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百万买你一晚上 女人还能坚定说不吗

得戴咪摩尔演的《桃色交易》吗?恩爱小夫妻在赌场输得精光,一筹莫展之际,大富翁出现了:一百万买你一个晚上。类似的情形如果发生在今日,这个“不”字会有人毫不犹豫地,坚定地说出吗?

金钱买不来幸福,但幸福绝对少不了必要的物质保障

片子中戴咪摩尔最终向富翁证实了世上的确有金钱买不来的东西,比如爱情;但富翁也以事实向她和丈夫说明:财富是幸福的催生剂。目前这恐怕已是年轻人普遍认可的观点。

有次看一个电视速配节目,讨论的正是这样一个话题,6位男佳宾中只有1位坚持认为金钱与幸福毫无关系,幸福根本不需要什么物质基础。他颇为清高地坚持己见,结果只有他一个男士没有速配成功。一个很普通的事例就让他哑口无言:假如你太太深夜得了急症,送到医院后急需手术,而你此时却拿不出必需的手术费用,那岂不白白延误爱人生命?

即使有女孩子欣赏他的勇气,但却未必敢托付一生——目前一无所有没关系,但绝不能甘心如此呀,有句话叫“贫贱夫妻百事哀”,爱情再美好也不能拿来当饭吃,当衣穿,当房子住。

金钱在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女性也越来越要求自立,而自立本身也有了新定义。我欣赏一位女友的话,今日的女性自立,不应当只是满足于有份工作,能养得起自己就行了。当你的人生面临选择,当你的家庭需要帮助,你能够轻松地拿出一笔资金来改变局面,这才叫自立。

自立的标准提高了,女性越来越渴望成功。

“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从小我们被教唱这样的歌: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忙/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

我还可以一字不差地唱出第二段,最后是“劳动的快乐说不尽,劳动的创造最光荣!”第一次教小侄子唱歌时,我脱口而出的就是这支《劳动最光荣》,可见它给我们的印象多么根深蒂固。

可是忽然有一天,这样的观点似乎有点被动摇,因为我们发现:

“捷径”是诱人的

几年前Helen和我们一样每天有规律地上班,下班,像小蚂蚁一样营营役役着,可是后来她跟一个我们在工作中都认识的中年富商神秘地消失了,那人有钱的同时也有家室。杳无音讯数年后,她自大洋彼岸寄来了照片:已读完MBA的已婚的她在自家花园里灿烂地笑着,曾经的不光彩的事情仿佛从未发生过。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啊,女大学生出入于高级夜总会,日进斗金的事情早已不是新闻;某位女体育记者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陡然身价倍增,公然成了抢手人物;同样是开公司,有要人相助的女老板就会财源滚滚。

有次和年龄经历相仿的女友们聊天,说到少女时代都爱看的亦舒小说,最喜欢哪一部?大家竟不约而同地说《喜宝》。其主人公喜宝是美丽智慧的青春女子,窘于清贫,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阔朋友的父亲,接受了他的交易:以自身换取财富。于是喜宝不流血不流汗不费一枪一弹一一实现了梦想:进了剑桥,住了城堡,坐了名车,拥有了华服美钻和抽屉里永远也花不完的现钞……我们虽是带着玩味之心说起这些,但终究可见“捷径”是有一定诱惑力的。

这种感觉就好比:女人的成功之路是一场马拉松比赛,我们本来的起点和进程都差不多,可这时有的人搭上了一辆快车,直接被载至接近终点的地方,她们轻松地向远远落在后面的筋疲力尽的我们呐喊助威。

“捷径”好像真的行得通?为什么女孩子会对所受的传统教育有了叛逆之心?因为--当今流行一种痛:重结果不重过程

生存在世,人总要付出,知识分子要付出脑力,为人打工者要付出血汗。男人混都讲究要进个“圈子”,要广结人缘儿,少不了要阿腴奉承,左右逢迎,甚至出卖尊严都是常有的事,而女人似乎又多了一样“优势”:出卖整个的自己,成为附庸。

李姐的成功一直是我们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她和一位位高权重之人的暧昧关系。她开着一家高级餐厅,正在办理移民国外,对我们她是指点迷津的热心大姐,对朋友她是行侠仗义的“铁哥们儿”,对父母她是孝顺的女儿,对孩子她是慈爱的妈妈。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她无疑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成功人士,人们看重的是她的“结果”:经济实力雄厚,社会地位高,而少有人会去追究她的“过程”。

走“捷径”的确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因为传统的是非观念和道德准绳已经模糊不清。“捷径”上的人会无辜地说:别怪我啊,要怪就怪社会。

是否还有曾经的感动

所幸身边还是有打动人心的事不断发生。

前几日好友宏宏从日本回来完婚,虽然她和另一半在日本早已是注册夫妻了,但为了双方父母的心愿,还是回国“倾情出演”一番。我被力邀做证婚人,看到宏宏身披婚纱,眨着大睫毛站在她伟岸的初恋情人身边,真是百感交集:作为亲密好友,我不仅熟知他们跨城市跨国籍的爱情长跑,更了解宏宏走到今日内心经历的不易。10年前他们相识在大学校园,毕业后宏宏即去了厦门工作,不久就着手办理赴日手续,这期间她辗转于厦门、青岛和济南之间,或工作或学习,与男友两人始终不离不弃。她赴日后,外人都会认为这场爱情会无疾而终,没想到几年后她脚跟稍稍站稳之际,竟毅然把他也办了过去。

其实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宏宏不是没有遇到过很多诱惑,如果稍稍放纵一下自己,她就可以不用辛苦地去打工而生活无忧,就可以专心从事自己喜欢的艺术设计。然而她还是选择了初恋,因为她深知他们当初的相恋没有掺杂任何的客观条件,纯粹是个性的吸引;而经过了这么多的日日夜夜风风雨雨,他们依然恋恋不舍对方,还是由于彼此的个性相吸。其它东西可以靠后天努力取得,而性格却是一生不变的东西,她的爱人天性淳良,沉稳,细心,坚韧,他们性情相投,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

婚礼上我真诚地祝福他们,他们让我想起纯真的青春时光。我真心欣赏宏宏,欣赏她忠于爱情的勇气和决心。同时我也想:走“捷径”的女孩子们,她们还会为这样的真纯感动吗?有过那样现实的交易后,还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世俗生活吗?

喜宝虽然不曾流血流汗但却未必不流泪,她最终得到了巨额财富的同时却也失去了自由,青春和宝贵的生命力——这一内涵正是这个故事的魅力所在。

而我们真心喜欢喜宝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她能清醒地意识到这点,她始终不曾失掉敏感的自尊心。所以,无论是否有“捷径”,无论“捷径”是否行得通,无论走“捷径”是对还是错,保有内心的尊严才是最最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