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13时50分,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北京嘉里中心的大堂“一闪而过”,他没有理会现场记者的热情招呼,没有理会美国使馆官员希望他“讲两句”的建议,他虽然在笑,但一言不发。此前,拉姆斯菲尔德在专机上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称,中国瞒报军事预算,但中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地区大国,在世界上也越来越重要。《纽约时报》给他的讲话起了个标题———《拉姆斯菲尔德:中国在军事上埋下猜忌的种子》,美联社则以《拉姆斯菲尔德在美国的置疑中首次出访中国》为题进行了报道。

出访之前如此营造气氛,在美国高官中是绝无仅有的。

国际问题专家指出,拉姆斯菲尔德以前不来是因为他觉得中美间无此需求,而现在,无论是美国总统布什还是国防部官员都告诉拉姆斯菲尔德———他应该来。

中国战略导弹部队打开大门

拉姆斯菲尔德访华的时间是10月18日到20日,这是他上任五年来第一次访华,此前他来过中国。据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透露,拉姆斯菲尔德访华行程都集中在北京附近。除了会见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国防部长曹刚川等举行会谈外,他还会参观解放军战略导弹部队设在北京附近的指挥部。由于这个指挥部的保密级别很高,以前从未对美国官员开放过,对拉姆斯菲尔德首开先例,说明中国在向美国明确无误地传达希望加强两国军事交流的信息。除了参观,拉姆斯菲尔德还计划与中央党校的学员以及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学生进行现场问答和讨论。美方对这一安排尤其感兴趣,认为这是让国防部长与中国人直接接触,更加全面了解中国的难得机会。国防部官员在10月14日召开的吹风会上表示,拉姆斯菲尔德访华的目的除了希望和中国加强接触之外“别无他求”。美方试图了解中国的经济发展将把中国“引向何方”,因此将尽量和范围广泛的中国人直接交流,以聆听和观察为主,而不计划像两国间的其他高层交往那样,旨在解决具体问题或是签署具体协议。据了解,双方讨论的重点除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还包括中国的航天和太空开发计划,欧盟及俄罗斯对华军售,以及台湾问题等。

有人曾说他任内不会访华

许多了解拉姆斯菲尔德的人,包括他的妻子都说,拉姆斯菲尔德本质上就是名摔跤手:极富对抗性,特别喜欢一对一地搏斗,且极端相信自己赢得比赛的能力。美国保守派媒体多次评论说,拉姆斯菲尔德一向对中国持怀疑和强硬立场,即使布什责成国防部恢复与中国的军事交流,他仍然有所抵触,所以,他任期内不会访问中国。在这种猜测面前,拉姆斯菲尔德迈出了突破性的一步。

目前,正是美国国防部全力编写《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的关键时期,这是指导未来四年美国军力发展方向的重要文件,拉姆斯菲尔德在访华期间的所见所闻很可能在评估报告的对华政策部分有所体现。此外,今年8月,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与中方举行“战略对话”;9月,美方提出美国将中国视为“董事会”中权利平等的“股东”;10月,以美国财政部长斯诺、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为首的经济班子集体访华;11月,布什访华。中美间如此密集的沟通既有现实需要,即解决具体问题、平衡美国国内的对华压力;也有战略考虑,即通过接触,在改变中国的同时也改变美国,尤其是改变美国保守势力的对华态度,以弱化中美交往中的障碍。在美国的重要官员中,只有拉姆斯菲尔德任内没有访问过中国,如果他的观念发生改变,美国政坛的保守势力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对于拉姆斯菲尔德访华的意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指出,军事交流是中美关系深入发展的重要指标,因为中美都是大国,大国关系中的核心是安全关系。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疑虑是客观存在的,出于冷战、对抗、零和的传统安全意识考虑,美国担心中国挑战它在西太平洋的主导或者霸权地位,不能确定迅速发展的中国将怎样使用逐渐壮大的力量。一位从事中外军事交流研究的解放军大校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在两个相互有战略需求的大国之间,军事交流应该是全面交往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同时,它又是国家交往中最敏感、

最关键、最不容易开放的领域。军事交往不能消除矛盾,但可以消除从战略到战术各个层面的误解,减少误判,从而避免矛盾激化和危机发生。

比军人还强硬的文官

拉姆斯菲尔德此次访华备受关注,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出了个小插曲。以前,拉姆斯菲尔德每次到访亚洲,几乎都是首访日本,这次因为在军事基地问题上争执不下,他竟断然决定取消日本之行,这种举动与美日之间的盟友关系极不相称,这也说明,拉姆斯菲尔德的个性对其思考问题甚至制定政策影响很大。

拉姆斯菲尔德在美国成名很早。1954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他进入美国海军担任飞行员和飞行教官。30岁时,拉姆斯菲尔德就当上了国会议员,与年龄相仿的福特、老布什等人一起备受政界关注。1975年11月,作为福特总统身边红人的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两年后,福特在竞选中败给卡特,拉姆斯菲尔德也转而投入商界,前后在商海沉浮了二十多年。随着美国保守主义势力上升,国会成立了以拉姆斯菲尔德为首的“弹道导弹威胁委员会”,拉姆斯菲尔德被媒体称为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总设计师、首席推销员和奠基人”。2000年,小布什入主白宫,再次重用拉姆斯菲尔德。当时他已年近70,创下了美国国防部长最年长的纪录,也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两次出任国防部长的人。重返政坛后,有媒体说,他带着一股要施展长期压抑的政治抱负的冲劲,每天早晨6点半开始工作,一干就是12个小时。此后,他促成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有消息称,拉姆斯菲尔德在五角大楼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铜牌,上面刻着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格言:“为正义的事业大无畏地战斗,这是这个世界所提供的最高尚的运动。”而他最爱引用的是丘吉尔在二战期间讲过的一句话:“胜利不是最后的结局,失败也不是最后的宿命,重要的是勇气。”

关键词是“来了”

对于拉姆斯菲尔德为何迟迟不访问中国,美国防部高官称,“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拉姆斯菲尔德“非常忙”。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教授指出,拉姆斯菲尔德在出任美国国防部长后迟迟不愿访华有三个原因:首先,美国的对华政策在经济上是合作的面大,遏制的面小,但在安全和军事上则是以遏制中国军事现代化为主,接触为辅。因此,在拉姆斯菲尔德看来,和一个以遏制为主的对象没有多大必要来往。其次,站在美国军方的角度看,中国不可能为美国的全球安全战略提供军事便利,中美之间的军事交往主要是一种避免冲突的交往。所以,拉姆斯菲尔德一直觉得,作为国防部长,他没有到中国来的必要。第三,拉姆斯菲尔德个人认为,由于中美两军的透明度不一样,中美军事交流,美国吃亏,看不到自己想看的。

现在,在美方看来,这三点没有什么改变,变的是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美国面临的军事困难会越来越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即使不能为美国提供军事帮助,至少可以不给美国“增添麻烦”。正是有了这样的需求,美中军事交往逐步走向稳定。阎学通认为,拉姆斯菲尔德访华,来肯定比不来强,不过,他此行的目的最多也只是进一步稳定中美军队的关系,使两军之间不轻易发生冲突。金灿荣教授也指出,拉姆斯菲尔德这次访华,是落实中美两国元首2002年达成的恢复两国军事交流的协议,同时也是对中国国防部长访美的回访。众所周知,美国国防部一直是中美关系深入发展的一大阻力,中美两国的军事交流,在此之前,就缺美国防长访华这个层次了。在布什总统访华前,拉姆斯菲尔德应该把他该做的事完成,这是技术层面的原因。美国军方现在非常重视中国力量的增长,这种重视带来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方面美方认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上升,另一方面,美国感到中国发展的方向不明。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决策层要多来中国,了解中国,同时推着中国朝美国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是拉姆斯菲尔德访华的大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