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恶性爆炸事件:男子用手榴弹炸死警察


黄石焕被抓获


黄云峰旧照


黄云峰母亲悲痛欲绝


爆炸现场


受伤的协警


10月19日傍晚7点,运城市稷山县翟店乡翟东村商业街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正收摊回家。突然,剧烈的爆炸声让本已喧闹的大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等人们回过神来,包括两名民警在内的4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中

■目击多人当场倒地

爆炸发生在一家装潢门市部前,店主叫任俊虎,今年40岁,本村人,在这条街上做装潢生意十几年了。任东海是任俊虎的老丈人,今年75岁,他见证了爆炸发生的整个过程。事发前,女儿找到他说“黄石焕在店里闹事,俊虎不在家,你赶快去一下!”


黄石焕今年29岁,和任俊虎同村,2001年4月因故意伤害任俊虎被判刑2年,刑满释放后一直对任俊虎耿耿于怀。任东海的家和女婿的店门仅有一路之隔,听女儿一说,他急急忙忙到了女婿的装潢店。到女婿店面后,任东海发现黄石焕酒气熏天,已经打烂了鱼缸,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和任东海说话期间,他不时把右手往左上衣摸。警惕的任东海上前一步紧紧握住黄石焕的双手使之动弹不得。黄石焕反抗几下不成后,张嘴咬了任东海一口。考虑到黄的手中可能握有刀等凶器,任东海看着自己的手流血也没有放手。

就在双方僵持阶段,任俊虎从外面回来了,翟店派出所的两个民警也来了。民警出现,黄石焕本能地抽身外逃,就在他闪身逃跑的一瞬间,一个圆溜溜的铁家伙滚到了两名民警面前。“咣”的一声巨响,人们倒了一地,鲜血流了一片。

“发现黄石焕不停摸左上衣口袋后,我感觉他口袋里可能有刀,没有想到他带了个手榴弹,否则我拼了老命也不会撒手”。任东海在这次爆炸中,身上有多处被弹片炸伤。

■抢救遭遇罕见血型

响声过后好久,回过神来的人们发现爆炸中4个人受了重伤。他们是翟店派出所副所长黄云峰、协勤民警贺国峰、店主任俊虎、路过群众贾全生。其中,黄云峰伤势严重,当场不省人事。

把4个人送到稷山县医院后,大夫初步检查发现,每个伤者身上都有数不过来的弹片伤,都不同程度出现大出血,再细检查,四人腹腔不同程度有出血现象。打开腹腔,大夫们惊呆了,贾全生腹中竟有近3000毫升血(成年人身上有4800左右毫升血)。原来,受强烈爆炸冲击,贾全生腹中肠管多处破裂、肠细膜撕裂。紧急输血时,大夫们又傻眼了,贾全生是万人才有一个的BH(阴)型血。眼看伤者失血过多伤势不断恶化,运城市公安局、稷山县领导火速向山西省及周边城市紧急求助。包括贾全生所需血型在内,稷山县医院当晚向外界求助鲜血30多袋。但是,由于黄云峰伤势过重,虽经各方努力救治,他还是离开了人世,年仅28岁。

10月20日,记者在稷山县医院见到了正在治疗的贺国峰、任俊虎、贾全生。他们身上多处都缠着绷带,脸上充满了痛苦。大夫介绍说,从现在的情况看,3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但身体内的弹片要等到伤情基本稳定后才能取。

■追捕缉凶仅用16小时

爆炸发生后,运城市、稷山县两级公安机关迅速组织民警投入案件侦破工作,考虑到歹徒身上可能还有凶器,有关领导指示:如果歹徒负隅顽抗,一枪击毙!

追捕工作在有条不紊中进行,为防止歹徒外逃,公安机关调集警力在各个出县路口,临近的运城、侯马火车站等进行封锁堵截;以案发地为中心,在半径数公里的范围内进行地毯式搜查。为补充警力,当地武警战士、消防官兵也都投入了战斗。网上协查通报也于当晚发出。然而,几百人忙活了一夜,未见黄石焕的行踪。

次日,结合多方信息,指挥部考虑到黄石焕离开当地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大家再次以案发地为中心进行地毯式搜查。上午10时,稷山县蔡村派出所副所长王永安带着两个民警在一路边加油站附近发现了黄石焕,他们报告指挥部的同时,一拥而上制服了黄石焕。此时,距案发时仅仅16小时。

稷山县公安局局长贾崇文说,稷山发生这样的案子实属罕见。案发后,大家思想压力很大,更担心歹徒穷凶极恶再次行凶伤及民警。因此,狙击手随时做好了一枪击毙歹徒的准备。追捕过程中,每个人都格外小心,也做了必要的预防。“歹徒虽然抓住了,大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们在这次突发事件中失去了一位好兄弟。”

■动机欲借前怨索财

29岁的黄石焕小学文化,无业,未婚。他为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投出手榴弹?为何会把手榴弹投向民警?昨日,记者在审讯间隙见到了他。

据黄石焕讲,事发当天,他和本村另外两个人在村边饭店喝了一个下午的酒。晚上6时许,他一个人回到了家,看家里没有人,自己开始乱想以前的事。三年前,他因和任俊虎口角打架,致任俊虎轻伤,被判两年。此前,总想找任俊虎算账可老没有机会。想着想着,越来越恼火的他爬上自己家的房屋顶棚摸出一颗手榴弹出了家门。快到任俊虎店门时,他把手榴弹装进上衣口袋,并把安全盖揭开。

没有见到任俊虎,黄石焕开始撒酒疯并砸了鱼缸。看到任俊虎的老丈人来了并丝毫没有怕他的意思,他就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不料,他的异常行为引起了老人的注意,并和他僵持了半个小时。眼见自己力气较不过老人,黄石焕称“今天算了”,要回家。就在他转身走时,民警出现,爆炸在一瞬间发生了。

“你到任俊虎家干什么?”

“因为他,我坐了两年牢,我不能白坐,我得和他要些钱。”

“为什么要带手榴弹?”

“我想吓唬他们一下。”

“为啥把手榴弹投向了民警?”

“他们来了,我就走不了。”

“案发后你去了哪里?”

“爆炸后,我也被炸倒了,但我没有受伤,爬起来跑到了山上,在山上转了一晚上,第二天到我爸的坟坐了一会儿,给我爸点了两支烟,磕了两个头。”

“你为何要这样做?”

“手榴弹爆炸后,肯定死人了,我犯了死罪,再不去坟上看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黄石焕不高,身体较为瘦小。关于他,当地老百姓也有说道:人缘不好,游手好闲,坐过一次监狱后更显得不安分,喝酒后常闹事。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狠心。

对手榴弹的来源,黄石焕死咬牙关,至记者昨晚9点发稿时也未向警方交代。

■愿望妻想替夫从警

黄云峰牺牲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稷山县东大有村时,村民不相信这是事实。大家都说“黄云峰是个好孩子,他还太年轻”。

来到黄云峰家时,恰逢运城市公安局局长段绪忠和县、乡有关领导看望黄的家人。哀乐声起,每个人眼里都噙满泪水。

黄云峰今年28岁,儿子两岁,妻子无业,爷爷奶奶八十多岁了。他1998年7月毕业于山西省人民警察学校,次年进入稷山县公安局工作,先后在110、看守所、翟店派出所等地工作,2001年入党,2005年7年任翟店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司。他是家里的独苗。

他的父亲说:“我当过兵,知道当警察就要流血牺牲,他为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而牺牲,我没有什么遗憾。”

黄云峰的母亲在哭声中用嘶哑的嗓子,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孩子的名字,在场的人们发出一阵又一阵哭泣声。

妻子闫晓霞早已哭干了眼泪:“我男人和黄石焕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炸死我的男人?如果政府同意,我想替夫当民警,惩治坏人。”

本报记者 禾嘉

特约记者 吕乃成 文/图

10月19日傍晚7点,运城市稷山县翟店乡翟东村商业街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正收摊回家。突然,剧烈的爆炸声让本已喧闹的大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等人们回过神来,包括两名民警在内的4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中
■目击多人当场倒地

爆炸发生在一家装潢门市部前,店主叫任俊虎,今年40岁,本村人,在这条街上做装潢生意十几年了。任东海是任俊虎的老丈人,今年75岁,他见证了爆炸发生的整个过程。事发前,女儿找到他说“黄石焕在店里闹事,俊虎不在家,你赶快去一下!”

黄石焕今年29岁,和任俊虎同村,2001年4月因故意伤害任俊虎被判刑2年,刑满释放后一直对任俊虎耿耿于怀。任东海的家和女婿的店门仅有一路之隔,听女儿一说,他急急忙忙到了女婿的装潢店。到女婿店面后,任东海发现黄石焕酒气熏天,已经打烂了鱼缸,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和任东海说话期间,他不时把右手往左上衣摸。警惕的任东海上前一步紧紧握住黄石焕的双手使之动弹不得。黄石焕反抗几下不成后,张嘴咬了任东海一口。考虑到黄的手中可能握有刀等凶器,任东海看着自己的手流血也没有放手。

就在双方僵持阶段,任俊虎从外面回来了,翟店派出所的两个民警也来了。民警出现,黄石焕本能地抽身外逃,就在他闪身逃跑的一瞬间,一个圆溜溜的铁家伙滚到了两名民警面前。“咣”的一声巨响,人们倒了一地,鲜血流了一片。

“发现黄石焕不停摸左上衣口袋后,我感觉他口袋里可能有刀,没有想到他带了个手榴弹,否则我拼了老命也不会撒手”。任东海在这次爆炸中,身上有多处被弹片炸伤。

■抢救遭遇罕见血型

响声过后好久,回过神来的人们发现爆炸中4个人受了重伤。他们是翟店派出所副所长黄云峰、协勤民警贺国峰、店主任俊虎、路过群众贾全生。其中,黄云峰伤势严重,当场不省人事。

把4个人送到稷山县医院后,大夫初步检查发现,每个伤者身上都有数不过来的弹片伤,都不同程度出现大出血,再细检查,四人腹腔不同程度有出血现象。打开腹腔,大夫们惊呆了,贾全生腹中竟有近3000毫升血(成年人身上有4800左右毫升血)。原来,受强烈爆炸冲击,贾全生腹中肠管多处破裂、肠细膜撕裂。紧急输血时,大夫们又傻眼了,贾全生是万人才有一个的BH(阴)型血。眼看伤者失血过多伤势不断恶化,运城市公安局、稷山县领导火速向山西省及周边城市紧急求助。包括贾全生所需血型在内,稷山县医院当晚向外界求助鲜血30多袋。但是,由于黄云峰伤势过重,虽经各方努力救治,他还是离开了人世,年仅28岁。

10月20日,记者在稷山县医院见到了正在治疗的贺国峰、任俊虎、贾全生。他们身上多处都缠着绷带,脸上充满了痛苦。大夫介绍说,从现在的情况看,3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但身体内的弹片要等到伤情基本稳定后才能取。

■追捕缉凶仅用16小时

爆炸发生后,运城市、稷山县两级公安机关迅速组织民警投入案件侦破工作,考虑到歹徒身上可能还有凶器,有关领导指示:如果歹徒负隅顽抗,一枪击毙!

追捕工作在有条不紊中进行,为防止歹徒外逃,公安机关调集警力在各个出县路口,临近的运城、侯马火车站等进行封锁堵截;以案发地为中心,在半径数公里的范围内进行地毯式搜查。为补充警力,当地武警战士、消防官兵也都投入了战斗。网上协查通报也于当晚发出。然而,几百人忙活了一夜,未见黄石焕的行踪。

次日,结合多方信息,指挥部考虑到黄石焕离开当地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大家再次以案发地为中心进行地毯式搜查。上午10时,稷山县蔡村派出所副所长王永安带着两个民警在一路边加油站附近发现了黄石焕,他们报告指挥部的同时,一拥而上制服了黄石焕。此时,距案发时仅仅16小时。

稷山县公安局局长贾崇文说,稷山发生这样的案子实属罕见。案发后,大家思想压力很大,更担心歹徒穷凶极恶再次行凶伤及民警。因此,狙击手随时做好了一枪击毙歹徒的准备。追捕过程中,每个人都格外小心,也做了必要的预防。“歹徒虽然抓住了,大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们在这次突发事件中失去了一位好兄弟。”

■动机欲借前怨索财

29岁的黄石焕小学文化,无业,未婚。他为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投出手榴弹?为何会把手榴弹投向民警?昨日,记者在审讯间隙见到了他。

据黄石焕讲,事发当天,他和本村另外两个人在村边饭店喝了一个下午的酒。晚上6时许,他一个人回到了家,看家里没有人,自己开始乱想以前的事。三年前,他因和任俊虎口角打架,致任俊虎轻伤,被判两年。此前,总想找任俊虎算账可老没有机会。想着想着,越来越恼火的他爬上自己家的房屋顶棚摸出一颗手榴弹出了家门。快到任俊虎店门时,他把手榴弹装进上衣口袋,并把安全盖揭开。

没有见到任俊虎,黄石焕开始撒酒疯并砸了鱼缸。看到任俊虎的老丈人来了并丝毫没有怕他的意思,他就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不料,他的异常行为引起了老人的注意,并和他僵持了半个小时。眼见自己力气较不过老人,黄石焕称“今天算了”,要回家。就在他转身走时,民警出现,爆炸在一瞬间发生了。

“你到任俊虎家干什么?”

“因为他,我坐了两年牢,我不能白坐,我得和他要些钱。”

“为什么要带手榴弹?”

“我想吓唬他们一下。”

“为啥把手榴弹投向了民警?”

“他们来了,我就走不了。”

“案发后你去了哪里?”

“爆炸后,我也被炸倒了,但我没有受伤,爬起来跑到了山上,在山上转了一晚上,第二天到我爸的坟坐了一会儿,给我爸点了两支烟,磕了两个头。”

“你为何要这样做?”

“手榴弹爆炸后,肯定死人了,我犯了死罪,再不去坟上看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黄石焕不高,身体较为瘦小。关于他,当地老百姓也有说道:人缘不好,游手好闲,坐过一次监狱后更显得不安分,喝酒后常闹事。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狠心。

对手榴弹的来源,黄石焕死咬牙关,至记者昨晚9点发稿时也未向警方交代。

■愿望妻想替夫从警

黄云峰牺牲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稷山县东大有村时,村民不相信这是事实。大家都说“黄云峰是个好孩子,他还太年轻”。

来到黄云峰家时,恰逢运城市公安局局长段绪忠和县、乡有关领导看望黄的家人。哀乐声起,每个人眼里都噙满泪水。

黄云峰今年28岁,儿子两岁,妻子无业,爷爷奶奶八十多岁了。他1998年7月毕业于山西省人民警察学校,次年进入稷山县公安局工作,先后在110、看守所、翟店派出所等地工作,2001年入党,2005年7年任翟店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司。他是家里的独苗。

他的父亲说:“我当过兵,知道当警察就要流血牺牲,他为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而牺牲,我没有什么遗憾。”

黄云峰的母亲在哭声中用嘶哑的嗓子,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孩子的名字,在场的人们发出一阵又一阵哭泣声。

妻子闫晓霞早已哭干了眼泪:“我男人和黄石焕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炸死我的男人?如果政府同意,我想替夫当民警,惩治坏人。”


                                      

来源:山西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