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水 禅 心

云 水 禅 心








云 水 禅 心




明月前身,必是茶泪。

否则不会那么盈盈一握,惹人堪怜。

于烦恼之中,痛苦之时,张扬亦或清高的盆火;

粗暴亦或狂妄的篝火,莫不是伤心、萎靡、不振。

惟茶泪,不惊慌、不卑低,

纵是涟漓丛丛,也不于杯口轻溅半滴。






英雄前身,必是茶梗。否则不会轻煮豪论,惹人敬佩。

在乱世里,同经沉浮。明乱暗寇,莫不胆颤弱懦。

惟茶梗,于逆境中,不弯不曲,

纵是滚水浓汤,也不于一指杯内退缩半点。





心境袅绕,必是茶缘。惟一缘字不可求。

茶缘百得一柱,在时光消磨中,

或早或晚,都是错,都是过。

只有那恰到的好处,心无杂念,

致力一博。是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茶缘。





忠情贞坚,必是茶托。无怨无悔,满怀相托。

杯弃托仍旧是杯,托失杯却不被为碟,

不是不想,只是不能,无法自己。
遍寻不到的定位,也就无从谈及独立的渴求。





欲望前身,必为茶气。

倒不失春风舞青丝的冤气,阴韵氤氲本是同室生。

仗着那点有形无形的欲望,久盘不散,

不是不甘,只是不舍。





君竹二字,似是茶魂,是似不是必。

君有伪,竹有虚。坦荡荡,直条条。

执而不愚,韧而不傲,所有的癔病,

不是茶魂,只是笑;

君竹二臣,通体灵光,不是投机,只是妙。

空留余味,回荡,回荡……叹一声,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茶禅一味

生活何不如此呢!

云水禅心

几人能够?




素材均来自网络,吴仙编辑于2005.03.2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