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满天星

今天早上突然听见朋友幽幽说那里下雪了,千里之外的我却还是一身单衣薄袂,真是很感概。其实南方人都比北方人喜欢下雪的,毕竟,南方没有漫长冷酷的冬季,可是这也造就了北方人有比南方人有着更宽广的心胸。也许这个寒季来得有点早,但反过来一想,早来了毕竟就会早点过去了,春天就会来了,这难道不值得让人庆幸吗?打开电脑,听着音箱里流泻出那首陪伴我少年时代无数个冬夜的歌曲,早已神驰苍茫关外,那里有长白山,有大兴安岭。我不知道你现在究竟怎么想的,又想怎么样,我将在南国遥祝你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