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如果本校的学生或老师拿了诺贝尔奖,那是无上的光荣,一定要把这位“英雄”记录在案,明证典章。根据统计,瑞典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100年来共颁发了780个奖项,但是全世界各高校记录在案的本校诺贝尔奖得主的总和却上了千!
根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的统计,世界上拥有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大学是英国的剑桥大学,共有81位得主出身该校,排名第二的是位于美国中西部的芝加哥大学,共“出”了78位“英雄”,其他的美国知名高校,如耶鲁、哈佛等也都榜上有名,连排名第十的普林斯顿大学都有29名诺贝尔奖得主进账。但是,这些学校统计诺贝尔得主的方法被一些学者质疑。
加利福尼亚大学赫伯特·克勒默教授是200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他对芝加哥大学的统计方式就很有些意见。196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汉斯·贝蒂主要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工作,而1970年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逊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骄傲,但是芝加哥大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把他们的名字载入本校诺贝尔奖得主名册。克勒默教授揶揄芝加哥大学道,“没准他们把从芝加哥大学校园里路过的都算了进去。”
玛利亚·迈耶1963年拿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争先恐后地把她名列自己学校的光荣榜上,但实际情况却是,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两个学校都拒绝聘用迈耶。
美国名校处心积虑地和诺贝尔奖得主挂钩,究其根本还在于这些名人能为学校带来不同一般的好处。不少名校认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是摇钱树,不仅可以吸引好学生,还能招来好老师,大笔募捐更是不招自来。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对诺贝尔奖得主如此垂涎。加利福尼亚大学在这场争抢名人的比赛中就显得十分特立独行。2004年物理学奖获得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弗兰克·维尔切克被加利福尼亚大学拒绝纳入本校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维尔切克对该校的态度十分失望,他说,“我在这个学校待了很多年,为他们建立了一个理论物理研究所,我本来以为他们会兴高采烈地把我算进去呢。”就在此时,芝加哥大学对维尔切克敞开大门———维尔切克1970年曾经从那儿得了一个数学学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