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给我最爱的人----记我的爸爸妈妈

          献给世界上最爱我和我最爱的人

                 ----
记我的爸爸妈妈




    上个礼拜是妈妈的生日,可惜我因为工作忙脱不

开身,没有回老家去为妈妈祝福生日,心下暗自愧疚

不已,等中午打回电话,和妈妈说起生日一事,妈妈

先是恍然大悟:原来这天是自己的生日,然后很是开

心的说;没有关系,没有时间就不用回来了,而且很

幸福的样子说如果不是我提起的话她根本就不记得这

回事了,看来还是做女儿的心细云云,没有丝毫的责

怪之意思,反倒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最后又是琐屑的唠叨一些家长里短:让我注意天

冷了多穿衣服,别感冒;晚上别一直熬夜上网;别一

直在外面买那些小吃,因为那些东西常常都是不很卫

生的;还有要经常往家打电话报个平安,等等事无巨

细,都是每次电话中反复强调的我已经耳熟能详的事

了,可仍旧是不厌其烦的说给我听,在母亲的眼里,

大概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女儿,永远需要在母

亲的注视下战战兢兢的迈出第一步的步履蹒跚的孩

童,我注定了永远都走不出母亲的用关爱织成的网,

或许世间真的没有任何东西或是感情是永恒的,但

是,这种添犊之爱,却真的可以是地老天荒不会改变

的啊。



    想起了不久前看过的一个帖子:如果明天是世界

末日,你今天会选择和谁在一起?怎样度过?我记得

回帖中出现频率最多的回复是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

一起微笑中携手走向死亡;或是和老婆(老公)孩子

在一起,全家人共同走完这最后的一天,,,选择和

父母在一起的人也有,但是不是很多,长大了的孩子

急于离开父母,重新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因此,我

们在不经意中将父母甩到了一旁,专心的追逐自己的

名利或是理想,父母似乎已经成了一件不够时尚的摆

设,太多的理由都成了我们不回家的借口,父母在期

待中一天天的步入了风烛残年,“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句话里又包含着多少做儿女的彻骨的懊悔啊!可是

父母却一如既往的爱着我们,从来不乞求从儿女身上

索取什么,儿女的幸福是自己最大的心愿。我们曾经

以为自己找到了知心爱人,曾经将幸福寄托在那个让

我们希望执子之手,与之携老的爱人或许总有一天会

背叛我们,会行同陌路,但是,无论何时,即使全世

界都背叛了我们,但是我们的父母却会永远用自己的

单薄的已经不再年轻的身躯为我们撑起一方无雨的天

空,多么伟大而又无私的爱啊!没有任何人会比父母

更爱我们,不是吗?



   我是一个有着很深的恋父情结的小女人,儿时起

我就非常崇拜我的父亲,那时后觉得好象没有一个男

人比父亲更英俊更渊博更能干,对父亲的那种近乎崇

拜的爱甚至让长大成人的我还是一直喜欢和比我大好

多的男人接触,我喜欢那种塌实的稳重的感觉,就象

是父亲。


    我的父亲年轻时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他的身高

182厘米,身材挺拔而又匀称,五官清秀,上学时

每次爸爸去我的学校里找我时,所有见过他的同学甚

至是老师都会说:你爸爸长的真帅!直到我毕业参加

工作了,爸爸有一次去我工作的单位为我送衣服,同

事们还都夸爸爸一表人才,是个美男子,那时爸爸已

经不年轻了啊!这些夸奖却的确让虚荣的我一度感到

很满足。




    父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家里无论是啥东西坏

了,包括很多家用电器,他都可以妙手回春,废物利

用的。(尽管他只有初中毕业的水平,他是被文革给

耽误了的一代人),听妈妈说爸爸上学时是个聪明而

又相当调皮的小不点,爸爸发育的特别晚,爸爸说他

一直到二十几岁还一直长高呢!可是初中时的父亲却

绝对是个小不点。至少在妈妈眼里他是如此。



    我看见过爸爸妈妈的毕业合影,那时他们是青梅

竹马的同班同学。当时的妈妈高挑挺拔,是校排球队

的主力队员,还代表市里去省里参加过比赛呢!(可

惜我身上却是半点搞体育的基因都没有,晕)当年的

妈妈留的是跟刘胡兰一样的齐耳短发,穿着她去参加

排球比赛时穿的球衣,英姿飒爽的样子,她站在最后

一排,脖子长长的,昂着头,象个骄傲的天鹅。而爸

爸的个子很显然没有妈妈高,照相时他跟一切个子比

较小的同学一起坐在第一排,但是,爸爸长得英俊帅

气,和妈妈显得倒也很是般配。




    听妈妈说,爸爸上学时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家

伙,老师无论讲啥他都是一听就会,然后就故意跟老

师捣乱,老师也拿他没有办法。刚上了初中一年他已

经自己对照着电路图自己安装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

了,这一点我是自愧不如,尽管我上学所学到的东西

比爸爸要多得多,可是动手能力这方面,我和哥哥都

没有一个继承爸爸的这个优良基因的,为此爸爸一直

感到很惋惜。




    虽然如此,但是每当我和妈妈闲话家常时,我问

妈妈当年上学时爸爸和她相比谁更出色,妈妈总是会

摆出一脸不屑的样子说:“你爸爸他尽管聪明,可是

却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名,那时妈妈倒是经常可以拿个

全班第一呢!”每到此时,爸爸便立刻反唇相讥:你

妈妈其实只是靠刻苦努力才侥幸考的第一,要比脑子

聪明与否,她绝对是我的手下败将呢!听到他们互不

服气的争论,我总是想:在他们那个年代,在当时那

个年龄,父母是否已经互相对对方心仪已久了呢!在

那个火红的年代,人们都狂热的大搞个人崇拜的疯狂

的年代,也会有早恋萌生的土壤吗?




    不过在上学时的父母到是没有真正的早恋过,他

们确定关系还是毕业以后,听妈妈说我有一个亲戚和

爸爸是同村,爸爸便天天往人家里跑,主动帮助人家

干活,大献殷勤,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和妈妈终成连

理,这在当时也应该算是青梅竹马,浪漫的很了吧!

听父母谈论他们过去的事情时,我总是会有一种莫名

的冲动,我想如果把他们的当年的学生时代的事情记

录下来,肯定会写成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呢!




    爸爸学东西非常快,而且过目不忘。他上初中时

学过的那些文言文和古诗等等都记得请清楚楚,而且

他很喜欢诗词,我的乳名就是由毛泽东的那首《卜算

  咏梅》而来: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

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取其报春之意。




    我和哥哥小的时候爸爸经常教我们背诗,还有象

《木兰诗》《乐羊子妻》《孔雀东南飞》等文言文。

我的记忆力倒是得到了父亲的真传,记得我在上小学

二年级时已经可以背诵一百多首诗歌了,我是六周岁

上学,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非常少见的,因此,神童

的称号也一直伴随着我走完了小学五年。爸爸扎实的

文言文功底也让我在中学的语文课上出足了风头。记

得那次学习《乐羊子之妻》,老师在黑板上讲课文,

我因为爸爸的缘故早就对课文的内容烂熟于心了,因

此,在课堂上专心的吃瓜子,结果被老师发现,老师

故意想出我的洋相,让我当众背诵课文,我当时便行

云流水般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让在坐的每个人都心

服口服,包括老师的表情也是复杂的很,他疑惑的看

着我,然后无可奈何的让我坐下了。这一情节尽管已

经过去很多年了,可是老同学相聚时,我给大家留有

最深刻印象的还是这次背课文的典故,据同学说我当

时低着头,声音小的象蚊子,可是却如爆豆般一字

不差的一口气将课文背了下来,大家都呆了。



    在中学时的我是班里最矮的一个,因为年纪小的

缘故,而我象爸爸一样,发育得又特别的晚,因此,

当我若干年后毕业回来的我和那帮中学时代的同学们

相聚时,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不认识我了,他们没有想

到那个上学时矮矮的小萝卜头一样的小姑娘会真的变

成了白天鹅了呢!我甚至一下子长的比她们很多人都

高了呢!不过说起身高来我可真的是对不起父母了。

父亲的身高是
182厘米,母亲的身高是167厘米,记得

上中学时我的个子总也不长,可是父亲一直不着急,

他说,按照科学的计算方法,我的身高应该是
172厘

,所以,大可不必着急的。不过或许是变异的缘故

吧,我最终也没有长到这个应该达到的高度,只有

164
厘米,还没有妈妈高,可惜了父母的优良的遗传

基因了。对这一点,我一直认为这要归罪于我学生时

代的挑食,那时食堂里做的饭菜质量不好,我整天喜

欢吃零食,不喜欢吃正餐,结果有一段时间甚至成了

一棵豆芽菜一样,
164厘米的身高,才46公斤,(或

许比起现在的排骨美女还要胖许多),不过,看看那

时的相片真的是弱不禁风的样子,只是现在倒很羡慕

当时的窈窕了。




    在我的眼里,父亲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心灵手巧的

人,他是那样聪明,又那样博学,可惜生不逢时,如

果不是文革,我想父亲应该是一个很出色的人的,尽

管如此,他仍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村子里无论谁家

有了啥事都来找他帮忙,小到鸡毛蒜皮,大到打官

司,他都能帮人家一臂之力。他在村子里的威望之高

无人能企及。而且父亲又多才多艺,他会拉二胡,而

且下的一手好棋,每次镇里进行一年一度的象棋比赛

时他常常能把金光闪闪的冠军的奖杯(其实是个镀了

一层黄铜的保温杯)捧回家,每当此时,我总是骄傲

的两眼放光,父亲真的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男人啊!




    按理说,父母亲是青梅竹马的同学,他们有感情

基础,婚后的生活应该是幸福的。可是,他们的性格

不和,一直争吵不休,两个人注定要这样吵吵闹闹的

走完一生的。他们之间唯一能达成共识的大概就是对

我的爱,我从小便比哥哥享有更多的爱,一方面或许

是因为我小;另一方面我要比哥哥听话的多,因此,

他们把更深的爱都倾斜在了我的一边,我是一个在父

母的温暖的羽翼庇护下的倍受宠爱的幸运儿。




    父母婚姻生活的不幸福和长期的操劳使得他们都

明显的比同龄人要看上去更苍老一些,其实他们才不

过五十多岁,可是已经明显的看出老态了,每每想到

此,我的心里总是涌起一股莫名的痛。父母一般不喜

欢听流行歌曲,可是他们却好喜欢那首《常回家看

看》的歌,在他们眼里,女儿始终是他们的骄傲和宝

贝,他们让我一直沐浴在爱的光芒之中。



    此时,万籁具寂,我一个人独坐在屏幕前,万千

思绪中只想说一句话:爸爸妈妈,你们是我世界上最

爱的人,我爱你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