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9
重庆举办第五届亚太城市市长峰会花费70个亿,各界对是面子工程、还是真有实效议论纷纷。有评论认为,面子工程屡禁不止有制度的因素。

第五届亚太城市市长峰会已经闭幕了。据官方报道,该会总花费70亿元。对此重庆市长王鸿举在新华网做客时解释说:“70个亿的资金这样算帐,市里面拿了11个亿,各个区现在的初步统计10个亿,50个亿是我们市场运作土地增值的钱,当然也是政策性资金。这70个亿绝大多数都是用在与我们的老百姓的生活、与城市的运行密切相关的那方面,比如街道、立交桥、博物馆,还有会展中心,这些应当说它是长期见效的。是以峰会的名义办的,但是不仅仅是为峰会所用。”

为确保峰会在晴朗天气中召开,重庆在18个县区准备了38门高射炮、18台火箭发射架、300枚火箭弹和两架飞机。该市人工降雨办公室主任冉荣生说:“只等一声令下,大炮、飞机、火箭三大阵线将全线出击,确保峰会期间无雨”。中国青年报表示,峰会并非露天举行,天气预报中所言的10到20毫米的降雨量怎么会影响会议的进行呢?耗费重金动用人工降雨设备,与峰会中强调的节约型社会的理念格格不入。如果能用在抗旱防涝上,肯定会迎来与会市长们的更多掌声,得到老百姓的更多拥戴。

在70亿元中,市政府还花了1.5亿粉刷了城区主干道两边的楼房外墙,而干道里面的老楼房却维持原貌,两者形成鲜明对比。重庆市长王鸿举认为这不是面子工程。“就像人在不断的换自己的衣服,每天要洗脸一样,给沿街的房屋隔一段时间做一个整修,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这还是应该的。而且群众是认可的。最早,首创这件事的是我们渝中区的同事们,做了之后反应很好,所以各个区都效仿跟进。现在城市整个面貌都有所改观,应当说是好的。至于内部吗,改造起来肯定投入巨大,我们也在做。不断的一片一片做。”

重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孙元明说,在峰会前进行城市环境整治是必要的,将老房子进行粉刷对改善市民居住环境也有好处。但为民办事应该体现在各级政府的日常工作中,如果只在短期内以一种搞突击的方式大规模开展,就算办的是“好事”,也会引起大家非议。

据光明日报报道,重庆目前有45万贫困人口,32万下岗工人,11万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10万人躺在病床上需要救济。就在峰会开办前夕,由于重庆特殊钢铁厂破产,1万8千职工失业,引发了大规模的工人求生存的***静坐活动。贵州独立意见人士曾宁星期二告诉本台记者,中国政府自己也知道搞这样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得不到广大民众的支持。

“人民的诅咒他并不在乎 ,因为他的执政权利没有建立在群众选举的基础上,人民的诅咒毕竟仅仅停留在口头层面,不可能通过其他途径,比如说对中国政府的弹劾,或者说,不承认你不认可你,我可以通过在选举过程中不选举你,从而对你的执政地位进行否定。中国政府这样做(面子工程),更多的是做给国际社会看的。中国政府认为,他在国际社会营造一种良好的政府形象,对于经济的发展、吸引外来投资、以及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比得到中国人民的认可要重要得多、现实得多、有意义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