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无名式马步枪的诞生 刘贵福

吴起镇红军兵工厂于1936年底迁到延安后,厂址最初设在离延安城南十五里的柳树店,因此,又叫“柳树店兵工厂”。该厂当时主要任务是修配枪支,以武装部队,支援抗日战争。这个厂虽然设备简陋、规模小、技术力量不足,但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工厂不断发展壮大,由修枪发展到造枪。1937年,抗战爆发后,为了抗日,我离开阎锡山兵工厂,碰到山西临汾刘庄八路军办事处一位叫赵国强的同志。他说,延安的兵工厂要招收造枪的工人。有了这个接触,我们一行16人便于1937年7月经彭雪枫、杨立三介绍,朱总司令的批准,到了柳树店兵工厂。柳树店兵工厂的设备很少,只有八呎和四呎元车各一部、钻床一部、4.5马力的柴油机一部。当时工厂隶属总后勤部领导,以后改归中央军委军工局领导。那时工人的技术水平很低,仅在两部元车上用一名技工带一名徒工进行生产,其他工人都是手工作业,其中有些人只能修步枪,库里的一百余挺机枪修不了。中央为了发展这个厂,派張永励任兵工厂政委。我们16个人进入工厂之后,受到党和同志们的亲切关怀,感动得我们不知说什么好。因此工作干劲很足,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库存的一百多挺机枪全部修好,送往前线。1938年的1、2月间,工厂制订了造步枪的计划。但是,由于柳树店房屋太少,上级就选择茶坊作为发展人民兵工的基地,兵工厂便于3月份开始修路迁移了。工厂迁到茶坊后,习惯上称为茶坊兵工厂。从这时起,工厂一面修枪,一面积极准备生产步枪。早在1938年2月,沈鸿带着七名青年工人和11部机器来到延安。工厂有了这11部机器,便为自制设备创造了条件。军工局提出了先做设备,后做步枪的生产方针。事实证明这个方针是正确的,它对扩大兵工生产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时工厂的组织机构和名称也变更了,对外称“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工厂设东厂和西厂,东厂为枪械修造部,由我负责;西厂为机器制造部,由黄海霖负责。为了组织制造步枪,我和孙云龙等积极制作模具和设计枪样。经过努力,于1939年4月25日造出了自己新设计的无名式马步枪。当时主要零件都是依靠现有的设备制造,鉴于原来步枪的零件比较复杂,在不影响枪支基本性能的原则下,我们大胆改进设计方案,使所用的零件简化,从而为工厂生产步枪开辟了新途径。我们制造的无名式马步枪有如下特点:一是枪是采用捷克式马步枪改装,三角刺刀连接在枪上,便于打游击战和交手战。二是零件简化,如护手由整化零,易于制造。护手挡机是重新设计的,从而因地制宜,由机械加工改为手工作业,便于大量生产。这支步枪的设计是在政委曹广化、厂长周鉴祥的支持下,并在孙云龙、张庆森、刘先惠、曹加义等的共同努力下制成的。经过试验,性能符合使用要求,当时就被列为1939年延安五一展览会的展品。另外,为了反击日军飞机对延安的轰炸和扫射,组织上要求工厂设计防空武器。由于当时延安没有炮,同时工厂又没有做炮的能力,只有把机关枪改制成高射机枪。尽管口径小,但是如果架在高山上,做防空用还是可以起到作用的。所以,我们就把库存的马克沁废机枪,对以下三部分进行改造,制成了高射机枪。第一部分是枪身的连接。我们利用马克沁机枪的枪身,并改制了一个底板,一方面把枪身固定在上边;另一方面,它能连接在高射架上,因此可做角度、上下、左右转动。另外,装置上还有一个伞形平齿涡母轮,它与三脚架连成一个升降体,可固定角度射击。第二部分是单、连射击的瞄准机构。瞄准装置为三连环型的瞄准具,它装置在马克沁机枪前上部及瞄准标尺上。同现在的12.7毫米高射机枪的型式相近似。第三部分是发射机构。该机构还是相当复杂的,如在单、连发射击时,从底板上引出两个握把,用手控制,可做上下、左右转动。还在这两个握把上利用钢丝绕成一个弹簧,可以起到用手搂机的作用。两个握把在升降中只要紧握左把即单发,紧握右把即连发,两手同时握也是连发。单、连发的专门机座安装在底板后部,与马克沁机枪的枪机部分连接起来。此外还有三脚高射架,在射击时可保持稳定,便于准确射击。这支高射机枪在试射中,连打二百发子弹,效果很好,也被列为五一展品,并获得中央领导人的好评。我个人也被授予劳动英雄的光荣称号,获得毛主席题词的奖巾和奖章。毛主席在奖巾上的题词是:“刘贵福同志,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毛泽东”。

(军工史料丛书《陕甘宁边区》第163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