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中国竞争力

中国国际政治与经济研究所 文山

在可自由交换的世界体系里,提升人们生活水平的来源是(指群体):生产效率提升、分配方案、对外掠夺三个方面。其中,生产效率包含:组织效率(基础设施、社会组织效率等)、工具效能、劳动者(技术、时间、态度);这里暂指分配方案为一国国内分配方案;对外掠夺:通过军事入侵、货币霸权掠夺(当今国际社会掠夺主要是以货币霸权与金融实力掠夺为主,经济影响力、军事介入或威慑、政治介入、文化影响力共同支撑货币与金融霸权),一国军事装备硬力量源于本国的工业水平,最终也将回归到经济层面的生产效率积累。

简析生产效率问题,个人认为,工具、劳动者、组织效率互相影响,起决定因素的是政府组织效率

组织效率:

1、企事业、社会团体组织效率

2、政府组织效率

(1)法律法规

(2)宏观战略经济政策(如改革初期对环保的要求低是因为经济基础薄弱,关注的重点是经济的发展)

(3)价值观导向(如弘扬集体主义、勤劳、男女平等)

(4)民族宗教政策

(5)财政投资重点(如基础设施、战略产业、民间资本投资不足但重要的产业)

(6)民间资本投资引导

(7)...

在现行的政治体制里,政治被四种力量控制,独裁、民粹、精英、资本与金融家,几种模式盘根错节无绝对分界线,我认同廉洁、政府有一定威权、优良作风前提下的精英民主体制。

关注:

当民间资本通过发展逐步完成原始积累后,经济发展使投资范围更大,资本的天性会自然的使资本退出低利润领域,流向那些单位时间内高利润且资本擅于操作的行业与区域,如金融、纯资本投资领域,这时国家应该导向资本投资工业、基础科学、工业类教育培训,‘工具’的提升源于基础科学的发展与‘工具’开发经验的积累,‘熟练劳动者’源于有一定时间的劳动经验积累,因此,当某些产业丢失后,不是想立即找回来就能找回来的,需要时间重新捡起,要看到欧美一些国家产业空心的现状,未雨绸缪。

我们与发达国家现在最大的差距是部分生产领域前言科学的差距(这需要经验与技术人员时间的积累),工业生产基础能力已逐步赶上,国际国内形势变幻无常,时间对我们异常宝贵,要保持与加大对发达国家‘技术情报获取’的努力。当我们的工业特别是军工产业继续发展,战略防御武器与进攻武器全面压制他国,货币战略才能有稳固的支撑。

国内政治与行政改革以稳为主,特别是****,中国工业产值超越美国,并显现出军力快速追赶美军、人民币货币争雄两大战略趋势,直逼美国军事与货币霸权的核心优势,一有可乘之机,他们不会放过对战略对手痛下杀手的机会,伙同国内分裂势力、代理人、价值观被影响的带路党,利用国内暴力、资本、个人权力欲望等各种社会因素搅乱中国社会。自身不乱,国外战略武器没有根本突破,时间是站在中国一边的。

附:亚投行在输出国内产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上,应采取实用主义外交(非郑和模式,虽其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南海主权历史根据与和平外交政治遗产,为外交术语两大神论:‘中国人民历来爱好和平’、‘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提供了佐证),投票权关注的投资重点应放在亲中国家、特别是亲中的中国周边国家上,帮助中国利益集团国力发展,投资战略围绕建成以中国为中心的放射状基础设施大动脉,使中国能最大可能的运用沿线国家经济要素的流动为中国经济发展谋力,未来条件成熟时甚至有可能为中国陆军向中东与欧洲输送兵力提供支持,将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从海权主导向有利中国的海陆并重方向发展,其次是投资俄、印与中国相连但避免俄、印与他国相连的基础设施,最后是纯盈利考量、政治平衡性考量投资。亚投行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残酷,要实现一定目标,困难重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