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状元与中国文化

冯敏飞 我自己也觉得这题目过大,可我又想:不是说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么? 我散文随笔集《人性·自然·历史》出版时,请友人萧春雷写跋,他写了这样一句:“泰宁没有为中国文明贡献任何一个哪怕三四流的历史人物。如果把她的历史抹去,任何一本已有的中国文化史都不必改动一个词而仍然完整。”这话什么意思呢? 闽西北泰宁是我和萧春雷的家乡。家乡人引以自豪的,除了最近被评为世界地质公园的奇山异水,就是所谓“隔河两状元,一门四进士,一巷九举人”。且让我介绍这两位状元: ----叶祖洽(1046-1117),宋熙宁三年(1070)状元,先后出任国子监丞、湖州知府、兵部职方司员外郎、礼部郎中、广西刑狱、海州知府、中书舍人、给事中、吏部尚书、洪州知府、毫州知府等职。 ----邹应龙(1173-1245),又作“应隆”,宋庆元二年(1196)状元,先后任秘书郎、著作郎、赣州知府、江西刑狱、中书舍人、中书舍人、太子詹事、泉州知守、建宁知府、池州知府、湖南安抚、工部尚书、刑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 作为官,他们早已灰飞烟灭。中国历史太冗长了,不少皇帝都给我们忘差不多了,作为一般官吏要不是好得出奇或坏得出格,谁也别想让后代一再想起。 不能以官彪炳青史,我丝毫不责怪他们。在那专制而腐朽的社会里,做好官没好下场,做坏官于我等后辈脸上无光,我一点也不抱怨。我忍不住要生气的是,作为状元,特别是在当时只凭文采夺魁的情况下,他们应当有点文字留传下来,哪怕是一两句诗文,但他们让我非常失望! 叶祖洽有篇题为《诏改泰宁县记》的文章留在旧县志上。那是记叙他如何从皇帝那将孔子阙里府号“泰宁”赐为家乡县名,是作为史料留存的,而非文章本身的思想性或艺术性。 县志说邹应龙留有《爱莲诗》10首,但在本县也基本失传,可见那诗好不到哪去。如果一定要说他对中国文化有所贡献,那只能归功他多生了几个儿子,而又由于战乱(农民起义),举家外逃,不小心跟这几个儿子失散了。这几个游子在汀州四堡乡定居,其后发展了印刷业,又流传海外。据说近代著名报人邹韬奋就是其后裔。四堡乡最近被列为福建省历史文化名乡。当然,如此说来,邹应龙跟任何出过文化名人的祖宗没有丝毫区别。 其实,翻遍中国文化史,好像惟有文天祥这位状元争气些。他不仅是民族英雄,还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样的佳句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后人。 其他的呢?我还知道一位更难得的状元,名叫商辂,浙江淳安人,于明正统十年(1445)连中“三元”,即解元、会元、状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明朝277年中,全国科考90次,进士2407名,连得3个第一名的只有商辂1个,空前绝后。但我之所以知道他,也不是因为拜读了他什么大作,而是因为我家乡的伍宁曾当过他的老师,商辂又很尊敬他这位老师。伍宁去逝,商辂已当上兵部尚书,日理万机,没空亲自跑到偏远的闽西北来,便派了人到泰宁代为吊唁,并建一座木质牌坊在今开善乡上坑村伍宁家门口,上刻他亲笔题额“青云”二字及一副对联:“敢谓三元魁大对,深知一得有渊源。”这对联的意思是说:我敢说自己连中“三元”是当之无愧的,但我每一点学问都是从老师您那学来的。上联显得不可一世,下联则谦虚至极,而这一抬一贬都是为了抒发他对老师无限怀念与由衷敬佩之情,挺感人的。然而,在中国文学史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 而那些没得状元,甚至屡试不第的人呢? 当然,他们当中多数确实无才,然而中国文化却主要是由他们当中那少数人创造的。远的不说,就说说泰宁周边的: ----西邻江西省黎川县,也算远,也归不说之列。且说北邻邵武市,至少出有严羽(约1200年前后在世),号沧浪逋客,其好友江湖派诗人戴复古说他“羽也天资高,不肯事科举”,但他著作的《沧浪诗话》却是一部全面而又有系统的诗歌理论著作,对中国古代美学理论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如果删了他的名字,中国文化史就会在不少方面出现漏洞。 ----东邻将乐县有杨时(1053-1135),号龟山,只得了个进士,却在理学上造诣颇深,以致令他那著名的老师程颢感慨:“吾道南矣!”特别是公元1093年那个冬天,他途经洛阳时拜访程颢,因老师正在睡觉,不忍惊动,站在雪地里静候,从而留传下一个尊师佳话。如果删掉杨时的名字,那么中国文化里就会损失一条“程门立雪”的成语。 ----南邻建宁县有张际亮(1799-1845),字亨甫,37岁中举后,多次进京会试,怎么也中不了进士。但他的诗典雅高华,空疏豪宕,郁达夫一再称他是“驰骋中原,闻名全国的诗人”。如果删了他的名字,至少是清朝部分的文学史要逊色得多。 在闽西北那四县市----加上光泽县,就是历史上的邵武府(路、军),惟我家乡有状元,却惟我家乡没对中国文化做贡献! 状元们太让中国教育丢脸了! 因为他们太让中国文化失望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