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归来

“大哥,七门八派的人已经……”
窗前的黑衣未动,只点点头,拦住了虬须汉子的话。
“按我说的,去。”
就这一句,仿佛就用尽了一身力气,黑衣单薄的靠上窗棂。
是这一句,要宣告天涯令的解散。
只这一句,便震惊世间人的视野。
司洛绝不会解散天涯令,这么强大的杀手组织,任谁也舍不得放弃,何况是司洛。
当七门八派打出维护武林正义的旗号准备讨伐天涯令时,茶余饭后,人们都这么认为。
他是一个传奇,十六岁出道,十八岁创建天涯令,而今不过十年,已经将当初小小的天涯令发展成了号称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
传说里,他总是冷然,或者狠毒。

“按我说的,去。”
一锤砸下,胡不归走出的脚步十分蹒跚。
七门八派又不是第一次打上门来,可这一次……
抬头看天,阴沉,风雨要来了,该来的都要来。
解散天涯令,如果他们不再珍惜。一字一字,大哥说的坚决,伤痛。
天涯令,六连心,第七凤鸣。
是啊,天涯令除了司洛,同样离不开七大杀手,江湖人口中的“六龙一凤”,想当初同洒热血,何等慷慨,煮酒欢饮至天明。
什么也没有了,凤儿倔强的拍马而去,郝飞蒙、常贳和天昶都负气出走,七杀去四剩三,为什么一到鼎盛,反而什么都没有了?
胡不归知道,司洛不是在说气话,他只是要给天涯令的三百个兄弟一个出路,当他已经没有能力为他们引路。
那场不欢而散的酒宴后,司洛就有了这个打算,撑至今日,他没有办法了吧?

只是一场酒宴,其实很平凡。
但凤儿撒娇地要坐一坐司洛的位置时,空气开始变味。
“如果七妹坐,那我们都得坐坐啊……”醉眼惺忪,天昶轻轻吐出一句,冷冷驳下凤儿的面子。
“五哥功劳,七妹我可不敢逾越!”冷哼一声,一向被宠惯的凤儿一脸悻色,一甩手,拂落了面前的酒杯。
声声碎。天昶剑眉一抖,涨红了脸:“你是千金小姐,这脾气,冲谁来!”一出口,却愣着了,一句犯忌讳的话。
凤儿本是锦绣山庄的二小姐,因是庶出,遭正室排挤,才不得不流落江湖,效力于天涯令,她最听不得的,就是“千金大小姐”的称呼。
凤剑出鞘,常贳和郝飞蒙忙起身拉架,如果到了动兵器的份,天涯令的颜面何存?何况凤儿身负锦绣山庄的绝学,天昶一人敌她,只恐不勘。他俩也不想这个丫头占太多风头。
这一拉一扯,好生生一席酒宴起风波,司洛的脸色当然难看。做大哥的,免不了放下脸整饬几句。孰轻孰重的略一掂量,却又生口角。
六不连心,第七凤失鸣。
第二天,胡不归一直记得,司洛重复这句话,好多遍。

 三百儿郎,整齐的列队中庭,如临大敌。
“大哥,都不肯走啊。”胡不归苦笑连连,手里还握着厚厚一叠银票。
“不管是谁,只要离开,都发给一百两银子做安家……”
蓦的,司洛说不下去了,三百双坚毅的眼睛,他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小混混。
六不连心,第七凤失鸣,尚有三百是英雄!
司洛镇定一下,又朗声道:“大敌当前,天涯令同舟共济,生死与共!”
“大哥!”胡不归与身边一青衣人皆脱口而呼,欢欣万分。
“老三,老四,”司洛回头一笑,“我们没有七杀阵了,唯有背水一战。”
六不连心,第七凤失鸣。楚珩的笑僵住,为了这个,他已经很久,不叫司洛大哥。
“大哥,他们三个,他们三个已经回来了……”
楚珩沉吟半晌,终究还是说出,随他手指,司洛也看见三百人中躲着自己目光的三个熟悉身影,天昶、常贳、郝飞蒙。
“大哥……”郝飞蒙最先开口,眼光却看着脚面,“我们、我们只想帮点忙,不能让天涯令衰落……”天昶和常贳面色微红,转头看向别处。
一听说天涯令有难,他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心底还是放不下那份多年打拼凝聚出的兄弟情谊吧,只为那一时的意气相争,何必。
司洛淡淡而笑,并不说话,伸手在天昶肩上打了一拳,六兄弟都欣然了。
“我听说凤儿,她回了锦绣山庄。”虽然司洛不提,天昶自己还是忍不住了,一语道出,众人黯然。

凤儿——应该叫上官凤儿,出走天涯令后,也只能回锦绣山庄。
然而她回来的正是时候,父亲去世,锦绣山庄仅靠哥哥上官墨一人支撑,精明强干的二小姐的归来,着实让庄中人鼓舞。
不管她曾经是什么身份,她现在做着名副其实的上官小姐,在江湖人眼里成了另一个上官凤儿。也许,上官凤儿一直是上官凤儿。
剑脱手落地,铿锵一声。上官凤儿愣住,看向那阴沉如水的天。
“大哥、大哥……”双膝发软,她不由跪在剑前,捂着脸的手指缝里渗出晶莹的液体。剑身折射着泪光,隐隐现出一只凤影。
“凤儿,不要逼自己了,”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回头,遇上上官墨疼惜的目光,“放不下的东西,就要去珍惜,不要选择后悔……”
身子一颤,上官凤儿咬牙起身:“可是家里……”
上官墨俯身拾起凤剑,递给妹妹,温和笑道:“家里有我,难道信不过我?”
这个妹妹,自她一回来,他就知道她不会属于上官家,她对天涯令的眷恋也曾让他这个真正的哥哥嫉妒,可是做哥哥的,永远只能包容吧。收到天涯令危难的消息,他便做出了这个决定,放飞……

没有七杀阵的天涯令。
司洛依旧在笑,笑的来人心里发寒。
每一次大战,天涯令靠的都是七杀阵,没有七杀阵的司洛还笑的这么高兴,岂不是一件怪事?
血。纷飞的血。一片片红雾。一道道剑影。
天涯令占不了上风。这局面在司洛意料中,奇迹原来真的很难出现。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十年前的誓言,也许成真。
倏地,一道剑光闪过,风吟不绝,这熟悉的一剑。
“凤儿?!”司洛身子一僵,天昶却已经跃至凤儿身边,双剑游走,已然启动七杀阵的枢纽。
“大哥你别愣着,占西面方位!”凤儿娇叱一声,胡不归、常贳、郝飞蒙已经按东、南、北的方位占好,轻功最佳的楚珩也控制顶上,七杀同出。
“凤儿,五哥当时……”
“你给我专心点,婆婆妈妈的!”凤儿冲天昶做个鬼脸,一手挑开了袭向天昶的兵器。
 是兄弟,何必多言?为兄弟,肝胆涂地。
司洛依旧在笑,眼角暗暗湿了。

谁也动摇不了天涯令啊。
茶余饭后,人们谈起天涯令与七门八派的惊天一战,啧啧称颂出这一句话。
天涯令,六连心,第七凤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