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公告]为了忘却的纪念——安全委员删帖上瘾,铁血军事日益堕落

我们曾经无比心爱的铁血,原本是热血男儿、青年才俊汇萃的演兵场和思想库。但是现在,“精英”文匪、朝廷鹰犬和网特卖国贼们充斥了铁血军事,原来的爱国青年们,纷纷洁身引退;而那些慕原来的铁血军事的大名而新进的晚辈们,大感受骗上当,但是我们这些旧人却无以分辩。现在,和别人说上过铁血军事都被别人耻笑。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许多朋友都劝我:既然铁血军事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何不赶快逃离这个垃圾堆呢?但是,作为铁血军事的老兵,我在悲愤中沉静下去了,然而积习却从沉静中抬起头来,继续在铁血耕耘,希望从泥土中挖1个小孔来,让大家能够延口残喘。

我早已想写1点文字,来记念昔日的铁血军事。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悲愤总时时来袭击我的心,一直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轻松1下,照直说,就是我倒要想忘却了。

自公元2005年10月14日以来,我在[环球风云]和[环球展望]贴的几篇文章《日本的心声:我凭什么对你中国道歉?!》、《透视日本帝国石油公司的“浪人战略”》、《日本正走上军国主义的不归路!》、《评美国的自由与中国的自由》、《宪法不应该规定什么?——为宪法实施清除几点文本障碍》等,都被安全员A8和安全员A25删了。理由无非是“安全原因”、“不宜内容”或者是“不便讨论”,甚至诬陷我“灌水”,更有甚者,眼也不白、问也不问,“批量转移”了事,仿佛我的帖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1个个照样写文章的写文章,上课的上课,出馊点子的出馊点子,当董事的当董事,捞油水的捞油水,个个没事人似的。
我虽然出于积习,在这里投诉了,但是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我又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帖,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我在悲愤中沉静下去了,不料积习又从沉静中抬起头来,写下了以上那些字。
要写下去,在中国的现在,还是没有写处的。年青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得了,也习惯了。
在这些年中,我目睹许多青年的血,层层淤积起来,将我埋得不能呼吸,我只能用这样的笔墨,写几句文章,算是从泥土中挖1个小孔,自己延口残喘。这是怎样的世界呢。夜正长,路也正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再说起的时候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