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支大口径手枪

初到美国,因工作关系,接触最多的是军事单位的工作人员。

很快就注意到那些美国女兵。

当我们进出美国防大学所在的麦克奈心堡、华盛顿军区所在的迈耶尔堡、国家海军学院所在的塞文堡、陆军军事学院所在的卡莱尔兵
营及陆战队大学所在的昆特克尔陆战队中心的时候,经常见有女兵着一身迷彩服,穿高帮作战靴,神气十足地站在警卫哨位上。认真检查过往车辆和过往行人证件,如果你是军官,她会举起右手非常麻利地向你敬礼。有时候车已经开出去老远,你才突然醒悟刚才那个帽檐压得很低的哨兵是女性。

当时涌入脑子的第一个念头是:为什么让女兵干这个?

假日的西点军校。参观的人流在绿树如屏、绿草如茵的西点游览区穿行。几个学员跑步过来,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其中一位是女姓。

林荫道的小路上走来一个由高年级学员担任的值日官。女学员踉踉跄跄地站住,立正,向值日官敬礼,大声报告。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通红的脸颊。

本是很年轻的值日官一脸严肃,将保持立正姿势的报告人审视一番,才还礼放行。

我们站在一旁,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种场景。望着那个作训服湿透的女学员远去的背影,才记起来是20多年前看过的日本战争片。

为什么把这些女孩训练得也像二战时期的日本军人?

是在巴林空军基地看见那支口径硕大的手枪之后,我开始对她们形成一个较完整印象。

华盛顿周围有两个空军基地: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和巴林空军基地。美国总统的专机通常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维修与停放。因巴林空军基地离白宫较近,白宫卫队的黑色警车都停放在这里。基地内一幢独立警戒的银灰色办公楼。则是高度机密的国防情报局。

所以巴林空军基地戒备很严。

那天上午我们在巴林某地吃饭。我要了几样菜,端着托盘没走几步,视线立即被引向门边角落里那张餐桌。有两个女兵坐在那里,胳膊排得很开,就着托盘一边吃一边饶着兴致地谈论。我站在那里能看见一个人的背影,一个人的侧影。一下抓住我的视线的,不是两人全身的迷彩服和高腰作战靴。我看见那个背对着我的女兵,后腰上挂着一副锃亮的手铐;侧对着我的女兵,腰带上有一支硕大的手枪。

从伸出深棕色皮套的枪柄长度来看,枪的口径一定不小。

这是一个基层军官和士兵的餐厅,因为是休息日,吃饭的人并不很多。我立刻改变原来方向,坐到了她们旁边的空桌子上。这时候看得仔细了,两个人的 腰带上几乎被各种“家伙”坠满:黑色步话机、黑色警棍、雪亮的手铐和沉甸甸的大口径手枪。两人的左臂上配戴着黑色袖标,上面“MP”两个白色大字分外醒目。

这是军事警察的缩写,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宪兵。宪兵是一支主要维护军队内部安全、内部纪律与各种条令的武装纠察力量。通常由军队中可靠的、具有强制执行能力的人担任。

现在面前“可靠的、具有强制执行能力的人”,竟然是两个女兵。

她们两人动作很大,边说话边吃饭,一点也不影响速度,也一点不见女性的胆怯和忸怩。如果不是摘掉帽子一头挽起的金发,你从她们的着装、言谈、举止,几乎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两位女性。

望着她们配带全副装束吃完饭端盘大步流星而去的背影,还必须得说:这是两个雄赳赳的女性。

后来很长时间脑子中一直浮现这两个宪兵。当兵时间不短,为什么偏偏这两个腰上挂着大口径手枪的女兵,让我重又想起军人与武器这个古老的命题。

军人离不了武器。而军人最基本的、最通用的武器,就是枪。但这条定律对女军人似乎不适用。多年来我看惯了以唱歌跳舞为武器的女军人、以手术刀注射器为武器的女军人、以接线塞和话筒耳机为武器的女军人;除非八一射击队的专业射击选手,我已经习惯不再把女军人与枪画上等号。

“不爱红装爱武装”,这不本应该属于我们专有的么?

后来的陆战队大学研究中心,又看见了几个专心检索文献的陆战队大学的女学员。她们与男军人一样,一个个迷彩服的袖子挽得老高,作战靴踩得吱吱响,即使在计算机前检索信息也全身戎装,一副随时应急出动的架式,无一人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研究中心负责人,退役陆战队上校格罗夫告诉我们,陆战队是美国武装力量中战备程度最高的,随时准备出动的一支部队。

也许正是这些严格的要求,使得美国女军人军味十足、兵味十足。她们正在担负传统男性军人才能担负的任务。美国人告诉我们,自1993年 4月国防部长莱斯 ·阿斯平取消了禁止妇女参加海上和空中战斗行动的禁令后,美国女兵不但进入了空军的战斗飞行航空联队、海军的海上舰艇编队,而且也进入陆军步兵师、骑兵师(空中骑兵)、装甲部队和工程兵部队,直接介入各军种未来的野战行动。女飞行员驾驶舰载机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从航母起降,女驾驶员操纵装甲战斗车在起伏的原野上奔驰,对美军已经不再新鲜。

常说男女平等。美军正在把这种平等化解为面对同样的挑战,战胜同样的危险。

我不知道爬出战斗机座舱摘下头盔或走出莽莽丛林抹去满脸油彩的女军人,穿上她们原来的衣服、恢复她们原来的打扮会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一旦当兵,她们就与原来的自己告别。她们自己和她们的上级,首先把她们当作一个兵,其次才是一位女性。

这倒不全是出于她们的自觉。很多时候,这是军队性质的强制。

从孙武训练宫妃开始,这条道理就被反复证明:没有强制,就没有了军队。

一位陆军三星女将军

美国女兵走过了艰苦的历程。从最初的厨师、勤杂工、缝纫匠,到护士、接线生、播音员,也许今天才能说,成为了真正的军人。

这是以220年的时间代价、以200万人的服役代价换来的。

1976年国会通过法案,国家陆军学院(西点军校)、海军学院、空军学院可以招收女学员。这是美国女军人的一个里程碑。这意味着她们提供给军队的将不再只是医疗卫生及后方勤务,她们将直接进入美军的作战行列与指挥行列,然后以职业军官的身份,逐步进入美军领导层。

在美国防大学,我们先后接触过两位女性上校:空军上校玛丽·麦卡莉,海军上校林达·兰茨。

负责接待来访的林达·兰茨上校与我们的接触更多一些。她办事作风细致,有条不紊,既会善意引导,也会巧妙拒绝,方方面面被她安排得对双方来说皆无纰漏,十分周到。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个女性海军上校也是非常扎眼的。参观五角大楼的时候,周围不少美国军人纷纷给林达敬礼。有她的帮助和引导,我们竟然先后在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陆军部长和空军部长等美国军界要人的办公室门前合影。

林达却对她目前的地位不以为然。她提过另外一个女性:克劳蒂亚·J·肯尼迪。

这是1997年美军的新闻人物。军事刊物冠以大字标题:“一颗正在上升的新星”。因为1997年2月,克劳蒂亚行了美国陆军部分管情报的执行副参谋长。3月,克林顿任命她为中将。这样她就成了美国陆军史上首位女性三星将军。发布任命时,她刚刚从加利福尼亚艾尔文堡国家训练中心美军“21 世纪部队”的实验基地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这位美国陆军史上首位女性三星将军1968年入伍。当时美国陆军里女兵的数量非常之少,至于女性将军则一个没有。“我还记得当时一些情况”,克劳蒂亚对记者说:“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在部队待多长时间,后来我担任了补充营的指挥官,那是我一生中最令人难忘的充满挑战的时刻。”

就是因工作出色,她后来补充营指挥官升为通信情报旅指挥官。营与旅这两级主官的锻炼,为她后来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记者问她为什么能够成功,她说:“我认为忘我工作就是事情的全部”。在解释什么叫“忘我”时她说:“忘我是这样一种感觉:你之所以努力去做事情,仅仅因为那些事情是正确的,仅仅因为完成它们对军队建设有好处。有些时候,做那些事情对自己毫无帮助。但只要对军队建设有利,它就值得去做。”

谁是这些女将军、女上校的后继者呢?

两个美国女孩

一个是19岁的金安妮,西弗吉尼亚大学学生,喜欢田野,喜欢骑马,学习间隙还兼大学附近运动场的马术教员。

坐她开的车,我开始真有点提心吊胆。在那条路面质量很高却弯道频繁、上下坡起伏很大的公路上,她把车开得飞快。我在一旁悄悄抽紧安全带,再用脚使劲蹬实座位前方斜面,她却仍然将左臂支在车窗上,左手托着下巴,边和我说话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只用轻轻搭在方向盘下沿的右手操纵汽车方向。

她告诉我她不喜欢父亲的日本车。虽然省油,但马力小。她喜欢马力强劲的美国车。对面一辆深红色吉普呼啸而去。她兴奋起来,用手拍着方向盘说她就喜欢那样的吉普,马力大,越野性能好。

就是这个女孩,学校离家400英里(640公里),平时开车8个小时去上学。她一个月回一次家,回来就是一声“嗨”!家里人也不向她盘问路上有多么辛苦;住两三天返校,与家里人说一声“拜拜”!也没有人向她唠叨上路要怎么小心。

倒是我把一脑袋疑惑倒给了她:轮胎扎了怎么办?汽车途中抛锚怎么办?遇坏人劫车怎么办?没汽油了怎么办?疲倦了怎么办?找不到地方吃住怎么办?突遇狂风暴雨怎么办……

她颇为吃惊地看着我,面对这么多怎么办,她一个也没有回答。看得出来,她没有想到这么多。她更从未被这些头脑中的想法所束缚所吓倒。

另一个美国女孩是阿利克西丝,16岁,中学生,小小的个子却已经拿到了正式驾驶执照。父亲一下班回家,那辆旧车就属于她。她会一阵风地把车开出去再开回来。那天晚上他父亲请我们吃饭,她也想带同学前往,但不知地点。她父亲随手扯过一张纸片画起来:走某某某号高速公路,到某处出口下来,转某某号高速公路,再下来,走某某普通公路,红绿灯过后再开不到5分钟,公路左侧那家饭店。图画完了。她也明白了,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车钥匙,随手将那张纸片一团,丢进了纸篓。

那天晚上,坐她母亲那辆崭新的“本田”,行车40分钟才开到那家饭店。坐在餐桌旁我想这下完了,路这么远,又是夜晚,阿利克西丝肯定找不到地点。我又想起自己在北京上中学的女儿,独自回一趟奶奶家,坐地铁就可直达,我们还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然后一遍遍打电话,先通知母亲说孙女已经出发了,再询问母亲孩子到了没有。

而阿利克西丝的父亲自从把车钥匙交给女儿之后,根本不考虑她是否能找到地点这件事。我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他,他仅微微一笑,耸耸肩膀不表态。

饮料刚刚端上来,阿利克西丝一手牵着她最要好的同学,一阵风一样卷了进来。

这些美国女孩。

也许在军队太久的缘故,我从独自一人连续开车8小时上学的19岁的金安妮那里,想到了军人的长途奔袭;从夜晚变换两条高速公路和一条普通公路去寻找一个陌生地点的16岁的阿利克西丝那里,想到了军人的方位判定。

这些美国女孩的共同特点是行动能力强;独立判断问题和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强。办事泼辣,不拖泥带水。她们似乎不过多考虑性别差异,没有太多地划分什么事是男孩的,什么事才专门属于女孩。应该说这是优秀女军人必备的素质了。

但这两个女孩并不打算选择军事生涯。

不选择也无所谓。任何一个国家女孩的能力与素质,已经成为构成该国家未来女军人能力与素质的基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