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买这两种车!看了吓S人……[转帖]

ligangwei 收藏 0 384
导读:千万不要买这两种车!看了吓S人……[转帖]

千万不要买这两种车!看了吓S人……

刚刚在一个论坛上看到的帖子……

日本车在其他国家质量都是可以的。但是到了中国偷工减料到疯狂的地步。
日本人不把中国人的性命当回事,你们还去买吗?

广本婚礼事件

2005年1月9日这天,对于正要新婚的杭州石桥镇新郎周先生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当天,周先生的迎亲车队中的一辆本田雅阁轿车突然发生重大车祸,一人当场死亡,四人受重伤,雅阁车也从车身中间断裂为两截。10日,这起重大交通事故已经升级为特大交通事故,在这起车祸中受伤的两名重伤员,经抢救无效先后死亡。至此,这起大车祸造成三死两伤。

根据当地媒体对事故司机的采访,出事的广本雅阁车因为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缴费时拉大了与前面的迎亲车队的距离后,加速追赶的过程中,与前方大约10米处一只大黄狗相撞,车内方向盘的气囊弹出来,挡住了司机的视线,由此酿成车祸,成为杭州市2005年发生的第一起特大交通事故。

从事故现场分析,本田车在这个瞬间的行驶方向偏向左侧,划了一道长长的弧线,侧滑50多米远,然后车头撞上了低矮的花坛。巨大惯性使车身打转,车后部又重重撞在连接花坛的水泥隔离墩上(这里正好是上塘高架引桥的起点,花坛变水泥墩)。崭新的广州本田轿车当场解体,断为两截,两前轮承载的驾驶室翻到对面车道;两后轮承载的车体在原先车道上;车后座上三名乘客,均被甩出车外,重重摔在马路上……

婚礼门事件的发生,使得公众对广本雅阁自身的质量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上海交通大学车身技术研究中心储国平博士就曾经表态:“虽然婚礼们事件的具体原因很难判断,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次轿厢断裂,肯定和设计以及制造质量有关,而且很明显。断裂的部位在轿厢前后钢板的焊接连接处,能不能断定焊接质量还不能肯定,但是作为主要缓冲以及吸能装置的轿厢侧围没有起到作用,我觉得非常奇怪。”

无独有偶,在广本婚礼门事件前后,各地相继出现的广本事故则似乎印证了人们的担心:

1月8日,在长春紫荆花饭店门口,一辆广本雅阁被大众捷达以不到50KM速度侧面撞击撞瘪,触目惊心;

1月27日,苏州,东南得利卡追尾广本,结果广本雅阁车完全变形;

在事故发生后,浙江省的质量检测监督相关部门也参与进来,对于此次发生事故的原因进行了调查。

然而,让人不解也难以谅解的是,面对中国消费者接二连三的死伤;面对公众和媒体的质疑,广本高层不仅没有反思,反而接二连三地推出了一系列营销活动:2005年1月24日,在“婚礼门”事件遇难者尸骨未寒,其亲人仍沉浸在追思逝者的悲痛气氛中,广本却推出了“喜迎春”服务双周活动。在该活动发给各个新闻单位的新闻稿中,广本对雅阁轿车的性能、质量似乎也是在分外的渲染,该稿称,雅阁轿车在2004年“凭借自身优异的品质,在北美地区同级轿车销量排行榜中名列前茅”,就是在事发地的中国,雅阁也是称誉有加,2004年的销售量是105000多辆,居国内中高档轿车销售榜首位。甚至“本田-英美车队车手佐藤琢磨在试驾了广州本田生产的雅阁和飞度后,颇为“惊讶”地说:‘感觉比日本生产的还要好’”。其故作姿态以挑战、侮辱中国消费者的行径已如司马昭之心;2月28日,挑战行径进一步升级。这天,广本举行了更加盛大的第五十万辆轿车下线仪式,并接连抛出三枚重磅炸弹新奥德赛下线、05款雅阁新价上市、零部件整体降价。为转移媒体和消费者的注意力,企图最大程度地削弱杭州雅阁车祸案带来的负面影响,广本不惜重金。

     在对待婚礼门事件上,广州本田显示出了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面对亚洲各国强烈抗议时相同的傲慢神态。广本总经理、日方代表 川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首次表态也是极其含糊,“在杭州雅阁车祸案的调查中,广本厂方一直在配合相关部门的行动。不管最后车祸的鉴定结果会怎样,广本都会给全国消费者一个说法。如果鉴定结果表明广本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厂家肯定会给消费者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

但时至今日,广本婚礼门事件如同日本对二战罪行拒不谢罪一样,仍然不了了之。

帕萨特自燃被毁后的扯皮与官司


图:上海复旦张江公司的帕萨特自燃后成了一个铁架子。

一辆买了只有9个月的帕萨特豪华轿车,在正常行驶时突然起火,新车被烧毁。接下来发生的事,是许多汽车用户可能会遇到的难题:厂商自己给自己做鉴定说没有质量问题,用户不服,告到法院,但用户怎样才能证明汽车的质量缺陷呢?

“证据拿走,大众变脸”

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公司本来是上海大众汽车公司的忠实用户。
2001年1月,该公司同时买了两辆帕萨特B5型轿车,每辆售价近29万元,这是上海大众当时生产的最豪华的轿车。

“其中一辆帕萨特买了几个月,就出现了喇叭不响、变速箱漏油、发动机缺机油等毛病,8次开到上海大众指定的维修厂修理,有的毛病还连修了几次。奇怪的是,另一辆同时买的帕萨特,至今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2001年10月,复旦张江公司的负责人赵先生开着这辆屡经修理的车,上了沪杭高速公路后不久,突然发现车尾冒出黑烟,“开始我以为是轮胎被磨损,没想到很快车头也冒出浓烟。我赶快停车,并打11 0报警。”等消防队员赶到时,车已被烧得面目全非。

复旦张江公司认为,上海大众在处理这辆“病车”的态度上,前后判若两人。“一开始,上海大众的人来看了现场后,一再强调说,类似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们会给予补偿的,只收很少的折旧费;要我们把被烧毁的车交给他们,以便找出故障原因。等我们把车交给上海大众后,再打电话,对方要么就说‘人不在’,要么就说‘没时间’。”

“消防部门的鉴定就像废纸一张”

事发21天后,上海大众公司质保部拿出的鉴定报告认为,经其检查,“该起事故是由于外力引起,上海大众不能承担赔偿责任”。到了法庭上,上海大众又进一步提出,这起事故是因为车辆底部受到两次以上的异物擦碰后,造成油管变形和泄漏而发生的燃烧。

复旦张江公司反驳道,这是上海大众单方面得出的结论,无法让人信服,“说车的底部至少有两次撞击,对方有什么证据?”

复旦张江公司多次向上海大众交涉,均无结果,于是转而向买车时就已投保的大众保险公司索赔,同样又被拒绝,理由是,该车没有投保“车辆自燃附加险”,而且,起火原因未经权威部门认定。

2002年1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防火监督处对此出具了一份火灾情况认定书,认为,起火原因是车辆在行驶途中设备故障引起燃烧,并扩大成灾。这与上海大众的“油管变形”说完全不同。

“我们以为,这回上海大众该认账了,结果对方先是沉默,后在电话里干脆说,‘消防部门的认定我们是不承认的,在我们眼里就像废纸一张’。”被逼无奈,今年2月5日,复旦张江公司向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起诉了上海大众以及销售商。

上海大众在答辩状里这样写道:根据(原)机械工业部的有关规定,轿车的质量问题应由国家认可的单位来检验,“而消防部门无权对车辆进行质量检验”。

专家:发动机故障与用户操作无关

上海市公安局消防局有关负责人并不认同上海大众的说法:对火灾事故作出认定,这是《消防法》明确规定的,消防部门出具的认定书当然具有法律效力。

这位负责人透露,松江公安分局的认定书出来后,上海大众很快向上海市消防局申请重新认定。该局重新做了调查,并已初步得出发动机故障引起火灾的结论,“这比原来的结论更加明确。不知什么原因,到3月2日,上海大众又主动提出撤销原先的申请”。

这位负责人还说,发动机故障导致汽车自燃,可能有汽车本身的质量问题、维修时留下的隐患、电路出现故障等多种原因。“无论哪一种原因,都不应该由用户承担责任。”

记者采访到的专家也基本上同意这一看法。中国内燃机学会副秘书长、天津大学博士生导师傅茂林教授在听了记者的介绍后表示,从理论上分析,发动机故障导致汽车自燃的可能性较大,“而且肯定有汽油泄漏才会导致燃烧,这与用户的操作一般没有关系”。至于是否与汽车质量有关,傅教授认为,只要请有经验的高级修理工就能查明原因。

3月19日,本报记者将上述投诉内容传真给上海大众公司,该公司公关部的一位媒介主管在电话中仅对记者作出如下表示:“这辆车一是经过用户改装,二是至少发生过两次车祸,这些情况你们知不知道?”

复旦张江公司回应说:“这么高档的车,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去改装?我们增设了防晒太阳膜,是不是就算‘改装’?车祸确实有过,一次是放在停车场,被另一辆车倒车时擦破油漆,另一次是与一辆自行车发生碰撞,也是擦破一点漆,是不是说帕萨特连这么一点儿磕磕碰碰也受不了呢?”

浦东新区法院尚未对此案作出判决。

上海大众相关投诉案例

帕萨特气囊打不开,用户投诉无门

与上海复旦张江公司一样,青海用户历海安买的也是帕萨特B5型轿车。2001年2月,历海安驾驶这辆买了只有3个月的新车撞到另一辆停放在路边的货车,他和同车的一名乘客受伤。当时,帕萨特的两个安全气囊都没有打开。

事后,上海大众拿出一份同样是由其鉴定的分析报告,认为,由于两车相撞时,“动力总成的受力及变形都是斜下方向,不满足安全气囊打开的条件”,结论是该车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拒绝用户提出的换车、赔偿经济损失等要求。

历海安向技术监督部门投诉后,后者提出委托权威机构鉴定,但上海大众拒绝签字,调解失败。消费者投诉一年多,至今没有结果。

宁波2200辆桑塔纳退车事件

1999年10月,浙江宁波等地的2200多辆桑塔纳出租车陆续出现质量问题,由于多次与上海大众交涉未果,少数出租车司机采取了一些过激的行动。此事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当年11月上旬,上海大众宣布同意收回有问题的出租车。

事后,上海大众公关部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只更换了1300辆出租车,并没有退车。出现如此大面积的“质量事故”,主要是加班加点赶货,结果检验设备出了问题等。

上海大众状告消费者名誉侵权案

1996年,北京的刘桂臣买了一辆桑塔纳轿车,两年时间内,该车80%以上的部件被更换。但上海大众始终拒绝退车,并于1998年8月将刘桂臣告上法庭,理由是刘贴在车身上的“这辆车真糟糕”、“修了近两年,毛病找不着”等标语侵害其名誉权。

一审法院还没判决,上海大众当庭撤诉。同时,刘桂臣也将上海大众告上法庭,一审法院判令上海大众退还购车款(扣除折旧费)并赔偿刘经济损失1万元。双方都没有上诉。

这起纠纷整整经历了3年之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