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王我怕谁》第二十节 阴谋与阳谋(下)(又名《泛大陆战记》)


拿起吹筒,对准被独眼沃夫的石人束缚了双手的“暴走”的单獠牙半兽人,带有麻醉药的吹针在噗的一声后飞了出去。
正中目标!和我预料的一样,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半兽人被击中的一瞬间,他也挣开了石人的“拥抱”--石人的两臂被他撕下,之后石人无国籍土崩瓦解,化为尘土。
马上,我成了半兽人“狂战士”新的目标;好在我机敏地跳了起来,躲过半兽人如卡车一般的冲击。
咣,他一头撞在了我原来依着的树干,树干断裂了;躲在树上的尼尔斯被震了下来,正好砸在半兽人的背上。
树干轰然落地,并掀起尘埃的同时我听到尼尔斯在大叫:“完了!完了!我被大个子打了一拳,好痛!我要死了......”
这一幕使我“回忆”起了仙都乌斯的那个夜晚,当时在尘埃中的半精灵魔箭士克里奥尼也发出过像尼尔斯那样的惨叫。
不过尘埃落定后,众人看见的一幕是尼尔斯呆坐在沉睡的单獠牙半兽人背上。
“尼尔斯!你真是厉害,是你打败了那个强大的......野蛮人。”落地后的我这样判断着单獠牙半兽人的职业,同时还假意的把功劳让给了尼尔斯--这样可是很有骑士风度的事;当然,大家都明白是我的攻击才把单獠牙半兽人治服了。
因为我要给身为骑士团成员的迪达留个好印象--听尼尔斯说她是在那个黑龙骑士团中长大的人,所以我判断她一定是深受骑士道影响。因此我装也要装出骑士式的谦卑。
“是啊!哈哈哈!没有想到我还是真厉害啊”尼尔斯刚从树杆上掉下来,又顺着我给的“杆子”爬了上去,他可真是个“猴子”啊。
“谢谢您对我们的帮助,我代表黑龙骑士团感谢您。”回过神来的迪达在看过阿库拉无恙后,对独眼沃夫感谢道--为什么不感谢我吗,我可是帮了你大忙的啊,迪达MM。
“对不起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您要帮助我们,我想您也是所谓的‘复仇者’中的一员吧,尊敬的半精灵先生!我可是叫你沃夫先生吗?”迪达很有礼貌的对独眼沃夫说。
“我原本是想收拾那些对我和我的同伴下泻药混蛋们。后来我发现众人都说是你们黑龙骑士团领的人干的,是你们阴谋破坏这事的比武大会,以得到作为冠军奖品的火鸟骑士团的自治领--这样你们的骑士团的领土就得到了扩展......于是我也和小姐您所说的‘复仇者’一道来到这里,十分无理的对你们挑衅。可是当我看到大家说的给我们下药的这位鲁.斯姆医生的言行这样的张狂--请原谅我这样说,鲁.斯姆先生。”独眼沃夫向鲁.斯姆点头示意。
而“兽医”鲁.斯姆也向他顿道回礼,独眼沃夫接着说:“这样一位持才之人,怎么可能是要背后下药的阴险小人。同样的,就我观察你们的实力也没有必要在比武场外做小动作。所以我认为这一切与一场别的什么阴谋有关。虽然我不知道这会是什么样的阴谋......”
“谢谢您对本骑士团的信认,我想正像您说的,这是一场阴谋的一部分。请您和所有在今夜受到伤害的人给我们的骑士团一点时间,我想我一定能找出谁是幕后的原凶。”迪达言语大方得体、目光坚定有神,完全“征服”了在场所有的人--谁又会想到她是那个在大约数周前站在城堡箭楼上天真的看星星的少女呢。
“还有您,怪名字君武先生,请原谅,我不能记起您的全名了。不过这不影响我对您在关键时刻对我本骑士团成员的救援。而您把这些功绩都无私的赠予了您的同伴。不过我还是可以看出您是一位优秀的战士。”我可爱的迪达MM终于注意到我了,好高兴,我要好好表现一下了。
我为了给迪达MM留下“深刻印象”--至少不要让她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决定表现自己的智慧,于是对那个独眼沃夫所说的莫能良可的“阴谋”做出了自己更加“大胆”的推测。
“谢谢您对我的赞赏”我彬彬有礼的对迪达说道。不过心中却起为一堆鸡皮疙瘩--果然是魔王,就是和常人不同啊。
我倒,我怎么会这么文绉绉的,不要说是传说中“爱”的力量,顾不上想那么多,我又继续着我的表现:“我可以叫您迪达吗?勇敢而美丽的希罗尼小姐?”我故意把勇敢放在了美丽的前面来出迪达MM的与众不同、不落俗套,同时也向她套了套近乎。
看她没有反对我对她的称乎,我又接着说了下去:“我冒昧的说说我对这个阴谋的看法吧:我倒是认为这个所谓‘阴谋’不是光是大家看到的有人想要栽赃--是黑龙骑士团策划了对大家的各种小诡计,好让大家不能正常的参加比赛。阴谋的策划者的真实目的就是想要为黑龙骑士团得到冠军、得到火鸟骑士团自治领......”
说到这里,果然起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作用,众人发出了“呜”的一声。我为了不让人打断我的话,我马上又说:“是的,是有人想让黑龙骑士团得到新的领土。不知大家看过地图没有:火鸟骑士团自治领在黑龙骑士团东南面,地形上是无险可守的平砥;而黑龙骑士团所在的龙山地区是这一广大地区最高的制高点同时也是最好的天然防御--这也就是为什么同处在北领边界的两个连续地段一个是天天战云密布,一个是无仗可打了。北方的蛮族当名然是会选择好下手的的火鸟骑士团自治领攻击了。而现在要是火鸟骑士团自治领和黑龙骑士团自治领连成一体,黑龙骑士团反要分兵去把守火鸟骑士团自治的边界--这样,北领北方防线的兵力就空虚了......”说到这里,我不敢再说了,我发现我的分析十分合理,而态又找不到幕后的黑手是谁--我真是骑虎难下了......
    就在我要结不下去的时候,又是可爱的迪达MM拯救我于火坑旁边的水坑:“先生您的分析十分和合理。这样吧,您可以帮我们分析一下谁才是原凶.....对不起,我真是不礼貌。请到屋内继续您的推理吧,我们有上好的美酒。”
    说着迪达MM做出了一个优美的,但却有些仪式化的邀请动作。
    “可是我的同伴们?”我回头看了看银牙他们,这时这几个家伙已向我投来了敬佩的目光--霜之泪除外,他可是一脸的失落,八成是在想:这下没机会当狼王了,对手太厉害了!
    “我邀请您和您的同伴们!”迪达MM提高了嗓子对我--她变得高亢的声音更加迷人--鄙视色迷色窍的自己。
    “太好了!有酒喝了!我们走吧!进去暖暖身,再加个餐......”魑魅这个真正的乡巴佬算是把我的脸丢光了--他好像完全看不出这是别人的敬语,或者他根本就是嫉妒本魔王,存心不让我泡MM。
     这还不算,他走得比我还靠近迪达MM--夹在我们之间当电阻。
     又一手把半身人阿尔顿拉过来,和他有说有笑的走向了黑龙骑士团驻北领总督府客馆--传说矮人们中是爱扎堆,看来是真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