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看重中国实力 拒绝帮助美国协防台湾[转帖]

国际上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澳大利亚和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南北双锚”。作为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在许多国际事务上一向紧跟美国,然而近日有一则消息却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英国广播公司9月22日报道,美国公开表示不指望其盟友澳大利亚会自动出兵参与美中可能发生的台海冲突。这一消息引起广泛关注,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澳对华早有好感

美国政府官员是在会见澳大利亚议会访美代表团时说上述这番话的。在这一消息传出的同时,正在美国访问的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霍华德在纽约对亚洲协会发表演讲时说,不要害怕中国崛起,试图限制中国的发展是很愚蠢的。他说:“中国的发展不仅使自己的人民受益,而且对整个世界也是有利的。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和与世界经济的一体化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它近年来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全球经济和世界贸易保持增长的势头。”

其实,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对华政策上的分歧早就存在。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000年底发表的国防白皮书中,澳就对其对华政策做出了与美国不同的阐述:澳美同盟是澳战略防御的基石,但因两国各自关注的领域不尽相同,澳将独立追求自身利益。

2004年8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唐纳就表示,如果大陆对台湾动武,澳并无义务根据《澳新美安全条约》助美协防台湾。唐纳指出,根据该条约,只有在美国或者澳本土受到攻击时,缔约一方才有义务帮助另一方,“美国‘有义务’保护台湾,那是美台之间的事”。澳对两岸通过和平谈判方式最终解决问题持乐观态度。

2005年3月,针对中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唐纳重申,澳美同盟协定不会迫使澳大利亚参与美国卷入的所有战争。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也对唐纳的说法给予肯定。霍华德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介入台海冲突不符合澳国家利益。

美澳同盟由来已久

美国同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双边同盟体系,是美亚太战略的核心支柱,“美-日-澳”同盟,是西方国家在亚太地区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铁三角”,澳大利亚和日本,则分别构成了美国亚太战略的“南北双锚”。作为美亚太战略的“南锚”,澳大利亚的战略重要性不言而喻。澳东部面向太平洋各岛国,北面紧邻东亚近海岛屿链和关岛海军基地,西北越过印尼群岛可直达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西部面向印度洋,是美在印度洋的最大后勤基地。美国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保持对战略要塞和热点地区的控制力,就必须借重澳大利亚。

美澳两国在二战期间就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冷战时期,澳美两国互有战略需求,同盟关系不断深化。1951年,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签订《澳新美安全条约》,三方结为军事同盟。条约规定,缔约国中任何一方的领土完整、政治独立和安全受到威胁时,三方将共同进行协商;缔约国中的任何一方受到武装攻击时,三方将视为受到同样威胁,并将在不违反国内宪法的前提下采取共同行动。冷战结束后,澳美双方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维系了两国的军事合作,并将其推向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关系。1996年,澳美两国签订了《澳美21世纪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再次提升双边军事合作水平。2000年,两国又签署《在国防装备和工业方面加强合作的原则协议》,加强军事技术和设备的共享。

在这些合作的背后,是两国相互战略需求的推动。澳大利亚希望借助美的力量获得安全保证和提升地区影响力,美则希望澳能在亚太地区为美国分忧,做好美国利益的亚太地区代言人,协助美国维护亚洲秩序。在具体问题上,美不但要求澳协助出兵 <form><form></form>伊拉克,要求澳批准在其境内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美还希望借助澳的力量处理印尼内部的宗教暴力冲突,授意澳统率联合国东帝汶维和部队,在应对斐济政变中贡献更多力量等。在台湾问题上,美希望澳大利亚能与美协同行动,在台海发生武装冲突时,协助美国的军事介入。

美国一直要求澳大利亚明确表示一旦美卷入台海冲突,澳必须挺身而出,责无旁贷地站在美国一边。众所周知,作为美国在南太平洋的紧密盟友,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在许多方面唯美国马首是瞻,但目前来看,至少在对华政策方面是个例外。从对美台海参战的要求顾左右而言他,到支持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售和拒绝出席由美、日主导的中国问题会议,这一切都表明澳大利亚在对华关系上有它自己的想法和考虑。澳大利亚拒绝帮助美国协防台湾,等同于台澳关系降格,并可能引发更大范围内的连锁反应,使台湾当局神经高度紧张。

中澳关系发展迅速

纵观过去50多年来的历史,澳大利亚的中国政策正在经历一次质的变化,澳对台海问题的表态,正是这一变化的外在表现。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对美国言听计从。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澳两国关系经历了从敌对、正常化到日益紧密的发展过程。

进入70年代,冷战格局的变化和中美关系的解冻,为中澳关系的改善提供了契机。1972年,澳断绝了同台北的“外交关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此后,随着两国经贸联系的加深,两国关系的基础日益牢固。冷战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中美关系陷入低潮,中澳关系也出现短暂紧张。1996年,澳率先声明支持美派遣两艘航母驶入台湾海峡,同年8月与台湾谈判对台出售铀的可能性。但是,中澳之间的共同利益仍是这一时期两国关系的主流,合作仍是两国关系的基调。在这一时期,在澳美同盟关系日益巩固的同时,中澳关系在经历各种波折后逐渐升温。尤其是随着 <form><form></form>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澳美关系中的中国因素不断上升,中国正成为影响澳外交政策越来越重要的变量。

中国的巨大市场潜力对澳大利亚有着难以拒绝的强烈诱惑。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对外部 <form><form></form>能源矿产的需求与日俱增,而澳大利亚作为世界主要能源矿产生产和出口国之一,有着与中国合作的巨大潜力。去年,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并已取代美国成为澳的第二大出口市场。澳经济学家估计,2004年对华出口对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高达30%。澳大利亚多位政界人士早已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澳大利亚人今后的生活水平取决于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发展与澳中在经贸以及其他各个领域的合作,的确已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因。

中澳接近大势所趋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日益崛起使亚洲的外交战略地位发生变化,澳大利亚对华政策在不断调整。霍华德第三任期以来,明显加大对亚洲的关注和投入,其对外政策也由“唯美马首是瞻”转向“美亚并重”。在这个过程中,澳最看重的是中国对亚洲政治影响力的上升和对全球经济的拉动作用。霍华德曾经公开表示,中国的进步有利于世界,对澳来讲,中国是机遇而不是威胁。霍华德自担任总理以来已经五次访问中国。新任澳大利亚总督迈克尔·杰弗里也将于10月12日至21日访华,他强调在澳中两国关系迅速发展之际访华,深感荣幸,并强调澳大利亚致力于做中国长期、稳定、可靠的能源合作伙伴。

澳大利亚曾反复强调,澳美同盟的发展有其自身的逻辑,并非完全针对中国。在涉及中国问题时,澳大利亚不会毫无条件地站在美国一边,而将竭力避免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实际上,澳大利亚的政策转变并不是偶然的。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发生深刻变化。顺势而为,深化对华关系,搭乘中国经济的快车实现本国的经济振兴,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共识。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西方阵营的重要成员、美亚太战略的重要支柱和实施者,在对华政策特别是台海问题上做出明智选择,将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对亚洲国家产生示范作用。同时,澳的对华政策选择,也对美国的亚太平衡战略起到了一定的限制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