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百岁的老人走了,在喧嚣的背景里,凉叶悄悄地落下。终于知道有许多东西是挽留不住的。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的现代文学盛会在这样一个举国欢腾的余韵里消散。穿越时光,巴老百年孤独的演奏终于划上了休止符。这时候掌声和悼念是送给老人家还是掩饰自己的惶恐而薄凉的心。

百年人事终相隔,潮去潮来,一个文学的光辉时代的最后余韵在我们的身边消散了。喧嚣的世界,使我在怀疑曾经有这样的时代存在过,一个个星空璀璨的人物,终于都成了即往和历史。

时光掩去了所有的荣耀,沉淀下来了什么?终日彼此匆匆的脚步,不曾停留。处在这百年余韵的彷徨路口,想最后依托下《憩园》的温暖。突然发现理想国的最后一跟梁木也坍塌了。崩溃的感觉。

时光不曾为谁停留,《春》《秋》的更替掩饰了炎夏和寒冬波涛起伏。《雾》《雨》《电》的季节里,迷茫困惑。你悄悄的走过。人生如《驿路梨花》,洁白。

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时代又开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