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拿什么拯救我,我的阿树

你拿什么拯救我,我的阿树
    深夜,四处一片漆黑,我躺在朋友家的地板上,身下只有薄薄的一层拼图地毯,挡不住水泥地面传来的入秋的凉意。我仰卧着,呆呆地望着在黑色中变得模糊不清的天花板,仿佛一具僵尸一样,连一点点呼吸的起伏都没有,只有心里的那种令我五脏俱焚的感觉,才让我依稀有一点依然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感觉。

    手的右边,放着我的手机,我知道,那里有两条短信,有两条两个小时之前发给我的,让我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万劫不复”的含义的短信。内容很多,所以才会分成两条发,是阿树发给我的--“我已经整理好东西了,明天就回江西,这个月的房租我放在抽屉里面,你帮我转交吧,我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再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见过面,我不想记起这段时光。PS:请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上,在铁血,我们还是好拍档。”

    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酸楚,久违的泪水控制不住地从眼角流出,任凭它们顺着脸的轮廓滚滚而下。我知道我完了,我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棵树,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让自己的人生画一个完整的圆形了……

    我的心情仿佛飞到了一年前……一年前的火车站,我在火车站看到她的时候……

    柔柔弱弱的她走出火车站,大大的旅行袋和她娇弱的身躯不成正比,但是我一下子就投降了,那一刻,我相信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子,我相信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她。那一段时间,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

    我白天努力工作,她白天帮我处理网站事务;中午的时候我回家吃饭,她一定会给我煮一大锅我最喜欢的炖小牛肉,而我则一定会记得给她买一大包她最喜欢吃的烤鳗鱼;晚上的时候,我用自行车载她去做家教,她上楼去之后,我就则靠着自行车,一边默默地背英语单词,一边等她下来;回家的时候,她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总是一路把银铃一样的笑声洒在了马路上,让马路仿佛在眨眼之间就充满雪山清新的味道;深夜的时候,我们还经常无法入睡,我们总是忍不住看着对方聊天,聊第一次聊天时候的心情、聊第一次视频时候的笑话、聊大学时候的生活、聊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聊自己的家人;这种时候,我总是叫她亲亲阿树,或者宝贝阿树、而她总是叫我BT大米、死大米,或者傻大米,而那时候,我的心里总是流淌着一种异样的甜蜜。


    那一段时间,已经如炽热的烙铁一样,牢牢地焊在了我的心里,我不相信有任何的语言和力量可以把它们从我心底抹去,我相信哪怕自己真的从这23层的高楼一跃而下,哪怕自己喝下了奈何桥上所有的孟婆汤,我都不会忘记这一段让我刻骨铭心的时光……树……我的树……

    我的左手紧紧地抓住了那封信,那封阿树托人转交给我的那封信--她已经再也不想听到我的声音,她已经再也不想看到我的面孔了……

    我浑身战栗着,信里的内容慢慢在脑海里面浮现,就像是幽灵一样,让人看不清,却又让人浑身冰凉--



大米:
    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你,我知道我们都互相喜欢着对方,但是我就是无法接受这一切。

    我知道相爱的两个人要互相包容,要互相体贴,但是我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已经刻在我的心里,让我挥之不去,我无法忍受一个爱我的人如此对我。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我的要求过于完美,但是我真的无法骗自己,但是我真的无法骗自己,我无法接受你骗我的事实。
    也许这对你来说是一个不起眼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说它却是一件让我无法忘却的事情,我相信爱情是两个人之间最纯洁的感情,它容不得半点杂志,哪怕是一点点的瑕疵,都会让它黯然失色,更不用说是欺骗了……

    我相信你没有恶意,但是我依然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你可以骗我一次,就可以骗我第二次……我现在已经分不清你哪些是真话,哪些是谎话了,我不想以后每天的都把精力放在分辨之中,爱情是放松,不是这种精疲力竭。

    对不起,大米,我现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我想我们就这样吧,我已经在整理我的行李了,走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你不用来送我,工作要紧。

    叔原的词我一向很喜欢,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用这一句来告别--

    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我张了张嘴,干涸的喉咙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仿佛身边的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把我所有的声音都吸走了,夜色,愈发地浓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