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风箱”中的强鼠

马克己 收藏 24 1248
导读:学做“风箱”中的强鼠

    经过数月的辛苦“表现”,老鼠小弱总算当上了经理助理,而他的顶头上司就是白猪经理了。

    这个白猪经理太女性化,心眼小的跟随根绣花针,并且有一个小情人,他一直想让他的小情人做他的副经理。

可是,现在的副经理黑狗大强也不是好惹的:他很高的智商,学历和履历也不差白猪经理多少,又是公司中一位副总介绍来的。所以平日里总是昂首挺胸,步伐骄健完全不把白猪经理看在心上。

“其实白猪经理担心黑狗大强的能力会对他不利,所以才用‘想让他的小情人做他的副经理’作由头来试探大强;当然,黑狗大强也有把白猪经理挤了的野心。” 小弱心中念道:“看来,他哥俩迟早会有一番争斗;到时候我可要保全好自己啊”。

果然,就在小弱当上经理助理后不多久,白猪和黑狗就开始互放流言了:

白猪经理:大强怕他小情人有能力,想把他小情人赶走了......大强后台硬,公司公司老总为了安排大强,抬大强才让他做这里的副经理的位子。

黑狗大强:白猪和谁、谁、谁有不正常关系......为了让他的小情人做他的副经理,想把他赶走了。

这些话都叫公司老总听了去,老总怎么可能让白猪经理他们把部门开成“夫妻店”呢?于是把他的小情人被调到公司其他部门--白猪经理和他的小情人也就是了“牛郞织女”。

“这一回白猪经理偷鸡不成倒烛把米,他一定会为此恨上了黑狗大强,看来他和黑狗大强的战争就暴发了!这样一来,部门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就会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而我也就将是不幸的“池鱼”之一,并且还是离那“两扇城门”最近的那一只“倒霉的鱼”。不过在混乱的‘战争’中,也可能是我的机会。因为在这场‘战争’一定会有一个‘牺牲’掉。”在焦躁与期待中,小弱有一点兴奋的迎来了预料之中的战火。

但是小弱第一次被白猪经理和副经理黑狗大强的战火烧却是在他预料之外:

那天,白猪经理去出差了。按公司的惯例,他不在时由副经理黑狗大强打理部门的事务,但是小弱仍然要向他随时汇报。黑狗大强让小弱去接一名客户老秃鹰;当黑狗大强接待老秃鹰时,小弱就去处理别的事情去了。他们谈完后,副经理黑狗大强就让小弱带老秃鹰去技术部门了解几个技术上的问题。

作为客户,老秃鹰最关心的当然就是价格了,小弱去请示副经理黑狗大强,黑狗大强让他打电话问白猪经理,当时正值下班,大强就先走了--“他们不过是在相互推委工作,不过没有想到他俩的‘战争’就在推委中暴发了”后来小弱回忆到。

白猪经理在电话里报了价。老秃鹰对其中一个件产品的报价不满意。说刚才副经理黑狗大强讲的没这么高呀?这时,白猪经理的电话又打来了,小弱报告了客户的意见。白猪经理很不高兴地说:“这只死狗,他又来插一杠子!”小弱看出他俩的间隙已经到了连工作也不能协调的地步了。

小弱回到家后副经理黑狗大强来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把报价的前因后果向白猪经理解释清楚,否则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

当时小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马上想到了打电话给白猪经理,而白猪经理的电话却先进来了,不容他说一个字,白猪经理命令道:马上去办公室,把工作全部移交给另一名经理助理,明天不用去公司了。

可怜的小弱一下子就懵了,开始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冷静一想,白猪经理是个权力欲很强的人,他认为副经理黑狗大强对他经手的事情“插了一杠子”,一定去质问副经理了,而黑狗大强自然是不会接受这种质问的。然而,他俩是公司重要的管理人员,而且至少现在是关系密切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之间的矛盾不会让它明显或激化。要消除这场争吵的阴影,不幸的小弱自然成了两头不是人的替罪羊。

小弱自然是非常不甘心。他在公司不辞劳苦地工作,付出的努力和回报每个人都看得到,就这么作为正副经理调和矛盾的牺牲品走人,小弱很是不服气!

工作全部移交后,副经理黑狗大强连连电话联系小弱。复机时,黑狗大强的语气已经平静了。他安慰老鼠小弱说:白猪经理的脾气大家都清楚,其实他人还是很好的,不要跟他一般计较--“又在装好人了……原来他根本不想炒我,不过是在对我恩威并施,想要在将来的猪狗之争’中拉一个盟友啊,这招还真损,把我郁闷死了。”小弱心中自是很明白。

之后,黑狗大强要老鼠小弱明天去他办公室一趟,还有出差的事情要向他交待呢。

第二天,黑狗大强又和老鼠小弱谈了很多。他讲起他少年时的求学、工作,以及读博士的艰苦,末了又说,年轻人嘛,要成长、要成就大业,吃苦受委屈都是一种锻炼。又给老鼠小弱提了一些业务处理方面的建议与技巧--“果然和我想得一想:完全是在拉拢我。正职不太能干而副职非常能干,能力的对比和职权的对比不协调,于是副职总想排挤走正职。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就算是装傻吧。反正现在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正好那天晚上公司有个聚餐会。白猪经理和黑狗大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完全看不出两人的矛盾来。大家举杯痛饮后,黑狗大强又要小弱去给白猪经理敬酒。这种场合是化解矛盾的好时机。于是老鼠小弱向他敬酒,还说了许多好听的话。而黑狗大强也在一旁附和着,说小弱工作如何出色,全靠白猪的栽培。于是,白猪经理稍微有点被动地喝了一大杯酒。当时的情形,有一点点微妙,发生在这三个人之间的过节,大家心知肚明,却都不愿再提。

“现在,他们之间表面和谐。实际上他们暗自里却在互相拆台。”小弱总结到“本想保持中立,以‘天下皆浑我独清’的心态去面对他们的纷争的,谁也不得罪,谁也不倾向,你们争你们的,我只要做好我分内的事就一切ok。你在没有明确谁胜谁负时,这是保身的不二法门。可是依现在的情形看来,我是无法逃避他哥俩将要发生的形形色色的斗争和矛盾了。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通过这件事,小弱虽然是有惊无险,但至少更明确了未来他所在的部门将会风起云涌;而黑狗大强想要拉他共同对会对付白猪经理,此事已是心照不宣。

就这样,部门中的恶斗好像在表面上平息了其实,不过是暗流涌动。

小弱并不知道白猪经理和黑狗大强是怎么结下梁子,后来他向老员工们打听到说:当初黑狗大强和白猪一起竞争部门经理这个位子的时候有绝对优势,但有人说是白猪在背地里偷偷搞了鬼,最后是白猪成了白猪经理,而不幸的黑狗大强还是副经理。但就因为这个,黑狗大强经常不服白猪经理的指挥,还在私下里对一些员工说说:“白猪他小子凭什么!我们公司有谁比我的业务多!我大强一个人就为公司拉来了几千万的业务!”

白猪经理也知道他不好惹,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管不了他。但白猪经理的工作上也许不是个好手,可是在权力斗争上可是个能手--要不然怎么经理是他的而不是黑狗大强的呢。

白猪经理先出招了,他在背后分化黑狗大强的下属和部门员工--而小弱正好是隶属于大强的经理助理;白猪的目的是想把黑狗大强抽空,让他不再那么“狂”。于是小弱等经常被白猪经理亲自“照顾”--上回“报价”的事表面上是白猪经理和黑狗大强互相找台阶下,更深的意思就是白猪经理也在对小弱的恩威并施--也有拉拢之意,只是不像黑狗大强做得那么“白”。

这样一来二去,加之白猪经理又是正职。时间长了,有些人的“军心”就开始动摇,在一次私下的饭局上,一名业务员竟然真的“弃暗投明”跟定了白猪经理!

小弱当时很惊讶,说实在的,黑狗大强这个副经理虽然张狂,可对下属一向都很好,有时看有人没完成任务还会主动让出自己的小部分业务--上回“报价”的事也是因为大强出力小弱才留了下来--虽然这极有可能是出于拉拢的需要。

老鼠小弱左思右想,觉得不应该让黑狗大强就这样蒙在鼓里,就偷偷暗示黑狗大强有人“叛变”。但没想到被白猪经理他们觉察,于是他们散布谣言说其实真正“叛变”的是老鼠小弱!

从此,小弱感到黑狗大强就对他“另眼相看”,不把他看成是“自己人”了。

“白猪经理这个损招厉害啊,使我不得不向他靠拢的同时,还使不知中计的黑狗大强失去了一员‘大将’。不过样也好,我本想做没有追求,但也没有敌人的‘和事佬’的。因为‘和事佬’对谁都是笑面相对,但又可以让他们明显地看出来其实谁都没得罪。可是‘敌变我变’,你白猪是正职,是部门的‘掌权者’。我也会‘见风使舵’。本来在这种部门领导的内斗中就是看谁最有希望赢出这场斗争就服从谁。所以我越级服从正职的白猪黑狗大强也没有话可说。当然,黑狗大强也不是没有反击的余地,所以还是先观察一下吧。”小弱暗定心计,他知道这种事还是少解释的好,这样他在“猪狗之间”还有回旋的可能。

后来,经理助理老鼠小弱、副经理黑狗大强、白猪经理之间又发生了不少事情,

平时,小弱所在的部门每月的工作总结报告都交给副经理黑狗大强看,但突然有一天,白猪经理到小弱面前来,让小弱把工作报告先交给他“过目”,毕竟比老鼠小弱大一级半,小弱自然是没有拒绝的权力。

可小弱把工作总结报告拿给白猪经理后没几天,副经理黑狗大强就质问小弱这个月的报告为什么还没交给他?小弱解释说是白猪经理让自己先拿给他看一下。黑狗大强听后,立刻大发雷霆:“谁让你把报告拿给他了?你自作哪门子主张?他有什么权力看报告?公司这个部门的事还不是都是我在做啊!”

小弱“忍”了发作的黑狗大强。

“看来我真的是要投靠白猪了!万一你两个人意见不一致,就干脆只听白猪经理的--毕竟最后的生杀大权握在他手里呀!大强啊!不要怪我,我也要生存啊”小弱决定“下注”了。

就在小弱的大计定下的同时,黑狗大强就此彻底“认定”小弱已经“倒戈”于白猪经理,把小弱划为“敌对势力”中的一份子。于是开始处处刁难他了。

有一次,白猪经理后来打算给小弱报销差旅费时,黑狗大强就找了种种理由拒绝。

不光这个,打击还在继续。

特别小弱气闷的一次是:明明是白猪经理已经通过并安排下来的工作,但实施的时候,副经理黑狗大强开始百般刁难,过了两天又说与他管理的范围有关,开始“热心参与”。搞得小弱那疲于应付。

看到小弱完全没有“动作”――只是工作比较消极了 ,黑狗大强的刁难才少了――至少他认为小弱不会对他有威胁了。

其实有好几次,小弱那都想对那个刁难他的上司们说:“你们有矛盾关我屁事啊,有本事你当着‘老总’的面去发嘛!”但小弱真的不敢--因为他们都是上司,一个也得罪不得。

不过小弱知道只要有一好机会,他可以干脆就越过他们直接向他们的上级‘抛媚眼’......

后来,看到小弱工作不像以前那么热心了,不解内幕的老总有突然问小弱:“我说小弱啊,你办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完成?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言语之中表现出了对老鼠小弱工作能力的质疑。小弱动了动嘴却还是觉得把他的那两个下属的“行为”就这样揪出来有些不妥,但是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就要看怎么说了。

他的鼠眼转了转,只含糊其词的说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唔,快了,快了,马上就好。老总啊,就说这回的一个方案,我把想法说了,经理点了点头,然后轮到了副经理拍板时,他就坐在那里不表态。我本想,没有异议应该就代表两个人都通过了吧,于是满怀激情地去实施,可颠颠地做好到副经理那里最后审阅时却被‘cut’了。我小弱刚开始还不服气,据理力争,副经理几个理由就把我说得一点脾气没有。副经理是个业务能手,他的话没有错......

接着又对黑狗大强大大表扬了一番,同时只是说自己在这段时间工作没有作好,让黑狗大强费心了。

老总听了小弱的话,也从中听出了玄机--原来白猪和大强这俩老小子在内哄啊......

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小弱遇到了大学同学罗杰羊。

两人攀谈了起来,在对话中,小弱得知他这位老同学在另一家公司班上,而眀已经是经理级的人物了--虽然只是个副职。

“怎么罗杰羊能‘混’得这么好?他在处理上司们的争斗时有什么诀窍吗?看来要和他多多交流一下小经验啊。”老鼠小弱心想着。

于是小弱装作委屈状把他在公司中的遭遇告诉了老同学罗杰羊,罗杰羊笑了笑说“你不是处得很好吗,我的老同学,还在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个鼠精!”

就这样小弱和罗杰羊交流起了各自的经验,事后,小弱在心中做了个总结:“保持中立、做和事佬、见风使舵、越级服从”16字真言。

在与老同学的“互教”后,小弱自是受用多多,虽不是左右逢源,也是平平安安了。

半年过后,副经理黑狗大强因为太过狂妄,也没有作好业务,就顾着摆架子了以及同白猪经理“斗法”,被公司老总撤换掉了--因为他和副总的关系,只是被平级调动,顶了公司另一个部门副经理的缺。

因为要这半年中,小弱在“老鼠职场生存法”的原则指导下“表现突出”;得到了两位上司的认可。黑狗大强临走时提出让他来接任他的位子,白猪经理心然同意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小弱在背后的那句言碎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黑狗大强离开后,白猪经理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呀,我早就知道,你怕得罪那个人,所以处处小心……他那个人啊,是干不长什么事的......以后你要好好跟我干啊!小弱。”

不过几日,公司的认命书下就来了--老鼠小弱副经理这样诞生了!

因为公司和部门发展的需要,部门副经理老鼠小弱新官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部门临时招几名新的员工。

小弱想想数年前自己以新人身份应聘时的情景,不尤在感慨万千。不过他现在是中层管理人员,他的地位和想法都随着岁月的增长变化了。

其实白猪经理早就物色一个叫野鸭的人。

这个野鸭原来是在大河的一家公司上班,不知为何,他辞了原来的工作。他来森林以后,以自由业者的身份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其中也断断续续接了一些小case来做,有一家公司的客户因为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又听说公司要招野鸭这样的人才,便将他介绍给公司的白猪经理。

第一次面谈相当顺利,白猪经理在各个方面对他的表现都很赞赏,并当场提出要将某业务交给他负责。临别时,白猪要求野鸭第二天再去一次,与部门副经理的——也就老鼠小弱,他未来合作的同事、上级见个面。

第二天,在公司里小弱见到这位“人才”野鸭,小弱一开始就以一种非常高人一等的姿态来与野鸭对话,话中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然后又突然提到以后若进公司,试用期不扣20%薪水,按正式薪水起价。

小弱的目的是力求让野鸭曲解白猪经理要自己和他谈话的意愿,希望野鸭知难而退。小弱一会说野鸭这样进来是没有先例的,什么别的毕业生刚进来都是1200起的底薪,一会又说野鸭的底薪会和别人不同,使野鸭还在想他究竟是否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在小弱的暗示下,野鸭终于明的了:这只老鼠是不希望他进去后给自己造成威胁,也不服气他一进去就是坐上助理的位子,只不过是小弱上司的意思因此他才很不情愿地和他见面。

野鸭也明白而对于白猪经理来说,也是知道这种无可避免的情况,因此如果野鸭处理得巧妙一点,那也就ok,否则,他宁可弃野鸭不用也不会影响现在公司已经稳定的格局。

而小弱想利用了当时在对话时野鸭脑子已经有点混乱,不可能像事后的醒悟一样清清楚楚,这一点把野鸭“吓退”了。

回过神来的野鸭当然是反击了,又找了一个机会与白猪经理面谈;这样峰回路转,野鸭还是当上了经理助理--还是直属白猪经理的助理!

小弱明白白猪经理也对野鸭比较欣赏,他就听白猪经理对他说过:“我们部门缺少优秀的管理人才,野鸭他有MBA学位,又有实际的管理经验,在我们部门一定能有用武之地。”

    小弱知道他的大敌来了,一定要想法“做”了野鸭。

    野鸭进公司后,小弱并没有发难,只是默默观察着野鸭。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观察,小弱发现野鸭这个人,是很有力能,但不注意小节。因为有“才气”,野鸭爱是说大话,做事前喜欢拍胸脯:“一切教给我”,可最后却不能把事情做好;做事没什么计划,很多时候是“临时抱佛脚”--自持才高。而小弱一开始选择了帮野鸭完成“拍下胸脯”的事情的收尾。

当然为了让白猪经理知道真相,老鼠小弱把平日野鸭的行为一一记录在心,就等一个机会在白猪经理面前“用事实说话”......

一次老鼠小弱的部门去外地做一个宣传,要在那里住上半个月,他说自己是这几日不适,没有和同事们一起去。因为部门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守,在这一周里,小弱和白猪经理必须代替同事们完成刚接手的一个新案子。就这样,老鼠小弱用他的实际工作能力、严谨态度、拼命精神独立完成了务任,白猪经理很惊奇,问小弱怎么平时工作好像不是很得力?

老鼠小弱在事实的基础上添油加醋的说:“我和野鸭接到比较重要的CASE的时候,一般就由我们俩人一起策划。每天,我们俩都讨论到很晚,刚升职的我自然是特别卖力,把自己的新点子一个接一个地抛出来。可没想到,在策划做好之后,野鸭却单独去找您,把我们一起做出来的方案向您汇报,却绝口不提我的名字———两个人创意成了他一个人的!因为野鸭是您白猪经理亲点的新员工,所以我本想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的创意说出来,让同事们和您知道,这些都是我的点子。可是我想,这不是会对你在我们部门的领导形象是个打打击吗。于是我就只好忍不,还是用我的实力说话吧。”

白猪经理听了小弱说的话,听起来又好像是是那么一回事,他的心中也就有了顾及,对野鸭也不是那么放心了。

同时,小弱在与白猪经理‘独处’的一星期中,让白猪经理对他的才干也有了新的认识;作为白猪经理的副职的小弱到了他的认可。

这些为野鸭的辞职埋下伏笔......

在半个月最后两天,因为部门业务的需要,又招聘了一名新的经理助理鹦鹉,正好是配给老鼠小弱的--是白猪经理对小弱认真工作的一种“奖励”。

很巧的是这个鹦鹉助理的太太是野鸭大学时同班同学,而且鹦鹉和野鸭也算是相互认识。

通过与鹦鹉闲聊,老鼠小弱终于找到了野鸭滚蛋的所谓“理由”。

他又找了个机会,把野鸭的这点破事,一个不小心透露给了白猪经理--就像当初说本部门有内哄一样的“八婆”招式。

鹦鹉助理来了一个周之后,白猪经理找野鸭谈话:“我也年青过,我对你大学时不幸的恋情很同情。可听说你以前的女朋友很厉害--是个悍妇,对不起,请原谅我这样说。她经常到你原来的单位闹事,所以为了躲她才来到森林找工作的时吧。现在要是你的前女朋友来我们公司闹事可就糟了!”

野鸭明白是白猪经理要他走人,也明白是小弱从中作梗;他后悔自己不顾小弱的“友情提示”来公司工作,结果因为那样的原因被迫辞职--当然,他不知道老鼠小弱还在他背后使了多少力。

可怜野鸭只好打算重新踏踏实实地重新找个工作......

而老鼠小弱在“干掉”野鸭这个“潜力人才”后,也顺利成长为公司中有“能员干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