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8日早晨,云南省瑞丽市目脑路上的一家旅馆半地下室106房间内,不到8平方米的房间被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占据了大部分。两个家庭共5人生活在这间房屋内。室内,床上睡了郭洪浦一家三口,地上躺着的则是蒋山夫妻。蒋山和老婆躺在地上,正注射着毒品。蒋山是重庆人。1996年底,他和老婆廖桂英到瑞丽来做生意,开餐馆挣的几万块钱都被他赌“百家乐”输光。到了1998年底,夫妻俩已经身无分文。眼看才一年时间,就把一个家输得精光,蒋山心情郁闷和老婆一起吸上了海洛因。他们堕落到毒品的 深渊无法自拔,现在靠妻子每天晚上去上班(他们称卖淫为上班)来养活着。

睡在床上的郭洪浦一家三口是贵州盘县人。郭今年31岁,三年前带着老婆杜吉会和孩子来到瑞丽。妻子杜吉会恨丈夫,丈夫在外打工时不仅自己染上毒瘾,还骗她说吸这东西能减肥,慢慢地让她也上瘾了。他们知道瑞丽的毒品价格低,就来到瑞丽。但是在瑞丽找工作不容易,来了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带来的钱也吸光了,身边还有一个儿子要吃要住,怎么办?杜吉会清楚地知道,丈夫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只知道吸毒什么事也干不了,她只好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晃三年过去了,丈夫从没有干过活赚过钱,靠她每天去接客养这个家。她每天接客2~4名,每次交易能赚得30元左右,只够夫妻俩每天的房租和毒资。杜吉会得了一身的病,比刚来时消瘦了很多。

吸完毒后的杜吉会拿着双氧水准备给儿子脸上的痘痘抹上,孩子的小龟头也脓肿。他全身赤裸着躺在脏兮兮的床上,这床是母亲交易的地方。杜吉会说,“没有钱,有钱想到医院看病,孩子他爸的大腿根上也有一大块溃烂。”在他们家,往往有了钱就买毒品,不会给孩子治病。

10日上午,记者拿了些钱来到杜吉会居住的地方,带他们到医院看病。医院的主任医生给他们检查后说先化验后再开药。医院等了两个小时,化验医生拿着化验单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三口全部是HIV阳性。医院把这三个人的血液送到市疾病控制中心进行确诊,开了一些药。离开医院后杜吉会问记者化验结果怎么样,记者说还得等下星期才知道。看得出她一直很担心。

来自新华社的消息称,截至2004年,中国现有吸毒人员79.1万,同比上升6.8%。今年1月9日瑞丽市政府成立了由575人组成的75支工作组,奔赴农村进行禁毒防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效,今年已强行戒毒1500多人次


触目惊心的吸毒卖淫之家

6岁的儿子郭朴辉脸上长了很多小痘痘,龟头上也化脓,母亲用双氧水给孩子涂抹,但不见好

他们为节约房租钱,两对夫妻同时住进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睡在床上的交10元一天,睡在地上的交5元

丈夫郭洪浦通过静脉注射吸毒,妻子吸食毒品,两人一天毒资需60元以上
 
晚上,父亲带着孩子蹲在马路边,旅馆让给妻子卖淫用,要到后半夜两点以后才能回到住处

杜吉会以卖淫为生,一家三口靠她养活,一个晚上要接客2-4人,能挣60-100元

杜吉在吸食毒品

按照医生的吩咐,记者没有告诉他们HIV阳性的化验结果。在记者的劝说下他们同意回家种地。第二天,记者给他们买了回家的车票



生命只有一次,望君珍重!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