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暨小学毕业九周年半聚会所感

 20041月份的最后一天,是我们为纪念小学毕业九周年半而举行同学聚会的日子。也许是老天的有意眷顾,初春的天气是异样的明媚:风和日丽,熏人欲醉;在陈老师的办公室里眺望着我们永远的母校三中心,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说好是十点整的聚会,却因为同学们的热情,竟把最后一名在953赶到会场的同学“冤枉”成了“迟到者”。这已经是我们组织的第三次聚会了,因为每次聚会都能增加很多“新归队报到”的同学,所以我们始终都保持着新鲜与期待感。回顾近两年的聚会:从02年首次举行时的十个人,一直发展到了今天的二十八人(有联络的更高达47位)——昔日随毕业而各奔东西的同窗又渐渐聚拢到了一起,再次组成了我们九四届六班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新”集体:这是一个非常有凝聚力的集体,这是一个充满了浓浓暖意的集体,这是一个共怀着对过去的留恋和对未来的向往的集体;当然,也包括对这一刻相聚的珍惜。

遗憾自然也是有的:基于客观因素,不少同学尚未联系到;在联络到的同学中也有不能出席的。缺席的原因多种多样:或者远在异域,或者保家卫国,或者碍于疾病、工作等原因。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物,也没有极度圆满的结局。十分红处便化灰,因为有白璧微瑕才能凸现出天然去雕饰,因为有阴晴圆缺才能反衬出天涯共此时。遗憾也是一种美,没有联络到所有人,那么“新”同学的加入就能激起我们的喜悦;没有组织到所有人,那么对缺席者的光临就会诱起我们的企盼。无论是人生抑或未来,因为未知才显得有趣,即使是痛苦,事过境迁后未尝不是美好的回忆,带着甜蜜而辛酸的感觉,笑中有泪。

就像聚会的时候:闪光灯、欢声笑语、美酒佳肴、阳光明媚、星汉灿烂,如画的氛围萦绕在我们周围。回忆童年时光始终是聚会上最大的话题,曾经的喜怒哀乐早已淡去,余下的全是回忆的甜美和被自己半记忆半想象涂改的旧事。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高谈阔论,并非每个人都保持着完整的记忆,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沉浸其中,即使是别人的故事也一样听得津津有味,也一样笑得酣畅淋漓。我想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着的一种意境,不需要刻意追求、不需要苦心经营;洗净铅华之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水到渠成,那么的心有灵犀——因为小学年代凝聚着彼此最纯真无邪的一段时光……纵然是曾经沧海、几度夕阳,但只要大家能重新聚首,即使是最无情的时间也无法将我们离间。坐在昔日的母校里,看着眼前一张张有些陌生的脸,听着耳畔一个个依旧熟悉的名字和往事;窗外,和风轻轻摇曳,划过树梢——不禁有恍如隔世之感。无论我们的音容、性情有多大的变化,但只要一来到这个互不设防、敞开心扉的集体里,一切尘世中的名利、恩怨都能够暂时的抛却。

聚会的过程、形式、细节已经是次要的了。在三中心里,我们竞相留影、互道别情;在中午的宴会上,我们觥筹交错、嬉笑“怒骂”。接着,大部分不愿散去的同学们又继续去唱了歌、吃了晚饭、在午夜的茶坊倾谈。我们尽情的玩笑、尽情的宣泄,即使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从开始的二十八位,到午宴的二十六位;凌晨一点,留到最后的十三位同窗在无人的街道上依依惜别。刚迈开第一步的时候,已经开始期待起暑假里的再聚首了——也许,离别真的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吧。人群来了又走、聚了又散,有些同学沉默寡言,却一直默默地独坐一隅看着我们吵闹嬉戏,直到最后。我觉得聚会中对小学感情最深的并不一定就是说得最多、笑得最响的那些同学,这不过是性格因素;相反的,越是安静内敛的能来参加聚会已数难能可贵,更惶论一直无声地陪伴我们直到天明了。证明大家对于小学的感情都很深厚,比如华嫈、吴赞赞、施玉、张文轩、钱晓蕾、王文君这些同学都是中途转学的,在班里的时间相对短了些。特别是华嫈同学,一年级就转学离开了,能在聚会上见到她真的让人感动;还有钱晓蕾、王文君也只呆了一年的时间,值得学习。从某种角度来讲,他们对这个班级的感情比我们要深。

起初开设校友录、组织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不是很确定能找到这么多同学。有时我扪心自问,自己对小学有感情,是不是其他同学也一样呢?这种感情到底是不是一种幼稚的表现:逃避现实,怀念童年;未老先衰,追忆过去?让我欣慰的是:我错了!!!要论感情深,我恐怕连前十名都挤不进(我真心希望这次能排在倒数第一);要说幼稚,那么我们都是傻瓜,但我们傻的可爱、傻的纯真、傻的理直气壮。在写文章的时候,大学里一个非常成熟老练的挚友激动地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几天前参加了一个开始来了十几个人,最后五个男生玩到深夜的小学聚会。看来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年龄里,像我们这样的傻瓜还有很多。只是和他们相比,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童年趣事,更多的记忆片段:记得每个星期二的夜晚、许多课外的休息日,大家都会在一起训练、演出,而且当时很多同学是多年的近邻世交——甚至连陪伴我们练琴的父母都互相熟稔,至今能叫出很多同学及其家长的名字。要不然戚斐的父亲岂能在马路上轻易认出十年后的沈雯倩,戚斐的母亲岂能在一个月前通知张文翔的母亲让儿子来参加聚会——我们的聚会能有今天,和许多家长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希望在我们庆祝毕业十五周年或者二十周年的聚会上能把同学们的家长也一起请来,自然也包括那些如我们再生父母的恩师……我已经无法想象那将是一幅多么盛况空前的画面了。也许2004年又会有一种新的传染病蔓延开来,在这个病毒未被确定之前,我想把它暂时命名为——“小学流感”。只是这一次,我强烈而幸灾热祸的祈祷这种病毒能够席卷全世界;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中一千次一万次,在所不惜!!!!

在聚会上常会有意外的收获,而这一次可以说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首先,人数上空前壮大,九年后能聚齐半个班级的同学确实不易;其次,组织操作上转入正轨,从交通到联络、通讯录到照相机、甚至活动经费的性价比都有了质的飞跃。尤其是精神层面上,更是获益匪浅。我们不但拥有了“张文轩精神”,还获得了“金磊思想”、“张文翔观点”。聚会的高潮诞生在我们晚餐桌上的一段对话中,不知由谁说了一句:觉得还是小学时光最值得怀念。这句话不禁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记得在小学五年级的聚餐会上,陈老师曾说等将来我们长大后就能体会到小学生活是最悠哉游哉的。当时的我们年少气盛对陈老师的话并不以为然,现在想来真不啻为金玉良言啊。不用说九年前的小学生活了,就是这一刻的同学聚会也是如此的令人陶醉。我们虽然年轻,但每个人或多或少总受到些周遭环境的影响。然而,在聚会的时候,我们却能够言语无忌、坦诚相待地栖身于一个纤尘未染的世外桃源。这样的一个空中楼阁就是由大家对童年的怀念和对少时伙伴的信任所搭建起来的。我想我们会不断的被改变,甚至于面目全非、盼若两人,但只要我们的心里还有一点点执着、一点点真诚,只要还剩下一个人愿意来参加聚会——那么,这个空中楼阁、这个海市蜃楼就能继续存在,具体的地址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金磊,作为一个有些阅历的过来人对大家讲了很多肺腑之言:社会的复杂,竞争的激烈……他将自己的一些往事说给我们听,也提出了不少中肯的建议,希望大家能吸取教训、少受挫折;并且真心祝愿大家将来都能过得比他好。他的话在每一位聆听者的心中都泛起了波澜,自始至终他滴酒未沾,所以我知道他是真情流露并非借酒装疯一时冲动。话的内容是不是完全正确,每个人想法各异,我无意撰述和评论。但是对于他讲这番话的动机、目的和愿望无不令我肃然起敬,借张文翔当时说的一句话:“金磊这样的人,难得!”他的话也让我感慨万千,在聚会的时候除了回忆、玩笑,是不是还能增加点更深邃的内容?就像音乐朱老师在暑假聚会上所言,别始终沉迷于那些“沉芝烂谷”的过去,也应该讲讲这些年来的经历、谈谈现在,抑或聊聊未来……就像“张文轩精神”一样,我想把这种发现命名为“金磊思想”。由于为人处世的方式不同,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完全剖析自我,言有尽而意无穷。聚会最高的宗旨是快乐,就像张文翔所言:在社会上,生存是第一位的;在聚会时,就需要逃避现实。想说的人可以尽情表达,拙于言辞的可以随意聆听,不用勉强,以厚道为第一原则。张文翔踏入社会也有些年月了,基于和金磊性格、思想、经历的迥异,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生存第一,做人要厚道。对于这一“张文翔观点”,我深有同感。我是如此来诠释“厚道”的:在待人接物、涉身处世上,一个人要有慈悲之心,考虑到他人……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玩笑时可以大开大阖、收放随性,办正事就得亦步亦骤、沉默是金。“金磊思想”与“张文翔观点”一正一奇、一刚一柔,是我在这次聚会中所得到的最大收获。加上我们已经拥有的“张文轩精神”,无论是从情感到理智、内在到外观、理论到实践,都使我们聚会的主题在升华,这种收获完全是妙手偶得。不过我以为虽在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个偶然中的必然就源于大家对小学的感情:因为对小学有情,所以能敞开心扉、吐露心声;因为对小学有情。所以能不加设防,逃遁于此。

我一直在思索,作为秘书长该组织何种性质的聚会,在聚会中能起到什么作用,等到聚会后又要如何总结修正。通过那个夜晚,我不禁顿悟到:聚会的最高宗旨就在于使每个参加者都感受到快乐、感受到温暖,我们可以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回忆、玩笑、合影、谈心、聆听……所有人都可以从中各寻所需、各安其趣。而且我们不用拘泥在一年两次的聚会中,平时也可以常常联络:在校友录里留言、在网上聊天、在电话里攀谈、互发邮件,甚至是小型聚会。我野心勃勃的希望每位同窗在小学聚会中可以暂时忘却烦恼,渡过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我发自肺腑的期盼大家可以把这里当成彼此的精神家园……最好是心灵的避风港,灵魂的伊甸园。在一年之中的某个时刻,我们都摘下面具、撕去伪装,彼此间能有一刹那的真情流露,一瞬间的敞开心扉——没有顾忌、坦诚交流。就像我的那句戏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都能变回成一张白纸:无邪的真诚是我们的修正液;不渝的友情是集体的褪色灵。而我的任务就是在会前联络组织,尽力通知更多同学与会;在会上,全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烘托气氛、制造愉快,为了让大家高兴,即使出乖卖丑也在所不惜——只要你们都觉的被照顾周到了、获得快乐了、感受到快乐了就是对我最高的赞扬;在会后,则应该思索不足、弥补漏洞,最重要的是整理总结聚会的体会:以文章的形式贡献给与会的同学分享,报告给缺席的同学了解。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了,我很自豪能够拥有一些文学素养、一些思想内涵,以便将自己的所闻所感比较客观准确的表达出来。在这里又不得不感谢小学里的语文老师们,给我打下了扎实的语文基础:或许我这些年的锻炼修养,就是为了写这篇文章而作准备的。说再多话、写再多字也是枉然,根本无法道尽我们对这个班级的深厚感情于万一。也许,在即将于暑假举行的十周年聚会之后,随着很多同学的学业结束正式踏上社会,很难再有非常大型的活动了;也许,在我们慢慢为生活所累蜕变得面目可憎、言语无味之后,再也不会热衷于怀念过去了。但是,只要我们能偶尔想起:很多年前的某个阶段,我们曾拥有过幸福的小学生活和快乐的同学聚会;很多年前的某个时刻,我们曾感受过刹那的真情流露和永恒的小学情结……那么,这就够了——小学聚会的过程就完美了,小学聚会的结局就圆满了。这些都足以成为能伴随我们一生的宝贵财富了。

语言是苍白的,此刻我的脑海中一直为聚会的几个细节所占据着:在饭店的包间里,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长窗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是那么的温暖惬意;在凌晨的街角上,午夜的星辰染在道路上重叠在告别者的身后背影上,是如斯的诗意温存……不禁想起了李玉豀的那段千古绝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