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关条约耻辱 张亚中:日治一词贬低先烈

台大政治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中评社 倪鸿祥摄)

中评社台北4月15日电(记者 倪鸿祥)甲午战争结束,中国在1895年4月17日与日本签订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以及北纬41度线以南的辽东半岛割让给日本,今年正好120年。

台湾大学政治系两岸暨区域统合中心、两岸统合学会、中评智库基金会14日下午主办“《马关条约》两甲子:对两岸与东亚的影响”圆桌论坛。主持人、台大政治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表示,台湾一些人为了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建构历史史观、国族认同,将“日据时期的殖民统治”称之为“日治”。当日本在《中日和约》中都已经接受日本殖民统治是不正当时,台湾有必要用跟从日本,贬低台湾先烈,刻意忽视条约事实的方法坚持使用“日治”吗?

论坛下午2时至4时在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举行,主持人为台大政治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广邀史学、文学及国际关系学者及国民党党史馆从《马关条约》签订后各个不同的影响面向发表看法,中评智库基金会副执行长罗祥喜受邀与会。

张亚中以“《马关条约》与国族认同”为题发表看法,以下为全文内容:

《马关条约》在1895年4月17日签署,迄今整整120年。

历史似乎容易遗忘,也容易被选择性的记忆,其史观更容易被刻意的翻转。120年后的今天,台湾某些政党与民众看待《马关条约》的立场,与当时的情境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差别。

《马关条约》签署后,台湾割让给日本,从此台湾经历日本50年的殖民统治,这是事实。如何用文字来表述段历史,各方用法不一。用法的不同,反映出各方的历史认知与国族认同。回顾历史,表述当然应该尊重史实,如何看待历史,固然会有个人的情绪、政治立场,但是也必须以客观的史实为出发点。

日本方面,毫无疑问的,将五十年的“殖民统治”简化为“统治”,现今日文则多用“日本统治时代的台湾”(日语:日本统治时代の台湾/にほんとうちじだいのたいわん Nihon tōchijidai no Taiwan)称呼之。

台湾方面对于日本殖民时期的称法也有不同。“日治”的用法在战后初期曾经出现很短的时间,同时出现的也有“日据时代”、“日本占领台湾”、“日政时代”、“日本统治”、“日本帝国主义下”等文字。

1951年11月15日,《台湾省政府公报》1951年冬字第41期的新闻处公文中表示“甲午战争我国战败,遂为日本占据,我乃丧失主权,此系侵略行为武力占领之所致,如称此时期为日治时期,不特有眛于日本过去对华之侵略行为,抑且易使台省同胞泯灭其固有之国家民族意识,实有矫正之必要。”为由,通令“全省各报社、通讯社、杂志社”一律“改用日据”。确定使用“日据”后,“日据”成为共有的官民用语。

2000年首次政党轮替后,“日治时期”的用法经执政的民进党政府推广,并作为教科书的标准用法,遂在台湾成为用法之一。2013年7月22日,行政院宣布,政府公文书处理上将统一使用“日据”用语,但教科书审查同时接受“日据”及“日治”用字。实际上未被公务机关严格遵守,“日治”用法仍普遍散见于各政府部门网站。

马英九总统这个决定公布以后,台湾教师联盟与台湾教授协会就在教育部前面拉布条抗议政府同意使用“日据”,并认为使用“日据”是“来自中国的党国意识形态”,他们认为应该使用“日治”,否则就是“出卖台湾国格”。

“日据 或“日治”的用法,涉及的绝对不是文字的差别而已,一字之差,所涉及的是散观及国族认同的差异。

主张使用“日治”者,维基百科列出以下四种主张的理由:

第一种说法是,根据《马关条约》第5条内文:“当地居民若不愿意被日本政府统治,可在订约后两年携带家产离开。”由此观点,其他人若不愿或无能力离开,留在台湾不论是否自愿接受日本统治,法理认定属自愿性质,据此支持“日治时期”的用法。

第二种说法,中研院台湾史所长谢国兴认为,中华民国在1931年之后在台北设有“中华民国驻台北总领事馆”,在法理上中华民国完全承认日本对台湾统治的合法性。

第三种说法,台大历史系教授周婉窈指出:“日据”不是研究者自发的用语,而是经过官方“矫正”的用语。“日治”的用法在战后初期即已出现,在解严后逐渐改回日治,实际上只是恢复原有的俗称。

第四种说法,台裔日籍作家黄文雄则认为台湾不是日本的殖民地,称台湾是日本殖民地说法是出自于中国人为了“防卫中国的领土”而捏造“反日抗日”的历史观,若从生态学、水文学、地文学等史观看台湾历史,没有日本帝国统治,台湾如今仍是中国最贫穷的海南岛下面的一个化外之地,故支持使用“日治”一词。

以上四种说法,有的是“似是而非”,有的是“明显错误”,有的是为其建构“台独国族认同”的需要。做为一位国际政治、国际法及政治学的学者,我想从国际法、条约角度来看,应如何正确地称呼这段五十年的历史。

第一、“殖民统治”与“统治”是个不同的概念。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实行的是“殖民统治”是毫无疑问的。日本人称殖民五十年为“统治时代”,而不使用“殖民统治时代”,是基于日本自己的史观考虑,但是民进党执政至2013年课纲微调之间,台湾的历史教科书自己也称“日本统治时期”,就是违背历史事实,并有建构“台独国族认同”的政治目的了。在教科书中,将“日本统治时期”等同于“清朝统治时期”的用法,是在史观上是将日本与清朝均置于等同地位。对于“台独国族认同”者来说,如果日本是外来政权,那么大清同样也是,同样的,后来的国民党政府也是。

我个人的看法是,日本自明治维新成功以后,挤入帝国主义的行列,开始对抗扩张殖民。台湾原属中国,1895年《马关条约》后,日本开始殖民台湾,行殖民统治。在台湾行使的“殖民统治”与在日本本土行使的“统治”完全不同,因此,使用“殖民统治”应属完全正确,这应该是个不需要争辩的问题。

第二、日本的确在台湾殖民统治五十年,这是一个事实,这五十年是日本因为战胜而取得的土地,但是我们如何表述这一段历史,也必须按照事实来说话。

在《马关条约》中,清廷被迫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割让台湾、澎湖。1941年(民国30年)12月9日中华民国正式与日本宣战时,宣告废除中日之间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马关条约》当然也在内。

或许支持“日治”者会说,这只是中华民国政府单方面的声明,即使宣称废除《马关条约》,但是《马关条约》所产生的事实已经存在,不会因为一方单方面的废除而失去原意。这样的说法,只对了一部分,即《马关条约》所产生的事实的确不会因为中华民国单方面的废除而消失了,但是中华民国单方面的宣示废除不平等条约,是表示日本殖民台湾的基础是“不正当”与“不正义”的。

中华民国政府此一立场得到国际充分认可。1943年11月26日中华民国、美国、与英国共同发布的“开罗宣言”中,即明定“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表示日本对台湾是窃取行为。也就是说,国际社会虽然认识到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是事实,但是认为日本是以武力强占取得,没有正当性,也没有正义性。

我们来看看,日本政府有没有授受《马关条约》是不正当的看法。1952年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签署《中日和约》,双方承认“在1941年(民国30年)12月9日以前所缔结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均因战争结果而归无效”。虽然日本殖民统治台湾为事实,但依条约,中日两国均已同意《马关条约》为无效,因此我们认为,日本是在“占据”台湾行为下行使殖民统治。基于尊重条约与国家立场,因此,这个时期,应该称之为“日据时期”,完整及正确的表述方式应该是“日据时期的殖民统治”,简单的说,日本政府在与中华民国政府所签的《中日和约》中都已经接受《马关条约》为无效,台湾自己实在没有理由与必要还一定要再说,日本在台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为正当的统治。

目前在台湾,有些人并不了解“日治”与“日据”用法的差异,也有的人认为,使用“日治”较为客观中性,但是更有人知道,使用“日治”是“去中国他”、“去中国史”,重新建构“台湾四百年史”的必要作法。

《马关条约》的1895年是乙末年。《马关条约》开启了台湾抗日的乙末战争,这是发生在台湾上,战斗地域最广、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死伤严重、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是一页当时几乎全民参与的伟大抗日史篇,这场反抗殖民的战争,一直至同年11月18日,台湾总督桦山资纪向京都大本营报告:“全岛悉予平定”之后,台湾各地方的武装小冲突仍此起彼落,与日后长达21年的武装抗日起义运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数十万台湾人民受到杀害。

如果我们使用“日治”,等于认同日本统治的正当性,那么当时成千上万的台湾先民牺牲生命抵抗日本的殖民统治,也就自然成了“暴民”,而不是“义民”,也等于污蔑了当时抗日先贤们的牺牲奋斗。

可以政治、法律、道德三个方面再清楚地分辨“日治”、“日殖”还是“日据”三个简称用语的差别:“日治”是指“日本统治”,表示其统治有政治上与法律上的正当性。“日殖”指“日本殖民统治”,殖民行为在道德上有问题,但是有法律及政治上的正当性。“日据”是指“日本占据下的殖民统治”,指其殖民行为无道德、政治、法律上的正当性。1952年的《中日和约》,确定了《马关条约》不具有政治、法律、道德上的正当性。

《马关条约》签署后的五十年殖民统治,在台湾先烈眼中一定是“日据”,因此他们以鲜血抵抗日本的殖民统治,他们希望再回到“祖国”;在当时清廷的眼中,是“日殖”,台湾被迫割让而受到日本的殖民统治,清廷在法律上被迫接受这个事实。这五十年在当时的日本表述中是“日治”,即台湾已经是日本的一部分,但是在心态与作为上,却把台湾视为次于日本地位的“日殖”。

我们可以了解台湾一些人为了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为了建构台湾独立的历史史观、国族认同,而将“日据时期的殖民统治”称之为“日治”。我不禁要问,有必要用跟从日本,贬低台湾先烈,刻意忽视条约事实的方法来处理吗?当日本在《中日和约》中都已经接受日本殖民统治是不正当时,台湾还要坚持使用“日治”吗?

1995年,有若干主张台湾独立人士在台北举办游行,纪念与庆祝《马关条约》之签定及台湾脱离中国一百周年,认为这是台湾历史发展的契机。我不知道这一群人,今年是否还会聚集庆祝。在120年后的今天,我们反思《马关条约》,是否可以摆脱个人政治目的的需要,将其还原到当时的历史情境,以及中华民国政府及日本政府在1952年透过《中日和约》共同确认《马关条约》是不正当的的共同认知吧!

14日参与论坛的学者包括: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林泉忠主谈“《马关条约》与钓鱼台主权争议之由来暨对琉球社会的影响”。国民党文传会党史馆主任王文隆主谈 “《马关条约》与孙中山革命”。佛光大学文学系教授暨研发长谢大宁主谈“《马关条约》与中国现代化”。前国立中兴大学历史系教授黄秀政主谈“《马关条约》对台湾社会的影响”。台湾国际法学会执行长李明峻主谈“《马关条约》与国际干预。”辅仁大学日文系教授兼副国际教育长、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何思慎主谈“《马关条约》对日本社会的影响”。师范大学东亚学系博士后研究员董思齐主谈“《马关条约》对韩半岛的影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