的有来无回院。

这时候,一弯残月正挂在天边,微弱的月光显得偌大的院落十分的冷清寂寥。

一名瘦削的白衣人背对着莫秋雨,端坐在一张椅子上。

莫秋雨突然感到一阵无来由的寒意,他暗自打了一个冷战,大声道:“司徒绝,我要杀你!”

不知为何,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竟没有一丝杀机,也许他还是像过去一样,从来没有真正想杀过谁——当然,那蒙面人除外。

那白衣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4

莫秋雨只觉得脑袋“ 嗡”的一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直到那白衣人优雅地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比雪还清、比梅更艳的面容,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幽怨,轻轻的道了一声:“莫公子,你好。”

莫秋雨的心口似乎被巨锤撞了一下,又像有什么东西压着,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他没有想到,他会在此时此刻见到这张脸,这个人。他曾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过她的倩影,却总是看不清这个美丽的女子。莫秋雨低低的似乎呻吟一般的声音道:“冷雪,怎么是你?”整个人只觉得软绵绵的,像漂浮在虚空中,又像在梦中。
梅冷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莫公子,是我。还好,你还认得我,你还记得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莫秋雨当初一直痴恋梅冷雪,但梅冷雪却与夏云阳志同道合,对他十分冷淡。这几句话,却说的莫秋雨胸中热血沸腾,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道:“冷雪,我……”

梅冷雪微笑着说道:“莫公子,这几年,我和云阳隐居在乡下,生活的很好,你一直都希望我过的快乐,对不对?”
莫秋雨的心蓦地冷了下来,梅冷雪已经和夏云阳成亲四年了,自己为何还要如此失态?他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勉强笑道:“当然,只要你幸福,我就很开心。”
梅冷雪幽幽地道:“可是,如果你并不开心,我又怎能过的心安?莫公子,这几年,你怎么样?你也该成家了吧!”
莫秋雨已恢复了常态,说道:“是啊,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对了,夏兄呢,他也好吧?”
便听一男子道:“莫兄,小弟还好,莫兄,你也好。”

5

随着话音,闪出一人,正是当年的“烈日神剑”夏云阳。他的样子比以前变了很多,留了胡子,人也发福了,肚子微凸。他手中还牵着一名二三岁的小孩,一见梅冷雪便叫:“妈妈。”扑在她怀里。
梅冷雪道:“天星,这是莫伯伯。”
天星立刻叫了一声:“莫伯伯。”
夏云阳道:“莫兄,这是我和冷雪的孩子,叫做天星。”

莫秋雨点点头,“嗯”了一声,却有些发怔。心中不由想起了往事,不知为何却突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如果当初我不是心慈手软,冷雪会不会喜欢我?要是我当时狠下心来,在夏云阳想害我之时,杀了他,冷雪会不会嫁给我?
他心中这个念头一起,便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越来越强盛起来,脑中似乎有个声音在说:“杀了他,杀了他,……”他做杀手时的杀气也不知不觉被引发。
也许这一直是他心里的魔障,只不过,在以前他一直能够压抑的住,但现在,他在四年内杀了三十多名高手,早已不能像以前那样能按下心来。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杀人了!一时之间,两种思想在他脑海中交战,他痛苦之极,双手抱住了脑袋。
夏云阳并不知他此刻正在想什么,忙问道:“莫兄,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就在这时,莫秋雨大叫一声,一道淡淡的剑影闪过。
夏云阳只觉得心口似乎微痛了一下,便缓缓的倒下,鲜血自他的口中流出。
梅冷雪惊呆了,夏天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父亲倒下,不由得哭叫起来。

6

“莫公子,”梅冷雪缓缓的道,她的脸上有一丝凄艳的笑意,“我和云阳都曾经害过你,她死在你的手里也是应该的。”

莫秋雨有点迷惑地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夏云阳,脑海中一片混乱:怎么会事?是我杀了他吗?他张口道:“冷雪,我……”

梅冷雪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说什么,云阳的武功在四年前就已经废了,我发誓要陪伴他一生一世,我们夫妻都欠过你,他既然已经死了,我也该跟着一块去。我唯一放不下的是这个孩子,莫公子,请你答应我,收他做义子,照顾他,好不好?”
莫秋雨只觉得脑中乱成一片,只迷迷糊糊的说道:“好,……”

梅冷雪又微微笑了笑,抱住了天星,柔声道:“乖星儿,别哭,以后只有你义父照顾你了,你可要乖乖的听话……”突然之间,身子一栽,倒在夏云阳身上,却是一柄匕首插中了心脏。
天星大哭起来:“妈妈……”

莫秋雨的心沉了下去:冷雪死了。冷雪死了?冷雪死了!是我害死了她!……
他呆呆地站着,脑子似乎变成了空的,耳边只有一个小孩地哭声。但一个念头却清晰地在脑海中浮现:“杀了这个小孩,你就可以和他一起去见冷雪了!”
莫秋雨木然地拔出了长剑。

就在这刹那间,传来一声大喝:“你想干什么?”

屈春雷拦在了天星身前,怒视着莫秋雨,痛心地道:“你,你竟然杀了夏兄和梅姑娘,你真不是人!”
莫秋雨看了看屈春雷,迷迷糊糊地想:“这人是谁?好像有点眼熟。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头又痛起来。“我要离开这里。”好像有人这样对他说,当他这样想时,头立刻不痛了。于是,他转过身,施展轻功,跳出高墙。
屈春雷更加生气:“想走,没那么容易!”立刻追了过去。

7

玉箫的面上没有一点悲伤之色,只是微微似在叹息。
但他的眼神中流露的伤心之意,让正在哄着天星的云紫英更加担忧。
“玉大哥,你不要难过,这不关你的事。”
“他们夫妻是我请来的。”
玉箫淡淡说道。
他自袖中取出一支碧玉箫,放在唇边,轻轻的吹起来。
箫声萧瑟,如在诉说一个凄怨的故事。

等云紫英回过神来,才发觉玉箫和小天星已经不见了。

8

屈春雷的轻功与莫秋雨相去不远,他一直在莫秋雨身后两丈多远。
正追着,莫秋雨突然停下来,转回身,冷冷的盯着屈春雷。
屈春雷也稳住身形,心地突然无由的升起一丝恐惧。

不知从何处闪出来一名黑衣蒙面人,用一种奇异的声音对莫秋雨道:“杀了他!”
莫秋雨的手立刻按在剑柄上。
一股无边的萧杀袭向屈春雷。
屈春雷顿时明白了许多事,但他已来不及将这些事告诉别人。
他只有拔刀。
刀意如梦,刀华如月。
“梦中相思”是这一刀的名字。
愈是好梦愈让人眷恋,但也更容易惊醒。
这一刀就像一个春夜里的春梦,令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只可惜,莫秋雨本人早已陷入另一场梦中,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一刀究竟能不能敌住莫秋雨的“伤心一剑”?
屈春雷不知道。
相思的刀在半空中突然一折,疾斩向那黑衣蒙面人!
这一刀蕴含着屈春雷全身的功力,他矢志要将那人斩于刀下!
他已看出,莫秋雨已被对方控制,对方想让自己与莫秋雨互拼,但自己偏偏不让他遂愿。自己宁可死在莫秋雨剑下,也要先杀了这蒙面人!

那蒙面人没有想到屈春雷这一刀竟然斩向自己,但他反应也快到了极点,他的身形倏的闪开!
刀光闪过,那蒙面人的胸前被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屈春雷这尽全力的偷袭的一刀竟然只使他受了伤!
屈春雷想不出谁会有这么高的武功,他也无法也没有时间再去想了。
莫秋雨的剑气已至。
真的有一种伤心的感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刀风破空之声传来。
三柄飞刀穿过莫秋雨的剑气!
还有三柄飞刀射向那蒙面人!
那蒙面人急忙喝道:“走!”闪过飞刀,身形急退。
莫秋雨闻言,提剑紧跟在后面,离开。

屈春雷吐出一口鲜血,转过身,冲及时赶来救了自己一命的阿莲道:“大嫂,多亏你来了,要不然我……”却一口气提不上来,接不下去。
阿莲忙道:“三弟,别忙说话。”上前几步,伸掌贴在屈春雷背心,输了一股真气。

9

吟香坐在马车上,车上有一具棺材。

她一直在等莫秋雨回来,脑海中浮现着莫秋雨的话:“如果天亮之前我没有回来,你去天魔宫把我的尸体拉回来,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司徒绝不会为难你的。”
她的心中一直在祈祷:“不,你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这时,她看到了莫秋雨,以及那蒙面人。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但她动也没动。

“她是谁?”莫秋雨只觉得这女子很眼熟,却想不起来。
那蒙面人的声音很温和,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她是你的妻子吟香,你不记得了吗?”
莫秋雨道:“我妻子?”
那蒙面人道:“不错,刚才那个人是你的仇人,你一定要杀了他。”
莫秋雨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那蒙面人道:“现在你先去杀了丐帮帮主郭枫,他也是你的仇人。”
莫秋雨道:“我会杀了他。”
那蒙面人满意的点点头,飘身离去。

吟香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她和莫秋雨仍然逃不脱那人的掌握。
“吟香,你不高兴吗?”莫秋雨奇怪的问。
“不,我很高兴。”

下篇 剑

第六章 摄魂

1

莫秋雨和吟香闯入了丐帮总舵。
奇怪的是,二人一路上竟没有遇上任何阻碍,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过。
莫秋雨倒没有什么,吟香却不禁有点心神不安:这江湖第一大帮怎么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其中难道有诈?
二人一直往里闯,直到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屋子。
屋里有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人 ,除了这个人,床上其它地方堆的全是各种小吃和酒。
二人进来时,这个人正喝着酒,啃着鸡腿,不时还扔几颗花生米在嘴里。
这个人见二人进来,还笑眯眯的冲二人打个招呼,道:“喂,你们好,要不要也尝尝?”晃晃手中的酒和鸡腿。
这个人当然就是郭枫。

2

吟香不由暗暗皱眉,心道:“莫非这人是个疯子?”
莫秋雨却喝问道:“你就是郭枫吗?”
郭枫点点头道:“不错,我就是郭枫,郭枫就是我,如假包换!”
“好,那你去死吧!”莫秋雨道。
说罢,拔出长剑,一剑刺过去,其势迅猛无匹!

郭枫大吃一惊,料不到莫秋雨说动手就动手,情急之下,手中的酒坛和鸡腿全飞向莫秋雨,脚用力蹬出,身子向后滑开,双手横扫,床上的东西全飞了起来!
剑光闪过,这些东西纷纷落下!

剑光又闪,莫秋雨发出了他的第二剑!
郭枫的身子却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在无余力招架这一剑,不由大叫起来:“唐思思,快让他住手!”
唐思思是谁?郭枫莫非真的疯了?

吟香的身子却猛然一震,脸上却露出震惊之色,口中叫道:“住手!”
莫秋雨对她倒是言听计从,硬生生收回了剑招,退到她的身边。

郭枫惊出了一身冷汗,暗呼侥幸:幸好自己那帮徒孙查到了这女人的来历!

原来,这些天,郭枫已令人查到了莫秋雨和吟香的落脚之处,只因玉箫、屈春雷等人已经赶去了天魔宫,而且,有消息说莫秋雨也已动身,所以,就没有多加理会。 不想,今日一大早,就接到手下弟子报告,说莫秋雨、吟香正赶往自己这里,郭枫心中奇怪:莫秋雨不是去天魔宫了吗怎么会到这儿?
郭枫知道莫秋雨武功高强,自己手下那些弟子若要阻拦,只是送死,便下令:所有丐帮弟子一律撤出总舵,等候命令。
只不过,郭枫没有想到,莫秋雨会一见自己的面,便猛下杀手。

3

吟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原来的姓名?”
郭枫笑道:“唐门第十八代掌门唐天骄的女儿唐思思姑娘,我若连这都不知道,还怎么做丐帮的帮主?我还听说唐姑娘是从唐门逃出来的。”
莫秋雨道:“吟香,他说什么?”
吟香摇摇头道:“没事,莫大哥,你先出去,我问他点事。”
莫秋雨有点迟疑:“可是他......”
吟香笑道:“有事我再叫你,你放心好了。”
莫秋雨这才出了房门。

郭枫道:“唐姑娘,你想问什么?”
唐思思却没有回答,只是叹了一口气。
郭枫又道:“唐姑娘,控制莫秋雨,不是你们唐门做的吧?”
唐思思轻轻点头,道:“不是。”
郭枫心又放下一半,接着问道:“唐姑娘,那你为什么要帮助莫秋雨恢复记忆?能告诉我吗?”
唐思思垂下头,没有回答他的话,却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能相信你吗?”
郭枫笑道:“那么你相信谁?屈春雷?”
唐思思幽叹一声。
郭枫又问道:“唐姑娘你很爱莫秋雨吧!”
唐思思身子猛的一震,抬起头,道:“这有什么关系?”
郭枫知道自己又猜对了,道:“你要是不爱他,你怎么会千方百计通知屈春雷他的消息呢?不过我不明白天魔宫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何忍心看着莫秋雨失去神智。”
唐思思冷笑一声:“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花了两年时间才查知他的真实身份,得知屈春雷是他的结义兄弟,才偷偷通知他,希望他他能帮他,结果呢?”她摇摇头,不愿再说下去。
郭枫道:“天魔宫到底出了什么事?”
唐思思摇头:“我不清楚,本来他神智已经恢复了,可是从天魔宫出来后就被那人控制,变成这样子。”
郭枫奇道:“那人是谁?”
唐思思道:“我不知道,他让我带莫公子来杀你,可我......我实在不忍心看他杀他的朋友。”
郭枫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屈春雷,玉箫阿莲还有夏云阳梅冷雪都已经赶往天魔宫,莫秋雨怎么会......”
唐思思闻言则惊骇不已,不由打了一个寒战:“他们都去了?那个人,......那个人,......”她说不下去,脸色变的又怕又惊。
郭枫当然明白她的意思,那个人竟能在这么都高手监视之下控制莫秋雨,实在太可怕了。他忙道:“唐姑娘,那人知道你背叛他吗?”
唐思思不屑一笑:“当然知道,不过他料不到还会背叛他,再说,我背叛又有什么用,莫公子仍然被他控制,他根本不在乎我背叛他,随时都能要我的命。”
郭枫道:“唐姑娘,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已经不在乎什么,你何不相信我一次,我来帮助莫秋雨恢复神智,查出那暗中之人的真面目。”
唐思思淡淡地说:“相信你也无不可,大不了不过一死而已。反正我也活够了。”
郭枫点点头:“好,那你先帮我制住莫秋雨,让他不能活动。”
唐思思毫不犹豫,叫进莫秋雨,点了莫秋雨十二道大穴,莫秋雨对她十分信任 也没反抗。
唐思思又问:“接下来该做什么?”她也不知为何会对眼前这个人如此信任,或许她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吧。
郭枫道:“我会用他做诱饵,引那人出来,我就不信世上有什么人当年四大高手再加上玉箫阿莲还有你我,以及魔尊司徒绝手里逃脱。”

4

莫秋雨在屈春雷和唐思思阿莲的保护下进入了天魔宫。
这是郭枫的主意,他联系上了屈春雷和阿莲,得知了天魔宫中发生的一切,便提议在天魔宫设局。屈春雷阿莲也表示赞同,况且,“魔尊”司徒绝不但武功极高,也精通奇门遁甲和异术,也许他能医好莫秋雨。
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司徒绝听了莫秋雨的情形,先是沉思了一会儿,接着摇头,说:“这是属于摄魂大法一类的功夫除非施术者亲自化解,或他本身定力高,不受所惑,旁人无能为力。”
郭枫对此道也颇有研究,知他所言不虚。
司徒绝又道:“你们在天魔宫设局也无不可,不过我不会参与,阿莲,这天魔宫本是你爹的,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一切任你自便。”
阿莲忙道:“司徒叔叔,你太客气了。”
司徒绝似是十分疲惫,道:“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们大家自便吧。”
也不理会众人,自行回房。
众人虽觉奇怪,也没多想,当下商量了一下御敌之策。

5

莫秋雨仍然被制住四处大穴,由唐思思照料。
此刻已快三更,但唐思思却仍无困意,不知为何自她来到天魔宫便觉得有点心神不宁,总觉得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她虽然自觉已看淡生死。但仍十分不安。床上的莫秋雨睡的十分安静,象个孩子一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
唐思思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脸。
莫秋雨突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唐思思一愣,道:“莫大哥......”忽然想起莫秋雨已被制住四处大穴,怎会......她不及多想,一掌拍碎窗户,弹出一支响箭,射至天空。

屈春雷一直很矛盾:云紫英的父母都死在莫秋雨手中,自己曾答应一定帮云紫英报仇,而莫秋雨却是为人所控制,才会杀人,就算自己不想追究,云紫英又会怎么想!况且那三十多名武林高手都是死在莫秋雨剑下,此事要想平息,只怕很难。
可是,不管怎么说莫秋雨都是他结义兄弟,患难之交。
屈春雷不知唐思思是否已经休息,但他想看一看莫秋雨。于是便起身出了门,正好看见云紫英走了出来,便问:“这么晚了,怎么不睡觉?”
云紫英却似未闻,毫无反应,突然一刀劈向屈春雷!

莫秋雨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几步迈出门。
唐思思忙跟了出去,只见院外远远站着一黑衣蒙面人,莫秋雨想奔向那人,但却被院中的树木花草拦住,始终走不出去。
唐思思想起那是郭枫利用院中所种树木花草,又增添了一些其它的事物,所设的一座奇阵,当下不再担心,转身回屋。
却听那蒙面人发出一阵奇异的声音。
莫秋雨听到那声音立刻回身跟在唐思思身后进屋,身上却透出一股杀气。
唐思思一惊道:“莫大哥,你要干什么?”一挥衣袖,一蓬药粉洒向莫秋雨面门。
莫秋雨晃身闪过,已将长剑拔出。
一股萧杀之意浸透唐思思全身,她当然明白莫秋雨的武功有多高,她凄然一笑,闭目等死,脑中掠过一个念头:原来死在这伤心剑下的人真的很伤心。
有什么比死在心爱的人手中更伤心呢?

云紫英当然不是屈春雷的对手。
屈春雷闪了几刀连叫几声,却见云紫英痴呆呆毫无反应,情知他心智被人所制,当下夺下云紫英的刀连点她数处穴道,将她制住,正这时他看到了空中一道焰火,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哨声,那是郭枫交给唐思思的信号箫。
屈春雷急忙将云紫英放在屋内床上,赶了过去。


第七章 剑

1

唐思思没有死。

在这刹那间,郭枫已疾冲进来。那信号箭是他制作的,唐思思一发出信号,他第一个知道,所以,他第一个赶过来。
郭枫手中的打狗棒急点莫秋雨的背心要穴,想先逼莫秋雨回剑自保,但莫秋雨神智已失,对郭枫这一棒毫不理会。更可怕的是,那蒙面人已经尾随郭枫进来,自后面一掌拍向郭枫的后脑!

如果不是阿莲和屈春雷也及时赶到的话,唐思思和郭枫就真的要命归黄泉了。

阿莲一扬手,打出九柄飞刀,后发先至,切断了莫秋雨的剑气!
唐思思顿时感到压力全失,忙向后退开。
屈春雷的“梦中相思刀”施展出来,就像一场无边的迷梦,令人无法脱身,也将那蒙面人笼在当中。
但那蒙面人却像是梦中孤魂,独行其是,丝毫不为之所动,数招一过,反而克制的屈春雷的刀法不能尽展。
阿莲见势不妙,忙拔出两把飞刀,上前与屈春雷联手,这才敌住了那蒙面人!

郭枫早已趁机滚开,闪过那蒙面人的掌力,那一棒自然也没有刺中莫秋雨。

莫秋雨那一剑被阿莲的飞刀挡住,便立在那儿,有点迷惑的看了看周围的人,及手中的长剑,问道:“香儿,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阿莲和屈春雷这一轮急攻,竟迫得那蒙面人一时无法分出心神施法控制莫秋雨。
唐思思惊魂未定,见莫秋雨此刻不受那蒙面人控制,于是忙道:“莫大哥,你赶快杀了那蒙面的恶人,他才是我们的仇人,他还想杀我!”
莫秋雨虽然有些不解,但对唐思思的话却十分听从,道了一声:“好,我马上杀了他!”立即转向那蒙面人与阿莲、屈春雷的战团。

但那蒙面人就在这时候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莫秋雨的神色立刻变了,手中的剑不由自主的渐渐垂下,目光也变得呆滞起来。
郭枫突然也尖啸起来,他也懂得“摄魂大法”这一类的功夫,他本来是想也上前围攻那蒙面人,但见莫秋雨又被那人控制,便急忙也发出声音来扰乱那蒙面人的啸声,并与他对抗,这纯粹是二人以内力以及法术的较量。郭枫的内功自不如对方,但那蒙面人还要同时应付阿莲和屈春雷的围攻,只分得出三分力量来控制莫秋雨,所以郭枫才能与之相抗衡一时,莫秋雨的脸色缓和下来。
唐思思柔声道:“莫大哥,他不是好人,你不要听他的。”
莫秋雨脸色变幻不定,脸上的肌肉也跳个不停,牙关紧咬,显然内心正在做激烈的挣扎。
突然,他“啊”的一声大叫,手中的长剑“呛哴落地,双手抱住头,倒在地上,呻吟不已。
唐思思急忙飘身过来,伸手搀扶,问道:“莫大哥,你怎么样?”
郭枫也飞身上前,手中竹棒连点莫秋雨六处大穴,对唐思思道:“快带他出去!”
提起莫秋雨的身子,抢出屋子,把莫秋雨和唐思思送出去,又急忙赶回来,却发现屋内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2

阿莲和屈春雷苦斗那蒙面人,尽处下风!
突然间,二人感到压力大增!
这时,正是郭枫送莫秋雨、唐思思出屋之时。
于是,屈春雷只有发出了他“相思刀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咫尺天涯,魂断相思”。
刀在那蒙面人身前所发,但他的周身前后左右却全部被刀气所罩!
只有一处例外,那是他的左胸 。

屈春雷故意留下了这个破绽,因为有阿莲的飞刀,他相信阿莲一定能抓住这个机会,那蒙面人的左胸,曾被屈春雷斩中过一刀。
阿莲果然抓住了时机,射出了她的飞刀——她竭尽全力的一刀!
但结果如何呢?

郭枫只看到阿莲和屈春雷飞出屋的身影,重重落在院中。
二人俱受了重伤,虽不致命,但已无力再战。
郭枫伸棒拦在二人身前,道:“你们快出去,我来对付他!”

阿莲和屈春雷自知无法相助郭枫,二人都不懂郭枫的阵法,留在这儿,反而碍事,只好蹒跚出阵。

3

那蒙面人已经来到近前,冷冷的盯着郭枫,盯的郭枫心里直发毛,又惊又怕:这人究竟是谁?武功如此厉害,竟能轻易击败阿莲和屈春雷!
郭枫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他已别无选择了,阿莲与屈春雷已经受了重伤,如今只有自己能勉强与之一战了。玉箫不在,何况就算他在,也未必能帮上忙。玉箫先天经脉受损,一直无法习练高深的武功。
现在,自己所能依仗的只有这仓促布下的“九天九地诛魔阵”了。

那蒙面人却不急于动手,只是站着不动。郭枫微觉奇怪,只见那蒙面人的黑巾之下,嘴唇似乎在动,心知对方又在施展摄心术,当下,不敢再拖延下去,他立刻发动了他在院中布下的“九天九地诛魔阵”!
就在他发动阵法之际,他发现那蒙面人的黑巾之下竟像有液体正滴落,不由心中一宽:原来他也受伤不轻。立刻信心大增!

4

阿莲和屈春雷退出阵,见莫秋雨在地上不省人事,唐思思正站在一旁着急的望向阵中,见了二人如此形象,不由苦笑一下,并不说话。
二人也望向阵中,却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里面似乎一片漆黑,十分寂静,没有半点动静,不禁暗自着急,把希望全寄托在郭枫身上,希望郭枫能够应付得了那蒙面人。

突然,一条人影闪出,挥刀斩向屈春雷,屈春雷已无力招架闪避,幸亏唐思思及时出手,抓起屈春雷的刀替他挡了一刀。
这人正是云紫英,她心神受人所制,一心只想着杀屈春雷,便和唐思思斗在一处。

正这时,倒在地上的莫秋雨突然睁开眼睛,站起来,一步一步朝阵中走去。阿莲和屈春雷忙连声喝叫,但莫秋雨神智已失,充耳不闻。反而是唐思思一分神,差一点儿被云紫英砍中,还好,云紫英神志不清,只想着冲过去杀屈春雷。
莫秋雨走到阵边,却突然止住脚步,似在凝神听什么。
阿莲又惊又喜,叫道:“是玉箫。”她听到了玉箫的箫声。
果然,只见玉箫一边吹着他的那支玉箫,一边走过来。

不但是莫秋雨,连云紫英的动作也缓了下来,唐思思趁机撒出一蓬药粉把她迷倒。

5

郭枫所布下的“九天九地诛魔阵”旨在利用周围环境事物对人的各种感觉产生的影响,使人产生幻觉,令陷入阵中的人感觉自己看不到、听不到、触不到、想不到任何事物,如置身虚无缥缈之间,甚至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然后在对方惊惶之下,发动阵法,一举制之。
但那蒙面人好像对自己这阵法十分熟悉,丝毫不受所制。他只是一动不动地静立在那儿,像一座石像,不为周围虚幻左右,又像是真的失去了思想,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让郭枫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人究竟是谁?难道会是……”

郭枫已来不及细想,他也等不下去了,阵法一旦发动,他自己也无法控制,不仅仅是他发动阵,而是阵法带动他!更何况那蒙面人显然深知阵法的奥妙,不但不受阵法所制,还正在施展“
摄心术”控制阵外的莫秋雨。
于是,郭枫使出了丐帮的绝学“降龙十八掌”加上整座大阵的力量全力攻向那蒙面人!

那蒙面人无处躲闪,因为是整座阵的力量向他压来,他却正处在阵的中央,他也只有蕴聚全身的功力硬接郭枫这一击!

阵外之人只听见一声巨响,便见郭枫从阵中飞出来,直撞在院墙上,轰然一声,墙被撞塌!
而再看那阵,已然破去,阵中的蒙面人似矮了一截,却是他把郭枫这一击的大部分力量传到脚下,把地面硬踩下一尺多深!

阵外却发生了另一番变化。

就在郭枫被震飞之际,玉箫手中的箫突然片片碎裂,箫声自然也随之消失,他的唇边渗出一丝鲜血。
莫秋雨突然蹿了出去!
他直扑向那蒙面人!
人尚在半空,手一挥,一道剑气发出,正中那蒙面人的左胸!
正是他的伤心一剑!
那蒙面人身子晃了一晃,向后仰倒,口中喷出了鲜血!

6

莫秋雨怔了一会儿,突然举起手掌拍向自己的天灵!
唐思思惊叫道:“不要!”
玉箫却喊道:“你忘了冷雪的话了么?”
莫秋雨的手停在头顶上方,不动。
玉箫又道:“你以为你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如果你死了,你的罪就永远无法赎清!还有,你忘了冷雪临死前的嘱托了吗?”
莫秋雨的手终于慢慢的放下来。

7

郭枫从地上爬起来,过来伸手揭下那蒙面人的蒙面巾,不由连退几步,道:“果然是他!”
阿莲脱口叫道:“司徒叔叔!怎么……”
玉箫叹了口气,伸手搂住她的肩。

不错,那人正是“魔尊”司徒绝,除了司徒绝,谁还能有这么高的武功?除了他,又有谁能在天魔宫来去自如?
可是,司徒绝为什么要这么做?


末篇 结局

第八章 真相

1

在司徒绝的卧室里,有他记录的日志。
其中有一部分记录着一些恍惚迷离的话语,就像一个个残缺不全的梦,却含有莫秋雨杀人的信息,以及司徒绝醒来后感到迷惑不解的记载。
旁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莫秋雨却恍然大悟,道:“原来他有离魂症,他在梦游时用摄魂大法控制了我,只怕刚开始他自己都不知道。”莫秋雨的师父是一代神医“九转还魂”邱逢春,他的医术也很高明,所以他对于这种奇症并不陌生。
果然,到了后来,司徒绝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但他已无法自拔,也无法回头。他受过魔无敌的大恩,却无法为魔无敌报仇,痛苦之极,终于在夏云阳与梅冷雪成亲当晚,少年时因受重大磨难所患的梦游症又发作了,却在梦游时遇到了因伤心失意喝的大醉的莫秋雨,于是,他便使用“摄魂大法”控制了莫秋雨,让他不停的杀人,以泄自己的怨愤,并完成魔无敌未完的心愿。等到阿莲和玉箫与夏云阳梅冷雪等人来到天魔宫后,司徒绝已经彻底相信一切是自己所为,他很想控制住自己,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他一睡着,就忘却了一切。

至于他为什么会在莫秋雨第一次恢复记忆时,让莫秋雨来刺杀自己,却无人能想明白。也许,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该违背魔无敌的遗言,才会产生让别人杀死自己的念头;也许,当他在梦中时,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让莫秋雨刺杀自己,正好借此机会引出夏云阳和梅冷雪吧。反正,他人已经死了,这其中的缘由,再没有人能够知晓。


第九章 尾声

1

唐思思突然感到,自己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
她认识莫秋雨时,莫秋雨是在梦中,她爱上了莫秋雨,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可是现在,莫秋雨已经醒了,莫秋雨本来爱的是梅冷雪,自己再留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她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天地虽大,可没有一处,是她能够停留的地方。她的家本来是在唐门--蜀中唐门,但早已逃离了那里,成了唐门的叛徒。
如果她不帮助莫秋雨恢复记忆,也许,她会平平安安的度过下半生,也许,莫秋雨会一辈子都在她的身边。可是,她并不后悔,只要她已真正爱过,她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也许,仅仅有那么一点遗憾。
想到这里,唐思思只觉得有一丝苦涩涌上心头,她想笑一笑,可是却落下两行清泪。
她檫干眼睛,终于笑了一下,却蓦地站住了--
她看到一个人正站在她身前不远处,微笑着看着她,他一边微笑着,一边道:“你为什么不等我一下?”
她的眼泪一下子又模糊了她的双眼。
那是莫秋雨。

2

或许,这应该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可是,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
莫秋雨就是影子杀手,江湖上已经人人皆知,那些死在莫秋雨剑下的人的亲人弟子,又怎么会放过莫秋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