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谁能想到,最近和美国关系好得“一塌糊涂”的菲律宾,竟然在美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捅了一刀。

在菲律宾3月30日表示放弃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美国真的急了,当地时间4月6日,美国五角大楼开始出面支持奥巴马政府在亚洲推动的这项贸易协定。

历时多年,TPP谈判仍然没有达成最终协议,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些难以调和的问题,比如,商品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保护、投资条款设定、国企竞争条例和环境保护等问题等都存在矛盾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麦凯恩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警告称,“我们已经看到亚洲市场正在被全球竞争者瓜分,如果美国无法通过TPP协定,相当于我们在主动放弃这场竞赛。”

让外界惊奇的是,国防部急切地介入贸易政治领域,是不是意味着TPP难产风险加大?美国媒体评论称,即便军事与经济发展关系密切,但是国防部不同寻常地介入贸易领域,这其中涉及两大对立阵营,一边是加州及美国东北部的高科技产业和大企业组成的不稳定同盟,一边是较传统的广泛贸易协议怀疑者,包括一些工会和制造业集中的州。

不过,卡特似乎管定了这档子“闲事”,他说,“对我来说,TPP协定的通过和再造一艘航空母舰同样重要。”他希望能通过上台后首次访问亚太盟友这一契机来推进TPP谈判进程。他还呼吁国会尽快通过贸易促进权法案,因委TPP是奥巴马政府向亚太地区“重新平衡”一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有着很强的战略意义。

导致TPP难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12个成员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非常突出。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非常富有,而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却很贫困,强行将其捆为一团,必然会产生广泛的贸易问题。

美国奥巴马政府对TPP的期望出于3个目的:其一,是安全保障政策方面的意图。在军事方面,美国将TPP视为抗衡不断扩张的中国的威慑力。为此,美国正在加快与有意围堵中国的国家加强合作,比如,越南就是其拉拢对象。从经济意图看,美国政府高官此前高呼,“将在不依靠中国的前提下重返亚洲”,所以他们推动TPP的根本意图是为了保证自身经济安全而避免过于依赖中国市场。以上两点获得了日本的高度支持。

其二,美国试图构建全球新贸易规则。美国已经意识到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僵局难化解,由于环境、劳动、投资、政府采购、技术标准以及国有企业地位等领域没有共同规则,贸易问题越来越多,欧盟、中国和日本都拥有自己特有的制度,统一起来并非易事,所以必须重新建立贸易规则。近年来,关于规则的主导权之争日趋激烈,美国认为,只有抢先团结更多伙伴、建立起具有实际效果的多边协定,才能主导“国际标准”。

其三,在于美国企业的利益得失。其典型是福特汽车为防止日系车大肆进入美国市场而反对日本参加TPP谈判。此外,美国医药行业也在强烈呼吁亚洲各国保护知识产权。

菲律宾“闪退”背后

美国经济体量占世界一半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那个美国颐指气使的时代也已走到尽头。尽管美国还在继续发展,但随着新兴经济体的普遍崛起,美国的世界权力必被逐渐稀释

长达7年的谈判后,日美两国有关农产品、机动车的关税谈判直到最近几个月才取得实质进展。但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对TPP的担心在加深,包括美国自己内部也出现了抗议声音,由于对本国劳工保障不满,美国国会迟迟不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案;韩国担忧本国农产品受到冲击而犹豫不决;马来西亚政府则正在对加入TPP的经济风险进行评估;而围绕知识产权保护和政府扶持企业等议题,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持慎重态度。

3月30日,菲律宾贸易与工业部长多明戈表示,总统阿基诺三世领导的菲律宾已经明确放弃加入TPP的谈判,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了国际舆论的关注。要知道,菲律宾一直将加入TPP作为加强美菲关系的重点项目加以支持。然而就在美菲TPP谈判最接近完成的关键时期,一向积极求“进”的菲律宾,为何突然临阵撤退?

格雷戈里·多明戈称,“协议达成将近,菲律宾加入TPP所需的时间无法达到满足,考虑到法律和宪法的复杂及难以修订的程度。而岛屿国家的宪法又明确限制了某些行业的外国所有权。(菲律宾)不得不放弃TPP。”

但是仍有大量分析指出,菲律宾选择退出TPP的根本原因在于:TPP对于菲律宾来说或许并没有多少好处。

毕斯瓦斯分析道,菲律宾放弃加入TPP有很多原因。首先,阿基诺政府仅有一年就要参加总统大选,他根本没时间来推进TPP谈判进程,尽管这项协议马上就要签署,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他也必须要放弃。其次,菲律宾已经涉足其他主要的亚洲贸易谈判,包括东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且菲律宾周边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印度和韩国等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所以TPP对其重要性削弱。此外,最关键的障碍是美国国会一直不通过贸易促进法案,这让很多成员国感到很无奈并逐渐失去耐心,加上奥巴马总统与国会关系恶化,使他们觉得短期内达成TPP协议的可能性不大。

也有经济学家认为,TPP逐渐失去诱惑力还与美国在亚洲的控制力被削弱有直接关系。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世界都看到中国在兴起,与此相伴的则是美国影响力的萎缩,这其实是正常变化。当年美国经济体量占世界一半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那个美国颐指气使的时代也已走到尽头。尽管美国还在继续发展,但随着新兴经济体的普遍崛起,美国的世界权力必被逐渐稀释。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影响力在日益壮大,美国和日本被排挤直接影响到了TPP谈判进程。而菲律宾一边在宣布成为亚投行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一边又宣布放弃TPP谈判,这让美国再次感到愤怒的同时也压力巨大。建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些国际机构时,虽然美国获利较多,但是至少对多国有益,所以各方表示支持,但TPP协议的受益者似乎并没有美国最初宣扬的那么好,所以菲律宾退出在所难免。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今,相较亚投行秉持“求同存异,共同发展”的理念而言,TPP仍没有摆脱冷战思维。不仅排挤中国,在经贸和主导权方面与中国进行争夺,所以才急于强化TPP,主要是具有压制中国的目的,这一点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美国其他的官员都阐述得非常明确。而且该协议内容发展至今7年之久,过多体现了美国的意志,在贸易协议中推行美国的全球价值观,包含了不少对参与国的干预条款,这些条款逾越了降低关税本身,而牵扯到了谈判方的国内事务。例如招标过程、金融监管、数据保护规则以及知识产权法规等。

从澳大利亚到日本,反对这一点的国家都认为,此举并非体现了美国的善意。而是为美国干涉其他国家,从药品定价到香烟广告的一切事物开出了许可证。在高举自由和公平贸易旗帜下,旨在维护美国出口利益。而且对于菲律宾这样的工业发展水平有限的国家来说,加入TPP很可能意味着本国市场受到发达国家优势产业的冲击,加入TPP的外交收益可能远远多过经济效益。

如果菲律宾进入了亚投行,即使短期内不能得到可观收益,但是却可以以较低利息得到贷款完善基础设施,助推国内工业发展。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投资,为其注入“强心剂”。

据菲方统计,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已经累计在菲签订工程承包合同93亿美元,完成营业额68亿美元。目前,一大批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承揽了诸如电信、电力、建材、水利等领域较大的工程项目。为菲律宾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发展与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此外,中国政府还利用对外援助,在菲建立中菲农业技术中心。帮助菲方培育杂交水稻,传授农业生产技术,得到菲律宾民众的极力欢迎。

为此,有观点指出,无论是一带一路战略还是亚投行,中国近年来为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体现了“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超越冷战思维。这样新颖独特的国际合作方式与以美国为首的高标准、高质量TPP的发展及宣传方针是大相径庭的。美国反对中国倡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四处要求盟国和伙伴不要加入,但几乎全面碰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