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精确射手

这一概念早在步兵时期就已出现,到21世纪早期美军仍对排级和小队级中的精确射手有极大的兴趣。海军陆战队甚至分别为排和小队的精确射手们装备了定制的M14和M16A3。精确射手步枪(DMR)是精确度较高的M14步枪装配上竞赛用枪级枪管和麦克米伦枪托握把以及可调解贴腮板。我见过好几种装着陆战队传统的Unertl 10倍瞄准镜的DMR,或利奥波德Mark4M3,甚至装着PVS-10 昼/夜瞄具。尽管这些精挑细选的步枪手接受过特殊射击和战场技术训练,但他们仍达不到狙击手的水平。

海军陆战队中还有一种“神射手”。他们装备的M16安装了竞赛级枪管,4倍光学瞄准器(ACOG)或利奥波特瞄准镜,这些神射手为所在小组提供观察监视和精确火力打击,但他们从没被军方正式承认。

陆军斯崔克旅战斗组中,每个营指挥部下辖三个狙击小组,每个机动连中附加一个额外的三人小组。同海军陆战队一样,陆军在每个九人的斯崔克旅班中安排一名精确射手,装备M16或M4卡宾枪和ACOG4倍瞄准镜。虽然这些射手接受过特殊训练,但跟他们的海军陆战队同行一样,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狙击手。他们用以弥补步枪射手和狙击手射程之间的火力空白——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精确射手提供了比普通步兵更远的有效火力(350码到550或600码),美军的火力射程优于敌人。

狙击手选拔

美国探险家和冒险家弗雷德里克·罗素·伯汉姆,他在布尔战争中领导英国侦查部队,他这样形容自己的手下:“一半是恶狼,一半是狡兔”。这对狙击手的描述十分恰当。伯汉姆最得意的侦察部队是被称为“拉沃特侦察兵”的高地军团,16年后,这些非凡的猎人们组成了英军第一支狙击部队。是的,狙击手是勇敢的命运把握者,他同时也是谨慎的智慧先驱,“他开了枪就跑,他活着就要开枪。”

狙击手工作的矛盾性,加上狙击任务会引发各种不确定因素,这就要求狙击手选拔必须谨慎。这也要加上可靠的因素,“我们只派出两个人去执行任务。”美陆军本宁轻武器训练中心前任教官麦克·菲利普斯中尉说,“因为他们要担负如此的重任,所以我们必须保证他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

怎么挑选狙击手候选人呢?狙击包含三方面技术——射击术、战场技能和战术——我认为一个狙击手候选人应该这三方面之一具有经验、兴趣或较高的天赋。在此基础上训练提高并加强其他技能。

总想着招募一个训练好的士兵是不对的,选拔过程是为了挑出最具有潜质的人。我更感兴趣与候选人的态度和观念,而不是他的知识,知识的不足可以通过训练来弥补。这个人值得训练吗?这是一个重要问题。

二战期间英国陆军训练狙击手时同样看重“态度”和“技巧”,要求狙击手是“优选的,合适的,并为此而自豪的士兵;枪法精湛,熟悉战场技术,相信自己,无比勇敢,而且耐心十足。”

射击术

在射击方面,狙击手候选人至少要精通步枪射击——而这只是他日后学习中狙击射击的初级水平而已。

他的武器操作水平要高于现役部队的普遍水平。我对武器的兴趣可以追溯到8岁时,那时我就希望独自一人手持步枪进入丛林。候选人要么是射击比赛选手,要么比一般人对武器有更浓烈的兴趣。0.5英寸口径1000码射击的世界纪录创造者斯卡普·特尔博认为“远程射手就像天生的骑手一样。他们是天生的,不是训练出来的。”

候选人要热爱射击,因为要磨练和掌握狙击手级技能他必须经常射击。有鉴于此,候选人要比常人对武器和技术科目更感兴趣,对弹道学、弹药和光学仪器有天生的兴趣。

狩猎经验对狙击手候选人来说尤其重要,候选人能充分认识到射击不精准的后果和跳弹的走向。

战场技术

战场技术包括很多狙击辅助技术,例如测风向、伪装和观察。户外运动和狩猎经验的作用不可低估,因为年轻人还能从哪里学习到这样的技巧呢?

进行高难度狩猎的猎人跟能引起我的注意。狩猎松鼠,火鸡,或者鹿的猎人可以成长为优秀的狙击手。使用弓箭的猎手懂得更多的森林知识和伪装技巧。

但还有比这些技巧更重要的,那就是态度。一种对自然界更深层次的信赖及融洽,我将其称为“亲近大地”。一个农村青年,尤其是在阿拉斯加、蒙大拿、明尼苏达或爱达荷长大的——或一个可以在林间漫步的人——会培养出他自己对自然,对森林,对武器的观点——以及对生命本身的看法。

一些户外运动也能培养这些技巧,包括设陷阱,徒步旅行,打背包,露营和划船。运动者会吸观测天气,观察动物足迹,读地图,观察野生动物,潜行时不被发现——这些技术非常有用。

但不要以为城里人就不擅长狙击,别忘了我们的祖先曾为了生存整天打猎,这些技能就存在于我们体内,只要发掘自己的潜能,即使是最没经验的城里男孩也能掌握丛林的规则。这些艺术,从未被遗忘,被遗失。

对SOG(侦查组)最好的赞美是“丛林之王”,意味着他精通古代战士的所有技巧和野战知识。大多数SOG丛林战士,像你们一样,是在城市里长大的。

但我们天生就有一种狩猎本能,就像我们的一些同龄人对冲浪板和足球有天生的感觉一样。看到年轻的战士们发掘出自身的战斗技能是十分有趣的,通常这也出乎他们自己的意料。他一直有这种天份却不自知。

关于猎人

传统意义上最能显示一个人潜在的狙击天赋的是他的狩猎经验。历史上,德国人成他们的狙击手为“Jagers”或“hunters”,与这个意思非常接近。

苏联人也对那些有狩猎经验的狙击人极为钟情。他们伟大的二战狙击手瓦西里·扎伊采夫在战前就是乌拉尔山的一位猎人。

二战中最优秀的澳大利亚狙击手是经验丰富的袋鼠猎人,他们知道打错了地方会弄坏皮毛,所以他们擅长于长距离射击袋鼠头部。隐蔽和精确射击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提到美国,与其他超级力量相比,火器和狩猎是现代美国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猎手的数量可能比其他大国都多得多。

但并非只有猎人才能成为狙击手,一些专家级狙击手根本对狩猎不感兴趣。我有一位前“绿色贝雷帽”朋友,他是一个大城市的警务部门狙击手,他认为狩猎是“无意义的杀戮”——但他会毫不犹豫地用他的麦克米伦狙击枪打掉一个坏人的脑袋。他是神枪手,战术专家,其他技术也十分出色。史蒂文和我会讨论狩猎的道德问题,但毫无疑问他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没有狩猎经验又何妨?

战术

我不知道一名狙击手候选人若没有书读军事史,或相关书籍,他是很难探究战术理念的。

学习军事史可以培养火力与策略,掩护与隐蔽,集中与分散的观念。拿破仑和克劳塞维茨的小组战术理论最为实用。

我强力推荐公元前300年中国的孙子所著的《孙子兵法》,其中的欺骗手法对于狙击手十分实用。例如孙子曰:“近之以为远,远之以为近。”这本书是CIA探员必读书籍。

我一直在学员中寻找一种“战术敏感”的能力,即发现战术机遇及威胁的能力,能一眼看透战场状况并立刻在头脑中形成作战方案。这种能力部分来自于经验,但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天赋。

拳击手和武术家也许更容易地抓住战术的本质,棋手和部分运动员如足球运动员也如此。如果一个候选人是彩弹枪爱好者,我会给他加分。

身体状况

我同意苏联米宁上校的说法,一个狙击手应当“有强健的体能,视觉听觉良好,记忆力佳,而且反应灵敏。”

一个合格的枪手应持枪稳定,结实的肌肉能承受后座力,能负重而不会透支体力,总的来说他能保持长时间的警觉状态,可以行军更快更远。

很多特警队(特殊武器与战术小组)进行持久而艰苦的训练以保持较高的体能水准。但不管你的小组是否进行训练,你必须保持状态,否则实战时你很容易受伤、跑不快、跳不高、爬不动。坏体型,懒惰和不标准的战术动作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

美国陆军的体能测试标准也适用于警队,但我所熟知的特警队体能测试标准更高,接近特种部队和游骑兵部队的体能标准。

在视力方面,狙击手至少要拥有20-20的视力,因为他的大部分工作时瞄准和监测。眼镜?如果狙击手的矫正视力没有问题的话,他可以使用隐形眼镜,但要带上一副备用眼镜。

吸烟

狙击手最好不吸烟,但这还是由狙击手本人决定。抽烟并不是淘汰候选人的标准,嗜酒及咖啡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狙击手的表现。

狙击手必须明白吸烟对行动的影响。白天会产生烟雾及异味,夜间则会产生火光给敌人提供可视信号。如果烟瘾上来了则会在关键时刻影响其射击水平,嗅觉也会受影响从而难以发现敌人和潜在危险。

一天吸一包烟的人在血液中积累了较多的一氧化碳,在海平面高度会损失大约20%的夜视能力,随着海拔每增高10000英尺就损失40%的夜视能力。

我建议狙击手戒烟,同样也建议嗜咖啡者也改为喝去咖啡因饮品以增强神经耐受力。

智力与个性

要充分了解弹道学,调整瞄准镜,做任务计划,与敌人斗智斗勇,一个狙击手需要较强的脑力。

他同样需要智慧,因为他通常需要面对数量极占优势的敌人。就像一只敏捷的猫鼬,他用快速的战术回避和欺骗来对付致命的眼镜蛇。这需要在压力下仍能保持冷静。

突击部队那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口号“呼——哈!”并不适合冷静思考、不情绪化的狙击手。他们可以努力适应,但这并不容易。

这一原则也同样适用于警队狙击手。突击小组要勇猛且富有侵略性,准备随时破门而入与对手狭路相逢。他的任务就是冲锋陷阵。但警方狙击手就必须谨慎从容、有条不紊且深思熟虑,他的任务是避开危险,最小化被发现的几率,且不与敌人直接交手。

狙击手要与队友配合默契。我并不是指两人的性格要相同,我指配合。但他们的体型要相当,以便一人受伤丧失行动能力时,另一人可以将他带走。否则在一个大块头和一个中等体型的人组成的小组中,一旦大块头受伤,那么两个人都死定了。

提到性格,“独行侠”型的人事不可取的。狙击手的任务必须由小组成员合作完成。

耐心

耐心特别重要,这一点被一站著名狙击手H.W.麦克布莱德认为是一个狙击手最重要的品质。无论是面对劫机犯的警队狙击手,还是冷静面对敌人的军方狙击手,他们在等待十小时后开枪要像等待十分钟时那样精准。

我认识的最好的远程射手都是“慢慢走路,慢慢说话”的类型,就像曾在全美射击比赛中获得银牌的兰斯·彼得斯。他们的每一步都是精确分析、耐心、不情绪化且深思熟虑的。当然这些人也有情绪,但他们会控制情绪,化解压力和焦虑。

耐性是一个人自律能力的表现,有足够的耐性才能一动不动在湿冷的地面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而他的目标却不一定出现。只为等待这样的一枪,他也像平时一样冷静坚定,好像这都是平常的事。

心理筛选

大多数成为狙击手的人都十分自信,为自己的技能感到自信,希望成为最优秀的狙击手并为之努力。他们渴望与战友共同奋战,同生共死——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在无理性的战场厮杀中,他们以智慧取胜。他们就是美国精神的缩影。

出于某些特殊原因,一些崇拜者对狙击产生一种误解,认为杀的人越多,荣誉也越高。心理有缺陷的人和病态的吹嘘者在战场上都待不久,因为这些人通常是懦夫,无法适应真正的战斗。

人性的弱点

在战场上最常见的、会置人于危险之中的性格就是盲目自大——有些傻瓜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后面列举的任何一项人格缺陷都可能导致你死亡或无法完成任务。了解这些弱点,你才能了解自己。

过分自信

注意力不集中/对一切漠不关心

轻率决定

缺乏计划

坏的战术习惯

易怒/情绪化

过分好奇

容易分心

懒惰

低估你的对手

不愿意训练、准备

那些认为他们在执行上帝的使命或憎恨双亲的人很容易被发现并淘汰。但我认为更难以甄别的是那些害怕在交火中承担责任的人,以及万事俱备却不开枪的人。但心理分析的目的是排除疯子,而不是挑选出优秀者。

执法机构在挑选狙击手时通常通常都有心理测试,如明尼苏达州综合心理实验室的专家会诊。因为要涉及到和平时期赋予一个人在城市地区使用大威力步枪的权力,没有哪个执法机构会把这样的权力交给一个冒失鬼。

我最担心的是由于负责测试的心理专家可能对狙击手所面对的压力和环境不甚了解,可能会剔除掉优秀的候选人,因为他们对武器的热爱看起来过于热切。

“无怨无悔”

在约翰·韦恩的最后一部电影《枪手》中,他扮演一位年老的枪手,他的一句话道出了枪手的信条:“不要很快,也不要很准,但求无怨无悔。”

我在特种部队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一个同事在越南变成了懦夫,他的确是个混蛋。但之前他看上去就像绿色贝雷帽的精英——一个精干、机智的战斗机器,每次测试都得高分等等。他简直可以成为招兵海报的模特了。但在内心深处,他却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回想他的行为,都是为了展示自己,包括头上翘起的贝雷帽。我们都说他是“九成秀,一成动。”

怎么辨别出这些人呢?我认为态度反映内心,关键在于看这个人怎么做,而不是听他怎么说。行动,比言语更有价值。

当别人退出时他会继续吗?他会用同伴当挡箭牌吗?他会忍受痛苦与不适继续前进吗?他会选择奉献还是索取?他会冒险吗?最后他会执行命令开出那一枪吗?

与大部分士兵和执法者不同,狙击手要攻击远处一个不会威胁到他的人。他甚至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那个看上去很像他叔叔的目标。我从没见过警员拒绝向自己面对的歹徒开枪,即使他枪法不准或拔枪不快,他开枪也不会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

但是当狙击手通过瞄准镜观察那双眼睛时,事情便变得不一样了。那双眼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和一个目标的区别。

我无法告诉你怎样辨别一个“不敢开枪”的人,直到事情真的发生否则你永远无法判断谁会真的开枪。这就要求必须强调训练的真实性,给狙击手提供一个尽量真实的目标。特别要确保目标要有眼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