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韩复榘(一)

作者:binbin1970425

    今天下午省府秘书处打电话到平邑通知的,要求临沂的主要官员要到平邑,因为临沂在名义上管辖着其他几个县,并且特别要求海外回来的大学生一定要在,韩主席要接见他们。所以老李急吼吼的把我叫回来。一般韩复榘爱搞突然袭击,告诉你10日到,很可能八九号就到了,所以要提前准备。

    在随后的日子里,平邑保安队也不训练了,每天到处去巡逻执勤,查来往客商的身份,但是被要求不准勒索客商,一经发现开除,平邑县城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7号下午,范县长王元赵刚和郑佐衡都到了平邑,张波也从唐岭被叫回,我们四人见面也非常高兴,互相的问候着,有的还拥抱在一起,王元也向张波李玉介绍了赵刚,由于都是年轻人,共同语言较多,很快就成了好友,在和老范王元等商量以后,我们都觉得有必要开一个会,第一是总结前段时间的经验和成果,然后是下一阶段的发展方向。

    吃完晚饭后,我们就在旅馆的一个大房间里开了一个会,出席会议的有范筑先、李修元、我、王元、张波、李玉、郑佐衡、赵刚等八人,李玉首先汇报,他告诉大家机械厂现在能生产转轮手枪毛瑟手枪和毛瑟步枪,大家听了首先是一阵激动,因为枪支得生产是这些人想都不敢想得事,现在全中国能生产步枪的工厂只有几家,两个月以前我们还在买步枪,现在居然能生产,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老李和老郑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还连连点头,在他们的眼神里我读到了钦佩和坚定的意思,要知道在连钉子都要叫洋钉的时代,造出枪意谓着什么。

    然后是张波谈了新钢厂的筹建工作,主要是钢厂到煤矿的路的修建,还有就是炼造枪的好钢(还不能炼特种钢),主要是供手枪和步枪以及钢盔防弹衣用,估计现在出的钢对军火生产完全能满足,并且有较大剩余。今后那个一吨炉建成后,主要是供给枪支的生产。王元接汇报了肥皂厂扩大后的情况,现在准备让别人去干,因为炸药生产线和子弹手榴弹生产线已经运到青岛,随后就要去接设备,进行安装生产。并且李铭已经发回电报,学生已经到德国,现在正在德国的技校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主要有制造枪支子弹炸药和火炮的学习,半年以后就要进厂实习,第二件事正在进行一旦有了眉目就汇报。还有就是发报机和对讲机电起爆器已经运到,可以使用了。追加定购了500支4倍狙击镜和300支6倍狙击镜,有8倍狙击镜,价格是50元也定购了100支。

    我也大概的说了我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以及保安队的扩大情况。随后赵刚老郑也各自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情况和资金的使用情况。

    接下来,我们研究了对韩复榘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最后决定狙击步枪、防弹衣、发报机、药厂、秘密工厂、特种部队保密,其他都向韩复榘公开,并多造枪让韩复榘高兴,并尽力截留钢厂的销售款和利润估计韩复榘要答应。会议开了两个小时,结束后,我向王元提出发展一款自动步枪或者半自动步枪。老李和老郑不感兴趣就先回去睡觉了,赵刚是年轻人而且有物理基础我们把他留下,至于老范是军人出身当然留了下来。

    我说:“由于今后在对日本鬼子作战中,我们缺少重火力的掩护,所以造一款自动和半自动步枪是非常必要的,最好是半自动,就像五六式半自动。”由于我说走嘴,把五六式说了出来,老范一听问道:“什么五六式半自动,哪国产的?”我忙说:“我是在国外听见现在俄国产的,我们准备仿造。”老范哦了一声就没说了。李玉说道:“按照现在我们的技术水平,在没有实物的情况下,不可能开发和凭空造一款武器出来,也就是说我们只能仿造。”于是我们三人把目光投向了王元这个武器通。

    王元这时闭上眼睛,手在不停的敲着桌子,我们知道他在想问题,好一会儿王元才睁眼说道:“我想起了一款,不知行不行,是勃朗宁M1918自动步枪,这是一款用采用导气式原理发射7。62毫米大威力子弹,20发的弹夹。由于要发射大威力子弹和进行自动射击,所以必须整机匣的制造,使得整枪太重,有9公斤左右重,连美国大兵的身体都有一些吃不消,何况我们亚洲人的体型。”

    听了王元的话,大家陷入了沉默,都思考着这个问题,这时李玉开口说道:“是不是因为子弹的威力大,造成膛压过大和后座力过大的原因。”现在李玉由于在造枪支,对枪支开始有一定的了解程度了。王元说:“就是这个原因”,李玉接着说:“那么我们可不可以使用威力较小的子弹,比如日本的六五子弹,使膛压和后坐力降低,这样就在口径减小等原因的情况下,减少枪的体积和重量。”王元接口道:“是个办法,行就用小日本的六五子弹,今后在对日作战时也好补充,但是小日本的六五子弹威力太小,穿透力太强,据说能穿透排列的三个亚洲人,主要是停止作用太小。”大家听了就没有开腔,都在沉默。我突然灵机一动说道:“造达姆弹”王元听了说道:“达姆弹确实能增加停止作用,但是那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这种子弹打中人非死即伤,是非常残忍的子弹。”张波接口说道:“他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看小日本杀我们中国平民时,那个狗屁公约没有干涉一下,一枪打死小日本也好让他早日进入那个狗屁神社,打不死的也让他变成残废回日本养老,给小日本添麻烦。”李玉也说道:“残忍!在这个世界上要讲残忍,恐怕没有比小日本更残忍的民族了,南京…啊不,我们对小鬼子的残忍就是对我们祖国人民最大的仁慈。”其实我们知道李玉要想说南京大屠杀,幸好他及时收嘴,没有说出来。看来大家都理解我,也都知道对日本人没有仁慈可讲。我总结说:“狼行千里只嗜血,干掉和打残一个小鬼子,就等于救了几个十几个甚至于上百个我国同胞,不能让中枪的鬼子再有机会举屠刀了,那是对同胞的犯罪,我们绝不能再上演农夫和蛇的故事了,战争不能讲仁义道德,开战后我们应该对鬼子的妇孺都杀掉,消耗鬼子的战争潜力,我们必须奉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其他三人同声说道。老范和赵刚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四人,根本不知我们四人为啥这么愤恨小日本。

    王元一句话把我们拉回到枪的研究,他说:“我们还没有造出枪呢,拿什么干鬼子?”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枪和子弹的讨论,王元举例说国外的某款5。56口径步枪就是典型的‘小黑枪打大窟窿’,这主要又三点原因:一就是子弹的长径比大。二膛线的缠绕距离较大使得子弹在飞行中不是很稳定,一遇物体就容易改变飞行轨迹,造成子弹在人体里翻滚变形。三就是子弹的动能不是很大,从而使子弹在人体里有强大的停止作用。我们三人一听就知道王元说得是M16步枪,老范听了忙问是什么步枪,王元只得说是国外正在开发的一款新枪,还没装备部队。

    李玉听完后提出一是把六五子弹装药减少1/3,第二就是增大弹头长径比。我马上反对增大弹头长径比,因为如果增大弹头长径比势必会影响枪膛的结构,不能兼容日本的六五子弹,影响部队的战斗力,在紧要时能从敌人手里得到补充非常关键,即使这种子弹不命中要害一枪打不死,但总比没有强。李玉听了也觉得有理,于是又看着王元,王元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可以造两种子弹,一种是半被甲弹,弹头露3-5毫米的铅,为了加强破碎程度,在弹头尾部打进一颗4-5毫米的直径,高度有弹头一半的钢铁圆锥体,由于铅较软,露头铅弹在进入人体首先是被压扁,然后被圆锥体穿越破碎,形成小的铅弹切割人体肌肉和组织,使人体形成大面积的创伤,造成大面积的内出血从而使中弹者非死即伤。一种就是造前面是空被甲的弹头,即黄铜和白铜的被甲前面没有被铅填满,留有4—5毫米空隙,当子弹击中人体时,被甲要么被压破,要么被压扁。造成钝头子弹,这样就使子弹在人体里翻滚和停止,从而使子弹的动能大部分传递给人体。”

    在我们四人的共同研究下,臭名昭著的‘及死弹’出炉了,下面要解决的是样枪,等韩复榘接见完后,找霍夫曼买,实在不行让王杰和树军在上海买,如果上海没有就让王元亲自跑一趟美国了,并顺便见一下胡适,请胡适帮忙,会议开到近12点,在最后决定加快毛瑟步枪的生产,让韩复榘高兴,这样好要钱,并且积累技术力量,使新工迅速成熟,还有就是在自造步枪上加装狙击镜的事也要上马。

    于是第二天我们就呆在工厂里,王元原本要到沂水去的,为了等韩复榘也没去。八九号就工厂里看着工人造枪,现在220多个工人分为三。

    ,陈富贵一组,人数大概就是5人,主要是他的徒弟,每天他就和徒弟造盒子炮,第一支盒子炮在试枪后,被陈富贵要回进行了一下深加工,看上去和原枪差不了多少,最后被小武要去,但小武留下了一只德国造的原枪,主要是方便陈富贵仿造,我到陈富贵的工作台,看见枪被分解成零件,放在一块布上,还有另外一块布上放着一把成枪,而一个小工人正拿着两个零件认真的比对着,旁边的桶里放了不少各式零件,看来是废品,这就是技术成长的代价,而陈富贵则在认真的指导学徒造零件,陈富贵看见我忙过来招呼我,我问了一下生产情况。陈富贵介绍说由于都是新工,没有什么技术,每一个零件的制造都要教,况且新工造的零件十有八九是废品,所以十五天一共造了21把枪,现在这些新工慢慢找到一些感觉了,废品在下降,今天应该能造出两把,我连忙鼓励,说情况非常正常,不要有顾虑慢慢来。

    安慰几句后,我又到制造转轮手枪的第二组,这组有20人左右,由四个老工人带队造转轮手枪,由于转轮手枪构造较为简单,制造比较容易废品也少,在桌上摆着几支成品枪,一个小工人在装备着手枪,装备好后还不停的扣动扳机看效果,这一组废品很少,我向老工人了解了一下情况,这组现在每天能生产25支枪,十五天一共生产了近400支枪,这时装枪的小工人犹犹豫豫的喊了一声:“总教官”,我知道他想和我说什么。我微笑的对他说:“什么事?放开来说。”我鼓励道,小工人鼓起勇气说道:“总教官,我有个想法不知行不行,就是把我们生产的转轮手枪的枪管加长,口径变成7。92毫米,把弹筒加长装上步枪子弹,这样就可以不间断的发射6颗子弹了,比毛瑟步枪发射快,不用打一枪拉一下枪栓。”听到他说得我大惊,打量着这个学生模样的小工人,心说:“不会是中国的阿列尼什科夫吧。”我忙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回答:“报告总教官我姓刘名家鳞”。

    我叫着他跟我一起到李玉王元处,王元正在看李玉他们制造步枪,然后把陈富贵也叫拢,我叫刘家鳞再说一遍他的想法,刘家鳞源源本本的把他的想法说了一遍,我们四人好一会儿没有开腔,我望望王元和陈富贵,王元说:“原则上是可行的,估计后坐力较大。”陈富贵说:“弹筒比较长,弹筒的重量比原先大。”我问李玉步枪的制造他还忙不忙,李玉说不怎么忙,我告诉李玉让他和刘家鳞,再抽几个在工作中聪明能干的学徒工,组成一个转轮步枪的研究小组,利用10天左右的时间搞一下,看能不能搞出来,李玉马上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